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归来
小小楣2019-02-13 20:232,173

  公主眸中露出痛色,戚戚然似是想起来不好的事情,面上却是扯出天真的浅浅一笑:“噢,那就好。那几日受了些惊吓,一直都有点魂不守舍的,前些日子才好了些,姑娘不要见怪。”

  “我不会。”待公主有些丧气伤心的转身回屏风里去,琅辛又才云淡风轻的坐下。她是个惯不会说好话的,直言直语的不懂得宛转,可话也没说错,句句属实,让人无从说起去融合一番,一时气愤就有些生涩晦暗。

  戚正弘却是斗志昂扬的端了酒杯稍加摇晃的跨步而来,酒杯一举,嘴上自又是一番夸赞之词:“素有耳闻巾帼不让须眉的,那日见姑娘出手利落果断,果真是不虚此话,令我这儿堂堂七尺男儿也是自愧不如,这杯酒当敬姑娘。”

  琅辛虚虚一礼应下,举杯先干为敬,继而面不动色的坐下,算是了了这桩敬酒的事情。可喝酒哪有不碰一下备的,就是不真的碰上也得遥遥虚碰一杯,可琅辛将酒杯一举就仰头喝了个干净,把戚国皇子戚正弘意犹未尽的话堵在了喉头里,一时间进不去出不来就卡在那里,自己一国皇子屈尊降贵敬酒她平平一介布衣,怎的就是这般的敷衍了事?戚正弘呆了好一瞬方缓过神来,嘴上直夸琅辛乃女中豪杰,喝酒也这么爽利,那试探的话语生生憋了回去。

  琅辛暗暗想着事情,不曾理会席桌上的刮躁之音。萧胤倏尔望着半开的窗户说了句天色好像不早了,最后几人三言两语的,这个宴会就匆匆的散了。

  周列阳本是跟着其他将军一块来的,回去却是选了与琅辛一辆马车,顺带表示了一下自己的钦佩之情以及对那公主嗤之以鼻,口口声声为昊然兄打抱不平。琅辛倒没说什么,就是周列宁又是一巴掌拍过去,正中脑瓜子:“你身为天家皇子,口中怎么没遮没拦的,活像个市井的长舌泼皮。”

  “哎呦,二哥你又做什么,说话就说话,动手可不是君子大丈夫所为。你说我这叫泼皮,你这又叫什么,说不过就动手,那跟街头霸王有什么区别?”周列宁眼睛一瞪,又是一脚招呼过去,周列阳触不及防的在并不宽敞的车厢里来了个妥妥的地趴,这下直接让周列阳乖乖的闭了嘴。

  等送了四殿下周列阳回府,跟着周列宁还没踏进府门,就见门卫匆匆上前来禀报:“禀王爷,刚刚府门前来了个衣衫褴褛的女子,直呼其名的要见王爷您,说完便昏死了过去,现下侧王妃吩咐侍女抬到后院的房间里去了。”

  周列宁在心中深度一番,实在想不出是什么人,快步的进了府门,由门卫引着往侍女的房间去。他问到:“可知道叫什么名字?”

  “回王爷,那人看着虚弱得很,就说了要见王爷便晕死过去了,一直没醒过来。”门卫一边引路一边答。

  到了院子里,侧王妃正从屋里出来,见了周列宁赶紧福身一礼:“王爷回来了。”不待周列宁询问她又道:“那姑娘已经安置妥当了,大夫一会儿就到,王爷不必挂心。”

  周列宁却没看她,嘴上淡淡的嗯了一声,抬步径直跨了进去。因着不明白这其中的弯弯绕绕,琅辛只是在门外,没有跟着进去。周列宁的视若无睹,又是为一不明身份的女子如此,侧王妃立在一旁有些尴尬,面上挂着僵硬的笑容,抬眸瞧着琅辛垂眸冷神的杵在那里,笑面如花的凑上前打招呼:“琅姑娘也在。”

  且不说侧王妃是如何知道她女子的身份,就周列阳大剌剌的叫自己琅姐姐,她也没想能瞒天过海。不过自己终究是一身男子装束,又是跟着王爷身边,这位侧王妃倒是口无遮拦的口口声声的称呼琅姑娘,也不知是走的哪门心思,唯恐有人不知自己这位熙王爷的门客是女子吗?琅辛淡淡的颔首一礼:“侧王妃安好。”

  “琅辛。”话音刚落,倏尔听得周列宁在里屋喊他,语气有些难以自抑的异样:“你进来。”

  床榻上躺着一女子,脖子以下被棉被盖的严严实实,面容憔悴苍白,发髻凌乱肮脏,似乎在睡梦中极度的不安稳,身体不停的扭动微微颤抖着,嘴里一直嘟嘟囔囔的嘀咕着什么。琅辛看着她,脚下的步子瞬间凝住了,明玉怎么会变成这样?怎么会变成这样?她以为……她以为……她以为简一会救出她,可是她变成了这样,这才是事实,她以为的一切都是自己在避重就轻的选择,这都是自己的错。究竟发生了什么事,简一出了什么事,怎么会变成这样?

  “等大夫来了先给她检查一下,其它的之后再说吧。”周列宁说罢出门去了,独留琅辛一人久久的站在那里有些不知所措,看着没有难受的样子却无能为力,只能呆呆的看着她。

  也不知什么时候大夫来了,把过脉检查一番后对周列宁道:“王爷放心,她不过是身子虚了一些,应该是太饿又长途奔波的原因,先给她喂些清粥缓解一下,待人醒了再给些清淡的食物,且不可大鱼大肉的进补,虚不受补需得循序渐进才是。另外有些梦魇,是心神不宁,我再开些安神的药,等精神缓过来就没有大碍了。”

  琅辛一听,一颗心总算安放下来,等一众人出去,她才抱起明玉往自己居住的青竹院去,周列宁没说什么,任由她去了。她一个男子大晚上的抱着一名女子毫不避讳的穿堂而过实在不雅观,至于路上旁人异样的眼光,她不在乎,也跟自己没有关系,她只是简单的要照顾这个人而已。

  戚正弘的宴会没有邀请于诘,所以蜗居在榕树院的他对于院里发生的事情是之后得到的消息,由于天色已晚,又隔日里才来探访的。来的时候已是日上三竿的时辰,不过他又带来了另一个惊人的消息,道是王爷今日一早得到了消息,太和公主昨夜里回去不久后便头晕呕吐乏力,随后腹痛难忍,招了他们自己的御医查看也没看出个所以然来,最后还是破格请了宫里的御医去后才确诊为中毒的现象,周列宁现下一早已经去了驿馆查看。

继续阅读:第九十二章 归由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宿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