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噩梦
pevem子墨2018-12-05 12:371,833

  这两人要是一起出去历练,无忧绝对是拖后腿的那个。

  打架——“三师兄,我打不过,怎么办”

  收妖——“三师兄,我害怕,怎么办”

  切磋——“三师兄,我害怕,怎么办”

  群攻——“三师兄,你要保护我,我怕”

  “………”

  “咦,受不了”慕思瑶收回思绪,抖了抖身子,光想着无忧一直拉着慕辰说我害怕的场景她就一身的鸡皮疙瘩。

  交友不慎啊,交友不慎啊。

  “你们呀,真是一对冤家。”慕辰温润的轻笑出来,他笑着用手敲了敲慕思瑶光洁的额头,声音温润:“可不许欺负无忧。”

  慕思瑶:“……”

  三师兄,你的眼神是不是不好啊,我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还能把他欺负了?

  三师兄,你是没看见入山那天他一脚把人踢飞几米远的那一幕。

  啧啧啧啧,我可怜的三师兄,年纪轻轻就被无忧的皮相蒙蔽了双眼。

  慕辰显然不知道自己已经被慕思瑶同情了无数次,还在细致的为无忧讲解他在修习方面不懂的东西。

  “……”怎么有一种她是多余的感觉。

  慕思瑶叹了一口气,起身离开了。

  黑漆漆的夜空仿佛被墨汁染过一般,偶有几颗星子划落洒下点点光辉。

  慕思瑶躺在床上,手里拿着一块半月状的玉佩陷入了沉思。

  玉佩通灵剔透,莹润光泽,通体温润,一看就是由上好的玉石雕琢而成。

  这玉佩是她从慕楠手里抠下来的,若是她没有猜错的话,应该是慕楠从凶手身上拽下来的。

  玉佩上刻有花朵图案,看形状像是女子之物。

  指腹轻轻摩擦着玉佩上的图案,仿佛有水波在流动。翻遍脑海里她所有见过的花,都没有任何印象。

  “啊爹,瑶瑶要如何才能找到凶手。”慕思瑶闭上双眼,轻声呢喃。

  黑沉沉的夜,仿佛无边的浓墨重重地涂抹在天际,连星星的微光都没有,夜雾袭来,耳畔响起一阵悠长凄凉的声音:“呜呜,呜呜,瑶姐姐,小虎子好想你。”

  慕思瑶看着完全陌生的地方,眉头紧蹙,她不是在睡觉吗。什么时候跑到这里来了,这是什么地方。

  “瑶姐姐。瑶姐姐。”

  慕思瑶视线巡视了一下四周,除了树木再也没有别的了,她试探性的开口:“谁,谁在叫我,小虎子,是你在叫瑶姐姐吗?”

  回应她的只有风吹树叶的沙沙声。

  “有人吗?”慕思瑶吞了吞口水,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她刚刚明明听到了小虎子的声音。

  突然画面一转,她回到了云灵村,夜色浓重,耳畔又传来一阵呜咽声,她感觉自己的身体在颤抖,手脚也变得冰凉。

  她压下心里的恐惧,一步一步的往前走。

  她突然脚一软,一下子扑倒在了地上,她的瞳孔不自觉的放大,面容苍白,浑身颤抖,半张着嘴,发出一声嘶哑的尖叫。

  “瑶瑶,我们死得好惨啊”

  “瑶瑶,我们死得好惨啊”

  只见早已被埋葬的村民此刻竟然在血泊中慢慢的向她爬来。

  空气中浓烈的血腥味让她的胃忍不住翻滚。

  她哆嗦着嘴唇,想问问他们是什么人杀的他们,可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没有一点血色的脸被惊恐占满。

  凄凉的夜空中挂着一轮血月。

  地上的人依旧在缓慢的爬着,在月光的照耀下,是一片血色的交织,令人不寒而栗。

  一道闪电亮起,画面又转到了云灵村西北方的那颗大槐树下。

  慕楠一如往常一样在躺椅上假寐,摇着蒲扇。

  “啊爹,是你吗,瑶瑶好想你”

  她跑上去,扑在慕楠怀里,哭诉着。

  慕楠已经长满皱纹的脸上浮现一抹慈祥的笑,他伸手摸了摸慕思瑶的头,柔声道:“啊爹也想瑶瑶”

  “瑶瑶以后都会听话,啊爹不要在抛下瑶瑶好不好。”慕思瑶把头埋在他的颈间,如儿时一般。

  “瑶瑶是啊爹的宝贝,啊爹怎么会舍得抛下瑶瑶。”

  “啊爹,你别走,啊爹”

  “啊爹……”

  她惊得从床上弹了起来,回应她的是窗外风吹树叶的沙沙声。

  砰然坐起撼魂魄,梦中万象恍在前。

  一夜惊梦吓煞人,

  梦靥沉沉汗一身。

  “原来……是做梦”她颤抖着声音。

  她下床,走到桌边给自己到了一杯水。

  看着掉落在床上的那块玉佩,美眸微眯。

  她突然之间做这样的噩梦会不会跟这块玉佩有关?

  这几个月一直都无事,她也甚少做梦,怎的今晚会做如此恐怖的梦。

  想破头她也想不出头绪,这块玉佩看上去的确就是块普通的玉佩,可是她下意识的就是知道自己会做噩梦跟它脱不了关系。

  思来想去,她还是决定先把玉佩收起来,这玩意有点邪乎,想到刚才的场景,她心里还是有点发怵。

  “哎,等成功拜了师在找师傅看看吧,他是神仙,应该知道是怎么回事吧。”

  无心睡眠的她就这样在桌边垂坐到天明。

继续阅读:第七章:揍一顿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十年相思百年渡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