逢遇
北城南昇2019-02-01 21:193,070

  来到指定地点,阎龙四兄弟已在这里等着他了,但阎龙四兄弟一看,钟傲天后面带着黑压压一帮人,浩浩荡荡朝他们走过来,阎龙看着眉头一沉,钟太看到他爹带着大帮人来救他了,急叫道:“爹,救我!”阎虎一把抓过钟太,将钢刀架在了他的脖子上。阎龙冷冷地对钟傲天道:“不是说只叫你一个人来吗,带这么多人来是什么意思,没有诚意?”钟傲天气愤地命人将钱拿了出来,道:“钱我已经带来了,识相的你就快点放人,否则”阎龙是个聪明乖觉人,道:“否则怎样?”钟傲天量他们也不敢怎样,今天也飞不了,露出本性道:“否则今天叫你们死无葬身之地!”阎龙冷笑道:“你威胁我?”说完一刀砍掉了他儿子的一只左手,这里随即传来了钟太杀猪般痛苦的惨叫。

  钟傲天气得瞪圆了眼,咬牙切齿,他后面的弟兄更是要冲杀过去,被钟傲天制止住了,儿子现在还在他们手上,他就这一个独子。钟傲天强压住心中的怒火道:“你们听着,我儿子要是死了,你们一个也别想活!”阎龙又冷笑道:“你恐吓我?”又一刀砍掉了他儿子的右手,钟太叫喊疼痛得当场晕死了过去。钟傲天气得牙都要咬碎了,几近要吐血,他当时真想冲过去亲手将他们碎尸万段,但儿子仍在他们的刀口之下。钟傲天这回吸取教训了,此时跟他们来硬的只会是儿子吃亏,先保住儿子的命再说,于是命一个弟兄将钱送了过去,自己则带着其他弟兄往后退。

  阎龙四兄弟看着冷笑道:“这还差不多,早知道这样,你儿子也不会这般受苦了。”阎虎接过他们送来的钱仔细检查了一下,没有诈,问道二哥阎龙:“现在怎么办?”阎龙看了一眼对面的钟傲天一帮人,正一个个仇视地盯着他们,那个样子分明是只等他们一放人就冲杀过来。阎龙是个工于心计的人,想着就算今天跑掉了,这一带都是他的地盘,以后也没有好日子过,而他们是要长呆在这里做大事的。想到这,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先拿他们第一个开刀,做自己创业的第一个资本,于是挥起一刀砍了钟太。

  对面钟傲天只等他们放人就带人冲杀过去为儿子报仇,没想到阎龙竟一刀砍了他的儿子,那个气和恨是无法形容的,钟傲天当即操着刀怒吼着第一个冲了过去。阎龙早作好了准备,操着刀对冲了上来,狭路相逢勇者胜,还是阎龙够狠,挥起一刀砍掉了钟傲天的头。钟傲天后面的弟兄齐冲了过来,阎虎三兄弟操着刀砍了上去,两边激烈厮杀了起来。阎龙四兄弟一个个够凶悍,以寡敌众,毫不畏惧,砍得他们血肉横飞,落花流水,钟傲天的弟兄死伤无数,其他的看着帮主已死,他们又这般凶悍,慌忙逃去了。

  阎龙四兄弟拿起地上的钱,提着钟傲天的头,径直来到了青龙帮。进到帮里,有逃回来的弟兄依旧惊魂未定,这时见阎龙四兄弟又提着刀来,吓得一个个直求饶。阎龙四兄弟这次来不是赶尽杀绝的,他们还想借助他们这些人开创自己的大业。阎龙让他们将所剩的青龙帮弟兄全部叫出,提着钟傲天的人头道:“钟傲天已经被我杀了,现在青龙帮由我做帮主,有不服的吗?”下面哪有人敢不服,他们现在只想保住自己的命,况且钟傲天已死,跟谁都一样。当然,有不服的也是被阎龙四兄弟一刀现场解决,其他人谁不畏惧他们的凶悍和手中的刀。初战告捷,青龙帮第一个落入了阎龙四兄弟之手,这也成了他们以后干大事的资本。

  阎龙四兄弟得到青龙帮后,并不满足,青龙帮只是他们野心中的第一步,他们的目标是做整个上海滩的黑帮老大,和他姐夫平起平坐。于是,他们利用青龙帮的势力和他们四兄弟的凶悍,来一步步吃掉附近那些大小帮派。不到一个月时间,他们就又吃掉了四五个大小帮派,他们青龙帮的雪球也越滚越大,成了这一带名副其实的老大。又和以前一样,只要提起他们“四虎”,没有不变色的。

