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节 奇诡森林(1)
倒骑云中驴2018-12-25 08:303,513

  “哎哎哎,行啦!我知道在我救了你的命,你很感激我,但芮艿你也不至于舔我的脚吧!赶紧平身吧!嘿嘿嘿……”

  借着洞里的莹莹绿光,芮艿困惑地看着柯振石躺在地上伸胳膊踢腿、嘴里嘿嘿哈嘿地做着美梦,在听见这话的瞬间垮了脸。她蹑手蹑脚地走到柯振石的身前蹲下,冷漠地看着那张眉飞色舞、还流着哈喇子的脸,迅猛地伸出手来。

  啪啪啪啪!

  “何方妖怪敢打老子的脸!?看我不……”柯振石捂着被打的脸颊惊醒,一下子坐了起来,眨了一会眼睛,方才看清面前一脸阴沉的少女是谁。

  芮艿腾地站起身来,居高临下地看着柯振石,不发一言。她的眼神在昏暗的环境中显得格外可怕。

  柯振石狐疑地搬动着自己的脚丫子,一时间有点懵,嘴里嘟哝道,“你怎么……你不是正……”

  “我正什么?”芮艿的嗓音在回荡,听起来有点渗人。

  “正……正……哎呦喂……疼死我了……”见势不妙,柯振石呻吟起来,“这是哪啊?怎么这么黑呀?我是不是下地狱啦……”

  他的声音略带哭腔,听起来让人心烦,一时难辨真假。芮艿打断柯振石的鬼哭狼嚎道,“怎么回事?我们在哪?”

  “我们在哪?”柯振石停止了呻吟,环视了一圈后咕哝道,“我怎么知道?明明是踩着石路走的,不知咋回事就踩空了……咦?你咋会也在这?莫非……你也踩空了?”

  芮艿并未回答,而是开始仔细探寻起来。

  这是一个岩洞,伸手一摸岩壁湿滑阴湿滑腻,上面布满了青苔。而岩壁上的莹莹绿光是不知名的小虫子发出来的。借着光亮,隐约可以看到岩洞内有一条狭长的通道,不知延伸至何处。只是不知为什么,芮艿此时怎么也找不到来时的洞口了——可是她明明记得自己是从一个圆形、垂直的洞口掉下来的。

  正疑惑间,寂静山洞的另一边传出了吱吱呜呜的哼哼声,吓了二人一跳。柯振石从地上一跃而起,大声叫着,“谁?谁在哭?你是人还是鬼?”那啜泣声并未停止,音量反而大了起来。

  芮艿和柯振石对视了一眼。她迅速地拿起一个石块,刚准备向哼哼声的方向扔去,便见柯振石旋风般地冲向前,嘴里还哇哇地叫着,“管你是人还是鬼,我柯振石今天倒是要抓来看看!”

  “你等会……”

  芮艿话音未落,就见柯振石身形一顿,便直挺挺地扑了下去。

  “咚!”

  肋骨上被狠狠踢了一脚,让狄清川觉得痛彻心扉。他抽泣着睁开眼睛,看见趴在自己身上的柯振石后一个激灵,便迅速推开他爬了起来。他摸了摸肋骨,又动了动胳膊和腿,还好,除了刚才被踢的地方,一切都还好。他扶起柯振石轻声问道,“你没事吧?”

  看见一个比柯振石要高出许多的人影站了起来,芮艿已了然于胸——果然,三个人都从那条巨石后的山路上掉下来了。

  看见那个古灵精怪的女孩也在这里,还用一种“就知道会是这样”的眼神撇着他,狄清川有些诧异,连忙解释了起来,“我……我踩空了,不小心……我不知道那条路不好走……要不然我肯定……肯定……不会让你们冒险的……”

  “你知道出口么?”芮艿对他的解释并不在意,只环顾着四周的岩壁一脸思索地问道,“你能找到我们掉下来的那个洞口吗?”

  狄清川似乎是刚才摔坏了腿,他一瘸一拐地在岩洞里走了几圈,又沉默了一会,不断地搓着双手,难为情地道,“这是……这是我第一次上栖凤山……我……”

  “哦,那我们只能从那边出去了。”芮艿瞟了他一眼,向另一边走去。

  “这……”看着前方狭长漆黑的通道,狄清川有些犹豫。几乎封闭的岩洞和阴森渗人的莹绿的虫光已经让他觉得毛骨悚然。这栖凤山群连绵千里,除了险怪之处,更有大片大片的无人进入的山林,一个不小心便可能迷失方向再也走不出去了,到时候收尸都没人收。

  “别这、这、这的了,咱也没别的出路啊。”柯振石刚才见狄清川煞有介事地巡视岩洞,便跟在他屁股后面巡视了半一圈,除了那个通道却没见到其他出口。那通道看上去黑漆漆的让他有些胆怯,但见芮艿提了意,也就不甘示弱,紧跟着走了过去。看到狄清川站在原地没动,又说道:“你不走吗?”

  “可是……我们不知道这条路通向哪,万一走不出去……”

  “管它通向哪!走不出去再原路返回想办法呗!”柯振石有些兴奋:“再不跟上,你就一个人待着吧!”

