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你凭啥撕我书
普鲁士猎骑兵2018-12-17 22:411,200

  张作霖握着破竹简残卷正准备出门,迎面就撞到了张作霖的继父徐桅铭。

  徐桅铭瞪着一双灌满了怒火的眼睛:“劳资跟你约法三章了你塔马忘了是吧?”猛地夺过残卷竹简、双臂猛地发力、本就残破的竹简被撕得粉碎。张作霖的心中猛地一震,眼眶之中隐约有一点儿泪花在闪烁。

  徐桅铭一字一句的咬着尖牙缓缓地说道:“这是最后一次,以后如果再要是看见你去买书来看,我绝对不会跟你打招呼,一铁锹凿下去就直接让你腿骨碎裂。”

  张作霖不怒反笑着说道:“清政府就是因为自视清高、不学无术,所以才被英法联军给抄家灭门的。话说您老人家一铁锹把我亲生父亲砸死,你还不解气,睡了我亲生母亲你还塔马的不知足,日你良的你还要砸死劳资是吧??”原本不怒反笑的表情逐渐变得狰狞而又愤怒。

  徐桅铭:“好、好、好。张家的后代果然有种。”说完,徐桅铭直接抄起一柄六尺长的青铜短棍,朝着张作霖的脑袋直接就轰了过去。

  被继父揍了两年零九个月的张作霖早已对此习以为常了,当徐桅铭的铜棍即将砸落之时,张作霖身法敏捷的躲开了这中棍必死的致命一击。

  毕竟、当时的张作霖只有区区十六岁,他只敢躲避,还万万没有勇气主动拿起石头砸继父的脑袋,虽然在刚才的一刹那,张作霖足有两次机会捡起一块尖锐的 蓝色矿石当头砸落。

  躲到一边的张作霖见到继父恢复完体力准备再次突击之时,他心中“咯噔”一沉。他内心悲吼道:“完球了,这下子真的完球了。”

  继父拿着丢掉笨重的铜棍,愤怒的从腰间卸下一柄短小的铜制板斧,黄铜锻造而成的板斧在阳光的照射之下闪烁着刺眼的金光。

  当然、这柄板斧是没有开刃的,所以打不死人,全当是继父发泄淫邪之力过剩的一种工具。

  继父拿着不开刃的板斧猛敲猛捶,张作霖惨叫连连。

  事后、张作霖躺在床上无法动弹,继父在张作霖的亲生母亲以自己的生命相威胁的情况之下,才心不甘情不愿的拎着小张作霖去了一趟西洋人开设的医馆。继父拎着张作霖、就像拎着一个小鸡仔似的。

  西洋医馆是法国人开办的,虽然法国军队很鲁莽,但是法国平民还是很友好的。尤其是法国的医生。

  一名法国国籍的平民医生微笑着帮年幼的张作霖做了胸骨错位修复手术,本来按照当时法国本土的市场行情,这次治疗最低标准也要七百法郎。

  然而、这家法国医馆在大清国土上是新近开张的,属于新建的外资医疗机构。所以,这名法兰西平民医生只收取了徐桅铭带来的一百名铜板。

  尼玛,这个打折打得真是空了前、绝了后呀!------空前绝后

  ▲▲▲▲

  手术虽然成功,但是、胸骨错位实属严重之内伤。岂能一朝一夕就活蹦乱跳了?

  迫不得已,张作霖的亲妈在张作霖的卧室哭了一个月令二十一天。年幼无辜的张作霖在全身几乎是瘫痪的状态下痴傻的看着木屋屋顶足足五十一天。末了、也就是五十一天之后,年幼的张作霖依旧不能下床走路。顶多能在床上翻一个身。

  随后的几个星期,他的生活才逐渐逐渐能够自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张作霖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