  就在阎龙四兄弟思考着继续向外侵吞时,周围那些大小帮派都紧急行动了起来,他们聚集在一起商讨如何应对他们阎家四虎,他们请来了这一带最有实力和正义的马头帮帮主马玉冲。自古在遭遇强大对手让弱者濒临存亡危机时,弱者都会自联合起来,以抗强者,马玉冲正是针对此让他们团结联合起来,这样就不畏他阎家四虎了。于是,各大小帮派纷纷表示,只要阎家四虎胆敢侵吞他们其中任何一个,其他均联合出手相助。

  就在当天,阎虎独自一人来到了大街上,他是个好色之徒,打算到院痛快地喝两杯,再找两个舒服一下。刚到半路,迎面走来一个姑娘吸引住了他,只见这个姑娘一身淡装,高挑的身材,白皙的皮肤,清秀标致的脸蛋,一下就把他吸引住了,他像被电击一般,呆愣在了那里。来上海这么久,还从未见过这么漂亮的姑娘,这与那些院的完全不一样,阎虎的第一个念头就是将她弄到手。

  对于他这样的人来说,当然是强抢,他天生就是这样的本性,况且这一带都是他们四兄弟的地盘,有谁敢不服?于是他暗地里一指使,两个爪牙立即上去抓着姑娘就走。姑娘顿时吓得大叫,在竭力反抗无用后,大声呼救了起来,可这一带都是他们“四虎”的地盘,旁人又都知是他们四虎的人,谁敢插手,一个个躲还来不及呢。姑娘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痛苦的泪水顿时流落了下来。就在这时,迎面走来一个人,姑娘见到,顿时喜着大叫道:“大师哥,救我!”这人定晴一看,立即在前拦住了。

  只见此人二十多岁,中等身材,一身结实的肌肉,一张比帅小伙还标致的脸,全身上下透着一股男人的阳刚之气,他就是四虎相邻一带的马头帮帮主马玉冲,人称“标致骏马”这个叫他大师哥的姑娘就是他师傅的女儿,名叫江梨花。他刚和那些帮主商讨完出来,正要回去,恰巧让他遇上了。两个爪牙见马玉冲拦路多管闲事,恐吓道:“少管闲事,知道这是谁的地盘,小心吃不了兜着走!”马玉冲道:“是吗?”两下拳脚过去将他们两个打趴在了地上,江梨花得救了,连忙跑到了大师哥身边。阎虎想着已是煮熟的鸭子,本已转身要回去享受美味,不想半路里杀出个程咬金,在他眼皮底下坏他好事不说,还打伤了他的人,于是又回过了身来,来到了马玉冲面前。

  马玉冲抬头看来,见他面无表情,冷峻的目光中透着一股凶狠的杀气,直令人不寒而栗。马玉冲也是道上的,立即猜到了,因为他们“四虎”最近在这一带名声大作,已闹得人心惶惶。阎虎冷冷地瞪视着马玉冲道:“你知道我是谁吗?”马玉冲道:“不管你是谁,动我师妹就不行!”阎虎道:“是吗?”他大概还以为马玉冲不知道他的来头,道:“你听说过我们‘阎家四虎’吗?”马玉冲道:“我只知道老虎向来都是在山上,什么时候跑到城里来为非作歹了?”这一句话激怒了阎虎,他牙齿一咬,凶狠道:“那我今天就拿你开刀!”朝马玉冲扑杀了过来,两人在街上大打了起来。

  阎虎起先甚轻马玉冲,以为收拾他轻而易举,不想交手才知道碰到了厉害的,苦战了一阵,阎虎丝豪未占到半点便宜不说,反而还很吃了马玉冲几下。这激恼了他,急于报仇的他恼怒起来,这正中马玉冲下怀,像他这样四肢达头脑简单的人,恼怒起来乱了方寸,更好对付,马玉冲抓住机会又重创了他几下。这回是真打疼了,阎虎大概也意识到敌不过,扭头跑了,打不赢回去搬救兵了。马玉冲心里清楚,他们号称“四虎”,肯定还有三虎,这一个已经难对付了,如果那三个一起来了,那就插翅难飞了,况且这是在他们的地盘上,于是连忙拉着小师妹就跑。

  果然,阎虎回去马上搬来阎彪、阎豹及一大帮人赶来了,但马玉冲早已跑了,他们连忙在后追。幸好马玉冲带着小师妹跑得及时,没等他们追来已跑回了帮里,来到了自己的地盘,马玉冲并没有掉以轻心,他立即命弟兄们布下埋伏,同时赶紧通知三个师弟前来帮忙。果不出马玉冲所料,他刚吩咐完,阎虎三兄弟就带着一大帮人气势汹汹追杀来了,可以说是他们四肢达头脑简单,也可以说是他们根本没把马玉冲放在眼里,但无论是哪一样,马玉冲今天都要给他们一个教训。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弘尘朝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