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赎辽
刘旻2019-02-19 08:066,131

  四十五 赎辽

  马关条约正式换约的消息传到俄国,立即荡起涟漪。当然,沙俄在意的不是赔款多少、也不是台湾的割让,而是辽东半岛落入日本之手。气急败坏的外交大臣罗拔诺夫紧急上奏沙皇尼古拉二世,指出道:“和约中最引人注意的,无疑是日本完全占领旅顺口所在地的半岛;此种占领,会经常威胁北京,甚至威胁要宣布独立的朝鲜;同时由我国利益来看,此种占领是最不惬意的事实。要是让日本这样做好,我们将毁掉一切的成就,以及您所尊敬的父亲曾付出崇高巨大的努力但尚未实现的极其宏伟的事业。”罗拔诺夫所说的沙皇父亲,就是亚历山大三世。“宏伟事业”则是指:把包括中国、朝鲜在内的东方归并于俄罗斯帝国的历史使命。亚历山大三世曾公开声称,“俄国之鹰的翅膀已经广阔地伸延至全亚洲,丝毫不容怀疑,将来我们誓当彻底吞并这些地区。从此以后亚洲将成为黄色俄罗斯的同义语”。亚历山大大帝的这番豪言壮语,并非意想天开。十九世纪中叶以后,沙俄利用每次中国与英法等列强冲突的时刻,插上一脚、趁火打劫;通过《瑷珲条约》、《北京条约》等,吞并东北和西北大片领土。胃口大开,越吃越香。不料半道杀出个程咬金,一直在餐桌旁徘徊讨饭的日本乞丐,本来拣点丢掉的骨头啃啃无妨,如今一夕间乍富,居然也向餐桌伸出一只手来!

  沙皇和他的臣子们看在眼里,当然怒从心底起,恶向胆边生。尼古拉二世立即要求相关内阁成员召开一次特别会议,研究打开这只由乞丐之手变成强盗之手的对策。出席会议的有海军元帅亚历山大维支大公、外交大臣罗拔诺夫、陆军大臣万诺夫斯基、海军代理大臣契哈乞夫、财政大臣维特。

  听完罗拔诺夫的情况介绍后,亚历山大维支大公首先发言,此大公还真的颇具战略家眼光,把现实与未来分析得另类而又透彻。

  “在今日情况下,对我们最有利的不应是把日本人踢走,而是秘密站到日本方面。在不阻碍日本南下时,与它签订尊重我国利益的秘密协议。利用这个途径,一方面我们毫无所失,同时在将来可能与英国发生的纠葛中得到一个强有力的同盟者。如果我们帮助中国,则必与日本结仇,它将永远成为我国远东的劲敌,并把它推到英美阵营。我们无论如何,不应对日本展开敌对行动。假使我们卷入战争,无疑英美会站在日本方面。我们的海军足以对付日本,但不足以对付英国。”

  但是,到会的其他人都不同意大公的意见。罗拔诺夫立马反驳道:“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能指望日本的友谊。这个民族从来不知感恩戴德,翻过身来、腾出手来就要恩将仇报。它不仅对中国战争,早晚还要对俄国战争,以后会是对全欧洲。日人在占领南满以后,决不会止于此,无疑会向北向东推进殖民!”万诺夫斯基附和道:“我赞成外交大臣的判断。日本占领南满,直接威胁我国,因为此一地区会成为进攻阿穆尔边区的基地。日本占领南满以后,将使我们难以重划与中国的疆界。不如把朝鲜南部让给日本,我们占领朝鲜北部,这比容许日人进入满洲有利。因此,必须试用外交方式,逼迫日本放弃满洲。假如不能成功,宁可动用武力!”维特道:“日本迫不及待进行战争是对我们开始建设西伯利亚铁道的反应。欧洲列强和日本大概都意识到不久的将来就要瓜分中国,他们认为在瓜分时,由于拥有西伯利亚铁道,我们的机会便大大增加。日本的战争即使不是有意针对我们,到时也必达到这个效果。如果日本占有南满,以后是必要全部吞并朝鲜。日人得到中国六亿卢布赔款以后,他们的势力会更加巩固,把善战的蒙古人及满洲人吸引到他那一边,以后再开始新的扩张战争。在这种趋势下,不难逆料,数年之后,天皇便成为中国的皇帝。假使我们听任日本人进入满洲,要保护我们的领土及西伯利亚铁道,就需要几十万军队及大大增强海岸,因为迟早会与日本人发生冲突。因此,我们只有两个选择:任由日本割去南满,等西伯利亚铁道筑成后再要求日本退出;或者现在就积极阻止此种占领,对于我们不知何者较为妥善?”亚历山大维支大公开始动摇了,嘴唇动了动,便不再吱声。维特道:“我们最好现在就积极行动,暂时不向中国提出修正我们阿穆尔的疆界,也不占领其他土地,以避免同时与中日为敌,并与欧洲方面维持无利益冲突的关系。我们应坚定声明,不能容许日本占领南满,如果日本拒绝我们的要求,我们就动武!当日本和列强相信我们真有决心有准备时,大概能够假定日本将回避战争。如果出乎意料之外,日本对我国坚持置之不理,则令我国舰队不必占领任何中国、朝鲜的据点,直接攻击日本海军,并轰击日本本土。这样,我们就成为中国的救星,中国会尊重我们的效劳,因而会同意用和平方式把割让给日本的土地和赔款转让给我们。”

