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节 奇诡森林(2)
倒骑云中驴2018-12-24 12:003,656

  芮艿皱着眉头问道,“你刚才是从哪里出来的?”

  狄清川红着脸,绞着手不安地说道,“我……我跟在你们身后,从洞口出来的……”

  芮艿不依不饶道,“洞口?哪个洞口?”

  柯振石跑了过来,有些不满地看着芮艿道,“你在说什么?我们是一起出来的啊,不是你带着我们出来的吗?从那个洞口。”说罢指着来时的方向,“哎?洞口呢?”

  狄清川连忙回头,只见后面一块巨大的、光秃秃的青色巨石立在眼前,哪里还有什么洞口。他满心惊恐,嘴里磕磕绊绊道,“我刚出来……明明刚出来……才走了几步,怎么就没了?”

  待芮艿的目光从巨石收回再望向四周时,更是诧异,原本普通的山林植物不知何时已变得奇异:金黄的光线透过树叶的间隙,形成一条条光柱,斜射在草地上,一簇簇叫不出名字的盈盈花草点缀其间,细细看去,在娇柔的花瓣和细嫩的草叶里似有光华流动,如梦如幻,更有奇异的草木香气直冲鼻间;草地周围伫立着数十株巨大、粗壮的古树,绿叶繁茂,枝干苍劲有力,犹如巨龙一般四散蔓延,蜿蜒交错的树根从黑色的泥土中半露出来,古老而强劲的生命力一览无余。站在树下,芮艿感觉浑身充满力量,身体中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兴奋的躁动着,恍惚间,她以为自己就是这古树,指尖触得到天地间最微小的气息和变化。她屏气凝神,静静地感受着,再睁眼已是热泪盈眶。

  树下生长着数只粉红色的蘑菇样式的植物,它们的菌柄很长,半圆形的菌盖下垂落着一条条沾满滑腻粘液的须蔓,一直延伸到地面,就像是长在陆地上的水母。他们似乎是对周边的生物有着感应,将须蔓试探着伸向不远处的三人。而其中一根最长的、粉红舌头般的须蔓,正像狗一样在满脸欣喜与惊奇的柯振石的面前嗅来嗅去。柯振石直愣愣地伸出手准备上去摸一把时,它又受惊了似地飞也般缩回母体。

  “这……这里……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狄清川瞪大着眼睛,一脸茫然地看着眼前的景象,嘴里磕磕绊绊地说道:“我在这桃坞村待了这么久,怎么从来没见过这片林子?”

  “你不是第一次进栖凤山么,怎能见过。想不到这栖凤山还真是别有天地。”此时芮艿已从刚才莫名的感动中恢复过来。她一脸愉悦地深呼吸着,这片山林仿佛又魔力一般,只要深吸上一口气,身体上的疲惫便一扫而空。

  眼前突如其来的美景更是让她心悦不已,连着周遭植物发出的幽幽香气悄悄钻进鼻子,整个人都有种漂浮的感觉,久违的放松和舒适感让芮艿忘乎所以。

  “我的天呐!这是什么神仙宝地?我感觉我现在简直是力大无穷……不,是身轻如燕,马上就能飞了!”一旁的柯振石突然来了精神,先是紧握拳头、撸起袖子,盯着自己细瘦胳膊上的丁点肌肉,又猛地在原地蹦的老高,兴奋地大喊大叫,一声又一声的回音在林子里传荡开来,惊起远处的一群飞鸟。

  “小……小声一点吧……”狄清川慌慌张张的望着被惊起的鸟群,话音未落,鸟群瞬间便俯冲了下来,再细看去,这鸟却不似普通的鸟——更像是长着七彩翅膀、在天上飞的鱼。而此时,这“飞鱼”正长着大嘴,露出里面密密麻麻的碎牙,飞扑过来。狄清川只觉汗毛倒竖,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拔腿便跑。

  “哎?你上哪去?”柯振石刚想向狄清川炫耀,便看见他转身向后跑去,同时耳边传来呼啦啦的声音,再一抬头满天飞鱼已近在眼前。领头的飞鱼巨大无比,恍惚间,这满口刁牙的巨大飞鱼与梦里的怪兽重合了,柯振石只觉一股洪荒之力从体内喷涌而出,他嘴里叫着,对着那鱼头打了出去。

  “咚!”

  “哎呦!”

  拳头还未完全打出去,柯振石觉得屁股上挨了一脚,下盘不稳,一个踉跄扑在地,那飞鱼擦着他的头皮呼啸而过,扑了个空,撞在不远处的古树上,竟然将那千年古树直接拦腰折断,一时间木屑和枝叶四散。

  而飞鱼群丝毫不受影响似的,犹如阅兵仪式上的机群,保持着优美的弧线冲上天际,接着来了个急转弯,盘旋了一圈后停留在半空中,虎视眈眈地盯着空地上的三人。柯振石心惊胆战地看着被撞断的古树回过神来,看见身后芮艿一脸莫名其妙又略带鄙夷的神情看着自己,他尴尬地拍着屁股上的脚印,对芮艿讪笑了一下道,“谢谢,下次温柔点”。

  “快……快走,他们又要……回来了……”狄清川突然从一块半人高的石头后面露出头来,指了指天空,然后小心翼翼地对二人说道,“我们……最好先往林子里跑,他们在天上看不见,就不会……不会攻击我们了。”

