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为兄筹谋
生姜萝北2019-01-04 15:444,538

  “哥哥?哥哥睡了吗?”花如雪送林氏回堂屋之后并没有按照既定路线返回自己的院子,而是绕到花释了的院里,轻轻扣着花释了的房门。

  花释了正在床上想着明日要去军营的事情,辗转反侧难以入眠,可巧自己的好妹妹就这么心有灵犀来看自己!

  一时间花释了喜的无可不可,蹭的从床上窜起来,鞋都来不及穿就蹦过去开门:“我的好妹妹!你可算来了!为兄真是翻来覆去不知如何是好啊!”

  “行了,拽什么文,说人话!”花如雪一对白眼要翻到天灵盖上去了。

  进了门,一低头看见花释了连鞋都没穿:“哥哥你现在可是四品侍卫,好歹也注意一下形象,你明日去齐王殿下左右伺候,也是这一副慌脚鸡似的样子?大丈夫要正衣冠…”

  花如雪真的是止不住的唠叨,实在不放心自己的哥哥就这么跟着齐王去,这样子不让齐王给整死都是福大命大了!

  “好好好,我改我改我改,我的好妹妹,你如今来就是要跟我说这些?”花释了心里五味杂陈却又不知道自己在慌什么。

  “那不然呢?我只是来看看你都准备妥帖了没有,还缺什么不?”花如雪看着花释了着急的样子,故意逗着自家兄长。

  “唉,物件倒是什么都不差,可是你哥哥我也不知道是怎么的,这心里啊止不住地发慌……我这一想起来今日齐王那杀人不眨眼的样子我就怕了!何况他杀人也就算了,那是条汉子,可是你又不是没看见他还舔那个血…真是看得我肝儿都在颤啊…他简直就是变态啊!他是不是受过什么刺激啊?!”花释了越说越害怕,直把自己吓得手脚冰凉。

  他一把拽过花如雪肉乎乎暖暖和和的小手放在自己胸口:“你摸!你摸!你感受到为兄拔凉拔凉的心了吗?”

  花释了一脸丧气。

  花如雪的白眼已经不是翻到天灵盖了,而是直接变成了一记刀白眼狠狠剜了花释了好几眼。

  天底下怎么会有这么怂的哥哥…

  不过转念一想,算了,毕竟他只是个九岁的娃。

  怎么能和自己这种活了两世的老妖精…哦不,是小妖精比呢?

  花如雪一脸嫌弃地抽出自己的手:“哥哥,你的心还是热乎的,你心要是凉了你早死了……”

  “哎呀…我的好妹妹,你当真不懂为兄要表达什么吗?!”花释了急的抓耳挠腮。

  “好了好了,你可别说话了,我知道你害怕齐王。”花如雪若无其事瞟了花释了一眼。

  花释了狠狠点了点头,眼睛里满是不去军营的热切期盼!

  他知道自己妹妹神通广大,一定可以想出让自己不去的办法!

  “但是!”花如雪清了清嗓子,“你,还是得去!”

  花释了一声哀嚎直挺挺倒在床上,心如死灰:“为兄真的白疼你了…你这不是眼睁睁看着为兄去送死吗?!你怎么忍心…”

  花如雪不得不拿出耐心来,叹了口气,上前把花释了拽起来:“哥哥,你可知道你为什么非去不可?”

  花释了一脸无辜,摇了摇头。

  “一是你不去,属于违抗亲王之命,是要杀头的!”花如雪伸了个懒腰从床沿上下来,走到另一边的桌子前到了一杯水润了润嗓子。

  “二来,哥哥当真没想过自己的前程吗?咱家可就你这一个男丁,你不为自己考虑,也为爹娘想想。你早早有了事情做,也省的爹娘给你操心又是逼着你读书又是催着你练武,过几年妹妹我出阁了,你难道还拿着功课来我家让我给你做不成?”花如雪慢条斯理地说着。

  花释了咂巴着嘴琢磨了一下,好像确实是这么个事儿,一时间也不吱声了。

  花如雪见花释了没了言语,便倒了了一杯水给花释了:“哥哥也不要害怕,那齐王虽说看着乖张暴戾,做事毫无章法,但是你细细去琢磨,他还是个说话算数且有担当的人。”

  “你看今日,他说不用别人管他的事,就是因为他自己回头会处理。他去而复返,也是怕自己的弟弟和妹妹为了帮他会好心办坏事。这么看来,他心里是有主意的,且算的也很准,不是吗?”花如雪耐着性子给花释了分析者这其中的关窍,以减轻花释了的心理压力。

