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冤家路窄
生姜萝北2018-12-29 15:204,650

  边关就是好,无拘无束,不像帝都长安处处都要守规矩,憋闷得很。

  明犀带着一票随从策马扬鞭,好不快活。

  他的君子六艺一向高超,因此周围的随从时不时就呼喊几声喝彩捧场。

  但是方才有人赶超了自己的马,却令他的好心情大打折扣了!必须撵上去看看到底是哪个不知死活的东西!

  明犀加紧马肚子又狠狠抽了几鞭子:“连本王的马都敢超?找死。”

  果然越往前,隐隐看着几丈开外,一匹骏马横立在路中央,似乎是在等自己???

  明犀冷哼一声,稍稍放慢了马速,向路中间等着自己的人急奔过去。

  眼看就要撞到,而那马和马上的人毫无动静!明犀皱了一下眉头,只得赶紧勒马。

  这一个勒马整整兜着马转了三两圈才停下,再看故意等着自己的人,依旧一动不动立在大路中间。明犀不禁怒从中来,待他平复了马,定睛去看,才发现是一个五六岁的小姑娘骑在一匹枣红色眼蒙红布的骏马上直勾勾盯着自己!

  那女孩儿的眼里既没有惊恐也没有挑衅,平静的如同一潭死水,反倒是让明犀打了个激灵!

  “大胆刁民,竟敢拦阻齐王齐王殿下!?见了殿下还不下马叩拜?!”明犀身后的一名随从高声喊道。

  “既是王爷,原本应当比我等草民更懂得法度,怎的如同乡间恶少一般在街市上肆意冲撞?!扰乱治安不说,还沿路踢倒了无数摊贩,难不成这就是齐王殿下从小学习的皇家礼法?!”花如雪并不下马,除非人抱,这么高的马她也下不来。

  但花如雪的语气却也丝毫不谦让,挑明了直言明犀无礼。

  “呵,有点儿意思~”明犀玩味地看着面前只有五六岁大小的小姑娘,懒懒地摆了摆手,制止了身后随从的叫嚣。

  他提起马缰,绕着打量着花如雪打量了一圈:“本王不过有点儿急事儿要去南边儿的军营,这才策马疾驰,你若识相,还是快快起开,免得贻误了军机大事,你可担待不起!”明犀故意言语间发狠挑衅着,但眼睛里依旧是好奇和玩味。

  直觉告诉他,这个小女孩并不是什么普通的刁民,隐约能感受到她很符合自己的胃口。

  “据草民所知,最近边关风平浪静,并没有什么军机大事。”花如雪不慌不忙地趴在马背上,自顾自玩儿着马的耳朵。

  “放肆!都说了是军机大事,岂是尔等草介平民能知道的?!”明犀身边的随从立刻呛声。

  “啪!”一声脆响,明犀反手一个耳光扇的那个随从鼻血瞬间飙了出来,“要你多话?!”

  花如雪心头微微一紧,明犀还是如前世一样暴敛。

  他是先皇后与当今圣上泰鼎帝的嫡次子,嫡长子雍王明麒的胞弟,前世赐死自己的公主明凰的胞兄。

  按照上一世来计算时间,再过些年等明麒登基,明犀就是第一任皇太弟。

  可惜此人太过锋芒毕露,没记错的话,最后是因为虐待和虐杀异母兄弟之后又起兵谋反才被废黜皇太弟之位的。

  然而他却没有等待明麒的处置,自己在狱中触柱自杀了。

  明犀算得上是个十足十的恶人,还是那种宁教他负天下人,不教天下人负他的人。

  明麒对这个唯一的同母弟弟原本也是极其宠爱,从来不肯亏待半分。

  哪怕后来明犀自己自杀,本应论罪贬为庶人的,却还是被明麒硬生生追复了皇太弟之位,甚至还是配享了太庙。

  所以眼前的这个明犀,可谓是生前极尽富贵,死后享尽哀荣。

  “你的马有点儿意思。”明犀没头脑地冒了一句话。

  他打量着花如雪座下的骏马,颇为惋惜地摇了摇头:“只可惜是匹瞎马。”

  明犀盯着马眼上的红布,他是内行,自然看得出这马眼睛有问题。

  但同时,他心下不禁惊叹眼前这个小女孩尽然能驭盲马?!

  “你这马哪儿来的?”明犀似乎只关心不寻常的东西。

  “今早北街马市买的。”像个雪团子一样小巧的花如雪依旧沉稳如初,趴在马背上漫不经心地应答自如。

  明犀又要开口问什么的时候,身后却又传来了一阵策马扬鞭之声,但是细听起来又感觉不像明犀的队伍那么张扬。

  不一时,只听得来人在喊“三皇兄”,这便对了!

