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只值一头猪
默莫无闻2019-02-03 17:333,293

  刘慧看着肖简一表人才,能如此考虑周全,心下对这门亲事十分赞成。她眉开眼笑道“这么厚的礼哪会嫌弃,我这就叫你们姐夫去厨房把猪收拾好炖上。”

  肖易也明白刚才是误会刘慧了,他叫了一声彪子,先一步过去抓住猪前腿,说“这猪毛都是刮干净的,只把肚里内脏清理干净就行,这点小事就交于我们来吧。”

  李大柱过来相劝,“大哥,这可使不得!哪里能叫你们客人来做活的道理,洗洗手去堂屋喝杯茶吧。”

  肖易露出个憨笑,“姐夫,村里人不讲究那些繁文缛节,你们这人也不多,我们一起帮着做,早些吃饱了把新媳妇接走,要不天黑不好赶路呀,你说是不是?”

  李大柱看了刘慧一眼想征求她的意见,肖易和彪子已经扛起猪去厨房了。

  秀婶到房间看了刘璃一眼,同情道“可伶的娃子,这样出嫁可不行。来,婶子帮你把头发盘起再插支杈子。”

  刘璃觉得自己这样挺好的,她可不想顶着厚厚的头饰走几个时辰去肖简家。刚刚打开刘慧拿来的包袱看了下,一件红衣,一块红帕,还有一双鞋。

  她和秀婶说道“婶子,待会盖头一盖,别人什么也看不见,头发这样盘起也不妨的。”

  秀婶子看到这家徒四壁的,想必刘璃是没有杈子才这样说的,她更加怜惜刘璃,“你们姐妹两个都是好的,这嫁了人好歹是个出路,有口吃的就能活下去,也不至于你和慧儿无依无靠的了。才见过新郎官,那模样俊俏,还有打猎的好身手,你将来可是得好好过日子。”

  刘璃面露绯红,点了点头说“婶子,不若你去帮我姐姐招呼下客人,她一人定是忙不过来的。”

  秀婶子答应着出去了,刘璃独自把衣服和鞋子换上,静坐等着。

  人多干活真是快,没多大会儿一荤一素就摆上桌了,这桌凳还是向里长出面去各家借的。

  刘慧想着丧礼时都没请借钱帮忙的那几户村里人吃过饭,她看着猪肉还有挺多,去征求了肖简的同意,一家装了一碗肉让里长带路送过去。

  院子里三桌人高高兴兴的吃着肉,一桌盛了将近有二十斤的肉,旁边的野菜无人问津。

  肖简站起来说道“对不住大家,粗茶淡饭的连杯酒都没有,只有这野猪肉招待大家了。”

  里长坐在肖简旁边,他放下筷子,说“二郎,你坐,咱李家村穷,连吃饱都难,这有肉吃就已经很好了,那酒可不果腹。”

  农村人都质朴醇厚,因为肖简和刘璃,李家村和大河村首次联合在一起。

  大家都吃饱后,刘慧去房间把刘璃带了出来。

  肖简上前抓住刘璃的手,引着她来到堂前,两人一起跪下,朝刘璃爹娘的牌位磕了三个头,然后扶起她走向门外的牛车。刘璃一站定就被肖简抱了起来,她惊呼一声,人已经坐在了牛车上。

  告别了刘慧,李大柱和里长,肖简也坐上牛车,一行二十几人往回走起。

  刘璃一路都没敢掀开盖头和肖简说话,之前打算问他的事也没能问到。按秀婶子的说法是男女双方拜堂前不能见面。

  不知道走了多久,坐得都麻了。刘璃正想挪一挪,就听到一个嘹亮的嗓音说“新媳妇进村喽”。

  村里的人都来围观着,一群吃瓜群众叽叽喳喳议论着刘璃,肖简一直呵呵笑着不停。

  牛车停下,肖简把刘璃抱下车。张媒婆上前扶着刘璃跨过一个火盆,然后来到厅里。

  刘璃低着头看见很多双脚站在两边,张媒婆低声告诉她“二姑娘,现在要拜堂了。”

  刘璃轻轻的嗯了一声,在张媒婆示意的地方站好。大河村里长方大志作为证婚人,高声念着拜堂词……

  随着一声“送入洞房”毕,肖简与刘璃牵着一缎红布向房间走去。

  刘璃坐在床沿,肖简食指轻挑那一帕红盖头。一张未施脂粉白里透红的小脸映入眼帘,紧张又兴奋的互相凝望着。

  张媒婆上前将两人的衣角绑在一起打了个结,苏烟云端了一碗饺子过来,刘璃咬了一口。

  张媒婆笑道“生不生?”

  刘璃娇羞掩嘴说“生”。

  安静又不失传统的洞房礼,张媒婆与苏烟云退了出去,肖简和刘璃终得独处。

  “璃儿,我的娘子”肖简紧紧抓住刘璃的手亲昵的唤她。

  “嗯,我是该叫你夫君吗?可不可以直接叫你简?”刘璃还真不知道这世该如何称呼他呢!

