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不能跟你在一起
区区别离2019-01-12 06:182,156

  要说陆子白介不介意苏亦晴没了第一次,越爱便越是介意的。谁能忍受的了自己喜欢的女孩,尤其是自己从小守护到大的女孩,被其他男人占有过?一想到她第一次被撕裂的疼痛,第一次的紧张哭泣,甚至可能第一次愉悦的喘息,竟然是在别的男人的身下,陆子白就觉得自己的心脏仿佛要被捏碎。

  但,就算是介意,就算是痛苦,就算是不甘,就算是憎恨,他还是想要得到她,想要守护她,想要看她在自己面前喜怒哀乐,想要包容她的软弱坚强,想要自己可以被她依靠。

  因为,他爱她。

  距离不太远,苏亦晴骑了一辆共享单车,很快来到滨河公园,这是最便宜也是速度最快的交通方式。便宜,是因为苏亦晴有免费骑行券,速度最快,是因为这个时间段这段路堵车严重。

  绿色长廊沿着运河绵延很长,所以苏亦晴沿着河边走了好几分钟,才终于看见陆子白。

  天色已暗,华灯初上。

  微微凉爽的夜风吹皱一整条河的水面,一层一层漫向岸边,触到修砌的石墙,而后杳无声息的消失。

  陆子白就站在岸边低矮的石台上。

  承着远处大桥上耀眼的灯光以及桥上的车水马龙不时的鸣笛声,他的身影看上去有些落寞,仿佛一不小心,就要掉进脚下不知深浅的水里,与河底的泥沙一道永眠。

  “子白。”苏亦晴小声喊了一句。她怕自己声音太大,会吓他一跳,让他失足落水。

  陆子白听见苏亦晴的声音,回头看她的时候,苏亦晴已经走到陆子白的身边,拉住了他的手。

  “你来了。”陆子白脸上没有一丝的欣喜,有的只是冷漠和悲伤。

  “嗯,你下来吧,大晚上,这石台上不安全。”苏亦晴扯了扯陆子白的手,想要把他拉回来。

  “怎么,你以为我要自杀?”

  “哪有。”苏亦晴暗暗吐了吐舌头,“我了解你,你才不会自杀,而且好端端的为什么要自杀。我只是担心你掉下去。”

  是的,她了解陆子白,他不是软弱的人,不论什么事情,他都会想办法做到,绝对不会因为挫折而气馁或是想不开。

  她之所以提醒他下来,还握着他的手,纯粹是因为担心他掉下去。因为就在他身旁不远处,还立着一个“水深危险,请勿靠近”的牌子。

  陆子白顺着苏亦晴的手,下了台阶。见他已经下来,苏亦晴松了一口气,正要把手拿回来,却被他反过来握住。

  苏亦晴一愣,刚想要说些什么,陆子白却道,“等等,我们两个这样出来说话,你就当我们两个仍然是小时候那样,手就先让我握着吧。”

  苏亦晴却想,小时候是小时候,现在是现在,两个人已经长大了,不再是小时候了,这样牵着手实在有些不妥。

  但是,陆子白的话明显的就没有把自己的当成成年女性,只是依然把自己当成童年的晚班,这让他觉得如果自己这么说,反倒显得有些矫情了。

  毕竟小时候他跟夏夏他们三个人,都是这么亲密的,只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们之间便开始适当的保持男生跟女生之间的距离了。

  苏亦晴没有挣脱,算是默认了他的话。

  反正今天有些话就要说清楚,小时候他们也是这么过来的,不差这一次。

  “今天去相亲了。”陆子白直接说到了正事。

  苏亦晴点点头大方的承认,“是。那是一个40岁的中年大叔,但人品实在不怎么样?所以我给拒绝了。呵呵。”

  苏亦晴其实很想说,自己遇到了另一个人,不仅稀里糊涂的领了证,还签了一份不平等的婚前协议。

  不过眼下她绝对说不出来。知道自己去相亲,陆子白都已经是这般反应了,如果他知道自己已经领了证,那还不得一怒之下,直接转身真的跳下去?

  然而,苏亦晴轻描淡写的语气,让陆子白十分不悦。他停下脚步转过身紧紧抓住她的两只手:

  “小晴,如果你有困难,如果你需要帮助,你尽可以找我啊!为什么要去跟那种中年大叔相亲?你就这么不在意自己的幸福吗?如果你真的要嫁给那种人,为什么不嫁给我呢!没有人会比我对你更好,没有人会比我更疼你没有人会比我更爱你,我会让你成为世界上最幸福的新娘,我会给你我的全部!”

  陆子白的话十分直白,他大约已经有好一段时间,没有这么直接的表白过了。

  看着陆子白带着不甘,也带着请求与悲伤的脸,苏亦晴长长的叹了口气:

  “你对我的心意,我知道。我知道如果我嫁给你肯定是世界上最幸福的新娘。我知道除了夏夏,这个世上没有人会比你对我好,或者说连夏夏也不如你对我好。

  但正是因为如此,我才不想伤害你。说自私一点的话,不想失去你这个朋友。”

  顿了顿,苏亦晴道:“关于避孕药的事情,你其实听到了对吧?虽然现在这个社会,很多人早就早早的把自己的第一次送给了别人,也有很多人并不介意这种事情,但是,我了解你,你会接受我会包容我,但同样你也会难过,会痛苦,所以我不能跟你在一起。

  而且说真的,我们现在关系很好,你对我也很好,但是真要是我们两个结了婚,日日相对,你会发现我有很多的缺点,那些你现在你过去都不曾了解的缺点。到时候你还会一如既往的喜欢我多久呢?

  我不想失去婚姻,又失去朋友。”

  “你对我就这么没信心?”

  “对你没信心,而是对我自己没信心。真的,子白。不管怎么样,我们都只能是朋友,绝对不可能成为恋人或者夫妻,你能明白吗?”苏亦晴一脸认真。

  这话说出来,虽然残忍,但也不得不说。现在残忍,反而是一种最大的善良,拖泥带水反而会造成更深的伤害。

  永远都不可能吗?陆子白的嘴角扬起一丝苦涩,但永远的事情谁又能说的清呢?

继续阅读:第26章 又不是生孩子,矫情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娇妻独宠:霸道总裁太难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