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骨坠
绝谷无声2018-12-12 08:252,251

  “ 无论遭遇过什么,都要坚强的活着………直到这副身躯自己死去,这便是对生养自己的父母诸神的最好报答!………”

  这是张淼的座右铭,那位离世三年的母亲临终时赐予的,因为那位和蔼的女人对他有诸多的不放心,因为他有个酗酒成性的父亲。

  在含糊的说完一些莫名其妙的话之后,母亲便离开了,张淼拼尽全力也没听到多少,只听清一句

  “豆丁!你来接我了么………”除此之外,便是含混不清的词句。

  后来才知道,那是母亲小时候养过的小狗,医生说那是人临死之前的幻觉………

  张淼不相信世上有鬼魂,自然也不信世上有神明,不然那个和蔼善良的母亲又为何会早早离去!对于那个呵护了他十余年的慈母,那个为了他献出一切的女人,这太不公平……………。

  因为那句临终遗言,他坚强的活到了活到了现在,长成一个已满二十的男子汉,虽说没什么大的成就,但他完全摆脱了对那个父亲的依赖,他独立了,自由了………他有了自己的生活。

  几年过去,对于那个家庭的唯一羁绊,就只存在床头的那张合影之上:一个微胖的女人,抓着两只小手,甜甜的笑着,孩子的手上带着一串骨头做的手链。至于照片的另一半,张淼在那里画了一个大大的黑色酒瓶,将那张脸严实的盖住。

  这是个很精简的单房,很小的卫生间,很小的客厅,还有一个简易的卧室,虽说有些拥挤,但张淼还是用木板将他们区分开来,此时的张淼正在床上酣睡。

  “叮咚叮咚叮咚叮叮咚”

  铃声按时响起,现在是傍晚六点,也是他上班的时间,他慢悠悠的从被子里爬出来,闭着眼睛换上黑色的厨师装,利落的避开房内所有的障碍物,夺门而出。

  他工作的地方是移动餐车,一种在夜间游走的快餐店,商品只有两种,牛肉面,和烧烤,张淼既是店长,也是店员。

  最近他摆摊的地方,是在护城河附近的天桥下面,因为新建的长桥,晚上来游玩的人自然是多了不少,这也是他这种简易小吃生意最红火的时候。

  这种地方,喧闹是必然的,一对对的情侣漫步桥上,看着周边树上的彩灯倾吐甜言;老夫老妻饭后消食散步谈论着家常琐事;又或是那些课后无事,瞎逛的学生;也因为这样,张淼会在这忙到很晚。

  他想攒钱,直到自己能开一个小店………………

  时间对于一个忙碌的人,过得极其之快,当那些白天躲在角落里的“帅哥,靓女”们出来晃悠的时候,他知道夜已将深了。

  此时的店里,只剩下了一位吃面的老人,正慢吞吞的吹着面上的热气,张淼正在收拾着案板上的工具,他准备走了…………

  “喔!”

  不知哪里忙不迭的传来一声狼叫,惊起张淼一胳膊的鸡皮疙瘩,后背冷汗急流,一种出自于本能的惊恐由心底蔓延开来。

  “什么鬼!怎么这么瘆得慌!”张淼在电视上听过狼叫,但这种感觉是出生以来第一次………

  再看那正在吃面的老人,确实依然安详的吃着剩余不多的汤面。

  “可能是太累了吧………”张淼看看手机,已经接近凌晨两点。

  就在张淼那颗紧悬的心慢慢放松,重新自然跳动的之后,那一声狼叫确是再次袭来,张淼如同掉进冰窟窿一般,一连打了几个冷颤。

  此时的他再也无法淡定了,管不上那位吃面的大爷的异样眼神,往车外频繁张望。

  恍惚间,他仿佛就看见一只脑袋般大小的斑点小狗正后腿直立站在他的案板之上,冲着他身后熬着的肉汤喘着粗气,口水沿着舌头一点点滴在案板上。

  但那小狗的身子是那样的虚幻,一种若有若无的既视感。

  张淼缓缓伸出右手,想去摸摸那只小狗狂甩的耳朵,就在他的手碰到的地方,那虚幻的身子确突然明朗了起来,毛茸茸的手感仿若实物。

  张淼呼吸慢慢变得急促,眼神飘忽的看着那只留着哈喇子的狗崽子,隔着那虚幻的另一半,张淼似乎还能看到不远处的杂草。

  张淼慢慢将手向前伸去,他所碰到的地方慢慢变得实质化,而那只小狗的注意力似乎只在那冒着香气的浓汤上,对他的举动没有做出丝毫回应。

  张淼忐忑不安的慢慢的往那透明的地方伸出手去,此时的他既感到不安,但也是热血沸腾,大口的喘着粗气,他对这种未知的东西有着强烈的好奇心。

  终于他碰到了一种与皮毛全然不同的滑腻,那是和鱼皮一样的特殊触感,对于一个经常杀鱼的人来说,再熟悉不过。但那鱼皮却有一种他从未感受过的温暖,和一种布丁一般的弹性。

  正当张淼准备深入一探究竟的时候,一只近乎漆黑的小手将他的手腕死死扳住,让他动弹不得。张淼猛地回过神来,顺着那小手看去,一个看上去十五六岁的小女孩正眼露凶光,满脸愤懑的盯着自己。

  一张满布不知名污渍的小嘴开合间,白牙频现,一道清脆并带有些许威吓的声音飘扬而出:

  “你是要拿我的干粮么?”

  张淼愣了一秒,双眼看了下自己双手的所在,那是一个由双峰和狗背组成的三角沟谷,而张淼的手已经深陷其中。

  听完这句话,张淼老脸通红,“干粮”一词令其哭笑不得,这是什么当下流行的比喻么!………只得立马将手抽回,摆手示意。

  “不……不是……那个!……”张淼面露难色,他本是个嘴笨的人,此刻的他已是半个结巴了。

  “你在那干嘛呢?………自说自话的!”一旁吃面的老者突然开口,满脸疑虑的看着张淼,眼中带着些许惶恐,要不是经常光顾这里,怕是早就走了。

  张淼瞪大眼睛,瞟了一眼同样盯着自己的少女,慢慢响起方才那诡异的虚幻来,在看那只袖珍小狗,正咧嘴看着自己,脖子上一串别样的骨坠项链,让张淼的瞳孔一阵紧缩。

  那熟悉不已的形状,像极了随着母亲火化了的那串骨坠,张淼慢慢凑了过去,捧着那串项链细细观摩,近乎愣神的他却没发现,那少女的背后正站着一个高举着狼牙棒的壮汉。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幽冥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幽冥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