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清冷的女人
黄若芊2019-04-20 13:513,347

  冬日的雪花,总是迎风飘落,像一只欢快的蝴蝶翩翩起舞。

  凛冽的寒风吹着整个大地,覆盖着皑皑白雪,让街道看起来十分的冷清。

  看着那大气磅礴《一品楼》三个大字,就知道这一品楼背后的主子是个妙人。

  “掌柜的,来间上好的包间,万不可让人打扰。”

  程夏与程冬看着吵闹的大厅,一瞬间寂静的看着他家主子。

  “是,是……您里面请,里面请,绝对给您安排个安静的包间。”

  掌柜看着堂主一脸尊敬的看着白纱遮面的女子,心里不由得颤抖。

  “属下参见阁主”掌柜的恭敬的行礼。

  “起来吧!盐城这边如何了?”

  “回阁主,一切安好,请阁主放心。”

  “在过一月有余就是除夕,各处动荡层出不穷,你们还需小心谨慎”萧念瑶摆手示意退下。

  “是”掌柜转身离开了房间。

  “小姐先喝杯茶暖暖身子。”

  “都别拘谨着了,坐下吧!”

  “是”

  “小姐,奴婢在东大街准备好了屋宅……”

  “辛苦你了,阿兰”

  有了她们,自己轻松了太多,只是苦了她们了。

  “不辛苦”苦的是小姐,这句话却没有说出口。

  萧念瑶看着身边的人,突然发觉我们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远,从前的日子才是最真实快乐的,可惜再也回不到从前了。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让这一切都变了味道,可能是不知不觉中,也有可能自己做决定的那一刻……

  ――――

  “李兄,你可识得刚刚那位是哪家的小姐,白纱遮面但也挡不住那一身灵气,尤其是那一双眼睛,美的动人心魄。”

  “贤弟,好眼光啊!只是盐城……这些年我在盐城,从未见过哪家小姐如此绝色”

  “看来,这美人是不是盐城人士还未可知啊!”白辰轩甚是觉得可惜。

  摇风轻动舞霓裳,

  佳人绝色醉人行。

  玲珑染白半遮面,

  不限舞步莲花塘。

  世间有如此美人,当真描述不了她动人之处,片言碎语当真亵渎那位小姐了。

  “终究不过是一副皮囊,红颜终会老去,难道贤弟也爱这种美人不成?”不过那双眼睛似曾相识的感觉,李逸云却没有说出口。

  “呵呵……不说这个。李兄,何时回京都,那边已经有动作了,可别错过好时机。”

  一脸玩笑的看着李逸云,说出的话却别样的认真。

  “快安排好了,到时我们就京都见吧!”

  一切都在笑容里,好兄弟之间就是如此默契,就算什么都不用直说,彼此也心知肚明。

  “罢了,罢了,今日我们也喝得差不多了,我也该回去了,咱们改日回到京都再聚。”

  “如此的话,我们就说好了,到时你可别推脱”

  ――――

  “见过堂主,属下有事求见主子”

  一身白衣劲装,显得格外的英姿飒爽,更是难得的美人胚子。

  “你在此等候,我去看下主子是否已经休息。”

  “阿兰,是谁求见?”

  萧念瑶向来浅眠,刚刚躺下就听到有声音传来。

  “回主子,是墨雪”

  在门外回复的阿兰不由得心疼,主子的睡眠向来很浅,这几年更是呕心沥血操劳着,这身体如何承受的住。

  “你让她进来吧!反正我一时半会儿是睡不着了”时间越来越紧了。

  “深夜打扰主子休息,请主子责罚”

  看着跪下的墨雪,不由得皱起眉头来。

  “起来吧!没什么紧急的事你不会深夜过来的,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先说说看……”

  “是,这是属下刚刚收到的消息”看着墨雪从怀中取出两张药方。

  萧念瑶慢慢的看着药方,不由得一拍桌子“这群人真是够大胆的”沉默一会儿的她不由得冷静了下来

  “一定要找到八王爷,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是,属下明白。”

  还有月余才到年关,这就按耐不住了,不过这时候八王爷失踪,难道他们就不怕皇上和皇太后察觉出什么?

  到底是什么让他们这么有恃无恐,难道京都有什么暗势力在掺和进来……

  “阿兰,立刻吩咐下去,让阿阮看管好一线天,无令牌不准下山,还有阿琪那让其小心一些。

  另外让墨雨和墨霜去查查都有哪些暗势力,还有何人出手……”

  吩咐完这些的萧念瑶不由得心惊,到底是谁?这么做是为什么?是搅弄京都的风云?

