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相识
生烟2018-12-22 10:521,796

  京都白雪皑皑一排花树也早已凋谢,孤零零的枝头附一层刺人冰霜。街头白烈的日光带不来暖意,稀少的行人袄子裹身缩成一团。只巷口一群衣着破烂的乞丐坐在一块相互取暖。

  他们污浊的眼睛无喜无悲瞧着纷纷扬扬的雪。面上经络凸现一片青紫唇瓣微抖。

  一辆马车从街尾驶进,马蹄声里伴着清脆的风铃声,雪地上是车轮子的印痕。

  马车内共两位,一主一仆。

  那位主子莫约十岁,墨发梳成垂挂髻两侧珠钗点缀,模样清丽,眼眸含水,皓齿朱唇,嘴角左下侧有颗小痣。妇人穿着简洁已上了年纪坐在小主子对面。

  车里放着金盆烧着碳火,一股股暖烟升起,染的少女面容浮上桃花色。

  “小姐,进宫之后便不比在属地潇洒,皇上现在是天下之主可不得使性子。”妇人眉头微蹙道。

  苻阮垂眼,乖巧点了点头颅,毛袖中小手却握紧了暖炉,过会子将视线偏向窗户。

  为了防雨雪飘进,车窗竹帘拉下,只投进一丝光亮。没什么可瞧得。

  苻阮嘴角下弯,留恋的看着窗户:“梨花嬷嬷。”

  妇人应了声:“嗯?小姐是饿了吗?”

  “我娘还在锦州,锦州的花也该红了,不像这,真冷。”

  苻阮声音小小软软的听得嬷嬷心中怜惜不已。

  四年前天下刚刚一统,大苻吞并其余三国,苻王另择宝地建立皇宫登基称帝号昌圣,立长孙将军之女为后,发妻殷氏为皇贵妃。而殷氏性情刚烈拒旨不遵,同六岁|幼|女|居往日属地。如今昌盛四年冬至,殷氏因病而逝,帝宣旨召女回京。

  “阮阮小姐,夫人一定在天上瞧着我们,皇上也在宫里等着您,往后不会冷的。”嬷嬷似想起什么,说这话功夫眼睛都红了。

  苻阮没甚反应,伸出一只手拉起了竹帘,微风卷着雪吹了进来,丝丝冰凉贴在露外的肌肤上。

  锦州的冬天向来短而温和。冬日里的日光是暖和的,不似这白光冷冽。

  苻阮鼻息间的气化作白雾向前飘去,很快消散在纷纷扬扬的天地间,她视线由着望去不由凝住。四处白雪皑皑生机黯然,而不远巷口明显有个人趴伏在地的,还有一条黑毛的土狗。

  一人一狗身上落着一层雪,似在对视一动不动。

  她好奇的将脑袋往窗口一挪。身后梨花嬷嬷训斥声紧跟着响起。

  “阮阮小姐!莫贪凉,烧了炭火,闷热是难免的。”

  等着马车驶近,苻阮才瞧了清楚。

  是一个同她年岁想当的小少年,黑发凌乱,双腿跪地双手撑起,脊背勾起一个弧度,一双眸子淬了毒般紧盯裂开獠牙的土狗。

  土狗口中热气呼出喷洒在他脸上,两人距离极近。

  苻阮转头朝马车外的马夫喊了声,“停车!”

  马车缓缓停下,窗口正好在这场面的正前方。

  “阮阮?别耽误了时辰。”梨花嬷嬷急的连尊称也顾不上了。

  苻阮竖起一根手指放在唇边轻嘘了一声。

  “嬷嬷稍安勿躁。父皇不会怪罪的,您也知道他一向偏心我。”

  因为天气寒冷,土狗高高翘起的尾巴落下,贴在尾巴后面,四肢僵硬的立着,它发出一声呜呜声,面目狰狞凶恶。

  它似乎受不住寒了,抖了抖身子,背上的雪大部分落了下去。

  小少年身子也弓的紧绷起来,手中抓着一大把雪,猛的跳起一扔,雪进了土狗嘴中。

  它冷的一哆嗦,闭紧了嘴巴,小少年忙向前一趴抱住那团雪中鼓起部分,整个人卷缩了起来。

  “小姐,别瞧了,这京都每年冻死的穷人得有几百人。”车外的马夫声音不冷不淡,极为平常。

  苻阮收回视线,膝盖处是嬷嬷方才给铺了青色的披风。

  她拿起披风系上,手捧暖炉,推开木门,下了车。

  梨花嬷嬷脸色微沉,叹了一声,拿起伞紧跟着下了马车。

  苻阮踏着雪身后梨花嬷嬷为她撑着伞,走到他身前,笑的明媚。

  苻阮问:“你有家么?”

  他颤抖了身子,使劲抬起头,嘴巴还含着刚才抢到的食物,嘴唇干裂带血。

  苻阮弯下腰,腰间的玉佩蹭过他的脸,重复说了一遍:“你有家么?”

  他冻的面目青紫,被玉佩上的暖意刺了一下,垂下头,黑发遮掩瞧不清神情。

  苻阮撇了嘴,起身将视线移到狗的身上,抬脚走了一步,裙摆就被人抓住了。

  她朝他看去,小少年也盯着她,正使足力气摇头。

  苻阮嘴角上扬,明亮的眸子似水波粼粼。

  她蹲下伸出手抓住他冷冰的手臂,“你以后就是我的东西。

  ”

  梨花嬷嬷惊呼,“小姐让奴才来吧,您千金贵体哪能让您动手。”

  “我的东西只能我碰。”苻阮把他的手臂搭到肩上,撑起了他的身体。

  嬷嬷和车夫的声音不断,风铃被吹来的风,吹的一阵阵响。

  他只知道他手臂触到了的温暖。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随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