  “齐王这样的人,是最会根据每个人的特点给这个人安排事情做的。你说他喜怒无常杀人不眨眼,但是你没发现今天死的那个侍卫确实话太多了吗?哪有主子还没发话,底下的人就抢着替主子说话的,还自作聪明凑上去送死。那个侍卫若是自己没有凑上去说侍卫们是满员的,兴许他还能活命。”花如雪仔细给花释了解释着,心想自己生个儿子也差不多得这么操心了吧……

  “哦?为什么呀?”花释了显然被花如雪说的一愣一愣的。

  “你想啊,亲王的权力多大啊!他想要多少人的卫队没有?我朝对于侍卫的数量从来没有加以上限的规定,能保护主子安全无虞才是头等要事,就是要一万个人,难道谁还敢说多了不成?”花如雪轻轻放下茶杯,理了理衣袖。

  “况且,齐王杀了那个侍卫也是在保护你啊哥哥!你想,那个侍卫直接说人满了,显然就是不想让你入队!倘若你强加进去,他自然会纠集其他人排挤你,你去了岂不是受苦?所以这么多事儿的人,留在齐王身边不仅没有半分的用处,反而会横生出许多事端来。齐王一天忙得要死,哪里有闲情总被自己手下人的琐事给绊住?”花如雪盯着花释了的眼睛,一顿说道下来把利害关系讲的明明白白的。

  花释了听完都不禁竖起大拇指:“还是妹妹明白透彻!是为兄糊涂了!”

  “所以啊,哥哥不要怕。哥哥只需记住,齐王要你往东你千万不要往西去,不要违逆齐王的意思,别人说什么话你都不要听,你只需要听齐王的就行。”花如雪起身给花释了捏了捏肩膀。

  “还有就是千万不要强出头,本本分分做你自己就好,你是去给齐王当助手的,可不是去给齐王做主的。”花如雪拉着花释了往房间另一头的书桌走去。

  “好的,我都记下了,我听妹妹的。”花释了那颗悬着的心此时也已经放下了一大半,“可是妹妹拉我来书桌前做什么?怕我忘了所以要写给我吗?不用啦…我都记下啦。”

  花如雪又是一记白眼飞来:“我有那个闲工夫给你写这些个琐碎吗?!”

  “那你干嘛?”花释了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呆呆站在那里。

  “少废话,研墨!”花如雪爬到椅子上,取了一方上好的烫金印花信笺仔细铺好,卷起袖子挥笔蘸墨。

  花释了只得“哦”了一声闷头研墨,凑着脑袋看去,只见花如雪用左手行云流水写了几行诗词一样的字。

  花释了也看不懂是什么,灯光昏暗他也懒得细看,反正妹妹写的总是好的。

  不过他还是直感叹自家妹子怎么左手都能写一手工整的簪花小楷?!

  这么厉害,难不成真的是观音娘娘转世???

  花如雪利落地把写好的信笺仔细晾干,吹了吹之后又仔细折好,装入信封用蜡封好放到一边。

  她忙活完才抬起头嘱咐花释了:“这封信你明早起来随身携带,明日见到齐王殿下,就说是我给他的,请他务必亲启。”

  花如雪说完又铺开一张雪白的信笺,提笔在上面只写了一行小字。

  然后只见她从裙摆上卸下一只崭新的荷包,将这张只有一行小字的信笺塞了进去,最后把荷包拉紧绑好,将荷包递给花释了。

  “这是小妹给你新做的荷包,哥哥务必随身佩戴不要离身,等哥哥遇到特别重大且难以抉择的事情时,才可以打开这个荷包看我写了什么,哥哥可听清楚了?”花如雪稚嫩的脸庞一脸认真。

  花释了见自家妹子说的这么郑重其事,便用力点了点头。

  他甚至赌咒发誓自己和荷包共存亡!包在人在,人亡了包也在!

  花如雪看着花释了这么郑重相待,不禁被自己哥哥给逗笑了:“行啦行啦,好好的发什么誓?也不怕折寿!真是的,你赶紧睡吧。这都什么时候了,明儿个精神不好要被齐王责怪的。”花如雪都交代完,这便放心地甩了甩袖子,抬腿迈出了房门。

  众人一夜好眠。

  林氏是盘算着以后的日子有了好大的盼头高兴地睡了。

  花释了是被花如雪安排的妥妥当当安心地睡了。

  花如雪是为着要养足了精神玩儿寿宁公主所以匆匆睡了。

  花辞树嘛…大约只有他最单纯,啥心思没有,沾了枕头的就呼呼大睡,一夜酣眠到天亮,不用人操一点儿心,以至于早起被林氏狠狠剜了好几眼。

  次日清晨,大家才吃过早饭,守门小厮就从二门上风风火火跑了进来喊:“公主殿下来了!小姐!公主殿下在前厅急等您出去呢!”

