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初算计谋
生姜萝北2019-01-04 14:444,098

  “殿下还有何事?”花如雪闻言只能停下脚步,故作疑惑抬头望了望高高在上的明犀。

  明犀笑了笑,转头看向明凰和明熊,指了指花如雪:“你们两个,还不快向花小姐道歉?!”语气很是坚定,完全不容置疑。

  “凭什么?!我不!三哥!你是谁的哥哥啊?!”明凰显然是一脸的不服气,明犀怕不是疯了???

  “本王是你的哥哥呀~”明犀嬉皮笑脸逗着气鼓鼓的明凰。

  “不必了。”花如雪长舒了一口气,既然不是什么幺蛾子就好,虽然也不是什么好事,“泾阳王殿下本来就是爱妹心切,人之常情没有过错。”

  但花如雪看着明凰的眼睛却转了转,像是在想什么歪主意:“至于公主殿下嘛…虽是好意,却用错了地方,不如让公主殿下明天帮齐王殿下去城里张贴罪己告示,让公主看看百姓真正需要的是什么!”

  “罪己告示?!”明犀惊讶地指了指自己,显然他并不想为自己闯荡街市的行为买账。

  罪己告示就是将他今天的恶行写成检讨,然后张贴到本郡的各个地方公示,以慰民心。

  这个比较类似于皇帝做错了事,也会发布罪己诏一样。

  明凰倒也是暗自吃了一惊,罪己告示?哈?不就是自己在现代的时候,上学时经常写的那种自我检讨嘛?古代叫法这么洋气???

  “本王什么时候说过自己有罪了?”明犀心里确实不服气,但他却偏想看看花如雪如何奈何得了自己。

  “今日之事难道不是因为殿下而起吗?”花如雪挑衅似的看着明犀。

  “而且公主还为此被民女气哭了、然后殿下还杀了个侍卫、然后公主和泾阳王还要被殿下命令向我赔礼道歉、公主殿下明日还要替殿下去城里跑跑腿去贴告示……殿下果真没有任何过失?那大家都忙活什么呢?”花如雪简直巧舌如簧。

  不,在明犀看来,这简直是巧言令色,强词夺理!

  花如雪番言语,简直恨的明犀牙根儿直痒痒。

  看着明犀脸上青一阵红一阵的,花如雪感觉畅快极了,反而仰着下巴抱着胳膊瞅着马背上一脸冰霜的明犀。

  “喂!谁说我要去贴告示了?!”明凰觉得面前的这个丫头着实有意思,为了要摸清她的底细,便故意上前去说反话。

  “方才齐王殿下只问了罪己告示的事情,并没有对公主去张贴有什么异议,说明齐王殿下已经默认了。”花如雪瞟了一眼明犀,然后看着明凰。

  “殿下不是爱替齐王殿下收拾烂摊子吗?你既然那会儿都能自掏腰包去补偿百姓,如今又不用你花钱了,只是跑跑腿殿下反而不乐意了?”花如雪深深白了一眼明凰,看着明凰这张脸她就气不打一出来,上辈子可是她叫人把自己勒死的!

  “本宫…”明凰真的是被噎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心下按耐了一下,算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倒是要看看这小钢货能掀出什么浪花来?!

  “公主殿下,当真不想真的去体恤民心?看看百姓们真正想要的是什么吗?公主不是口口声声说百姓是自己的子民吗?”花如雪咄咄逼人,明凰只能不去争辩,装作无言以对。

  “公主若是觉得自己一个人太孤单,那民女明日可以作陪,同公主一起去张贴。”花如雪看似做出了一点让步。

  “那行,一言为定!本公主明日就去找你一起贴告示!本公主才不是不近民意的冷血之人!”明凰就等花如雪这句话呢!这个丫头片子太令人痴迷了!

  嗯?不对,为什么要对她痴迷?反正就是想探探这个丫头的底细,万一也是从二十一世纪穿越来的同道中人呢?!

  明凰这么想着,便转了个身对着马上到明犀吼到:“三哥!你今天回去就写罪己告示!明早上给我一百张!看我累不死这个黄毛丫头!”

