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睹物
小小楣2019-01-01 14:591,030

  “给老子爬起来,想装死啊,老子告诉你,在没收够本钱之前想死都不行,听见没有,再不起来,别怪老子不客气。”汉子扬起胳膊就是实实的一鞭子抽下去,却是不见响,地上原本躺着的女子此时撑起半边身子怒目相视,被束缚着的血污的手上死死地抓着鞭头。

  男子一怔,手上一用力将鞭子抽了回来,女子被一拉瞬时又倒下了去:“哼,既然有这般力气就赶紧给我爬起来,装死可不是什么好事。”这次男子没有再抽打,不耐烦的侯了几息时间见她依然一动不动,且胸膛起伏剧烈:“真是倒霉,你们两个赶紧把她扶起来,带着一起走,快点快点……”他不过是个负责看管的,若真是出点什么事情,上面的人怪罪起来 ,他可担当不起。

  一行人渐行渐远,周围的人才开始议论纷纷起来,摇头叹气实感无奈。这里是戚国边城,人贩子猖獗,奴仆买卖见多不怪,但也难免唏嘘。

  一路山山水水,人来人往,却是不见什么少年之人。想来也不奇怪,如今两国交战之际,一兵一卒都不可小觑。虽然现下戚国大胜,但招兵买马及时补充战场损失,是不可忽视的。只是,又有多少人愿意背井离乡?又有多少人愿意为了所谓的家国天下而无畏的牺牲自我?又有多少人能在大胜之际荣耀归来?

  人类的战争,虽未亲眼所见,耳闻却足已。马革裹尸,人类信奉的不是入土为安吗?终究不过是客死他乡,尸骨无存。

  山还是那座直耸云霄的山,路还是那条直达云霄的路,祈云台却不再是那座祈云台。以前的祈云台虽人人皆知,为世人所敬仰,更是一种向外,但这里却永远是清冷的,没有热闹繁华的景象,没有门庭若市,有的只是安心的宁静,就像主人的清冷,冷却温暖!

  如今如此荒草丛生、枯草连天、尘絮漫飞的萧条,哪里还有一丝温情所在!

  为什么?就算主人不在了,难道这个地方也就没有生命了吗?一闭眼,脑中浮现的便是主人手杵长剑,双眸紧闭的跪在地上,浓烈的血腥之气充斥着鼻腔,撕扯着胸口,翻涌着血脉,时时时刻刻都在提醒着她,这伤口有多深!

  坐在平望阁,看着山间层林尽染,落叶纷飞,似乎又回到那时,主人就坐在这个位置饮茶弹琴,而它就在林间与落叶为伍肆意奔跑撒欢……还是那么惬意!

  “主人,这一切都过去了,就让它永远的成为过去吧。”琅辛抬眸眺望着这祈云台秋季独有的落日余辉,于层林之间更添色彩。

  落日入山,余辉尽藏,祈云台今夜却是异常的明亮,和煦的秋风附和着火苗疯狂的摇摆雀跃,一方天地之间再现烈烈余辉,让遗忘的人们再度想起了这曾经拥有惊鸿之姿、倾城之貌、天纵之才的第一乾坤手——无烟乌辛。

继续阅读:第十九章 旧人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宿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