  明犀是嫡次子,但泰鼎帝最大的儿子是后宫所生的庶长子,比明麒和明犀都大,所以明犀排行第三。

  很快,前前后后又来了一支十几个人的队伍,一众随从簇拥着一位鲜衣少年和一位鲜衣少女。

  花如雪眯起了眼睛,仔细辨认着前来的少女的轮廓。

  呵呵!还真是冤家路窄!果然是明凰!

  尽管此时的明凰只有十二岁,不过已经能认的出与上一世相似的轮廓了,如果不是因为上一世明凰毒死了自己,或许自己还是挺敬重明凰的吧?

  唯一为了守卫国土上阵杀敌的公主,确实在旁观者来看,是值得尊敬的。

  “三哥!你看你这一路狂奔过来踢翻了多少百姓的摊子?!还踢伤了好几个人!等回了宫,看我怎么向父皇告你的状!”明凰穿着一身大红缎底的金甲戎装,对着明犀嗔怒着。

  “哈哈哈哈,好妹妹,那三哥回头多给那些百姓赔些银子可好?”明犀望着明凰,满眼尽是宠溺,毕竟是一母同胞的骨肉。

  然而明凰显然并不怎么买账:“做错了就是做错了,你这样明知后果如何,却用钱去搪塞,根本就是知法犯法…”

  明犀不以为然,很随意地掏了掏耳朵,指了指花如雪:“你们女人怎么都说一样的话?是在教训本王?”

  明犀感觉并不想听这些琐碎的唠叨:“我先回军营了,这些琐事不必烦我,手下们自会处理妥当。”说完他便领着自己的一队龙鳞卫策马消失在路的尽头。

  “你给我回来!!!”明凰气的直朝明犀大喊,然而并于事无补。

  花如雪在一旁默默地看着,她看来看去,总觉得眼前这现在十二岁的明凰……几乎可以说是胸无城府?

  那么她后来到底是出了什么事?才变得那么强势呢?不过花如雪还是依稀记得,貌似明凰好像从小一直就为百姓着想来着,尽管她现在做的只是在规劝兄长罢了。

  而另一位鲜衣少年勒着马头,往明凰这边靠了靠,轻声抚慰着明凰:“寿宁妹妹,别生气了,齐王兄向来不喜拘束,他也不是有意的,回头他会补偿那些百姓的…”

  这个同样身着金甲戎装的少年用词笨拙,人看起来却憨厚朴实,令人产生依赖,感到安全。

  这少年称呼叫明犀是王兄,又叫明凰是妹妹,花如雪想了想,排在二人之间的皇子只有一位——四皇子明熊。

  明熊即是后来的蜀王,现在的泾阳郡王。

  在花如雪的印象里,明熊因为是庶出的皇子并不得宠,一直是明犀的小跟班。

  从小明熊就一直被安排在最危险的前线,尽管战功赫赫,但是人却有勇无谋,最后只能沦为明犀谋反的牺牲品之一。

  “四哥,我没事…”明凰对着明熊的语气倒是软了下来,她素来并不在意嫡庶之分,“四哥咱们都是手足,你以后还是直接叫我妹妹就好,不用总是还带着封号,多生分呐……”明凰嘟着嘴,他觉得明熊这么叫她很是别扭。

  这倒是让花如雪大大吃了一惊了,上一世,明麒和明犀一直以嫡出为荣,处处碾压庶出的皇子。

  怎么这一母同胞的明凰如此宽容大度?一点也没有架子?

  此时的明凰身上所散发的全都是宽柔谦和的皇家公主风范……

  这和前世记忆里不大一样,前世的明凰是那么耀眼那么尊贵,虽然没有歧视其他兄弟,可是也没有这么平易近人吧?难道后来真的发生了什么改变了她吗?

  “…妹…寿宁妹妹,我这么叫顺口了,你一时半会儿让我改也改不过来…再说宗室规定,庶出一定要尊重嫡出的…我母妃也常常教导我要守规矩…”明熊掰着指头在那儿嘟囔着循规蹈矩。

  倒也不怪他墨守成规,大齐本就嫡庶分明。

  宗室规定庶出的皇子除非是庶长子,否则其余的只能封郡王,眼前的明熊就是活生生的例子。

  而且庶出皇子公主见了嫡出的皇子公主不论排行如何,只能称呼对方的封号,最多再加上称呼,就像明凰的封号是寿宁公主,所以明熊只能称呼她“寿宁妹妹”。

  这会儿反倒是明凰开始嫌他唠叨了:“好吧好吧,四哥怎么顺口怎么来吧,妹妹只是希望你不要太拘束,我是不在意什么嫡庶的,左右都是父皇生的,有什么区别呢?大家相亲相爱的多好,干嘛非得划分个三六九等出来,多伤感情……”

  明熊愉快地点了点头,冲着明凰嘿嘿一笑。

  花如雪在一旁观看着兄妹二人你一言我一语地礼尚往来,心里盘算着这两人什么时候能看见自己…

  正巧,远处传来一片奔腾马蹄声,定睛一看竟然是花辞树领着花释了还有一众护院家丁气势汹汹奔了过来!!!