  “… …”明犀真是服了花如雪这个丫头片子的套路,自己不想答应的居然被明凰满嘴应承了…

  着实可恶!罢了,让这傻乎乎的明凰跟着花如雪多练练,省的像个傻白甜似的天天坑哥。

  “行了行了,军营还有事,明熊、明凰,快点走了。”明犀摆摆手,拨转了马头。

  “花家父子明日可别忘了来报到!告示明日明凰自会带去府上找花小姐!”明犀拽着缰绳让马打了几个圈说完了话,之后便领着明熊和明凰策马绝尘而去。

  花如雪则像什么事儿也没发生一样,若无其事走到今早买的那匹马跟前,牵起缰绳递给了花释了:“哥哥,答应你的马帮你买到了。”

  花释了上前接过缰绳,又牵起花如雪的小手:“咱们回家吧,娘在家该等急了,娘今天做了你喜欢的脆皮肘子和糖醋里脊……”

  花辞树也牵着自己的马走过来,两代三人带着一众家丁往家走,夕阳的余晖把他们的影子拉的老长,看起来和谐而宁静,暖融融的。

  呃……除了花辞树肩膀上扛着的大刀显得有那么点——突兀。

  是夜,明熊在军帐里点灯熬油地奋笔疾书,一百张告示写的他手都酸了……

  明凰真是坑哥专业户啊,用鼻毛想想明犀都不可能自己动手写的,那只能是明熊写了。

  而城南的花如雪一家则欢天喜地在庆祝花辞树升了三品指挥同知,花释了成了正四品的亲王一等侍卫。

  下午花如雪他们一到家说了今日的事情,听得林氏对花如雪更加刮目相看。

  用了晚饭,林氏就赶紧打发了管家老李头并几个小厮去西街定制新的大门牌匾,如今该换成“指挥同知府”了,听着都喜庆!

  林氏又亲自带着花释了出去买了一批新的日常衣裳,顺便再去给花释了买一匹马。

  家里的马现在林氏都看不上眼了,花释了直嘀咕:“还真是旱的时侯旱死,涝的时候涝死…”

  今早上买来的那匹马因为眼病所以暂且由花如雪在家照料,林氏甚至专门去找了治马的兽医,一改往日严谨持家的态度,开始大手大脚置办起来。

  晚上回来了也是里外里忙着给花释了收拾去军营的细软,甚至给花释了塞了二百两的银票…

  花释了无奈地维持着礼貌的微笑:“母亲大人,差不多可以了,孩儿又不是去逃荒,你收拾这么多干什么…银票也太多了!”

  “你不懂,母亲高兴啊,你以后一准儿比你爹有出息!你看你刚从军就是正四品,你爹熬了十来年才是个正四品!还是因为你妹妹才得了这个三品官!过些日子你回来以后咱们全家去祖坟上再上几柱高香去…”

  林氏说的欢天喜地手舞足蹈,花释了一脸郁闷拽了拽花如雪的衣袖:“好妹妹,你快把娘弄走吧…”

  花如雪抿嘴偷笑,走到林氏跟前:“好啦,娘,您快让哥哥休息吧,明儿个他还得去军营报到呢。”

  说着拽着林氏往大院走去,回头还不忘给花释了挤个鬼脸。

  花释了忙不迭给林氏做了个揖:“恭送母亲大人!”

  然后只听“哐啷”一声响,他迅速关上了自己的房门。

  林氏刚想张嘴说什么,硬是被花如雪拉着回堂屋。

  月色皎洁如雪,清幽的银白色月光将母女二人的影子投在青石板上,格外宁静安和。

  林氏牵着花如雪的小手:“雪儿你看,今晚的月亮,真是圆呢,明儿个娘带你去东街再给你买些首饰和新奇玩意儿。”

  “娘?”花如雪停下脚步,抬头眨巴着眼睛,望着林氏,清澈的眸子里却尽是与年龄不相称的深沉。

  “嗯?”林氏蹲下来,目光和花如雪齐平,“怎么了雪儿?”

