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邀请
小小楣2019-02-12 14:322,319

  对于周列宁探究的眼神,琅辛很莫名其妙:“殿下有什么需要解释的?”

  “没有。”周列宁认真的笑了笑,粲然一笑:“真的没有,只是我突然想起你说过你是住在山里的,所以很好奇,你是一直都住在山里的吗?”想想也是,若是她明白介意这些,就当不会是漫山之巅的琅辛了。

  琅辛漫不经心的端起茶杯喝了口茶水:“尚且算得吧,有什么奇怪的吗?”

  敢说吗?那无害的表情挂在她脸上,就是暴风雨来临之际的前奏,周列宁见得多了自然就一目了然。“没有没有,那咱们言归正传,说说侍女的事情,你们怎么看的呢?也没有可能是不慎失足?”

  “殿下不是说尸体是经过掩盖的吗?”于诘道。

  “人在水中被树叶覆盖,且是狭小的空间里,秋季里也不是没有可能。”琅辛否定。

  “那就要看仵作的结果了。”于诘道:“殿下,尸检结果可有了?”

  周列宁点点头,自一旁桌面上取过来给于诘:“这便是了,之前刚送过来的,身上没有任何伤痕,就连轻微的擦痕也没发现。”

  这件事情暂时没有结果,不过可以肯定一点的就是,桃红绝非落水身亡。那处水不足三尺深,且是狭窄,若是失足落水,暂不说会不会足以淹死一个不会水的成人,也必然会有挣扎的伤痕或者落水之时被撞伤的地方,可这人却是平静的很,什么伤痕都没有。

  周列阳那边歇息了两日没来找她,这边侧王妃却找上门来了,别的没什么,就是侧王妃的客人不知怎么的跑到琅辛的院子里来了,看样子,是个不经事的小姑娘,长得颇有几分里灵秀。不过这都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小姑娘爱玩闹也是正常的,奇就奇在侧王妃竟然亲自找到她一个男子身份的院子里,开口笑到:“姑娘莫要见怪,我这侄女顽皮了些,满王府遍寻不见,不想却是跑到青竹院儿来了。”顿了顿,斟酌着问到:“姑娘若是无事,不如去内院走走,也好打发时间。”

  “多谢侧王妃美意,琅辛习惯一个人,就不去打扰了。”这人哪里不去偏跑到她这里来了,侧王妃什么心思,琅辛不想知道,横竖与自己无关,更没有心思去掺合。

  侧王妃吃了拒,有些不是滋味,却也面带端庄的笑意,又继续道:“呵哈,姑娘见谅,倒是我唐突了。姑娘你来了熙王府这些日子,我也不曾款待一二,不如这样,改日我再另行设宴,介时姑娘可就别再推脱,不然倒是我这个主人的不是了。”

  “侧王妃客气,我既来王府做客,王爷自是款待过的,就不劳烦侧王妃了。”琅辛是个惯然清冷的面皮,说着这般不客气的话,真真是让这位端庄的侧王妃有些招架不住。侧王妃最后是走了,不过有些悻悻的,可面上还挂着一般无二的笑容,只不过有些僵硬罢了。

  和亲之日前日里,戚国二皇子戚正弘下了帖子邀请一众当初迎亲的皇子以及将军,道是为感谢当初路上极力相护之情。这话明白人且受着,相护不相护的,各人心知肚明,不过是骑虎难下的事情,否则谁又愿意去护敌国的皇子公主。对方话是说得坦坦荡荡,只怕谁人心里都有一个度量,醉翁之意不在酒,然则暂且就权当醉着吧,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且看狐狸尾巴怎么露出来,又是怎么个狡猾的颜色。

  邀请之列自然也包括无官无职无身份的琅辛,这位大显身手的奇女子。这一桩感谢宴设在上城有名的写意阁,是大家儒雅的做派,就连阁里跑堂小厮亦都能文邹邹的装模作样,只是配上那一身素雅利落的服饰,便多了几分意犹未尽的味道,彬彬以礼。

  雅间里宽敞舒朗,云华水淡,清极雅致,绵绵幽香,人一进去,无端的舒适迎面袭来,悠然自逸。右首边隔绝了一道轻薄屏风,后面另设雅座,一个人影若隐若现的晃动起身,盈盈福身一礼,声音柔和清亮:“太和见过各位。”

  太和自是戚国的太和公主,即是公主这般身份,便于皇子齐位,周列宁与周列阳回以平位之礼,其余一众人亦回了一规制之礼,方才在戚正弘的招呼下落座。虽说这是在周国自己的地盘,戚国人远来是客,但偏偏这次是在自己的地盘让别人做了东道主,也是无可奈何的,戚正弘才是宴请的主人家。

  戚正弘的意思是,后日里大婚一成,他便是要即可回戚国的,送亲途中承蒙各位不计前嫌极力相互感激不尽,借着这空闲日子,以贵国好酒借花献佛聊表谢意,再者就是不喝不快的先干为敬。接着又是一番感慨,无非就是说这太和公主金枝玉叶身娇肉贵的,是如何如何受他们皇家宠爱,父皇母后是如何如何的不舍,感慨完又是一番夸赞,公主是如何如何的大度温婉闲静,知书达礼。这般说下来已是酒过三巡,戚正弘酒意微醺,微微摇晃着身体端着酒杯起身,嘴中唤了一声太和公主:“芯蕊,当时琅姑娘不惜舍身相救,你当亲自谢酒一杯才是。”他虽跟太和公主说着话,眼睛却一直琅辛清冷的脸,眸中笼罩着一层异样的情绪,埋的很深故而浅淡,让人捕捉不定。

  太和公主依然特别矜持的蒙着一层面纱,虽然薄如蝉翼却也看不真切,上前靠近琅辛一步:“承蒙姑娘舍身相救,太和感激,就以茶代酒谢谢姑娘。”以袖遮盖喝过茶水,见琅辛喝了酒,又问到:“姑娘肩头的伤可好了?”

  周列阳虽喜欢热闹酒会之类的,可也得分人不是,当下里是阴阳不是的喝着酒,就连最初稀罕太和公主的容貌的兴趣也是寥寥无几,余光瞧了又瞧也看不出所以然来,大概总结是差不到那里去,要不然着实是要委屈了秦国公家俊朗的世子了。乍听公主这白痴的一问,别过脸去嘴角不屑的斜斜的勾起,端了酒杯兀自啄了一口,眼睛余光又晃向琅辛,还是琅姐姐看着舒心啊!

  “不劳公主挂心,这都两个月了,伤早就好了。”琅辛的语气很清淡,可人人都听出来了不客气的意味。碍着场合,她喝了这杯酒,可并不代表她就接受了这些,她救的并不是她憎恨的戚国的太和公主,而是周国的皇子周列宁。她一个戚国的公主会奋不顾身的去救周国的皇子?还是打败戚国大军的皇子?这于太和公主而言,是心知肚明的事情,奈何这人却是巴巴的往恩情这方面带,就难免匪夷所思了。

继续阅读:第九十一章 归来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宿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