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杀猪
默莫无闻2019-02-01 09:573,201

  苏氏走后,肖简和大哥大嫂说了一声也走了。他回家拿了弓箭和匕首就往山里去,明日不好空着手去刘璃家,他去打些猎物带去。

  肖简轻车熟路的穿梭在山林里,仔细观察着周围动物留下的痕迹。时间太少,本来想找几只野兔或者野鸡的,旁边杂草和低矮的植物被刮伤折断,肖简凭经验判断这里有大型动物跑过。扒开密集的草丛,一个长达十厘米的猪脚印出现在眼前,肖简用手量了下猪脚陷进土里的深度,足有半尺深,紧跟了几步发现还有一个小脚印。

  肖简喜出望外,一路寻着野猪的踪迹来到一个淤泥塘,一只小猪正在泥里翻滚,母猪在泥塘周围用锋利的牙齿啃咬树根。

  找好射箭位置和逃跑路线,肖简手持弓箭,手臂肌肉扩张把臂力发挥到极致,利箭咻的一声飞速朝母猪射去。母猪察觉危险想跑,箭偏射在了母猪左前腿上,母猪嘶叫一声四处逃窜,小猪也很快跑到母猪身边。

  肖简快如闪电连射两箭,一箭插在母猪肚子,一箭插到了地上。母猪以敏锐的听觉朝着肖简的方向奔来,肖简躲避不及一跃抱上旁边一棵大树就往上爬,母猪一头撞在树上,树叶纷纷扬扬飘落。

  待站定,肖简从箭筒里拿出一支箭搭上弓,箭稳稳射中小野猪的要害。血顺着脖子流淌下来,小猪惨叫一声,倒在地上奄奄一息。

  母猪更加发狂的撞着大树,肖简一没抱稳树枝被震落,他一个利落的360度翻转,手摸到绑在小腿上的匕首,趁母猪还没转过身,他一刀刺进母猪肚子,还用力往前拉了一个血口。这一刀肖简用足了力气,瞬间血腥味浓浓的飘散开来。母猪踉跄了一下转过身,锐利的犬齿凶狠的朝肖简咬去,肖简逃开时裤腿被撕烂,还好右边大腿外侧只是被猪皮蹭破,他顺势一刀插进母猪的咽喉里然后往地上一滚,母猪颤颤巍巍的倒下,脚下的山地似乎因承受不住母猪的重量,被震的颤抖了一下。

  肖简见母猪睁着眼睛已毫无抵抗力,他过去补上一箭终结了母猪的性命。目测这头母猪有将近三百斤,他走到小猪那里把它扛在肩上,七八十斤的样子,肖简步履轻松的快步下山。

  只花了一盏茶的时间肖简就把小野猪扛到了肖易家,肖易看着肖简一声血迹以为是他受伤了,忙拉过他翻开衣角看。

  肖简来不及解释,丢下小野猪扯着肖易就跑。

  边跑边说“大哥,快些来,还有一头母猪在山上,这猪流了不少血,怕是很快会引来其它猛兽。”

  肖易听到也懂得其中的利害,与肖简飞快的跑起来,被林子里刺草拉伤了也没停下来查看。

  母猪周围的泥土已经被血染红浸湿,肖简折了一根粗树枝,肖易则从附近山壁上扯了一大把龙须草,熟练的搓了几根草绳。

  两人分别把母猪的腿绑在树枝上,待确定绑稳后,肖易在前肖简在后,两人一起把树枝两头往肩上放,全程不过一刻钟。一路没功夫说话,天已经有点黑了,这时候夜间狩猎的危险动物开始纷纷出来觅食,母猪的血还在不停的往外流,这样很容易引起狼群的追捕。

  以最快速度肖简和肖易走到山脚,肖简因和野猪搏斗又扛着猪走了两趟,此刻已有些体力不支。肖易感觉到肖简的脚步变缓,他慢走两步说“二郎,先放下我去村里喊彪子过来帮忙扛吧。”

  彪子因长相凶狠而得名,平时与肖易兄弟俩多有走动,两家关系也不错。

  肖简看他们已经快要进村了,这里也不会有大型动物,嗯了一声,放下母猪,一屁股瘫坐在地。

  彪子和肖易跑过来时看到肖简的狼狈样子,他佩服道“二郎好本事,这三百斤大猪你一人之力就能杀了,我力大如牛都不及你三分啊!”