  维特描绘的美好前景感染了在座的所有人。大家立即前往皇宫向沙皇汇报。沙皇自然也被感染,听完简报,便发布此训令。

  “我们要在中华帝国北方保持战前态势,先以友谊方式劝告日本放弃南满。如其拒绝,就对它宣布,我们将依照我们的利益来行动!同时正式通知列强和中国,我方无任何侵占意图,但为捍卫远东和平,我们坚决主张日本放弃占有满洲南部。外交大臣立即着手执行!”

  罗拔诺夫领了尚方宝剑,第二天,4月17日,即中日讲和条约签字的当天,便邀请德、法两国驻俄会使会晤,声明道:“俄国政府决定立即以友谊方式,直接向日本政府提出不得永久占领中国本土的请求,希望德法两国加入这个行动。如果日本不接受友谊的忠告,俄国建议三国对日本在海上采取共同军事行动,切断日军在中国大陆上与其本国一切的交通,使它孤立。”德法公使把罗拔诺夫的声明发回国内,德法出于与沙俄一样的想法,立刻响应,三国联合干涉还辽的阵线迅速结成。

  4月23日下午,俄、德、法三国公使气宇轩昂地联袂来到日本外务省,面会外务次官林董,分别出示本国备忘录。

  俄国政府的备忘录写道:“俄国皇帝陛下之政府,查阅由日本向中国所要求讲和条件时,认为其所要求之辽东半岛如为日本占领,不仅将经常危及中国首都,同时,朝鲜国的独立亦将成为有名无实。上述情形将长期妨碍远东持久和平。俄国政府为再次向日本国皇帝陛下之政府表示诚挚友谊,兹特劝告日本国政府须应确然放弃对辽东半岛之领有。”俄国公使在宣读备忘录时,还对“确然”二字,特别加重了语气。

  法国公使继俄公使之后递交备忘录,与俄国如出一辙,写道:“法兰西共和国政府认为:占有辽东半岛将危及中国首都、使朝鲜国的独立归于有名无实,且对远东和平设置永久性障碍。法兰西共和国兹重申:为对日本帝国政府表示友谊,故对帝国政府放弃对该半岛的占有,给予友谊劝告,乃法国政府之义务。”

  德国公使最后递交备忘录。并以日文宣读,内容都是三国事先商议好的,大致相同。所谓“友谊劝告”,其实是最后通牒,你不听,我就揍你。所以三国公使在宣读完备忘录后,又轮番发表一段口头威胁。德使口气强硬地说道:“自此次日中事件开始,我国政府向贵国表示友好劝告决不止一次。最近本公使奉本国政府之命,再次劝告贵国勿提出太多要求,尽早缔结和约,但贵国未能接受此种毫无利己之心的劝告。现在日本提出的讲和条件实为过分!是以本国皇帝陛下之政府,不能不提出抗议,而且必要时将使此抗议成为有效。同三国开战,对日本国乃是毫无希望胜利之事。故认为贵国对此事件必须让步!”俄使接话道:“依据此次和约,日本将永久占领辽东半岛即大陆的一部分,本国政府及其他各国均感惊讶。原来日本政府的外交手法,就是事先不进行磋商,而总是出人不意,所以必定招致冲突。希望日本政府对此宣言从速作答。”法国公使跟进讲道:“割取辽东半岛将为日本政府惹起大灾难,故奉劝放弃此条!”

