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追杀
pevem子墨2018-12-05 12:342,186

  夜晚,云灵山顶峰的悬崖边,凉风习习万籁寂静。

  男子一双利眸落在慕思瑶脸上:“怎么不跑了?”

  慕思瑶转头看了一眼身后深不见底的悬崖,悬崖周围雾霭沉沉,浓雾缭绕,罡风呼啸而过,视线可见度为三米。

  慕思瑶面色发白,强装镇定的看着对面的男子,脸上如墨般漆黑的疤痕布满脸庞,一条一条的,衬得他一张脸丑陋得可怕。

  “你…你…你要干什么”

  男子的目光在慕思瑶脸上巡视了一下,正和慕思瑶那双大眼睛对上,墨黑的眼睛底下一片惊慌失措之色。

  男子舔舔嘴唇,大小不一的眼睛落在她早已苍白却还在强装镇定的小脸上:“你说呢?当然是剥皮拆骨食肉了”

  听见他的话,慕思瑶苍白的脸色“唰”的一下白了,最后一丝血色也荡然无存,看上去竟有些许渗人。

  她努力撑着摇摇欲坠的身子,回头看了一眼深不见底的悬崖,深吸一口气,双手紧握成拳,一个纵身跳了下去。

  男子有一瞬间的愣神,显然没想到她会跳下去,他还以为她会和别的女子那般,哭哭啼啼的向他求饶呢。

  “没想到我活了十六年,临死还要落得个尸骨无存的下场,”

  “啊爹,瑶瑶想你了”

  慕思瑶喃喃的说,她真的后悔了,不应该不听啊爹的话,跑到云灵山来找什么药材。

  乡亲们都说云灵山有妖魔鬼怪出没,凡是来到云灵山的人就没有一个活着回去的,她不以为意,还偷偷的瞒着啊爹跑来,没想到药材没采到,最后还落得个身死的下场。

  “这么快就到底了吗?”凌冽的罡风突然间没有了,慕思瑶低喃道:“我是不是已经到地府了?”

  一想到自己被摔成七瓣的身体,她的心就纠起来了,也不知道这悬崖底下会不会有人经过,要是没有人的话,她的尸体岂不是要长眠这里了。

  “怎么,还想装死?”男子催命符般的声音在耳旁响起。

  慕思瑶微微皱眉,怎么到了地府还能听到那个坏蛋的声音,难不成他也死了?这可真是冤家路窄啊,黄泉路上我一点也不想跟他一起。

  慕思瑶微微睁开紧闭的双眼,映入眼帘的就是男子那张丑陋得能吓死人的脸。

  “啊,鬼啊”好不容易有一丝血色的脸再次煞白,惊恐的叫了起来。

  叫了半天发出的声音还不如猫叫,她垂眸,才看见自己的脖子被他给掐着。

  慕思瑶来不及想她是怎么从悬崖下上来的,就感觉那只掐着自己脖子的手在慢慢的用力,出于本能,慕思瑶不停地拍打着那只手,希望他能停下来。

  明明轻易就可以把她杀死,却非要慢慢的折磨她,难道妖都是这么变态的吗?

  随着那只手的收紧,她感觉自己快要窒息了,苍白的脸此刻也变色了猪肝色,她想要挣扎,可是无论她怎么用力,那只掐着自己的手都纹丝不动,反而越来越紧。

  渐渐的,她感觉自己已经不能呼吸了,双手也无力的陲了下来。

  突然她感觉脖子处一阵疼痛袭来,冰凉的液体缓缓流淌下来,因为血液的流逝,她连站的力气都没有了。

  “嘭”的一声,慕思瑶羸弱的身躯呈直线状,砸在了五十米外的那颗两人合抱粗的大树上,大树轰然倒塌,突如其来的动静惊得树上的鸟儿悉数飞了出去。

  身躯破败不堪的慕思瑶重重的砸在了地面上,“噗”一口鲜血吐在胸口,湿浸了薄薄的素色衣衫。

  “滴答,滴答”,鲜血染红了男子的半边衣袍,他双目赤红的看着不远处地上的断臂,怒火中烧。

  他骤然遇袭原本正要发招自救,刚把人扔出去手臂就断了,这一切发生的太快,快的让他根本来不及做出正确的反应!

  他堂堂魔界长老,竟然在没看清来人的情况下就被断了一臂,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尤其是看清来人是谁的时候,他眼底寒光闪闪,恨不能冲上去把他给千刀万剐了。

  “煞血殿的人已经堕落如斯了吗?连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都能下手,你们到是越活越回去了”。叶清尘扫了他一眼,漫不经心道。

  两人目光交错间,电光火石渐渐摩擦。

  先有毁容之仇,现有断臂之恨,新仇旧恨累加在一起,让他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他狰狞恐怖的脸上划过一抹嗜杀,随之一掌劈向了叶清尘。

  这一掌,他用了十分力,不说一掌毙命,至少会重伤叶清尘。

  谁料,他的手掌被硬生生的弹了回来,打在了他的身上。

  他被打出了数十米才勉强站稳,还算完好的右手捂着心口的位置,“噗”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他愿以为使出了十分力打的一掌,叶清尘肯定躲不过去,没曾想他躲过去了不说竟还反弹到自己身上,把他打得心脉尽损。他几乎是没有思考的就赶紧施法飞走了。

  “打架不行,逃命倒是挺快”叶清尘看着他离去的方向摇摇头,没有追上去的打算。

  他转身走到早已昏死过去的慕思瑶身旁,探了探鼻息,眉宇微皱:“命到挺大,伤成这样竟还有一丝气息尚存”

  “也罢,既然遇上我,那说明你命不该绝”

  他从怀里掏出一个白色的小瓷瓶,倒出一粒小小的红色的药丸,喂给慕思瑶。

  这是他下山时候师傅给他的灵魄丹,能活死人,肉白骨,整个“紫阳宗”都只有这么一枚。

  “哎”叶清尘叹了一口气:“姑娘,对不住了,虽说男女授受不亲,我也是没有别的办法了”。话落,一把抱起地上的慕思瑶就往山下去了。

  慕思瑶感觉自己全身如针扎似的疼痛,迷迷糊糊中,她缓缓睁开了沉重的眼皮,看着屋顶:“我这是死了还是没死?”

  她记得被那个变态妖掐着,差点就死了,然后又被他给甩了出去,在然后她就不知道了。

  她“蹭”的一下从床上坐起来,狠狠的捏了一把自己的脸:“痛死我了”

  她捂着捏得发红的脸:“这不是做梦?我真的没死?”

继续阅读:第二章:屠村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十年相思百年渡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