  “母亲有没有想过,以后想过什么样的日子?”花如雪目光深邃,林氏听闻之后为之一震。

  一向知道自己这个捡来的闺女不简单,只当是她聪颖早慧,如今看来,想必花如雪要比自己想的更加成熟…

  林氏一时间竟然有些恍惚,只是呆呆地看着花如雪若有所思。

  “娘?”花如雪伸出小手在林氏眼前晃了晃,“娘您怎么了?可是今天累着了?”

  林氏这才回过神儿来,冲着花如雪粲然一笑:“大约是吧,娘方才恍惚间竟然觉得你像个大人似的。”

  说着林氏伸手把花如雪揽进怀里,顺势站起身,抱着花如雪往旁边的凉亭里去坐。

  “其实娘也没想过要什么荣华富贵,从前只想着你爹好好在军营里带着,升不升官倒是其次,只盼边关不要打仗,他能平平安安与我做这一世的夫妻。”林氏慢慢说到。

  “后来的有了你哥哥,便想着要将你哥哥好好抚养长大,希望他不要像你爹一样愣头青只知道用武力解决问题,老天保佑你哥哥还算是个机灵的…”林氏抱着花如雪,望着天上的一轮明月。

  “人都说养儿子随娘,娘你这么聪明贤惠,哥哥以后肯定也是人中龙凤,不会差的!”花如雪蹭了蹭林氏,很自然地撒着娇。

  “你呀,就你嘴甜!”林氏伸出食指轻轻戳了一下花如雪的小脑门儿。

  “娘本来就好,孩儿说的可都是大实话!”花如雪嘻嘻一笑搂住林氏的脖颈亲了亲林氏的脸颊。

  “娘现在呢,只盼着你和你哥哥慢慢长成了,身体健康,没病没灾的便好。”林氏捋了捋花如雪额头前的刘海儿,往耳后轻轻拢了拢。

  “母亲,哥哥现如今是齐王殿下的亲卫,齐王不像泾阳王常驻边关,过些时日定然要回长安帝都的,哥哥也肯定要跟过去,娘就没想过为哥哥打算打算?”花如雪定定地望着林氏。

  “雪儿的意思是?”林氏看着怀里的花如雪,忖度着花如雪是不是和自己想的一样?

  “娘为何不到长安先置办一处宅子?哥哥以后可就常驻帝都了,总不能一直住在侍卫们的值班处,总得有个地方让哥哥在休沐日的时候能安置下来,好好休息休息。”花如雪一字一句说的很明晰。

  林氏喜的一把将花如雪抱得更紧了:“我的儿,真是娘的好闺女,咱娘俩儿怎么就想到一块儿去了!”

  但林氏依旧有些犹豫:“只是咱们也没去过帝都,不知道上哪儿买宅子。也不知道会不会被帝都的人个坑骗……又没个熟人接待,置办宅子又是大事,娘自己也没个主意…”

  “娘~”花如雪用小手捧住林氏的脸,“既然没去过,那咱们抽时间去一趟就行了,索性父亲和哥哥都在军营里呆着,咱们在家也无事,家里的商铺又有那些老伙计管着很妥帖。母亲是怕人生地不熟被人哄骗了去,可是孩儿觉得,不管到哪里,这世上总归是好人比较多的。若母亲不嫌女儿愚笨,女儿倒是能陪着母亲拿一拿主意,母亲可愿意?”花如雪一句一句说的认真,小眼神儿真挚的不要不要的。

  林氏原本就信任女儿,一时间更坚定了:“傻孩子,你原本就是最聪明的孩子,娘的心肝儿肉!就听雪儿的。那咱们何时去帝都?”

  “这下反倒是母亲先着急了哈哈哈…”花如雪笑着,“娘先别忙,明日孩儿还要和寿宁公主去张贴告示,公主殿下最熟悉帝都民风和情况,孩儿明日可以打探打探。”花如雪想起今日见到的明凰,一个心智尚未开窍的皇家公主,是最好利用的了。

  谁让她上一世杀了自己?!趁着明凰还没成熟,自己好好玩儿她几年!

  花如雪心下打定了主意,眼中的瞳仁尽黑。

继续阅读:第十一章 为兄筹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青宫列之公主权倾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