庸王的怀疑
和风细雨2019-01-06 19:371,657

  谢茗君和小翠儿回到府上已经过午时了,正要弄些东西来吃!见王管家满头大汗,上气不接下气的朝她跑过来!

  “王管家,什么事儿这么慌张?”谢茗君诧异的问道。

  “禀……禀大小姐,可找着您了,老爷都快急死了,让您赶快到书房去呢!”王管家顾不得擦汗,气喘吁吁的说。

  王管家在谢府呆了近三十年,负责府里的大小事物,做事兢兢业业,一丝不苟,大家都很尊敬他。

  谢茗君顾不得答话,当是什么要紧的事儿,一路小跑到父亲书房。进得门来便见到书桌前坐着一位相貌堂堂,一脸傲娇的贵公子,而谢蕴则坐在离书桌不远处的下首位置上。谢茗君对这贵公子很熟悉,但又想不起来是谁。便盯着他上下打量——一身靛蓝色的长袍,上面镶绣着银丝流云纹的滚边,腰间束着一条青色祥云宽边锦带,一侧坠着一枚羊脂玉玉佩,乌黑的头发高高束起,被一顶嵌玉银冠牢牢固定,一双剑眉下长着一对细长的桃花眼,透着一股邪魅之气……

  “君儿,还不快给庸王殿下行礼!”父亲小声训斥到。

  哦~,原来他就是庸王赵承佑。谢茗君赶紧下跪,“臣女见过庸王殿下。”

  “免礼!”庸王斜眯了她一眼,嘲笑中透着嫌弃。

  “不知父亲叫小女来所谓何事?”谢茗君吊都不吊那庸王,柔声询问父亲。谢蕴正要答话,不料庸王先开口了:

  “今日本王来探望舅舅,顺便带了些小礼物给表妹,听闻前些日子表妹受了伤,不知现在可否好些了?本王来的有些迟了,希望表妹不要见怪才好!”

  他半眯着眼睛,似笑非笑的望着谢茗君。

  “王爷这样说,真真是折煞臣女了,您能屈尊来到府上,府上已是蓬荜生辉!臣女前些日子的确是受了伤,不过,托王爷的福,现在已经痊愈了。”谢茗君说话不卑不亢,举止得体,优雅大方。

  “好~~,本王府内有父皇刚赏赐的血燕,改日命人送到府上给君表妹补补身子。……时间不早了,本王就不打扰了,告辞!”说完,一个潇洒起身,扬长而去。

  “恭送庸王殿下!”

  谢蕴父女将庸王送至门口,看着他上马车,然后目送离开。

  庸王面上波澜不惊,心里对谢茗君的变化却很是吃惊,他总觉得这里面有鬼,这君表妹就算有天神帮忙,也不可能变成刚才那样。这根本就是完全不同两个人嘛!

  “停车。阿上,你过来一下!”

  一个长得白净的小太监麻溜的窜上马车,朝庸王拜了一拜,“殿下有何吩咐?”

  “帮我查一下这谢府大小姐到底是谁?切记不可让母妃知晓!”

  “奴才领命!”

  庸王“哼”了一声,又眯起他那双迷人的桃花眼,露出一抹邪魅的笑。

  一个嘉和公主都让人够头疼的了,现在又来了个庸王。一想到这庸王殿下是自己未来的夫君,头疼的更狠了!又一想道庸王还是自己的亲表哥,谢茗君感觉脑袋都快要炸裂了。她怎么也想不到这种狗血的事儿有一天会轮到自己头上,……跟自己的表哥……这让人怎么下得了口啊?况且,不用看就知道这庸王不是个简单的人物。哎~,谢茗君又开始发愁了,再加上嘉和公主和无忧,是愁上加愁啊!

  这边庸王府内,赵承佑懒洋洋的坐在太师椅上打盹儿,两腿交叠着斜放在书桌的一侧,旁边小丫头替他扇着扇子,一位穿着暴露的美女蹲在他身边为他捏着腿,他心里头是美的不要不要的。

  “殿下,”阿上禀告。

  庸王睁开眼,摆了摆手,美女会意,起来对庸王福了福身,退了下去!

  “查的怎么样了?”

  “殿下,这的确是谢大小姐没错,就连她耳后发际处的那颗痣也都还在。您说,这能假的了吗?”

  “那这就奇了怪了,阿上,你说她怎么会变成这样呢?”庸王又眯起他那双桃花眼。

  “这……奴才不知,听谢府的下人说,她家大小姐自端午那日落水之后就是这样子了!”

  庸王皱眉,谢茗君啊谢茗君,你倒是勾起我的兴致了,“阿上,你下去吧!这是骡子,还是马,咱们拉出来溜溜就知道了!”

  “王爷,咱们未来王妃变成这个样子,岂不是更好吗?您这是……”

  “好是好啊!如果这是真的,本王高兴还来不及呢?怕就怕她不是谢茗君!”庸王的眉头蹙的更紧了。

  “那您怀疑她是……”

  “易容的奸细!”

  “啊……不会吧?”阿上惊得捂住了嘴!

继续阅读:谢茗君的婚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爱情麻辣烫,快到王爷胃里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