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孤独
小小楣2018-12-31 15:291,052

  一行人整装待发,就此起行。

  “将军。”琅辛倏尔叫住了他,萧胤调转马头看向那一抹红,却见她依然漠然的坐在院中,只是此时是望向他的:“切记,如若将军一月之内不能真正的收服此马,那么它必将再次脱缰而去。”

  “多谢姑娘提醒,在下谨记。”说罢,一行人由一头狼带路,徒步而去。

  琅辛久久安静的坐在院中,她望着萧胤坐在马背上那挺拔的身姿渐行渐远,她清楚的感觉到萧胤在山巅的时候回过头来望向她,随即消失在那一片朦胧的白色中。

  她倏尔觉得心中惆怅不已……这一切就这样开始吧!

  她琅辛,要让这具身体成为一个名符其实的孤星命格,颠覆这天下,让这天下以血为饮,嗜血入狂。

  没有人知道,她是多么痛苦的熬过来的。

  那一夜,孤山脚下,她就在它的身旁,可是她再也不会睁开那一双冰冷且温暖的眸子,她剩下的只是一身的冰凉,它明白她再也回不来了。

  所以它在选择为她报仇的同时选择了同归于尽,它只愿还有来世,它还能在她身边,它还能做她身边那只独一无二的雪狼。

  可是,一切多么的荒唐!

  它再次睁开眼睛,却发现它不再是它,它变成了一个人,一个它再熟悉不过的人——乌辛,那个它最亲最亲的那个主人,祈云台的天算之人——无烟乌辛。

  它甚至还能清楚的感受到身体上传来的阵阵疼痛,这一切都是那么的真实。

  可是,它的主人哪里去了?

  慢慢的,它开始接受了,凭着脑海中的记忆让其它的狼为她寻来各种草药治疗伤口。

  她需要活着,好好的活着,只有这样,这具身体才能完好无缺的等到主人回来的那一天。

  可是,它终究是一只狼,即便它现在是一个人的模样,拥有一个人的脑子,常年累积的生活习性一时也难以改变,一切都是那么不切实际。

  她愤怒,她嚎叫,像狼一样去嚎叫,然而她现在只是一个人!

  整整半年的时间,她才真正的学会了像一个正常人的模样去行走、去交流、去生活。

  但是主人的身上还是不可避免的留下了无数不可磨灭的伤痕,它们像一条条毒虫一样扭曲攀爬在主人玉白的肌肤上面,更像是一只只魔爪时时刻刻都在撕扯着她的心。

  后来她来了漫山,因为只有这雪山深处才会有这种花,忧怜花,这花的花粉配上叶汁可以消除疤痕,这是之前乌辛在一本古籍上看到的。

  幸不辱命,在狼的帮助下,她很快找到了那花,就在这里,她现在赖以生存的这个地方与山巅的交界处。

  天知道当时她有多么的高兴,她抱着忧怜花在那里又哭又笑,她找到了,主人身上的疤痕可以去除了,主人的身体又能恢复往昔的洁白无瑕。

  可是,主人你究竟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继续阅读:第十七章 来世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宿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