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天雪峰
pevem子墨2018-12-05 12:432,278

  这一天,天气晴朗。

  慕思瑶慵懒的趴在桌上,美眸微眯,脑海里不自觉的浮出了容槿妖冶无双的容颜。

  “慕思瑶,醒醒,你在想什么呢。”她惊的一下站起身,拍了拍头低喃。

  她怎么会想到神尊,一想到神尊那张万年不化的冰山脸她就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天雪峰不允许弟子上去,偷偷的去看看应该没事吧?心里突然跳出来的想法把她惊得不轻,她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

  紫阳宗的弟子是不允许踏足天雪峰,违者可是要受刑逐出宗门的,慕思瑶忍不住怀疑自己的脑子是不是坏了,敢有这么大胆的想法。

  最后的最后,她还是没忍住,在一翻纠结下,她还是去了。

  峰顶一座古雅的殿宇半隐半现。四周漂浮着洁白的云气。地面是由上好的白玉铺造,两边有清流划过,袅袅雾气笼罩着整个殿宇。

  慕思瑶不由的想到一句话:峰高云自扰,雾重絮飘繁。

  耳边一阵微风忽起伏。远远传来缕缕琴声,悠悠扬扬。

  慕思瑶的双脚不受控制的寻着琴声而去。

  走到尽头,是一级一级的干净的白玉台阶,慕思瑶迟疑了一下,还是抬脚踏了上去。

  “玄天宫——”三个大字在阳光的照耀下发着一丝淡淡的光晕。

  殿门高广,映衬长空,时有五彩祥云飞掠而过。

  容槿就那么静静的坐立在殿内,一身白袍如冷月凝霜,广袖拖垂于地,墨发垂至脚踝,顺滑如缎子。

  面前的矮桌上是一把精美的琴,容槿白皙修长的双手轻抚琴弦,指尖起落间琴音流淌,似幽涧滴泉清冽空灵、委婉连绵,缓缓流淌。

  多年后,慕思瑶仍常常想起这一幕,犹是昨天。

  理智告诉她这个时候她应该赶紧离开,可是行动却阻拦了她。她的脚仿佛生根一般,站在门口不肯挪动半分,似水双眸一瞬不瞬的看着容槿。

  一曲毕,琴声停,容槿淡漠的声音响起:“你欲站到何时?”

  慕思瑶蓦然回神,惊慌的行了一礼,语无伦次的开口:“见…见过神…神尊。”

  “你可知天雪峰是不允许弟子踏足的。”容槿眼若寒星,淡声道。

  慕思瑶扑通一下跪在地上:“弟子知错,神尊赎罪。”

  “罢了,你且起来吧。”

  “谢神尊。”慕思瑶起身,擦了把额头的冷汗。

  容槿睨了她一眼:“上前来。”

  慕思瑶暗忖,叫我上前,难道要治我的罪了?

  她迈着蜗牛一样的步伐心惊胆战的往殿内走去,走得再慢也有到的时候,她此刻恨不得这路能长一点,最好走个一天一夜。

  殿内陈设很简单,一张铺着上好锦缎的桌子,一套精致的茶具和不大的软榻。

  这屋子朴素得简直一点都不符合他神尊的身份。

  “神尊,弟子真的知错了,以后绝不会犯了。”慕思瑶美眸流动,十分认真的保证。

  容槿凤眸从她身上掠过,慕思瑶上天雪峰的时候他就知道了,若不是他把结界撤掉,慕思瑶此刻恐怕还在外面打转。

  没有他的允许,慕思瑶怎么可能进得来这玄天宫。

  “嗯。”容槿神色淡淡,看不出情绪。

  慕思瑶:“……”

  所以这是放过她还是不放过她?

  她觉得她今天一定是没带脑子,竟然敢来天雪峰,差点就小命不保了。

  暖暖的阳光从雕花木窗透进来,零碎地撒在容槿身上,半响,他才缓缓道:“会弹琴?”

  慕思瑶一怔,窘迫道:“不…不会。”

  云灵村的女孩子大多都是不识字的。更别说弹琴了,她算是比较幸运的,慕楠给她请了私塾先生,教他读书识字,旁的就没有了。

  “想学吗?”容槿一双妖冶的眼眸看着她,云淡风轻的问。

  闻言,慕思瑶悠地抬头,清澈的美眸看着他,迟疑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

  “过来,本尊教你。”

  慕思瑶一度怀疑自己幻听了,盈盈美眸一瞬不瞬的盯着容槿,激动的问:“真…真的吗?”

  “嗯。”容槿淡淡的回应。

  慕思瑶走到桌前坐下,深吸了一口气,把手平放到琴上,脑海里回忆了一遍容槿教她的步骤,手指开始在琴上波动起来。

  可弹出来的却不似容槿那般的悠悠杨杨,而是呕哑嘲哳的声音。

  她双颊升起一抹绯红,尴尬的看着一旁的容槿,她虽然不懂琴,还是知道自己弹的自然是极差的,简直可以用鬼哭狼嚎来形容。

  难得神尊还能面不改色的听下去,定力真不是一般的强。

  容槿眉宇微皱,上前给她示范了一遍,又给她讲了一遍要领,可她弹出来的依然是鬼哭狼嚎的声音,在殿内回响,经久不散。

  “你想自开一派?”容槿眉目微挑,淡声问。

  慕思瑶脸悠地红了,她甚至不敢去看容槿,想来在神尊的心里,我是极笨的吧,教了这么多次一点都没学会。

  她暗吸一口气,双手再次抚上琴弦,弹出来的不在是鬼哭狼嚎的声音,可是曲不成曲,调不成调,她的手指都僵硬了,还是没能弹出一个标准的调。

  她眸色一暗,觉得自己真的是太笨了,连个调都弹不出来。

  突然容槿的双手从身后环过她的身子握着她的手轻轻在弦上波动,淡淡冷香萦绕鼻端,慕思瑶顿时身子一僵,大气都不敢出,她感觉她的一颗心都快从嗓子里跳出来了。

  “不要急躁,心平气和,凝神聚气于指尖。”

  慕思瑶任凭那修长白皙的手手把手的教她,她感觉自己的手指好似废掉一般不能动。

  “琴讲究轻重缓疾,轻而不浮,重而不浊,疾而不乱,缓而不断,你能做到指与弦合,弦与音合,音与意合的时候你便成功了。”

  慕思瑶呆愣着,根本就没听见容槿说什么。

  “可是听懂了?”容槿放开她的手淡声问。

  直到那双冰冷带着寒气的手从她手上移开她才回过神来,她慌忙点头:“懂懂了。”

  “那你先练着。”

  慕思瑶双眸死死的盯着琴弦,脑海里努力的回忆着刚刚容槿说的话,可是脑海里偏偏浮现的是容槿握着她手的那一幕。

  她摇摇头,想让自己平静下来,可越是想平静她的脑海里就越乱了,容槿握着她手的画面不停的闪来闪去。

继续阅读:第二十二章:还能来吗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十年相思百年渡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