  花如雪一拍脑门儿,简直真想假装不认识他们…

  虽然她知道父亲和兄长是来护短的,但是这样莽撞奔来的话,绝对会引起眼前皇家两兄妹的误会…

  果不其然,老远就看见花辞树扛着青龙偃月刀,杀气腾腾骑着马冲了过来,嘴里还大喊着:“呀呀呀忒!谁敢欺负我闺女!?爷爷我砍了他!”

  这一声吼的明熊和明凰都身躯一震,明凰眼睛瞪的溜圆溜圆看了看花如雪,指着冲向他们的花辞树:“他…他是?…”

  “回殿下,他是我爹,先前我去拦阻齐王殿下的马,家里人大约是觉得我会被欺负所以来了。”花如雪的语气里透着一丝无奈。

  明熊旋即勒着马挡在明凰前面,花如雪看着明熊,心里却泛上来一阵心疼,品格优良的皇子到最后却都被斗死了,真是可惜了了……

  而这边,杀气腾腾的花辞树以雷霆万钧之势迅速冲到人群边儿上的时候才发现不对劲…

  幸亏他经常骑战马,所以及时收住了缰绳,才没有撞上来。

  索性,由于明熊十岁便被送到边关来历练,所以和花辞树还是很熟的。

  明熊看清楚了来人,瞬间便松了口气,笑着打了声招呼:“花都尉?”

  花辞树愣了一下,怎么是泾阳王???!!!

  家丁们不是说是个狂徒吗???!!!这可怎么好?!

  花辞树连忙翻身下马行礼:“泾阳王殿下,属下不知是殿下,方才冲撞了…”

  明熊却浑不在意,笑着摆了摆手:“无妨无妨,花都尉护女心切而已,人之常情。”

  “所以方才是你拦阻了下了我三哥?”明凰不可置信地看着花如雪,一个五六岁的女娃娃?!怎么可能?!

  明犀的驭马术深受皇家高手的熏陶,那在大齐不说顶尖也是一流的啊!!!

  何况…明凰打量着花如雪的坐骑,虽然看成色和体格像是骏马,但是和皇家的御马比起来那可不是王奶奶和玉奶奶差一点儿的关系了……

  何况这马还蒙着眼?!怎么还蒙着眼?!为什么还是红布?这马眼睛瞎的???!!!

  尽管明凰只问了一句话,但是她脸上那阴一阵晴一阵地表情和那么多的问号,花如雪猜都不用猜就知道明凰对自己也是充满了惊奇。

  毕竟凡事第一次知道花如雪小小的身体却蕴含着大大能量的人的第一反应,基本都是这样的……花如雪已经见怪不怪了。

  “是的,公主殿下。方才齐王殿下纵马冲撞街市上的百姓,小女身为上元郡的一分子,自然有义务及时阻止他。”花如雪直接忽略掉明凰的表情,直奔主题。

  明熊眼里闪着光,向花如雪投来赞许的目光:“你居然拦下三皇兄的马?!你是第一个敢拦而且还拦下的人!”

  明熊转而看向花辞树:“花都尉这女儿养的真不错呀~”

  花辞树则憨厚老成地嘿嘿笑了两声,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殿下谬赞了谬赞了嘿嘿嘿……”

  花释了看见花如雪并没有什么事,也松了一口气:“还好妹妹无恙,那我们就回府吧,不要耽误了殿下们的行程。”说完他还拽了拽傻笑的花辞树,毕竟他们这平民百姓的,并不想惹上皇家的什么事儿。

  “花都尉请留步!”这边的明凰却翻身下马。

  只见明凰从腰间解下自己的荷包,直接递给了花辞树:“本宫想要还要劳烦花都尉一件事情。”

  “公主殿下请讲!”花辞树连忙弯下腰,毕恭毕敬要接过明凰递来的荷包。

  “方才是我三哥冲撞了百姓,想必有许多人受伤,也撞坏了不少摊贩的家当……但我与皇兄们还要去军营,所以有劳花都尉帮我将这些银钱分发给百姓们,以示补偿。”明凰的笑容宛如冬日暖阳一般温暖人心。

继续阅读:第九章 无巧不成书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青宫列之公主权倾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