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遇险
pevem子墨2018-12-05 12:382,109

  只见巨蟒轻扫蛇尾,“轰隆”一声,拦在它面前的大树便轰然倒塌。

  慕思瑶从地上随手捡起一根树枝颤抖的指着巨蟒,结结巴巴的说:“你…你别过来啊,我…我很厉害的。”

  “嘶嘶嘶——”巨蟒口中吐着猩红的蛇信子,一团漆黑犹如唾液一样的粘液黏在树枝上,“呲呲”一声,树枝就化为了灰烬。

  巨蟒一副气定神闲的蛇样,藐视的看了慕思瑶一样,好像再说:“怎么样,是不是很厉害。”

  慕思瑶心里咯噔一下,这么烈的毒,这紫阳宗到底是怎么想的,弄这么个妖物在这里,这那里是考核啊,明明就是单方面屠杀嘛。

  难怪紫阳宗近万年的底蕴才八千弟子,合着都被弄来喂这妖物了。

  她决定了,她要是能逃出去,她一定要向世人揭露紫阳宗这一罪恶行径。

  “那个,蛇大哥,我们…应该没有仇把?”。所以你放了我好不好。

  “没有仇,但是我饿了。”

  慕思瑶看着巨蟒那一张一合的血盆大口不寒而栗,这什么妖物,竟然还会说话?

  “那你看,我给你烤个兔子怎么样?”她试探着开口。

  “当然是吃你了,我可是几千年都没有吃过人呢,不知道味道如何。”

  说完还添了添嘴唇,漆黑的粘液掉在地上,“呲呲”的一声,地上的石头就成了粉末,一股腥臭味在林中漫延开来。

  看见这一慕,慕思瑶只觉得毛骨悚然,汗毛都不自觉的立了起来。

  她不假思索的就捏破了手里的琉璃珠,考核失败了还有机会,若是名都没有了,那就真的什么都没有了。

  一秒,两秒,三秒…,一分钟过去了,除了风吹树叶的沙沙声,再没有任何反应了。

  慕思瑶一脸懵的看着已经被捏碎的琉璃珠,什么情况?不是说只要捏碎琉璃珠就会立马被传送出去吗?

  她怎么还在这里。难道传送门坏了?接收不到她捏碎琉璃珠的信息?

  巨蟒赤红的双目一瞬不瞬的盯着她,血盆大口一张一合:“这是在的地盘,你就是在捏碎十个你也出不去。”

  慕思瑶:“……”,所以她真的是被传送到这里来喂这妖物的吗?

  “你可是几千年来第一个到这里的人。”巨蟒舔舔嘴唇:“你的味道一定很好。”

  慕思瑶面色发白,几千年只有她一个人被传送到这里,是她运气太好了吗。

  怎么办,难道真的要束手就擒,乖乖等死吗?

  她瞥了一眼右边的那边密林,转身拔腿就跑了进去。

  她娇小的身躯不停的在林中穿梭,身上好几处地方都被刮破了,鲜血不停的往外渗出。

  “轰隆,轰隆。”大树倒塌的声音连绵不绝。

  巨蟒吐吐粘液,甩甩蛇尾,那些参天大树顷刻之间倒塌,“滋滋滋——”的化为一堆齑粉,速度快得惊人。

  巨蟒所过之处,一片荒芜。

  巨蟒狰狞着笑,冰寒幽冷的眼神直直的望着林中那抹不停穿梭的身影,慢慢的向她爬去。

  那抹幽冷的目光落在身后,慕思瑶忍不住打了一个哆嗦,她甚至不敢回头看自己和巨蟒的距离。

  天雪峰——玄天宫

  一袭月白色锦袍的容槿单手支额斜倚在塌上,及腰的三千墨发若绸缎般铺散在背,精致到挑不出一丝瑕疵的容颜上双眸微闭,似在小憩。

  微蹙的眉宇似在显示不安。

  缓缓睁开的眼皮底下是一双如星辰般深邃的清冷眸子。

  “玉琉尘真是越活越回去了,水月之境出了妖物都不知。”声音淡且轻。

  他起身,径直往幽华峰而去。

  “见过神尊。”弟子哗啦啦跪倒一片。

  叶清尘和慕辰对视一眼,脸色沉重,神尊鲜少露面,他此次出现,莫不是水月之境出了变故。

  “慕辰,清尘,你两去吧他们三人寻来,我看玉琉尘这掌门是想挪挪位置了。”话落,便进了水月之境。

  叶清尘的心沉了下去,神尊去了水月之境,莫不是里面出事了。

  叮嘱一旁弟子的弟子看好水月之境,两人便急匆匆的去寻人去了。

  “嘭。”

  慕思瑶被巨蟒的蛇尾扫飞,重重的砸在唯一仅剩的一颗大树上。

  “噗”血不受控制的从嘴里喷出,染红了胸前一片。

  她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腑就好像碎了一般,疼得她连挣扎的力气都没有。

  此时,巨蟒吐着猩红的蛇信子,爬到她身旁,在她颈项边嗅来嗅去:“你可真香。”

  慕思瑶闭上双眸,最终还是逃不过吗。

  “啊嗲,瑶瑶不能给你报仇了。”

  巨蟒的血盆大口距离慕思瑶一指的时候,一道白色的光芒突然出现。

  光芒似剑,“嗤——”一声响,

  巨蟒痛苦地嚎叫一声,然后庞大的蛇身重重跌倒地面,发出一阵巨大的声响,溅起一地尘土。

  血溅了慕思瑶一脸。蛇头也随之滚倒她脚边。倒地的时候,它还死不瞑目地睁着眼睛,到死都没想通它是怎么死的。

  慕思瑶伸手摸了摸脸上冰冷的液体,缓缓睁开双眼呢喃:“我没死?”

  “你要是想死,就自便。”

  一道冰冷的声音在耳畔响起。

  慕思瑶用尽最后的力气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想看看是谁救了她,一转身她就呆住了。

  一袭白色的袍服拖曳在地,袍服雪白,一尘不染,墨发用带子松松垮垮的系着,精致到没有一丝瑕疵的容颜一双深不见底的深邃眸子,流泄如水如月华。

  冰肌雪肤玉琢一般,眉目如画,颀长纤细的身影伫立在哪里,万物都暗淡了下来。

  容槿眉宇微皱,伸出手,一根便绑在了慕思瑶腰间,腰肢骤然一紧,慕思瑶被他扯着直飞而起—

  可怜慕思瑶还是个伤残的人,只能在后面吹冷风。

  一出水月之境,他就被容槿扔在地上。

继续阅读:第十章:受伤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十年相思百年渡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