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砍松枝
默莫无闻2019-02-05 17:443,201

  苏烟云哈哈大笑,附和苏氏说“娘说的对,你们是咱家的细郎,专做那苦力。”

  肖易和肖简不吭声认命拿上工具出去。

  刘璃和苏烟云说道“大嫂,有什么活你叫我,我都会的。”

  苏烟云很满意刘璃的懂事,抛开她爹娘刚去的不吉利外,她觉得刘璃是个好相处的。

  苏氏也乐得见这妯娌两个和和气气的,独自坐在院子里拿了没纳完的鞋底继续忙活。

  刘璃好奇走过去看,想起早上泡着的野猪皮,她问苏氏道“娘,咱们这附近有松树吗?”

  苏氏回答说“山脚那里应该有几颗。”

  刘璃应了一声去找苏烟云了,找了一圈没找到,她又回到院子里。“娘,这一会儿的功夫大嫂去哪了啊?”

  苏氏也不知道,猜测道“许是去还昨日借来的桌凳和锅碗那些了吧。”

  “我们成亲让大哥大嫂受累了”刘璃有点抱歉的说道。

  “自家人做这些都是应该的,二郎平日里也没少往这带东西,虽说你大哥他们和二郎分家了,可你们也别生疏了。”苏氏中肯的和刘璃说着。

  前世的刘璃就极其渴望母爱,她很能体会苏氏想把一家人凝聚在一起的心情。她朝苏氏说道“娘,我知道了。”

  一心记挂着松树的刘璃有些等不及苏烟云回来,她和苏氏商量道“娘,我能不能先去山脚采些松树枝回来啊?”

  “既没什么事你就去吧!只是你要那东西有何用?”苏氏抬起头说道。

  刘璃据实已告,“早见家中有好些野猪皮闲置无用,我采了那松树的枝叶来浸煮,看看能否做一双鞋。”

  苏氏放下正在纳的鞋底,惊讶的问刘璃“野猪皮子做鞋?你从何得知这技艺?可是你爹娘……”

  “我很早之前听一个来村的卖货郎说的。”刘璃打断了苏氏的猜想,继续说道“我也不曾做过,并不知道这事的真假,所以想趁此做了瞧瞧成不成。”

  “那你快去吧,要是做成了,可是件了不得的事。”苏氏可不是那种古板不通的婆婆,她从来不拘着儿媳在家不许其外出。

  刘璃也很期待这件事的结果,兴冲冲的要走,又被苏氏叫道“你这孩子怎么和你大嫂一样性子急,你知道那山脚在哪该往哪个方向去吗?”

  刘璃一拍脑门,“额……娘,那你带我去呗”,她撒娇的挽住苏氏的手臂说道。

  苏氏手拿着针插入干燥的发丝里抓了下头,说“行,我带你去,厨房里有砍柴刀和竹筐,你先去拿过来吧。”

  还是苏氏想得周到,要是空手去可不得白跑一趟嘛!农事小白刘璃“嗯”一声去厨房找了需要的东西。

  刚准备出门,苏烟云带着善勇善乐回来了,听她们说要去弄松枝,也拿了把刀跟着一起去。

  “弟妹,咱一起去,快些弄完晌午前回来做饭,还能避避这太阳。”苏烟云和刘璃说。

  “娘,那我和大嫂去就行,你在家歇着吧。”刘璃朝苏氏说道。

  苏氏回答说“嗯,你们去吧,我继续纳我的鞋底。”

  善勇和善乐好耍,非要跟着苏烟云,男孩子也不怕晒,所以苏烟云没拦着。

  “大嫂,山脚离的远吗?”刘璃找了个话题聊。

  “不远,走上一刻钟就到了。弟妹,你要那松枝做甚?”苏烟云问道

  “家中有一些野猪皮,我想用松枝和松叶浸煮,看看能不能做成鞋。”刘璃又向苏烟云解释了一次。

  苏烟云有点崇拜刘璃道“弟妹,你真厉害!那皮子可硬了,得炖好几个时辰才能吃,镇上的都嫌费功夫,所以咱都是把皮分开只卖肉的。虽说二郎打的野猪不多,可这些年剩下来的也能做不少双鞋吧!”

  刘璃说道“是啊,要是能做成,那就给咱家每人做两双。剩余的皮子咱做了卖银子给善勇和善乐买糖吃,好不好?”刘璃拉着善乐的手荡了荡。

  善乐很喜欢温柔漂亮的小婶婶,从一开始走在一起的胆怯到刘璃时不时地逗他,才几分钟就让刘璃牵他的手了。

  刘璃本想另一只手牵善勇的,可善勇已经是个小大人了,他怎么也不肯被刘璃牵,挣脱开默默走在刘璃身侧。

  善乐一听有糖吃,拉着刘璃就要跑,“婶婶,咱快快去折松枝吧,换糖,我要吃糖!”

