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相亲
临竹2019-01-05 09:452,136

  一个星期的时间,对于处在风口浪尖的康养浩来说足够漫长,他在家等待着萧雪莹的报复,等待着被工厂开除的消息——除了这个,他实在想不出她能够轻而易举做出什么,除非,和她男朋友付文聪一样,找人打他一顿。但他什么也没有等到,却等到了路晓娜的消息,约他和那个一无所知的女孩相亲。

  春天,越发走向深处,越展现峥嵘,康养浩沐浴着午时的温暖清风,任电瓶车肆意着飞快,路过的每一处风景,都不会引起他目光的任何留恋。

  到了相约的地方,那家令路晓娜赞不绝口的麻辣烫店,恰是店里最忙的时候,康养浩便在门口等待着,用耳机听着音乐,一首Beyond乐队的《曾经拥有》,若说国语版,他认为这首歌是此乐队最好听的。边享受这动听的音乐,他开始猜度着相亲的女孩是胖是瘦,是高是矮,是白是黑,他希望女孩别太漂亮了,那样的话,不是妄自菲薄,他肯定自己会没戏,他希望女孩就是一般情况的好,就像那个叫卢冰的女孩一样,但可别像她一样无情别去。

  一首歌没听完,路晓娜已经陪着一位靓丽的女孩来了,那女孩一经路晓娜介绍倒也大方,微笑着伸出手和康养浩握手,说:“我叫吴小盈,很高兴认识你!”

  康养浩被她微笑时一对小酒窝深深吸引,机械地伸出手去,捂着那滑腻温润的小手意思了一下。听她用普通话和自己打招呼,而不是家乡话,料想这美女不会是外地人吧!说:“我也很高兴认识你。”

  路晓娜看店里人多,对二人说:“我到里面等一会,你们先转一圈,随便聊聊,估计等你们回来,我已经叫好东西等你们了。”二人表示同意。

  行走在 穿过一个个与一对对擦肩而过的行人,吴小盈先开口了:“听晓娜说,你喜欢摄影?”

  康养浩点点头,说:“是啊!我非常喜欢摄影,不过,条件所限,都是自己拍着玩。摄影这方面,我心中最神圣的偶像,就是罗红,好利来的老板,记得前些年他新出了摄影集,我专门跑到省会的好利来店,边吃蛋糕边欣赏那摄影,真希望咱这县城也能有家好利来。冒昧地问一下,你怎么到的我们这工作?”

  吴小盈盈然一笑,说:“你喜欢吃川菜吗?”

  康养浩没等到回答,反而等来了人家的又一轮冲锋,做为男人,他觉得自己有必要先回答:“当然喜欢啦!县城就有很多家不错的川菜馆,不过我最吃到的,像什么钟水饺啦,三大炮啦,三合泥啦,这边都没有,以后有机会,一定要到你们那边好好品尝一番。”

  吴小盈接口说:“你说的三合泥,是什么,做为川人我惭愧了,竟然没有听说过。”

  康养浩挠挠头,说:“我也只是听说,好像是用花生什么的三种东西,按一定比例用猪肉炒熬而成。”

  吴小盈说:“你知道的真多。是看书看来的吧!听说你很喜欢读书,现在爱读书的人真是,真是很少了,都是捧着个手机。”

  一句话说的康养浩有些不好意思了,看来路晓娜没少在这个爱问问题的女孩面前说自己的好话,他自嘲说:“其实我看的书都是些武侠,玄幻什么的,最近在看《盗墓笔记》。”

  这么一说倒提起了吴小盈的兴趣:“你知道吗?《盗墓笔记》我喜欢的很,毫不夸张地说,这部小说我看了不下七八遍,可就是看不厌。改编拍的电视剧我也看了,感觉很一般,真是大失所望。听说《老九门》也会拍成电视剧,希望能够拍好,我的期望很大。”

  康养浩点点头,说:“我的期望也是很大,希望不会令人失望。”

  不知不觉间,两人已经走到了一处小公园,不过越来越多的人希望把这里变成儿童游乐场。康养浩买了两瓶青柠味脉动饮料,两人长椅坐了。

  吴小盈一改之前的洒脱,脸上现出一丝犹豫,语重心长地说:“其实,我到你们县城工作,是在逃避。”她长出了一口气,接着说道:“我是在逃避一个人,我曾经深深爱过的一个人。”

  康养浩静静听着,他清楚到了这个年纪的人,每个人都会有故事,但不会想到这个吴小盈初相识就会向他尽诉衷情。

  吴小盈喝了口饮料,继续说道:“我们家很穷,穷的叮当响,用‘家徒四壁’四个字来形容绝不为过,只因为我父亲嗜赌如命。从我记事起,母亲就天天劝导我要好好读书,将来一定要有出息,我就很努力,直到我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心仪的大学,才发现根本没有钱交学费,是他帮了我。”

  康养浩嘴里一阵发干,却忘记了手中的饮料可以解渴,只呆呆听着吴小盈继续说着:“他是我的高中同学,家境一般,也希望靠着上大学走出农村,但他高考失利了,没有复读,选择外出打工。对的,是他打工挣钱供我上的大学,用他的血汗钱供着我的用度,只盼着我毕业后和他永结同心。”

  吴小盈看了一眼若有所思的康养浩,继续说道:“这些事情我必须告诉你,如果我对你没感觉的话就不会说了。我大学毕业后,很幸运找到了一份不错的工作,他开始向我求婚,我拒绝了他,任何人都可以骂我无情,骂我利用了他,只有我知道当初的那种爱情的感觉已经消失不见了,因为我发现他沾染上了我最讨厌的东西——赌博。我给过他机会戒赌,但他总是敷衍我,甚至欺骗我,我只能选择分手,并承诺会把花他的每一分钱连本带利还给他的。”

  康养浩接口说:“是他自己不争气,怨不得你。你说你在逃避,是不是他还在纠缠你?”

  吴小盈点点头,说:“其实,我已经把女人最宝贵的东西给了他。”她看了一眼低头不语的康养浩,坦然一笑,说:“我不想隐瞒,如果你嫌弃我的话,咱们可以交个朋友,也可以相忘于江湖。”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花开有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花开有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