  历史是不是惊人地相似?吞并琉球他们也是这么干的,完事后伊藤亲自跑到中国解释,你别反对了,我已干完了。今日日本围绕钓鱼岛国有化所作的一系列举动,都传承自当年的外交手法。偷袭成功——造成即成事实后,再装出一脸谦恭,一拨一拨地派人四处游说,要求受害者谅解,你再不依不饶,就是不可理喻,我们不陪你玩了。

  对于已和中国打得精疲力竭、猎物即将入口、而又一惯欺软怕硬的日本而言,三国的突袭恰似晴天霹雳,即惊慌失措,又舍不得松口。三国公使离去后,林董急电正在舞子的陆奥宗光,陆奥闻讯,又急告伊藤博文,伊藤当然要急告天皇。天皇也蒙懂了!

  整不明白了就得开会,叫做集思广益,群策群力。

  蒙懂的天皇等不到天亮,就在广岛紧急召开了御前会议。参加会议的只有伊藤博文和陆军大臣——那个差点在辽南切腹的山县有朋、海军大臣西乡从道等三人。伊藤应天皇旨意率先发言,道:“陛下,臣夜来苦思对策,莫衷一是。臣以为可有三种应对方案,请陛下裁断:第一,即使遭遇新增敌国攻击之不幸,亦断然拒绝三国之胁迫;第二,召开列国会议,商讨处理辽东半岛问题;第三,完全容纳三国之劝告,将辽东半岛还给中国。”睦仁听完,目视山县有朋,这当年狂妄的山县经过反省,已恢复冷静,有了大局意识,道:“臣以为如断然拒绝三国劝告,必将引起武力干涉。而我帝国军队目前全部驻于辽东半岛;海军大部已派往澎湖,国内防务如同真空。近十个月的战争,兵力军需都已疲劳匮乏。对于三国联合舰队,自不待言,单与俄国抗战,也毫不把握。战端一起,没有胜算,亡国灭种都得操于三国之手了。”说得睦仁额头渗出冷汗,再目视西乡从道,西乡道:“陛下,臣也认为决不可与三国决裂。故伊藤首相的第一方案,断不可行。采取第三方案,乖乖地退还辽东,又过于示弱,必遭世人讥笑。第二方案,可作为暂时对策,不妨一试?”天皇道:“那也只得如此了,伊藤首相和陆奥外相马上着手落实吧!”

  那凶悍的俄德法一旦出手,怎能等闲视之,他们根本不给日本采取所谓折中手段的机会。言语扔出,大棒就伺候上了。俄国政府命令停泊在日本各港口的所有舰艇,即刻起锚出港,做好“军事斗争”准备,并同时在神户和烟台列队示威,黑洞洞的炮口指向日本岛和日军。德皇也立马下令把散布于中国海岸的舰队,集中到渤海湾,迅速与俄国舰队取得联系。俄国代理海军大臣契哈乞夫当日答记者问,向全世界宣告道:“俄国的东方舰队是强大的,士气是高昂的。无须进行大规模作战,便可切断日本的一切海上联系!”

  吓得屁滚尿流的日本,情急之下,也重蹈了一回中国每每临危时的覆辙,即向英美等友邦求救。殊不知列强的施暴或救援,都根据自身利益决定,哪里是你这两个厮缠没完的丑陋的东亚孪生兄弟所能以悲情左右的?日本对英美的诱惑性说辞是:1、日本关于朝鲜独立问题,将真诚使欧美各国得到满足;2、日本将把营口及另外一港,辟为自由港,免除关税,且另一港口终年无封冻之虞,船舶自由出入。因而辽东半岛割让后,对欧美商业更加有利;3、对该半岛的占领不会威胁北京。退一步讲,即使威胁北京,如中国能铺设铁路,加强军队,则足以自卫而有余。这是多混蛋的逻辑,中国若强大,当然就自卫有余;如果像现在这样,日军进出北京,不如同过自家城门?

  中日战争时,美英可以偏袒日本;现在可能发生俄德法对日的不对称战争,英美有何天大的利益值得参与到一场世界大战中去?没有天大的利益,日本抛出的那点美食不足以构成加入厮杀的诱惑。结果热脸贴到冷屁股上,英美倾听了日本的哭述,抚慰一番,就翩然离去。倒是俄德法不依不饶,又找上门来。俄使厉声警告林董道:“目下我国政府派运送船到敖德萨正在运送军队到北京,希望日本采取主动,且勿惹起麻烦!”德使也怒道:“值此重大事件之际,日本外务大臣不回东京,总是以贵次官应付,我们必须表达不满!”法使道:“答复必须在尚未成为既成事实以前做出!”