  “你就一个人待着吧……”柯振石的话回荡在狄清川的脑海里,看着二人逐渐消失在黑暗中的背影,强烈的失落感充斥心间,他自言自语道,“还真是黄粱一梦啊。”说罢,小跑着追了上去。

  岩洞内的通道弯弯曲曲,没有照明设备的三个人借着零星的绿色虫光,扶着湿滑的岩壁,慢慢向前摸索。不知走了多久,绿光忽然多了起来,芮艿有些犹豫,她转头看了看跟在最后的狄清川,在绿光下,这个高个少年正紧皱这眉头,一脸思索看着墙壁上的虫子。很快,这莹绿的虫光就连成了一片。

  “哇——好壮观!”

  听见柯振石兴奋的感叹声,芮艿暗道,“这个家伙还真是会惹事。”。

  被入侵者声音惊扰的绿光虫子刹那间呼啦啦地振着翅膀从墙壁上飞了起来。看到那密密麻麻的虫群,芮艿头皮一阵发麻,下意识地抱头蹲了下去。

  呼啦啦的翅膀振动声逐渐变小,芮艿感到有人轻轻拍着她的肩膀,回头一看,是柯振石。只见他满脸惊异,手指指向前方。芮艿抬头看去,见这些莹绿的虫子如同被人指挥着,顺着一个方向团作一团,化作一个个如灯泡般大小的光球悬在洞顶,将四周照的亮亮堂堂。还未等她缓过神来,便发现了更惊奇的事情。

  借着绿光,狭长的山洞里,芮艿可以清楚地看到墙壁上的岩画。这岩画的风格让她想起了在博物馆里看过的那种数千年前文字还未形成、只能依靠画图来讲述故事的文物展品。她站起身来,仔细看着,只见这壁画颜色一如新染,从未对历史和绘画有什么研究的芮乃却能从这深山岩画中感到强烈的震撼和莫名的共鸣。

  “这是……狐狸?”另一边,柯振石双手拄在墙壁上,死死地盯住画像在审视,一脸纠结地说道:“可它怎么这么多尾巴?”

  芮艿走了过去。墙壁上,一只狐狸模样的动物站在圆月山崖之上,只见它昂首挺胸,神情高傲,显露出犹如帝王一般尊贵的风姿,四肢一前一后,似乎正在优雅地踱着步。而在它的尾部,赫然长着九根蓬松卷曲的尾巴。

  “九尾狐,”芮艿淡淡地道,“上古神话传说里的灵兽。”

  柯振石隐约想起自己看过的动画片中好像是有这样一种灵兽叫九尾狐。但被芮艿“科普”这么一下,让他觉得有些不爽。他又往前走了几步,趴在一块岩石上仔细看了看,故作深沉道,“你们快看!这有只老母鸡,不过以我之见,它应该不只是一只老母鸡。”

  “老母鸡?”狄清川有些不解。

  芮艿走上前去,只见墙壁上一只硕大的鸟张开翅膀向阳飞去,这鸟身形优美,尾羽修长,通身染满了红色染料,在绿光的照耀下有种惊艳的妖异感。瞬间,芮艿感觉自己的脑子“轰”地一下炸了:这鸟,她好像见过。

  她急急地在自己的脑中捕捉过往的碎片信息将它们拼揍起来:这只鸟,长着翅膀的红色大鸟,就是那只曾不断在自己的梦里反复出现的大鸟,也是在刚才的洞穴中做梦梦到的那只浴火的大鸟。

  “这里……还有画。”不知何时,狄清川走到了他们的前面,开口道:“这边……一直向前都是……好多啊……好像是,是一个故事。”

  芮艿急忙走过去,可还未等她看清,那莹绿的虫光忽然散开,接着一窝蜂的飞向更深处,眨眼间便消失不见了,洞中顿时陷入一片黑暗。

  “快跟上!它们应该是在往出口飞!”眼看着最后一丝光亮也没有了,芮艿猛然反应了过来,跌跌撞撞地扶着墙壁向前跑去。

  渐渐地,洞里亮了起来,是阳光。很快,洞里的路变得平坦、通顺,前方出现了一个宽阔的洞口,约莫有一人来高,隐约可见外面绿色的植被山林。看着近在眼前的洞口,一脸失望的柯振石和松了一口气的狄清川齐声道,“咦?这么快就出来啦?”

  “哎……终于出来了。”

  “这里……好像是栖凤山的另一面山坡。”已经跳出洞口的芮艿,望着眼前的景象心里盘算道,“按理来说,我是从桃坞村那面的陡峭山崖掉下去的,而身上只有些擦伤并未伤到筋骨,说明高度并未有多少,不会直接滚到山脚去。在洞中走了那么远,虽有些崎岖,但几乎是平行的,鲜少有上下坡,所以也不会直接通到山脚去。这样算来,眼前的这一片开阔的空地就应该是栖凤山的另一面了。只是没想到这另一面更似仙境。”

  随着一阵踢里踏拉的脚步声,柯振石飞也似地冲了过来,嘴里大声叫着,“哇!我这春游还真是选对地方了,这儿可真够漂亮的了!”

  狄清川迟疑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我们……我们到哪了?怎么感觉……感觉这里不是栖凤山?”

  “嗯?什么?”听了这话,芮艿下意识地回头问道,却瞬间瞪大了眼睛死死地盯着狄清川的身后,嘴里喃喃道,“你……你刚才……”。

  “怎……怎么了?”芮艿的表情让狄清川有些慌张,他不知道自己说错了什么。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山海神纪之凤皇与光之宝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山海神纪之凤皇与光之宝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