  “嗨呀!我说你干嘛去了呢!”见到狄清川,柯振石一拍大腿,哇呀呀的叫了起来。

  狄清川嚅嗫道,“我刚才……没来得及说……我本想……告诉你们的……”

  “刚才你是没看到,可吓死我了。幸好你躲得快呀!这是什么妖怪,鱼不鱼,鸟不鸟的。”

  “快走吧,我们往林子里跑,他们马上又来了。”芮艿看了看满脸通红的狄清川,又回望了下天上的飞鱼群,说罢抬腿便走。见猎物要跑,空中顿时响起扑啦啦的翅膀声,“我的妈呀!快跑啊——”随着柯振石的大叫,三人慌不择路的向密林深处钻去,身后不断响起树木倒塌的声音和诡异的鸟唳。

  直到一点点鸟唳声都听不见了,芮艿才停下脚步。她弯着腰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心里暗道,“那些鸟……不对,那些鱼……也不对,是那些动物,到底是个什么东西?若是海里还能理解,可我怎么从来没听说过山里还有长着翅膀会飞的鱼?而且还是藏在桃坞村这地儿?不对,我……现在还在栖凤山里么?”

  正想着,后面出来杂乱的脚步声,芮艿回头一看,柯振石正半搀着狄清川向她赶来。

  “我说你跑的也太快了吧,也不等我们一下!”柯振石呼哧呼哧的喘着气,使劲拽着狄清川说道,“你也是,你还山里长大的呢,咋还没我这个城里来的跑的快,白长那么高了。” 狄清川满脸通红,也不言语,憋了半天吐出一句,“谢谢,以后我带路”。

  好像这林间真有什么天地之灵气、日月之精华似的,短短一会儿,三人便觉得恢复了体力。见另外二人都歇息好了,狄清川问道,“我们……回去?”

  柯振石猛地从地上跳起来道,“回去?回哪?我还没玩够呢!”

  狄清川求助似地看着芮艿道,“这里……很危险,我从来没见过那样的鸟……那样的鱼……我们……”

  “回去吗?”芮艿转向狄清川,悠悠地道,“来时的洞口突然就不见了,你们还记得吗?”

  “呃?什么意思?”柯振石挠了挠脑袋,“不懂。听不明白。”

  芮艿白了他一眼,道:“刚刚,我们从洞里走进林子,身后的洞就消失不见了……”

  柯振石听完,哈哈大笑起来:“山洞凭空消失?别逗了,怎么可能?”可是,当他看到芮艿和狄清川凝重的神色的时候,就再也笑不出来了。

  “那我们……不从洞里走,我们从……山梁上翻过去就行了。”狄清川呐呐地说道。

  “山梁?”芮艿似笑非笑着道,“你还看得见山梁么?或者说,你觉得你现在还在栖凤山上么?”

  望着周围完全陌生而诡异的森林,狄清川沉默了半晌,脸色突然发白,颤抖着道,“怎……怎么回事?”

  芮艿四处张望了几眼,眼神中满是犹疑与不确定。她忽然想起了雷霆大学最近在搞的一个科研项目——“沉浸式生存”。这个项目旨在开发出一套先进的高精度拟真场景系统,让计算机模拟出的环境能够和真实生存世界高度相似,做到以假乱真。人类将在这种拟真实验中难辨真假,做出最本能的行为,从而为科学观察提供大量数据。

  ——难道这是一套高精度的测试系统?可自己是怎么进入其中的呢?莫非那个洞,就是实验室的入口?然而,这么个高科技的实验室怎么会在栖凤山呢?那白狐又是怎么回事呢?

  这所有的疑问,都让芮艿内心茫然,对周遭的环境不知所措。眼下唯一的出路,似乎只有往更远的地方走一走,看看到底有什么名堂才行。

  突然,芮艿心念一动,想起了点什么,低眼看了下自己手上的手表,伸出手按了按手表,摇了摇头,又甩了几下手臂。

  狄清川虽然没怎么见过世面,却也一眼看出了她手上的这块手表不是普通手表。那超薄的表壳,明晃晃的表身,莫不是传说中的超级智能表吧?想到这里,狄清川忍不住舔了舔舌头,“怎……怎么了?”

  “我的手表废了!什么都没有!时间、GPRS、通讯功能,统统失效!该死的!连SOS呼救功能都没有用!”芮艿的脸上掠过一丝焦躁,但声音却是冷漠如冰的。

  “哟,拓野最新的旗舰智能表呀!高级货啊!”柯振石显然认出了芮艿的手表品牌,脸上浮现出一丝幸灾乐祸,“用不了了啊?哎呀,智能产品嘛,故障也是没办法的事。”

  说完,他有些得意地举起自己的手臂,晃动着自己手上的手表,“看看,机械表就是不一样的存在啊,千年永动,不用充电!”

  柯振石把手腕凑到芮艿的眼前,“来,让你瞅瞅现在几点!”

  芮艿不屑地扫过他的手表表面。这是一款普通的机械表,看不出品牌,此刻,时针和分针清晰地呈一百八十度对角关系,指向了六点整。而手表上附带着指南北的指南针,却在那里不停旋转,根本停不下来。

  芮艿的嘴角扫过一丝轻蔑的笑,“你自己看看现在几点?”

  “六……”柯振石不可思议地看着自己的表,“怎么会这样?”

  “六点,应该是我们从洞里掉下的时间,”芮艿努力地回忆着一切,想要串起确定的时间线,“也就是说,掉下来之后,时间就停止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山海神纪之凤皇与光之宝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山海神纪之凤皇与光之宝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