  刘璃已经汗流浃背的感觉了,她反拉住善乐,“善乐乖,别跑,这么热容易中暑。”但是刘璃还是加快了脚步。

  说是山脚,可也往里走了将近五百米才依稀可见三五颗松树。

  林子里草木茂盛,把外面的燥热隔绝开来。微风习习,让人心旷神怡。

  刘璃放下背篓,拿出刀选了一条叶多的枝干就砍。苏烟云看她那架势一点都不娇气,一脸欣慰的说“弟妹,看你做事就是好的,将以后有你来搭把手,我也能偶尔偷个懒了呢!”

  刘璃哪里会做什么活,只是图个新鲜,再加上一心想着做皮鞋,所以手上动作才麻利得很。她停下来朝苏烟云说“大嫂,你可别打趣我了,我做饭做菜扫扫院子还行,伺候庄稼我可不懂的,你要是不嫌我添乱,那你只管使唤我。”

  “地里的活有你大哥呢,他可是种地的好能手,我也就忙时帮忙去去草,在后院里栽几颗菜。有你在我做活时也不用紧赶着回来给他们做饭不是。”苏烟云对刘璃会做的心满意足。

  前世刘璃也很少下厨,和肖简在一起的那两年做的最多的就是清水面,放个蛋,弄点蘸水就能吃。分开后独自一人也是随便对付一口,直到结婚生了女儿,对生活才有了热情,她开始关注一些美食的制作。所以对于做饭现在的刘璃还是有一点点自信的。

  想到前世的女儿,刘璃心里的思念有些压不住。她喜欢亲近善勇,善乐就是想把对女儿的感情倾注在他们身上。

  刚穿过来时被再次和肖简重逢的喜悦占满,对女儿只是有着深深的愧疚,心里想着她还小,自己离开了她爸爸会再给她找个新妈妈吧。此时此刻的想念排山倒海袭来,刘璃眼睛不禁湿润。

  苏烟云见刘璃半天不回话以为她没听到,转过头来看到她在哭,刚想问怎么回事,善乐小跑着朝刘璃喊道“娘,婶婶,你们看我采了好多好多果子,可好吃了。”

  小善乐跑道刘璃跟前,看到刘璃流眼泪,他放下包了野樱桃的大叶子,抱住刘璃的腿说“婶婶,你为何哭了?可是被这树枝刮到疼?你蹲下来,善乐给你呼呼好不好?”

  刘璃的心柔软的一塌糊涂,善乐的体贴让她泪水更汹涌,她蹲下把善乐拥进怀里,摇着头说道“婶婶没事,婶婶没伤着。”

  善勇在一米外无措的站着,这个大男孩身上有着肖易的影子,完全不懂得哄人。

  苏烟云急忙放下手里的刀过来,“弟妹,你这是怎的了?你可别吓我,要是做饭太辛苦,我不让你做成吗?你可别哭,回去娘和二郎该怪我了。”

  刘璃努力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她分开善乐,抹了眼泪站起来,朝苏烟云挤了个难看的笑容,说“大嫂,别这样说,是我没控制好自己的情绪。我喜欢做饭,你别误会,我没觉得做饭辛苦,只是突然想到刚去的爹娘,心中不免悲痛难忍,倒让你们担心了。”刘璃为自己突来的发泄找了个借口。

  苏烟云不疑有他,扶着刘璃坐在一旁大石头上,“弟妹,你歇着缓缓,安慰的话我也不会说,你爹娘虽去了可他们是希望你好好活着的,别难过了,天灾人祸也不是咱能反抗得了的。”

  刘璃点点头没再说话,苏烟云也不多说,继续去砍树枝。

  善勇没用大人喊,主动拿起刘璃放下的刀砍起刘璃砍过的树枝来。

  没多大会一背篓就装满了,刘璃情绪也恢复了。她叫停善勇和苏烟云,善勇汗水滴落仍在砍着,第一次主动开口说道“婶婶,待我砍完这一枝,扛在肩上背回去。”

  才八岁的孩子就如此勤劳懂事,刘璃打心眼里疼爱他们,“善勇,扛着太重了,咱们等下次再来砍吧!”

  苏烟云倒没有阻止,她告诉刘璃“可别见善勇瘦小,他和他爹一样有把子力气呢。他要想扛着你便让他弄去,农家的孩子没那么娇贵的。”

  “哥哥背树,我拿果子。”善乐自告奋勇道。

  刘璃亲了亲善乐的脸颊,笑道“婶婶帮善乐一块儿拿。”

  善乐脸红扑扑的害羞极了,自记事起娘亲都没亲过他,他点点头把一部分樱桃放到刘璃手上。

  刘璃拿了一颗色泽鲜艳的樱桃往身上擦了一下就往嘴里放,酸酸甜甜的爆浆味道特别开胃,她想着早上答应给兄弟俩的见面礼,向善乐问道“这果子还多吗?我们再采些回去,婶婶给你们做酱可好?”

  “这果子酸的太开胃了,村里人都不爱摘,这个季节刚成熟,往里面走些就有很多。”苏烟云边说边把刀放进背篓用树叶压好。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越后,老公也来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越后,老公也来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