  看,以实力为后盾的口头警告多么有效!日本玩不开“既成事实”的老把戏了,它只有部分让步和全部让步两个选择。日本人“悲愤”地感知到,它军事上绝非三大列强对手,如果不接受三国“劝告”,迁延不决,一旦俄德等动武,中国利用时机,撕毁和约,就可能落得辽东半岛既不能保,《马关条约》规定的其他好处一同鸡飞蛋打的境地。权衡利弊,日本人觉得不能要脸了,只有完全接受三国“劝告”,忍痛放弃对辽东半岛的永久占领。这睦仁确比后来被右翼狂徒包围影响下的儿子裕仁冷静许多,它退后半步,忍得一时之辱,为日本赢得数十年的高歌猛进。那裕仁天皇就不聪明了,已经占领了大半个中国,意犹未尽,敢去挑战不过说两句公道话、扭抿做点支援中国小动作的美国!结果真就弄得鸡飞蛋打,把他父皇抢夺的累累果实几乎丢尽。如果不因为共产主义与资本主义冷战偶然降临,使日本二度沐浴在山姆大叔的雨露当中,这大和民族国将不国,被中美俄打翻在地,死死踩到脚下,还有什么希望收回当年吞并的琉球?还有什么机会去跟中国狼烟四起地争抢台湾附属的小岛?

  5月10日,识时务的天皇睦仁发布诏书,宣告接受三国“劝告”,交还辽东半岛。诏曰:

  朕因清国皇帝之请,命全权办理大臣与其简派之使臣,会商订结两国媾和条约。

  然俄德两帝国及法兰西共和国政府,以日本帝国永久占领辽东半岛之壤地,为不利于东洋永远之和平,以勿永久保有其地域,怂恿朕之政府。顾朕恒眷眷于和平,而竟与清国交兵者,洵不外以永远巩固东洋和平为目的,而三国政府之友谊劝告,意亦在兹。朕为和平计,固不吝容纳之。至更滋事端,致时局益艰,治平之恢复益迟,以酿民生之疾苦,而沮国运之伸张,实非朕之本意。且中国依媾和条约之订结,以致渝盟之悔,使我交战之理由及目的,炳然于天下。今顾大局,以宽洪处事,亦于帝国之光荣及威严无所毁损。朕乃容纳友邦之忠言,命朕之政府以此意照复三国政府。若夫关于交还半岛壤地之一切措置,朕特命政府与中国政府商订。今媾和条约既经批准交换,两国和亲复旧,局外之国亦斯加交谊之厚。百僚臣庶其善体朕意,深察时局之大势,慎微戒渐,勿误邦家之大计,朕有厚望焉。

  日皇在诏书中,颠倒黑白,把发动侵略战争和被迫接受三国“劝告”,通统说成是为了“和平”,用以自欺欺人。这是日本侵略者惯用的手法。但由于日皇正式宣诏交还辽东半岛,至此,俄、德、法三国之干涉,乃暂时告一段落。

  亦如后来日人不承认1945年被中国打败,只承认被美俄制服一样;1895年它对俄德法屈膝,是畏于三国的强悍;对手下败将中国,当然是另一番姿态。其原则是,对三国完全让步,对中国一步不让。所谓不让,就是狮子大开口,要求中国拿出库平银一亿两赎辽!中国无力争辩,最终又是三国“好事做到底”,再次干预,把赎辽费一口价降到三千万两。你不同意?我就揍你!结果就是同意。

  三国干涉还辽“义举”的实质,我们的伟大导师列宁有个很形象生动的总结,不用我们再费口舌去分析。

  日本试图在中国的万里长城上打开缺口,而当他发现这块肥肉的时候,一下子被俄、德、法、英以及意大利的资本家抢走了。

  时至今日,许多西方人和周边历史上那些藩属国经常抱怨中国人丢不下历史包袱,让历史悲情遮蔽双目,以至不能正确观察沧海桑田、翻天覆地的新世界。从他们的视角看,可能是对的,亚洲离不开美国警察来维持治安。但从许多中国人的视角看,就远非如此,因为二百年前维系几千年的地球秩序才是世界的常态,现在阿猫阿狗都堵在中国门口争食的状况才是反常的,需要打破的。

  那么又回到小说开篇时的议论,中国目前是否强盛,看看日本人、看看曾经心甘情愿、兴高采烈依属于中国的周边各国对中国的态度,也就是说,照照这些镜子便明了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甲午战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甲午战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