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家贼
小小楣2019-02-10 19:512,373

  据了解,此侍女是五年年契的,名叫桃红,到府中不过两年时间,却在府中亦是二等的丫头,人是个比较机灵的,平时虽不大于众多丫头合群,却也不曾与人为恶,是个警事本分的人。不过她也有那么几个交好的人,一一问下来,又得知近几日她与府中一位叫刘付的侍从走得比较近。

  那刘付不经事,三言两语便吓得交了底。原是他们二人彼此有意,所以便不知不觉的走得近了,说昨天上午还交了包东西给自己,让今天下午出去拿马料的时候,顺便替她捎给进城的走夫,让他带给在流云镇的家里人。结果那包袱被当众打开,竟就是库房丢失的一应物件,不多不少刚刚好。刘付是一味的哭喊道冤,说是自己并不知,是被人骗了,只以为里面是如桃红所说的,是主子赏下来的糕点,因为桃红当时确实还给了他主子们才能食用的上等糕点,他自然就信以为真了。

  “那侍女可是始终遍寻不见?”见周列宁不答,于诘心中大概有了计数,又道:“一些钱财,虽说来不好听,也终究不过是些不值一提的小事,那殿下是已经有所怀疑了?”

  听闻这话,周列宁严肃的面容上忽而攀上一丝笑意:“这两日我也暗自揣测过,本以为就如你所说不过小偷小摸的不成事。哪知今日午时时分,衙府收到一具无名女尸,是在通河里捞上来的,也不知泡了多久,已然是面目全身浮肿不可辨认,亦无一件可证的物件,但穿得正是我熙王府的侍女服饰。”

  “那可让人去辨认过,毕竟在这豪奢的上城,想要一件一模一样的服饰可不太难。”于诘问到。

  “人是工部水司下面的卒子在疏通通河落叶时无意间发现的,在一处荒僻山体下面的一道石槽湾里,那里的落叶积厚,人便是被特意遮掩过的,就是有人路过却不去扒拉也看不出来。”顿了顿,周列宁神思凝了些许:“人是已经确认了,平日侍女们怕拿错各自的衣服,都会在内口绣上自己的名讳或者特记之类的,所以若无差池,便是八九不离十的事情了。”

  “即是荒僻之处,一个出府采办的侍女怎么会去了那里?在这节骨眼上,无怪也有妖,那殿下的意思是?”

  周列宁默了一瞬,眸子中神色晦暗不明:“只怕是,有人心中不得安生,少不得是要扮鬼吓人的。”

  琅辛对这种内围之内的事不大了解,就听他们这么一说,脑中过了一遍,有个问题不解:“若是这侍女去那地方总该有个由头离开,与一路随行的侍女就没看见点什么?去了这么久没回来,又为何没有上报府里,只是等查下来才发现?”

  周列宁一听,恍然点头:“杨束,你去问一下侧王妃,关于那日出府采买的具体情况。”

  等了一会儿,杨束就回来了,这一去一回速度倒是快。正待他回禀情况,嘴里说出来的却是:“殿下,侧王妃已经到了。”面对周列宁疑惑外加两分不喜的神色,杨束又赶紧补充到:“小的刚出院门正巧碰上侧王妃,说是秋季干燥,给王爷送百合莲子汤来,又闻要询问那日采办事宜,怕我传达说不清楚,刚好来了,王爷若有什么不清楚的,侧王妃也好说个明白。”

  周列宁面色不改却难掩不喜:“下去吧,让侧王妃进来。”

  侧王妃依然还是如初见那般端庄闲静,脸上铺着不多不少的笑容,施施然朝周列宁一礼请安,正欲说些什么,周列宁却开门见山的直接问了起来:“侧王妃先说说,那日吩咐下人出府采办的事情,事无巨细都要一一说来,不可遗漏。”

  这审人的口吻,侧王妃的身子明显的一僵,脸上一阵青白之色,不过很快收敛下去,恰到好处的笑容在脸上游移,斟酌一番说到:“那日一早是妾身临时吩咐院中王麽麽着人去采买些丝线回来,王麽麽便差了院中两个丫头前去,一个是桃红,一个是王闲。据王闲说,那日出去在街上的时候,桃红被一个叫花子撞了一下,衣服被沾染了些污秽,随后说是要去清理一下,叫王闲不必等她,到时若自己没赶上她,就自行先回去,她自己会回来的。”

  “在哪条街道,大概什么时辰?”琅辛问到。

  侧王妃闻言,眸子转到这边看向琅辛,只是那一瞬,侧王妃的眸中闪过一丝疑惑,随即垂下眸子掩盖下去:“这我倒是不知,还是问王麽麽吧,她就在门外。”

  王麽麽是位发福的身材,面目横肉堆砌,剩得一双眼睛透着一股子精明,面容却也还算得和顺。根据她的话,两个丫头是上午巳时出的门,去的是繁盛的尚北街,那里售卖的多为内阁女子的一应用品。

  周列宁只是清楚的,说到:“尚北街背后就是通河流经之地,那里正是桃红尸体发现的地方,只不过不是临近地方,而是走上一段距离的拐角处,。若是整理衣裳就近河道有石头阶梯,是再好不过的,可她为什么去了下游一些的偏僻地方,那里河边可是杂乱无章。”

  确实是如此,那么一种可能性就是被人叫去的,一种可能就是被人弃尸此地,无论是什么,就不知究竟是什么人所为?

  “王爷。”侧王妃踌躇了一下,笑到:“身为女子,清誉自是再重要不过的,即是要整理衣裳,去隐秘一些的地方也是……正常的。”

  三人同时一怔,周列宁于诘是恍然大悟,闺阁女子若是被旁的男子瞧了衣衫不整的样子,只怕是说不清道不明的。而琅辛是最反应不过来的,无论是为狼的身前还是为人的身后,还是主人乌辛的一生,似乎都没有这么个概念,有些不能理解:“不过是整理衣裳,何以就一定要去那般偏僻的地方?”

  此时,房中所有的的人都愣怔了,除却琅辛自己,面对他们奇怪隐晦的目光,只觉得自己好像做了一回白痴的感觉,不过自己是真的不理解啊。

  周列宁最先笑了出来:“琅公子真是心胸坦荡,想必这种心思你定是不理解的,改日咱们再说此事。”又看向侧王妃:“你先回去吧,有劳侧王妃了。”

  “是。”侧王妃应下,转身之际又回过来:“秋季干燥,妾身特意熬了滋润的百合莲子汤,殿下记得喝。”

  “本王知道了,辛苦了。”周列宁应下,侧王妃立即吩咐外面的侍女将汤端上来,自己亲自拿了勺子去盛,周列宁却道:“不必了侧王妃,我们还有事商量,你先回去吧。”

  侧王妃手上一僵,将勺子放下,莞尔一笑,福身一礼:“那妾身就不打扰王爷了,先告退了。”

继续阅读:第九十章 邀请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宿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