第三十四章:醒来的方式不对
pevem子墨2018-12-07 13:492,209

  夜空下,天雪峰外面,黑袍人负手而立在半空,清冷的眸子一瞬不瞬的盯着玄天宫的方向。

  他抬眸望了一眼那颗被容槿遮住的命星,那颗星星周围的血色光芒比起上次又浓郁了不少,黑袍人轻声呢喃:“快了,清陌,很快你就可以回来了,我一定会尽快让你回来的,这次我不会再让任何人伤害你。”

  黑袍人身形一起,身影在空中一闪而过,便消失不见了。

  黑袍人刚离开,容槿就出来了,他站在黑袍人刚才站的位置,凤眸扫了四周一眼,面色一凝,他明明感应到了有人在此地,为何这么快就没了踪影。

  来者是谁,竟能在断断的时间内消失无踪,他瞥了一眼慕思瑶房间的方向,眸色一暗,这个人一直密切关注慕思瑶是何意。

  难不成是魔教的人,可是据他所知,魔教除了墨殇之外,没有任何人有如此之高的法力,不是墨殇,那又会是何人?

  他一直盯着慕思瑶,莫非是跟清陌有关?如果是,那他又是如何知道清陌选中慕思瑶这件事的?

  容槿抬眸,看着天幕上的那颗发着血色光芒的命星,妖冶无双的俊颜散发着寒意。

  天渐渐破晓。大地朦朦胧胧的,天雪峰如同被银灰色的轻纱笼罩着。

  暖暖的阳光从雕花木窗透进来,慕思瑶揉了揉惺忪的睡眼,从床上爬起来:“天亮了?那我要找师姐去了。”

  走到半路,她突然纠结起来,就这么走了会不会不好?毕竟是神尊的地方,要不要去跟他辞别?

  脑海里浮现出容槿那张清冷的无双俊然,她摇摇头,要不还是算了,还是别去打扰神尊了。

  她转头看了一眼那座半隐半现的殿宇,眸色暗了下来,片刻后她才缓步离开。

  她走到下山的地方时,才悲催的发现,她竟然出不去。

  美目疑惑的看着笼罩着天雪峰的白色光幕,怎么会有结界,她记得上次来的时候都没有的,怎么这次会有结界。

  神尊弄个结界是什么意思?防止别人闯入吗?那她要怎么出去,这个结界也不知道她能不能破得了,不管了,试试吧。

  她手指微曲,指尖有白光闪烁而出,直接向光幕而去,片刻后,白光散去,光幕完好无损。

  慕思瑶嘴角微微一抽,什么鬼,她可是用了全力的,这个结界别说破了,竟连一丝裂隙都没有。

  结界破不了,那她要怎么下天雪峰啊,神尊也真是,弄结界就弄结界吧,弄个弱一点的不行吗,连个结界都破不了,她这不会是学了假的仙法吧。

  慕思瑶抬眸望了一眼那光慕,不死心又试了一次,结果还是从未让她失望过。

  看着完好无损的光幕,慕思瑶嘴角忍不住抽搐,看样子,要想下天雪峰,只能去麻烦神尊把这结界给撤回了。

  她转身便往玄天宫去了,却没有看到容槿的身影,她清咳了一声,试探着开口:“神尊,你在吗。”

  等了半响,没有回应,她抬脚缓缓进了殿内,凡是目光所能及的地方都被慕思瑶扫视了一遍,忍不住感叹:“啧啧,不愧是神尊的屋子,这人不在,屋子也愈加的冷清了。”

  “……”

  奇怪,这一大早的神尊能去那,看来只能等等了,不等能怎么办呢,结界她又破不了。

  容槿不在,慕思瑶胆子也大了起来,仔细的把殿内打量了一遍,她发现殿内的东西看上去虽然朴素,却没有一件是凡品。

  就连茶杯都是上好的夜光杯,看着那薄如纸的茶杯,慕思瑶嘴角微抽,神尊哪里是朴素啊,这分明是低调的炫富。

  要不是以前师姐有给她提过,恐怕她就是看见了也只会以为这只是普通的茶杯。

  她走到桌前,把上面的书都翻了一遍,却没有一个字是她认识的:“额,这是天书吗?”

  神尊果然是异于常人的存在,这看的书都如此与众不同,没有一个字是她这种凡人认识的,难为神尊还每次都看得那么入神。

  她是绝对不会承认是她自己没文化所以才看不懂的。

  等到后来,容槿还是没有出现,慕思瑶直接趴在桌上睡着了。嘴里还念叨着:“神尊,你什么时候才回来。”

  容槿回来时便看见睡得香甜的慕思瑶,他脚步一顿,凤眸睨了慕思瑶一眼,并未叫醒她。

  侧步走到桌旁坐下,径直给自己到了一杯茶,慢条斯理地饮了起来,凤眸微眯,淡淡地瞟了睡得正香的慕思瑶一眼。

  这还是第一次有弟子敢在她这玄天宫睡觉,若是换成别人,恐怕早就被他扔出去了。

  慕思瑶趴在桌上,一头乌发如云铺散,她睡得很恬静,眼睛微眯着,长长的睫毛变得很安静;嘴唇红润如海棠。

  容槿收回视线,眸光微闪,流光溢彩的眸底划过一丝异样。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夜色也暗了下来。

  悠悠转醒的慕思瑶伸了个懒腰,眨了眨还在迷糊的双眼,看了殿内一眼:“奇怪,神尊怎么还没回来。”

  转过头,就见容槿那双漆黑如墨的美眸正凝望着自己,慕思瑶的脑袋顿时短路了。

  那张白皙的脸上刷一下就出现了一抹绯红,…………………………,这是什么情况,谁能告诉她,神尊怎么会在她旁边。

  她这是睡了多久,神尊什么时候回来的,不会一直在这看着她睡吧…………………………,

  慕思瑶蹭地一下站起来,眼眸半垂,朝容槿行了一个礼:“神…神尊。”

  容槿清浅的目光瞟了她一眼,凤眸微眯,淡声道:“起来吧,日后见了本尊不必行礼了。”

  偷偷瞥了一眼容槿,却见他那张如绝美无双的俊颜不似以往那般冰冷,慕思瑶暗忖,这个神尊不会是个假的吧。

  难道是她醒来的方式不对?怎么感觉神尊今天好像有那么一丝丝的温柔。

  容槿又瞟了慕思瑶一眼,声音淡淡的:“何事找本尊。”顿了顿又道:“你坐下来说,本尊不想一直抬着头说话。”

  慕思瑶:“……”

  一个弟子跟神尊你平起平坐,神尊你真的觉得没问题吗。

  …………………………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十年相思百年渡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