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宴席
临竹2018-12-30 19:542,556

  经过几天的修养,康养浩已然好了很多,毕竟都是些皮外伤,加上他年轻体质好恢复快。这天天气晴好,他出门溜达了一圈,想好好感受一下村庄春天的气息,他要寻找的是周围成排新房包围了里面的旧气息,没了旧,村庄好似就失了记忆中的本味,他缓步村庄深处,想拍些照片放在朋友圈和空间,但见每一处庭院内外都是新绿缀树,嫩芽勃发,想起以前在这些熟悉的地方玩耍,走过这里亲切的街道上学,然后上班,再搬离了这里的“旧”,搬到村边的“新”,二十多年恍如一梦,他一时竟然有些韶华易逝的伤感。

  手机一响,他马上拿起来看,是路晓娜发来微信信息,竟然是要他必须请她吃饭,说是有一件好事要告诉他,还把饭店的位置发了过来。康养浩在闷了几天,也想出去走走了,便回家跟父母说了一声,骑了电瓶车直奔县城。

  他们约的是对过的抢手王麻辣烫,因了萧雪莹带着路晓娜来迟了一回,她便被这里精彩绝伦的美味吸引了。这里店面虽不大,但很干净整洁,可供选择的菜品也不少,不过这时刚刚十一点,除了他们还没人来。

  他们各自选了爱吃的菜品,交由老板去做成美味,随意找座位面对面坐了,康养浩找话说道:“人生五味,想不到你很能吃辣的啊!能吃辣好,能吃辣的人坚强。”

  路晓娜听了嫣然一笑,说:“其实,更详细点说,人生其实是九味,苦辣甜咸,是四主味道,酸涩腥冲,是四辅味,而个人的感悟,为第九味。”

  康养浩是第一次听说所谓的人生“九味”,开始衷心佩服路晓娜的博学,用赞赏的口气说道:“这还是我第一次听说‘第九味’,是够精辟的,真是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

  路晓娜颇有深意地看着康养浩,说:“其实这是我在一本台湾作家写的《第九味》看到的。做为朋友,我想劝你一句,你还是看一些实际一点的书,有用的书,我觉得你总是看那些武侠小说,玄幻小说,还有什么闹鬼啥的,只会耽误你的青春。我记得看过一部短篇小说,陈村的《一天》,主角张三是个冲床工,早起去上班,下班后来后已经是为两鬓斑白的老人,抛开小说的写作方法不谈,表达的意思很简单,就是张三这个人的一生很简单,和过了一天没有什么区别。做为朋友,我真不想看着你也这样。”

  康养浩心说你怎么突然这么关心我,今天不是专门来给我上课的吧!那我可惨了,如果这也是所谓的好事的话,那比今天要这点东西肯定吃不饱还难受。

  路晓娜见对面无语,继续说:“有一本书叫《天才在左疯子在右》,作者叫高铭,这么书他写的确实高明,你值得一看。我记得里面有一句话是这样的‘时间是不会流失的,流失的是我们。’我们看似年轻,其实年岁都不小了,不珍惜不努力怎么行。”

  康养浩点点头,说:“谢谢你!给我说这么多,我一点会努力的。”

  路晓娜淡然一笑,说:“其实我今天来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要跟你说。听说你还没有对象,我给你介绍一个?其实,刚才跟你说那些话是希望你能够更精彩地过好以后的生活,万一你们谈成了却辜负了人家一辈子,这不是伤了我的心,还是一片苦心。”

  康养浩一听原来如此,心中自是十分欢喜,马上答应了,说:“这可真得好好谢谢你了!姑娘哪村的?多大了?”

  路晓娜摆摆手说:“先别问这么多,我会安排你们见面的,到时你直接问她就行了。我这同事我不是夸,人家不图你有多大家业,也不图你是不是有车有房,当然,太差劲了也肯定不行,人家就是愿意找一个人踏实的,有上进心的。”

  康养浩一下午都沉浸在快乐当中,自从前年冬天和定亲的女孩之间的爱情冻死在了那个冬天,一年多了,他的心都是寂寞沉闷的,渴望着遇见新的爱情,可惜,自己寻不到,也没人给介绍。

  在县城转了一下午,傍晚时分到了朋友们经常聚会的饭店,晚上在这里,他从小玩大的几个朋友合伙请他吃饭,美其名曰“压惊”。另外,这些人还要商量商量怎么帮他出口气,帮他报仇。

  到了固定的房间,发现这里新做了装修,朋友大龙先到了,正看着墙上的新牌匾出神,龙飞凤舞写着的四个大字端详了半天朗声念道:“宝玉如妇!”

  旁边的美女服务员“噗嗤”一声笑了,纠正说道:“这四个字是‘宾至如归’,好多人都看错人。”

  大龙哼了一声,说:“我看肯定是写这字的人故意使心眼,诚心让人故意念错的。”边说边坐下来喝了口茶水,见康养浩也在捂着肚子笑,说:“你小子什么时间到的,也不出声,不就是看错字了吗?有这么好笑吗?你歇歇,我没看过什么书,正好想到一个问题想问问你,听人说那个贾宝玉和王熙凤有一腿,书里是不是这么写的?”

  康养浩空挂了个爱看书的名,其实四大名著他只是看过书名和改编的电视剧而已,连打得热闹的那三本名著都没看原著,就更别说文学价值极高的《红楼梦》了,但此刻他却不想失了颜面,敷衍着说:“你怎么净想这种事?咱说的正经的多好。”

  大龙的眼睛不大,此刻努力瞪大了看着康养浩,说:“好啊!那咱就说点正经的,告诉我,今天去你家找你那美女是谁?什么时候勾到手的?”

  康养浩心说你在逗我吧!哪会有什么美女上门,轻轻一笑,眼放和光看着大龙说:“你寻我开心是不?”

  大龙一正身板,说:“你还要我发誓不成?这事我能跟你开玩笑?是我下午打电话找你你关机,就直接上了你家,恰好碰见了。对了,咱村那老光棍外号叫搞破鞋的也见了,眼睛都看直了,还直流哈喇子。”

  康养浩解释手机下午没电了,思来想去,也想不起会有美女找她,认定了肯定是个不知什么类型的骗子。

  不多时,朋友李增贤,孟兴德,牛广业和李子聪陆陆续续到了,他们六个人点了八个菜。酒过三巡,每个人都微带醉意,开始商议怎么为康养浩报仇,还让康养浩把事情的起因说了。

  听完康养浩的叙说,大龙一口闷了杯中酒,恶狠狠骂了一声,口气中满是牢骚和怨愤地说道:“这年头好白菜都让猪拱了,真TM让人不爽。”他话音刚落包间门猛地开了,大龙回头一看顿时瞪大双眼,张大了嘴巴,哈喇子直接从嘴里流了出来,他忙擦拭了一下,说:“就是她,养浩,就是这小娘们下午去你家找的你……”

  康养浩醉眼朦胧也看到了进来的人,是萧雪莹,在柔和的灯光下更显得她的倩影婀娜,但她此刻像一个悍妇一般,不待大龙话说完已然冲到了他跟前,怒气冲冲抓起他面前的酒杯直接摔倒了地上,清脆的声音像一声休止符镇住了所有的声音,她指了指康养浩说:“我不是白菜,我男朋友也不是猪!你们等着,我要你们好看。”说完转身而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花开有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花开有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