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书神卷(八)
茧子2019-12-28 10:176,018

  自古以来,有很多人对明堂进行过研究和考证,观点和结论众说不一,有不少猜测的成分,还有一些内容可能存在错误,可是透过这些文字,我们从历代研究者们对明堂的记述和论断中,可以大致描摹出一幅明堂的样貌图。学者们在转述前人对明堂相关记载的时候,可能并没有意识到明堂描写的是身处埃及神庙,而是把它当做是一处遗失了的周朝建筑。关于明堂的形制历代都有记载,我们周朝的祖先也可能仿照前制,在中国的土地上建造过类似的建筑,以至于对后世中国的建筑、城市规划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肖问天对照诸多关于明堂的文字描述,发现它在很多方面与卡纳克神庙的结构极其相似,主要体现在一些建筑结构的数量,以及建筑尺寸的比例上。例如,多柱大厅中央的每一面都有八扇窗,共八对,每扇窗户都有上下两“户”,两面总共三十二户,每对窗都有九排窗棂可以左右贯通,这样也可以算作是七十二个窗棂;多柱厅有四面通达的门效法四时,十二根莲花石柱效法一年十二个月;卡纳克神庙庙区总共有九个门,除了主门,正好有八个小门对应“八卦”;神庙主殿的长度和多柱厅长度比例,接近于太庙明堂长度和通天屋长度的比例……

  也许正是因为神庙被称为“明堂”,所以神庙前面的狮身人面像、狮身羊面像才会被叫做“开明兽”,这或许就是开明兽名字的由来吧。

  另外,通过记载我们知道,明堂还有“世室”、“重屋”、“太庙”等多种名字和称谓,这些名称各异,指的却是同一个地方。这让肖问天想到很多中国古籍里记载的一些其它古建筑名,比如“天室”、“天祠”、“天文殿”、“天华殿”等,这些名称都隐约透露着古埃及圣庙的影子,这些古建造的形制、目的、和命名是不是也受到了古埃及神庙的影响呢?

  肖问天在神庙里转来转去,找寻各种能与古文献记载相印证的线索。从多柱厅走出来,穿过第七、至第十塔门,向寺庙门外走去,远远看到有马赛战士在门外把守,他又调头朝回走去。刚走了没几步,他就停下了脚步,好像想到了什么似的,猛地回头向庙门外望去。神庙外面是一条比较破败的神道,神道两边也摆放着一些狮身人面像,神道的尽头就是穆特神庙,神庙暂时不对外开放,神庙门口设置有木制的围栏。

  一时间,一连串看似不相干的信息在肖问天脑海中闪现:穆特神庙的水池在地图上看是一个弯月的形状;明堂的记述为什么是写在《月令论》里,为什么叫做“月令”呢;底比斯的三柱神有月亮之神孔斯;穆特神庙的神道指向了阿蒙神庙主殿多柱厅,多柱厅十二根石柱代表十二个月;布须曼人认为月亮是神在天空中的身体;古埃及神话说,看了托特之书就能看到神在天空中行走的样子;道可道,非常道;物质告诉时空怎么弯曲,时空告诉物质怎么运动……

  “广义相对论!”五个字不经意地从肖问天口中蹦了出来——古埃及人最晚在3000多年前,更早有可能是在5000多年前的时候,就通晓了广义相对论的内容,理解了宇宙运行的规则?得出这一结论,肖问天自己都吓了一跳,他又兴奋,又激动,一时差点没哭出来,连忙用手捂住了嘴。

  古埃及人建造卡纳克神庙代表地球,那穆特神庙所能代表的岂不是月亮?卡纳克神庙强调的是“天倾西北”,也就是地轴的偏转,而穆特神庙的神道又指向了卡纳克神庙的主体建筑,多柱大厅,代表的是月亮对所谓的“天倾西北”有一定的影响力,而穆特神庙的神道进入阿蒙拉神庙后产生了一定角度的偏转,难道说这代表的是月亮的存在对地轴偏转角度的贡献值?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所谓的托特之书必定是真有其事,而且里面记载的内容也是真实不虚的。

  稍微冷静下来后,肖问天又想到一个问题,古人建造神庙难道只是想体现一下他们在学术上的伟大发现吗?如果说古人建造神庙只是为了现世的统治的话,那他们为什么还要将一段关于天书的传说流传于世呢?

