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七章
小小楣2019-12-01 11:582,471

  金牌?琅辛淡然应下,既然皇帝都阔绰的给了,断没有拒绝的道理,只要是有得交换就行了。然则此次皇帝所求之卦关乎国之气象,可是怠慢不得,故而不是测一个字看看面相啥的就能了却的,还需一番慎重的净手焚香得八卦星盘推演方可。也是琅辛有得一双乾坤手,故而不必走繁复的过程净手两三日,卜卦不过平心静气就可信手拈来。

  “卦象为吉,不过像中多变,却并不碍及本身的卦象。换言之周国最近会有变故,但自古祸福相依,就看怎么演变罢了。”​琅辛将卦象解读出来。

  皇帝眉头微蹙若有所思,良久才悠悠的叹出一口气:“变终究是要变的,如若不然我周国何以长久。”转而看向她:“然则不知这变故为何处来?朕已是晚暮之时,只怕不能看到了吧?!”

  “陛下乃是天定之人,一切命数早已注定,不必多忧。”​琅辛自然明白皇帝想要知道变故缘起的意,但她的言下之意便是无可奉告,一切都是天意。

  “也罢,也罢。”皇帝默了一许示意周列阳先出去,周列阳忧心忡忡的犹豫着担心父皇好不好对刺客一事发难,皇帝确是不容置疑给了他一个眼神,他只好笑笑看了看琅辛才对着皇帝道:“那儿臣出去走走,有事儿您叫我。”

  皇帝沉默一许,似有感慨般轻轻一叹道:“不知道姑娘是哪里人?”

  “并非周国人士。”这个问题出乎意外,她却答得爽快,然则并未直接回答。当今天下除却并列头筹的周国与戚国,还有一些无关紧要的边牧小国存在。

  皇帝闻言淡淡一笑默然少许:“那姑娘可有长住周国的打算?”这次琅辛沉默了,看了看自己一双手:“天命自由天,我命当由我,可命运是什么,一切从来都是不由自主,只希望不会太坏罢了。”

  “若他留你你可愿意?”

  她一怔之后平静无波:“我只愿做我自己。”她始终记得自己是谁,她始终不是这个她。

  “父皇,儿臣有事禀报。”门外传来太子颇为急切的声音,琅辛便适时的退下,临走时皇帝突然说到:“等熙王回来,你便可解除禁足了。”

  琅辛不置可否,出了门方才见来的并非太子一人,还有几位大臣,包括太常寺卿韦知方——所谓的那个父亲。说起来他们还是第一次正大光明的见面,她倒是无波无澜平静如水,韦知方却是惊诧莫名的失了态盯着她看,不知想到了什么,脸上神色是惊惧交加,待得太子让他们进去方才回神。

  待到下午,帐子外面声音开始嘈杂起来,一开始还好,越到后面就越不对劲,从开始的井条有序到杂乱无章,无端给人有种大难临头慌不择路的那种惊慌无措的感觉,再过会儿又安静下来了。琅辛疑惑着出门左右一顾,看门的士兵没了,各家帐篷安静的出奇。再往皇帝的主营帐去一看,里里外外还是不下于三层保护着,个个如大敌当前的模样,见到琅辛也不问缘由立即喝斥道:“公子,为了安全起见,请速速回到自己的营帐待着,没有命令不要出来。”

  “我找四殿下,可否代为转告一声?”

  “四殿下现下不在,待会回来了卑职定会转告,现在公子还是请尽快回到自己的营帐。”将士言辞严肃,不容人质疑反驳。琅辛点头应下转身往营帐去,心中却是百转千回,看来的确是出事了。她刚才一路过来顺道远远看了看四殿下的营帐,与其他营帐不同,却与皇帝的营帐不相上下,士兵将其围得严严实实的,若是因为是皇子的缘故,那身为储君的太子的营帐为何却只三五人士兵?

  原本按照太子原先与她所商量的是要在熙王周列宁失踪后,由她跑出去找到周列宁并说明太子挟持皇帝的假消息,以此引诱周列宁在并无皇令的情况下私自去调来龙翼军包围营地,小了说是私调军队,可往大了说便可定熙王一个谋叛之罪,毕竟挟持皇帝一说并非真实存在。可事实却是周列宁的失踪并非预先安排的是在洞悉太子的意图后而离开,而是追杀刺客后不知所踪,后她自己中途出了刺客一事,让她不得不禁足营帐,太子也并未在有任何消息给她。

  如若所想不假,熙王周列宁失踪,四殿下周列阳被禁足营帐,皇帝病重垂危,那么现在太子极大可能是真的挟持了皇帝,目的就是为了万无一失的坐上皇位。有没有遗诏是至关重要的,没有是最好的,太子之位本就是储君,皇帝驾崩他就是唯一人选,可若在有储君的情况下立有遗诏,这种多变的情况是太子最不愿见到的。所以如果皇帝在太子的把控下因为病重就此驾崩,太子是最乐见其成的。

  不过反之一想,她倒安心不少。原本周列宁的意外失踪让她担心不已,可现下看来太子的一系列反应,倒是恰恰说明了周列宁应该是安然无恙,不然也不至于做出这种狗急跳墙的事情来,毕竟比起逼宫这种行为,顺理成章的登基才是他最愿意的。

  入夜之后,趁着内营地巡逻稀松,她一路出了营地。外围包裹甚严,严阵以待,却难以阻挠琅辛轻盈的身法,眨眼间不过是吹过一阵风。没有任何的犹豫的径直来到了事先与周列宁提前约定好的地点,幸而他安然无恙的就在那里。没有过多的言语,只是相视一笑便心有领会,什么都不必多问多说。

  周列宁确实是调来了龙翼军,只是并未包围营地,而是率先命大将军萧胤以收到皇上手谕而前来护驾为由与禁卫军统领碰了面且要求面见皇上,而他自己一直都没有露面。不过结果可想而知,萧胤并未见到皇帝的面,只有一句话,说皇帝并未发出什么手谕,想来是有人假传圣旨捏造事实,让他尽快回到驻扎营地,以免中了贼人奸计。随后禁卫军便将矛头指向了龙翼军,大有一副视死如归的气魄。

  “那殿下是如何打算,一直不露面吗?”琅辛问到。

  “面迟早是要露的,不过还得看时候。”周列宁看着她想了想,说到:“依你所说,太子应该是做了,只不过他在父皇面前是不会表露出来的,只怕父皇现在还以为是有贼人偷袭而做出的防御,那一帮大臣该是要临危受命为了家国社稷要父皇立传位诏书之类的,所以不能着急,一切还等过了今晚再说。逼得太急,谁知道我这位大哥能干出什么狗急跳墙的事情来。”

  “殿下说的是。”琅辛忽而凝眸望了望身后一片月光,勾唇轻笑一声:“今夜所为,想必正中一些人的下怀,将计就计实为上上之策。”周列宁抓刺客一事是不是太子所为她不敢笃定,可今日出来与周列宁相见,太子定是乐见其成,否则怎么单单不安排人将自己看管严实。想来他一开始就是不信任自己的,只不过是将计就计中的一颗棋子罢了。

  ​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宿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