  还是有别的目的,为什么会针对这一个离京十几年的皇子,没有势力的皇子又有什么用处?非要置于死地……

  “京都那些细作是该敲打敲打了,这等消息居然现在都没有传出来。

  墨雨当初安排的人都可以启用了,这些年寂静的生活过久了,难保不存二心,吩咐他们再好好查查。

  再则,我门中不留废物,想要有所成就看他们的付出值不值得,否则我不介意清理门户……”

  阿兰与阿容看着萧念瑶,不由得颤抖着,这是主子第一次发这么大的火。

  心惊胆颤的她觉得好无力,不一会儿慢慢冷静了下来。

  “程秋回来后,就让他立刻来见我”

  “是”颤抖着双腿慢慢走了出来,不自觉的发现已经满头大汗了,后背也湿了不少。

  两人相视对了一眼,发现活着真好,刚刚真的差点喘不上气。

  朦胧的夜渐渐的亮了起来,风声呼呼地吹动着树梢,让雪花似小姑娘般舞蹈着。

  “主子,程秋回来了”

  程秋看着阿容严肃的脸,看来主子的心情非常不好,不由得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

  看着房门打开的瞬间,一阵寒气袭袭而来,杀气十足。

  “属下见过主子”

  “事情可办妥了”

  “那批人都已经安排好了,主子回京后可随时启用。

  这是百花楼送来的消息,太后病重是自己服下的秘药,并无大碍,只是身子比较虚而已。

  三皇子与五皇子一个月前被禁足,随后被我们介入,如今已经忙的手忙脚乱…………”

  “嗯,这件事你办的非常好。程春身边那需要帮忙,从今儿开始,你就去帮帮洛春吧!”

  “是,那我明日就去。”

  沉默很久的君明月看向子棋,不由得觉得自己的表情吓到她们了。

  “让我们的人都小心点,还有子画那,近日多留意下面传来的消息”

  “是。”

  “都下去吧!”说完便转身离开。

  子琴子棋懵懵懂懂的慢了一拍,等反应过来房间只剩她们两个了,子琴拉着子棋慢慢关上房门。

  “子琴姐姐,你说小姐她刚刚………”子棋拉着子琴轻声轻语。

  “别乱说话,小姐一夜未睡,早膳多点准备些可口的。”

  拉着子棋走了好远便松开了那吵闹的小家伙。

  “以后不该说的不要在说了,我们要时刻谨记自己的身份,做奴婢就要有奴婢的样子。

  小姐对我们好,我们更要有自知之明,不能越了自己的本分。

  祸从口出的道理你应该明白,不要因为你是心直口快给小姐添麻烦,你可明白这其中的意思?”

  子棋第一次听子琴说这么多“是,子棋记住了,谢谢子琴姐姐教诲”

  ――――

  李宅中的书房中,格外的寂静。

  李逸云看着画像上的人发呆了很久,轻轻地问道:为什么我看着你那么眼熟?你到底是谁?一双灵气逼人的眼睛,白纱遮面也难以掩盖倾城倾国之姿,哪怕京都第一美人也不及你这回眸的一分。

  “叶安,一线阁可有消息回复?”

  李逸云不由得抚摸着那画像中的眉眼,一面之缘的女子竟然值得他日思夜想,只是不知这姑娘……罢了,如今身处漩涡之中,又有什么能力去过问她……

  “爷,这才一日,过两天可能就有消息了。”

  “是我着急了”或许是我奢望再见一面,只是忍不住想……我只想知道你是谁?为何与她如此相似的眼睛。

  ――――

  清晨的空气就是好,阳光明媚,给人添一色妩媚。

  如果能跟家人就这样简单的生活着,也未必不是好事。

  嘴角的扬起就像是嘲笑自己的天真,父母从一开始就不是普通人,自己也做不了普通人,幻想的安逸都是奢望。

  迎着清晨照耀下的君明月不是更加动人,反而更加迷人,就像堕落的仙子化身成魔的勾人摄魄。

  “主人,一线阁传来消息,有人拿主子的画像买消息,要不要我们动手教训……”

  “下手轻点,我们出来玩的,要保持心情愉快,……要记得给他们还一份礼,别失了我们的礼数。”

  “属下明白”哈哈哈……这次新研究的药有人帮忙试了。

  君明月思虑着,看来盐城挺好玩的啊!嘴角的冷笑越来越明显了,只希望明日送到的消息不会让人寝食难安的好。

  “白衣那怎么样了?可有什么消息传来?”

  皇宫中危机四伏,看似无剑却最能伤人于无形。

  宫中的女人也是可怜,很多人都是为了家族荣辱,纵然不愿意也无可奈何,可是一入宫门深似海,那是你死我活不见血的战场,到最后又有多少人保持了最初的心,没有迷失心智。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浮生若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