  这一问题的提出,在肖问天的脑海中再次引发了另一串的核爆。新一轮核爆之后,肖问天得出了一个自己都觉得可怕的结论,让他感觉双腿有些瘫软,快要撑不住自己的体重了。他明显地意识到自己的双臂发抖,后背发凉,只好颤颤巍巍地摸索着一块碎石坐了下来。

  自打来到非洲,肖问天就对自己所作出的种种推论充满了自信和骄傲,可是这一次他迟疑了,他的内心对自己的判断充满了抵触,他非常希望自己的猜测是错误的。他愣愣地静坐了一会儿,等稍稍回过点神来,就急着要找到史燕和南希,他有一种强烈的紧迫感,此时他非常怕自己会忽然遭遇意外死掉,即便是真的要死掉,他也要在死之前将自己的结论传达出去。

  肖问天再回到柱厅时,太阳的最后一抹光亮已经从石柱的顶端消失了,通过石梁的空隙,可以看到月亮的身影。远处传来几声猫头鹰咕咕的叫声,大厅里的氛围变得有点阴森和恐怖。一阵冷风吹过,肖问天不禁打了个寒颤。

  肖问天忽然听到身后有细碎的脚步声跑过,回头看时却看不到一个人影。

  “燕子,史燕……南希是你吗?”肖问天有点害怕,小声地喊着同伴的名字向着后院的圣船殿方向走去。

  圣船殿深邃幽暗,肖问天没敢朝里走,就朝着一侧的入口走去,没走几步,猛地一抬头,看到一个黑影站在他面前,吓得肖问天的心一阵狂跳。

  再仔细看时,肖问天才舒了一口气,原来是一尊拉法老的雕像。暗影中,肖问天从下面略带仰视的角度看过去,法老的表情略带一丝诡异的神色。

  “人都死哪去了?”肖问天心里抱怨道。

  突然,神庙外接连传来“砰砰砰”的几声枪响,紧接着尖叫声、爆炸声、警笛声响成一片。肖问天心中大惊——不好,恐怖袭击!卢克索多年前曾经发生过针对旅游景区和游客的恐怖袭击事件,所以一听到枪声,肖问天第一反应就会想到恐怖袭击。

  肖问天赶紧转身往回跑,想要找到史燕和南希,可是刚来到多柱大厅,就看到一个黑衣人匆匆地朝正门外面跑去。肖问天迟疑了一下,停住了脚步,他想到自己应该保持冷静,不能乱了方寸,此时应该先去侧门找那个马赛战士,通过他联系到南希和史燕。肖问天正要转身往侧门跑,史燕却从正门方向跑了过来。

  “问天,快跑,快跑。”史燕边跑边喊,刚要跑进大厅,就被石柱子后面冲出来的黑衣人拦住,史燕挣扎着继续对肖问天喊话,“别管我,快跑,快……”

  黑衣人一边捂住了史燕的嘴,一边回头对肖问天说了一句:“走,走,快离开这儿,要炸了。”说着就把史燕拽到了一边。

  史燕被恐怖分子劫持了,肖问天只感觉脑袋里“嗡”的一声响,什么主意也想不出来了,他已经顾不得太多,壮着胆子,仰着头,握着拳头向大厅对面冲去。

  “燕子……啊……”

  还没等肖问天跑到门口,就有一个身材高大强壮黑衣人站在了那里,只见他手中端着一把AK47枪瞄准了肖问天。肖问天忙停下脚步,傻傻的站在那里,与恐怖分子对瞅着,一时不知所措。看到肖问天的第一眼时,黑衣人也楞了一下,然后回头望了一眼,又转过头来,对准肖问天开了枪。

  “快闪开!”南希不知何时从一侧冲了出来,将肖问天扑倒在了石柱后面,然后迅速爬起身,躲到柱子后面。南希一边将肖问天护在身后,一边拔枪与恐怖分子周旋互射。

  肖问天从来没想过手枪发出的声音会这么大,子弹打在石柱上,碎石纷飞,吓得肖问天哇哇直叫,他像一只受惊的雏鸟,双手捂着耳朵,颤栗着躲在南希的身后。肖问天感觉到脸上有一种热乎乎的液体,伸手摸来看时,发现手上已经满是鲜红的血液。他浑身上下摸了一下,并没有感觉那里疼痛,也没有什么地方流血。他意识到,这血一定的南希身上的,再看南希的后背已经被血染红了一大片。