  看着她这傻傻不解风情的样子,肖简一指弹在她脑门上,“咱们单独在一起时随你高兴吧!可有外人在你得叫我夫君的。”他首先就给立下了规矩。

  刘璃无所谓哦了一声,随后想到这个朝代可是一夫一妻多妾制,既然他有他的家规,那她也有她的要求,“你会娶妾吗?或者说你娶了我以后还会和别的女人在一起吗?”刘璃丝毫不拐弯抹角的问道。

  肖简很认真严肃的看着刘璃,承诺道“我既心悦你就不会再有旁人,咱们农家人大都是只有一妻,为夫也是只有你足矣!”

  刘璃傲娇的抬头斜看了肖简一眼,犀利回道“但愿你所言属实,你要是想娶妾我也不拦着,只是这之前我们得和离了。我不会与别人共用一个男人的,你记住了?”

  肖简被她这小刺猬模样逗笑了,忍不住偷了个香,啄了一口刘璃的红唇。“为夫记住了,娘子,你饿了吧?我去给你拿些吃的过来?”

  刘璃满意的看着肖简点点头,看来即使样貌有所变化,可情商都不低呢,都是会疼人的。

  肖简看刘璃点头以为是说她饿了,忙起身要去端桌上放着吃剩下的饺子,不想两人的衣服还绑在一起。他本身就重,站起来都没使力刘璃的衣服就被扯烂了一片。

  天气热,刘璃里面仅穿了一件肚兜,衣服被撕破,惹的肖简喉结一滚,汗立马顺着额头滑下路过脸颊滴落。

  苏烟云拿了一碗肉和一碗玉米糊过来,看见刘璃衣衫不整,两人又都不说话,她开玩笑说道“二郎,别着急,这天眼看就要黑了,你先去外面招呼亲邻,让弟妹也吃口东西攒些力气,呵呵。”

  刘璃还好,前世已经经历过,可血气方刚的肖简,这世还是个懵懂小伙,被苏烟云一取笑,脸色爆红,他尴尬的说“大嫂,那我出去了,额,璃儿,你多吃点。”

  苏烟云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不怪她想歪了啊。

  刘璃虽饿,可这天也闷热得让人没什么胃口。喝了几口粗糙的玉米糊,嚼着被炖烂的猪肉,真是提不起食欲。

  苏烟云想着她定是累了,说了一声去端盆水来让刘璃洗洗后出去了,又留刘璃一人。

  本想换件衣服的,可是自己之前穿的那件衣服都没带过来。刘璃看了下房间,和之前没多大区别,就是被子上放着一个大大的红囍字,床上撒了几颗枣、花生、桂圆、莲子。

  肖简端着水进来,看着刘璃移不开视线。他刚打发掉一群吵着要来闹洞房的,心里挂念她就又回来了。

  刘璃正弯着腰翻找柜子里的衣服,想看看有没有可以换的,都没意识到自己已经“暴露”了。

  从门口看过去,侧面的刘璃睫毛卷翘,鼻尖圆润小巧。那被撕破了的衣服挡不住刘璃细腻的皮肤,腰背的椎骨清晰可见。

  肖简回过神,放下手里的水盆,说“快来擦擦汗吧,这天估计要下雨了,湿闷的很。”看到一旁剩了大半的玉米糊和肉,他疑惑她怎么不吃,“你不饿吗?怎么这肉一点没吃?”

  刘璃走过去,接过肖简递过来的擦脸布,佯装不满的说“你只送了一头猪做聘礼,是不是我只值一头猪啊?想到这没胃口我就不吃了呗!”

  肖简急急解释道“哪里的话,娘子你值千金万金,为夫以后一定挣很多钱,把这聘礼补齐。”

  刘璃擦洗完,把布往肖简手里一塞,噗哧笑说“呆子,逗你玩呢!”

  肖简呆萌的挠了下头,然后把刘璃按在床上,“娘子,你先躺下休息吧,我出去把水倒了就来。”

  “外面都忙完了吗?客人都走了吗?”刘璃问着。

  肖简解释道“大家都在大哥那边吃饭,有大哥和叔伯们张罗,不妨的,我去和大嫂说一声就行。”

  苏烟云听肖简来说,也没太责备,婚礼一切从简,有些礼节不遵也罢,家里那边大家吃好都差不多散了,他不过去也不会失礼。

  已是过来人的苏烟云自然懂得肖简的急切,留了两人,苏烟云叫上在厨房烧水帮忙的嫂子也回去了。

  整个房子里安静到能听见针落的声音,烛火昏暗,肖简洗漱后躺在刘璃身边,气息逐渐紊乱。他跪坐起身,像对待珍宝一样双手捧住刘璃的脸,说“娘子,咱们这就熄了灯睡吧!”

  经历过一次的刘璃也不免紧张的抓住被子,她轻轻嗯了一声,一室黑暗……

  黑暗中,肖简用最原始的方法诉说着对刘璃的爱意。

  此时的刘璃早已分不清前世今生,最终画面定格在肖简的墓前,刘璃气弱声嘶的说“简,我爱你!”

  两个肖简的身影重合,刘璃沉沉的睡了过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越后,老公也来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越后,老公也来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