  “喊什么?!”林氏瞪了一眼大呼小叫的小厮,“越发没了规矩,你喊这么大声不怕吓着公主?!”

  “娘,没关系的,公主也是军营里玩儿大的人,哪里就这么容易给吓着了?”花如雪从堂屋里出来,小小的身量却是一身干练的打扮。

  只见她头发也束了起来,在头顶上盘了个小髻,脚上穿着小羊皮靴子。

  花如雪笑嘻嘻对着林氏:“娘,您先去前厅招待着公主,我带人去马厩里把马牵出来。”

  说完便领着自己的大丫鬟花叶往后院的马厩找马去了,林氏欣赏地看着自家闺女的背影,忙忙叫人盛了些果馔捧着些零嘴儿,亲自带着往前厅去了。

  “公主殿下万福~”林氏到了前厅款款对寿宁施礼,礼节动作很是标准。

  “是家女不周,叫殿下久等了,还请殿下先用些茶点,雪儿去后院牵马了,这就过来。”林氏的脸色甚是和蔼可亲,说着还亲热地寿宁坐下,亲自捧上来果馔点心等,还倒了杯果茶递了上来。

  “承蒙殿下莅临寒舍,这些是家里自己做的鹅掌鸭信并些时下水果。殿下吃惯了山珍海味,还请殿下不要嫌弃我们这些上不得台面的东西,殿下权当吃个零嘴儿吧~”林氏笑盈盈地给明凰递了个剥好的栗子。

  明凰自穿越以来倒是第一次到普通人家里来,所以竟然还有些拘束,打量着平易近人的林氏竟然如此慈爱,不禁想起了自己远在现代的妈妈……

  当然,她还顺带着想了想明凰这具真身的那早逝母后,倘若先皇后还在,想必现在自己如今也能承欢膝下,嬉戏堂前吧…

  林氏看着明凰眼里的光黯淡下去,心里咯噔一下,直想着是不是自己招呼不周,遂有些试探:“是不是这些东西不合殿下胃口?我叫人撤了换些别的给殿下吧。”说着便转身要叫人来要换。

  明凰回过神,连忙制止了林氏这一客气的举动:“不不不,花夫人不必麻烦,本宫只是看见夫人想起了自己的母亲而已,倒叫夫人误会了,是本宫的不是。”

  她说着还有木有样地施了歉礼,赶忙将林氏递给自己的那枚栗子塞进嘴里嚼了起来——哇塞!这味道!堪比“三只松鼠”啊!好吃诶!!!

  林氏正慌着要回礼,却听见大门外花如雪清脆而洪亮的声音:“公主殿下还有一百张告示要贴!怎地还坐到我家吃起果子来了?!”

  小孩子家的声音本就尖细,花如雪这一嗓子吼的洪亮极了,门前来往的人都闻言一顿。

  明凰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的,这小钢货存心在人多的地方戏弄自己呢吧!

  众人抬头望去,只见花如雪胯着马已然立在大门口准备出发了。

  林氏看了看明凰的脸色,赶忙上前嗔怪道:“这孩子怎么跟殿下说话呢?!还不快下来同殿下道歉?!越大越发没规矩了!?”

  其实林氏心里直打鼓,生怕公主殿下一个怪罪下来,这日子可就不好过了!

  明凰原本有些愠怒,但及抬头望去,只见阳光下灿然率真的花如雪虽然说的话刺耳,可是人却美的和天地融为了一体?!

  像足了宫中画廊里裱着的阳春白雪图一般!整个人都金灿灿的!

  可惜啊!古代没有照相机!不然这多好的一张留念啊!!!

  不然自己也可以在这个美妙的光线和角度下好好摆几个pose,来个十来八张自拍的!

  林氏见明凰并没有责怪,反而痴痴地望着自己闺女,一时也不知道怎么插话地好。

  “怎么还愣在那里!?公主倒是快来啊!眼看都晌午了!”花如雪见明凰傻傻地直愣愣地望着自己,心里直嘀咕这明凰这一世怕不是个傻子吧?!

继续阅读:第十二章 各自窥探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青宫列之公主权倾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