  “南希你……你……受伤了。”肖问天说。

  “快躲好,找掩体躲好!”南希根本没理会伤口的事情。

  可是这时,在肖问天视线范围里,一个更大的危险正在逼近他们——另有一个恐怖分子正肩扛着一个火箭筒瞄准了他们。光线很暗,恐怖分子又遮着脸,肖问天根本看不清他的相貌和表情,但是他的火箭筒却不怀好意地微微向上抬起,瞄准了他们上方的横梁巨石。

  “南希,南希!”肖问天拼命抓拽着南希的衣服,提醒她身后的危险。可是从南希的视角看不到这一危险,她以为肖问天还要跟他强调受伤的事情,也就没理会他。

  就在这时,一个马赛战士听到枪声匆匆赶了过来,正好撞到了这一幕,不巧的是,他的位置刚好暴露在持枪的恐怖分子射击的范围内。马赛战士的手中只有一柄长矛,此时他有两种选择,要么是把长矛投向持枪的恐怖分子以自保,要么是投向扛火箭筒的恐怖分子解救肖问天和南希。关键时刻,他毫不迟疑地做了第二个选择,将手中的长矛投向了第二个恐怖分子,他自己却倒在了另一个恐怖分子的枪口之下。

  长矛虽然扎中了恐怖分子,但是为时已晚,恐怖分子已经扣动了扳机,长矛的袭击只是让火箭弹改变了方向,贴着地面朝着肖问天和南希旁边的柱子飞了过来。

  南希刚趁着持枪的恐怖分子分神将其击毙,一转身发现一枚火箭弹正朝着这边飞来。千钧一发之际,南希再次用自己的身体护住了肖问天。

  一声震天的巨响,火光四射,碎石粉尘飞溅。肖问天的耳畔已经听不到四周的声响,只有满脑子的嗡嗡声。烟尘还没有散尽,他就拼命地想要爬起来,突然感到手掌一阵剧痛,定睛看时,自己右手的四根手指已经断掉,食指、中指、无名指已经不知去向,小指也已经断掉,只剩一层皮肉连接着。除了手掌,他感觉自己的后背和肩部也一阵阵的灼痛,疼得不敢动弹。肖问天不禁哇哇大哭,可是就连他自己也听不到自己的哭声。

  肖问天再次努力尝试着爬起来,可是他感觉身上有东西压住了自己,起身看时,原来是南希趴在自己的身上。只见南希一半身子压在自己身上,一半身子趴在地上,已经晕死了过去,她从头到脚都被碎石和粉尘覆盖着,红色的血已经从沙土中渗了出来,流了一地。再往后看,他发现南希的双脚已经不在了,只剩被血水和泥土浸染的破破烂烂两条空裤管了。

  “南希你别死啊,你别死啊……南希……都怪我,你别死啊……”肖问天哭喊着从地上爬起来,用左手扒开南希身上的土石,用自己身上能使上劲的地方把南希身子翻转过来,按住南希的人中就开始使劲掐。肖问天也不知道南希是不是还有气息,就捏着她鼻子拼命的往她嘴里吹起,忍着右手的剧痛,按住她胸口用力地按压捶打,可是这一切都没有奏效。

  肖问天又突然想起来,要找到南希的双脚,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反正他要去找,于是他就靠双膝和双肘跪在地上,不停地爬来爬去,四处翻找。突然一抬眼,肖问天又看到了远处地上的马赛战士,浑身血淋淋地躺在那里,好像还在不停地急促地喘息。该先救谁呢,怎么救啊?此时他的耳朵又恢复了听力,他听到了外面的枪声和警笛声,又突然想到了史燕,不知是死是活。他想分身成三个人,可是又分身乏术,即便是能分身为三个人,面对现在的局面,他也无能为力。肖问天的心已经彻底崩溃,他使劲儿地用头碰撞着地面,想哭已经哭不出声音了。

  此时,一双血淋淋的大手猛地抓住了肖问天的肩头,肖问天不禁吓了一大跳,回头一看,是南希强撑着坐了起来。

  “南希,你别死,你可千万别死。”肖问天现在已经不会说别的,只重复着这一句话。

  南希看了眼躺在远处的马赛兄弟后,强压悲痛转过头对肖问天说:“别哭,别哭!”