  肖简笑道“彪子哥谬赞了,这是我运气好,爬到树上躲避时这猪自己撞树撞晕了,我才占了优势。”

  彪子和肖易把猪扛起,他看着野猪身上的箭伤和刀伤,说“你这身手了得,还会怕了这野猪不成?我看你就是故意爬上树去的,哈哈。”

  肖简笑着摇摇头不再说话,他已经累的口干舌燥。

  肖易头也没回和彪子说“彪子,待会你再帮忙把猪毛烫了吧!明日咱们扛着猪一起去帮二郎接亲。回来好好吃一顿,这大荒年刚走,大家伙也热热闹闹吃顿肉。”

  彪子听到肖简要成亲,很替他高兴。再说有肉吃,又是好兄弟,去帮忙那还不是一句话的事。彪子连连点头答应着肖易,也没忘记先向肖简贺喜。

  初春刚过,粮食刚种到地里,各家几乎都是吃糠咽菜,好一点的像肖简家还能有些玉米面掺着,偶尔打了猎物回来能吃上一点肉。三人一猪很快引起村里人的注意,大家都羡慕肖家又有肉吃了。

  彪子的娘钟大娘看见他们抬了那么大一头野猪,笑哈哈的凑上前说“呦!这都天黑了还能猎到这么大一头野猪,你们可真是太有本事了。我还说刚刚大郎急匆匆找彪子是什么事呢,这野猪得现收拾吧?不如叫上彪子媳妇过去帮忙。”她说着朝家的方向喊了一声“彪子媳妇,快来帮忙”,也不管儿媳听没听见,她跟在肖简身旁一起去肖易家。

  苏氏和苏烟云老远就听到钟大娘的声音,走出门一看,好大的野猪!

  以前肖简也猎过野猪回来,可都是一二百斤的中等猪。这次能得这么大一头,真是头一次,大家伙高高兴兴的一起走到院子里。

  苏烟云笑着说“水已经滚了,先烫了那头小的吧。这大的估计水不够,我再去添满水”然后就朝厨房去了。

  钟大娘进到院子里,看到地上还有一头小野猪,这心情堪比自家得的似的,笑的嘴巴一直没合拢过。她心想着自己一家都过来帮忙了,肖家怎么也会留他们吃顿饭吧,说不定到时候肖简还能送她二斤肉带回去呢。

  大家分工合作把小野猪的毛烫好刮干净,彪子正要下刀开膛破肚,被肖简拦了下来,“彪子哥,慢着,这头小的留着明日抬去给我媳妇。咱们抓紧把这头母猪弄好了切上一大块今晚吃,剩余的留着明日宴席吃。”

  彪子应下,熟门熟路去厨房端来开水,又是一通忙活。

  钟大娘听见肖简明日要去接亲,还要摆宴席,连声向肖简和苏氏道喜。见自家儿媳还没来,干脆跑回家去喊了。

  苏烟云到院子里拿肖易切下的肉,看见扭着臀慢走进来的钟孙氏,脸色变了变,说“彪子媳妇来了啊。”

  钟孙氏看都不看苏烟云,点点头嗯了一声,然后走到彪子身边。

  苏烟云很看不惯钟孙氏做作的样子,每次看她那狐媚样把彪子勾的团团转就为彪子觉得不值,她惋惜勤奋能干的彪子怎么就娶了好吃懒做的钟孙氏。

  彪子也知道钟孙氏的毛病,看她杵着不动,呵斥了她一声“还不快点去帮忙。”

  钟孙氏撇撇嘴,有点不情愿的去了厨房。

  钟大娘见钟孙氏这个样子就气的骂了一句“尽想着偷懒的货,你好好和大郎媳妇学学,看人家做那家务事多利索。”

  苏氏笑着劝她,“彪子他娘,你家彪子能干,你和儿媳享福就是,这些琐事有什么好学的。”

  钟大娘和苏氏埋怨了儿媳妇一通,然后打听道“这二郎说的是哪家姑娘?怎的之前也没听说这就要去成亲了?”

  苏氏挑拣了一些无关紧要的告诉钟大娘,她不想事成之前就传到村里人尽皆知的。

  要说这钟大娘有时候就是热心过度了,而且嘴上没把门的,心里藏不住事,这样的性格很容易被人误会,疏远。

  没多久苏烟云把做好的饭菜端上桌,三个大男人停下手里的活,彪子捶着腰直喊“我这熊腰就要废了,二郎,明日你可得请我喝一顿,哈哈!”

  钟孙氏谄媚的上前帮彪子揉着,一点没有在公众场合该有的矜持,这画面被苏烟云看到,毫不客气的“嗤”了一声。

  肖简回答“有劳彪子哥了,二郎自是要请你喝酒的。”

  彪子笑声爽朗的夹了一块大肥肉放进嘴里,油汁爆满整个口腔,这味道让半年没沾荤腥的彪子有点飘飘然。

  “这年头,人都没粮食得去山里啃树根,怎的这野猪能把自己养的这么肥呢?”彪子打趣道。

  钟大娘满嘴是油,嘴巴不停嚼着,手里还拿着一块带骨的肉,说“那深山人都不敢进,里面能吃肯定多,这猪能不肥嘛!也只有二郎这样的敢一个人去,换个人别说杀这畜生了,怕是连跑都跑不掉呢。”

  肖简斯文的喝了一口糠糊,笑道“那附近有一个泥塘,许是老天爷见我空手去接媳妇不好看,特意引着这两头野猪去那玩耍吧。”

  钟大娘又接过话说“那是那是,你是拿这猪办喜事的,它们啊死的不亏,哈哈哈哈!”说完把手里的带骨肉放进嘴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越后,老公也来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越后,老公也来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