  “我该怎么办啊,南希?”肖问天抽泣着说。

  “扶我起来。”南希抽搐着说。

  肖问天半跪着扶起南希,勉勉强强地依靠在一个柱基上。

  “枪呢?我的枪。”南希问。

  肖问天跌跌撞撞的爬起来,在尘土中找到了南希的枪。他之前从来没有碰过真枪,也不敢相信南希居然会使枪,但是思虑再三,他还是拿起了枪,交到了南希的手里。

  南希接过枪后,顺势抓住了肖问天的手腕,肖问天发现南希手腕上的手链都被血水染得看不清楚样子了。

  “瑞,瑞。”南希忍着痛,挣扎着说。

  “什么瑞?”肖问天问。

  “你不是想知道甲骨文的‘日’字在古埃及怎么念吗?”南希强作笑容说。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说这个?”肖问天哭着说。

  南希不理会他,继续说下去:“古埃及语念‘rui’,是不是和中文的‘日’字发音很像?后来‘rui’的发音转换成西方语言的发音就读‘rua’了,当汉语再音译过来之后就变成‘la’了,……太阳神就是这么分的身,可是绕了一圈,他又回来了。”

  “南希,你不能死啊。”肖问天左手抹着南希脸上的血,嘴里还是只重复这一句话。

  “古埃及有句俗语,叫‘万物皆有目的,万事皆有原因’,我想我的任务应该是已经完成了……”南希说着咳出了一口血,她抹了抹嘴继续说,“对不住了,看样子我是不能陪你去丹德拉的女娲娘娘庙找淫诗了……”

  “南希,你不能死!告诉我,怎么才能救你,我现在该怎么办?”肖问天说。

  “跑,你只管跑,其它什么都不要管。”南希用手指点了点他衣服胸口前一处硬硬的位置说:“千万要护住这里……他们会找到你的。”

  肖问天早就感觉到衣服里有一个硬硬的东西,他一直想问清楚这是什么东西,史燕不是含糊其辞,就赶巧有什么事情岔开了,所以到现在他还不知道里面是个什么装置。

  “我去找人帮忙,你别动。”肖问天说。

  “回来!”南希一把拉住肖问天,因为用力过猛,又喷出了一口鲜血。

  肖问天连忙跪下来扶住南希,用袖子帮她擦血。南希仿佛是用尽了最后一把气力,猛地勾住肖问天的脖子,把脸贴近肖问天的耳边,留着眼泪对他说:“他们都爱你……我,我也爱你……别怪我们,千万别怪我们……”

  突然,南希的眼睛里露出了惊悚的光,她看到柱厅的黑影里有几点红色的光在不停地闪耀,而且越闪越快,她非常清楚,那肯定不是摄像头的光,那是定时炸弹……整个柱厅里被人按上了炸弹。

  南希一把推开肖问天,厉声大吼:“跑,快跑!”

  “什么?”肖问天还没有反应过来,南希已经拿枪对准了他。

  南希把枪一斜,子弹打在了旁边的柱子上:“跑,快跑!”

  肖问天好像明白了什么,跌跌撞撞地爬起来,不由分说地拔腿就跑。

  炸裂的威力夺去了肖问天的所有感官和思想,他看不到爆炸的火光,也听不到天塌的巨响,他无暇去叹息千年文明遗存顷刻间化为废墟,他无心去谴责血腥暴力的恐怖行径,他只能朝着天门的方向不停地狂奔。

  肖问天一口气冲出了神庙,朝着尼罗河的方向奔跑,一直跑到了河边,瘫软地跪倒在了河滩上。他虽然没有回头,但是他知道身后发生了什么——南希没了,神庙也毁了。

  尼罗河的晚风习习,肖问天脑子里空空如也,之前的喜悦、亢奋、紧张、惊恐和悲伤统统不复存在,他只能感觉到天在旋,地在转。当他再次回复听力的时候,就听到有个声音在冲他喊:“……快把衣服脱了,快把衣服脱了!”慌乱间,肖问天也辨别不清具体是怎么回事,就急忙照做。正当他用一只手笨拙地撩起衣服,一颗流弹不知从何处飞来,“嗖”地一声,穿过了他的胸膛。

  起初,肖问天并没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只觉得一丝凉气倏地进入了他的胸膛,紧接着,好像有一股湿热的东西浸染了身体。当剧烈的疼痛轰然袭来的时候,肖问天看到眼前的景色一下子都变黑了,然后是金星四射,难以名状的痛苦使得他大脑过载,瞬间晕厥了过去,并一头栽进了尼罗河中。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圣人的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圣人的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