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明珠楼主2018-12-28 14:332,495

  无比巨大的七星坛,建造在七大洋的上空,站立在七星坛上可以俯瞰整个文明。

  虚空灰蒙蒙的伸手不见五指,一面大旗遮住了太阳的光辉,刹那间却见一条光线从虚空中传递而出,直射七星坛。

  李长恨一摆手,虚空像是受到了什么牵引,开始起伏。

  李长恨道:“乾宫第一卦,变其初爻,下卦成巽。乾宫第六十四卦,变其初爻,下卦成巽,晋为游魂。”

  李长恨终于完成了六十四卦象的推演。

  李长恨道:“五色石在大荒。”

  山水环绕,几棵苍劲的树木遮住了一间竹屋。

  竹屋中有着一张简单的床,走出这个竹屋是一片绿色的草地,草地上有着两人,分别是一男一女。男的身穿紫色长袍,女的身穿橙色长袍。

  展怜卿道:“师傅召见我们也不知是为了何事,竟这般匆忙?”

  两人一同来到了一处院子外,柳树的枝叶浮动着,前方是一些碧绿的竹子,右侧是一个小池塘,池塘中有着一些小鱼,鱼儿欢快的游动着。

  院子的正中央,有着一方亭子,亭子名叫天策居,是赵光宇居住的地方。

  赵光宇正坐在石椅上,她的前方摆放着一盘棋子,手中拿着棋谱,她低着头看着眼前的这盘残局。

  赵光宇道:“为师叫你们来,是有一件事情拜托你们去办!”

  何相忆道:“师傅请说,我们万死不辞!”

  赵光宇微微一沉吟,他伸出了右手,手掌中浮现出一粒小石子,小石子散发着赤橙黄绿青五种颜色。

  赵光宇道:“你们随我来。”

  密室的中央有着一个炉鼎,炉鼎有一人多高。鼎盖腾空而起,鼎中中央悬浮着六颗不大不小的丹药。赵光宇伸手拿出了两颗。悬浮着的鼎盖飘落下下,盖住了整个炉鼎。

  赵光宇道:“为师缺了一位药材。你们能为为师取回吗?”

  “定不负师命!”

  赵光宇道:“你们务必小心!”

  夕阳西下,满天的红霞绕向天边。

  焦黄的土地没有道路,天空黑压压的一片,阴沉着。云层中,有着一座山。

  赵光宇道:“药材在一个上古的洞府中,洞府已经被我找到。你们好好准备一下吧!”

  刀削的岩石,岩石四周有着一个雕像,雕像的中央是一个柱子,柱子上放着一粒散发着五种颜色的石子。

  展怜卿环顾了四周,四周都是悬崖峭壁,峭壁上有着藤蔓,洞府在悬崖的上方。

  何相忆与展怜卿小心的躲在岩石身后藏身,茂密的树林遮住了身躯。

  漆黑的洞府中,何相忆和展怜卿缓慢的走着,一时间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

  月亮高高的挂在了天空,水面上投来了淡淡的银光,增加了水的凉意。瀑布从两山之间流出,落在了一块天然的岩石上。

  展怜卿道:“五色石我们已经取得,还是赶快回天策居向师傅交差!”

  何相忆道:“我们赶快回去吧!”

  何相忆伸出右手,手掌中静静的悬浮着一粒散发着五色光华的小石子。五色石缓慢的平移到了赵光宇的眼前。

  赵光宇道:“你们已经完成了使命。”

  何相忆与展怜卿同时发出一声惨叫,胸口处的衣服渐渐染红了,两条小青蛇从体内串出。

  赵光宇道:“我已经在你们的体内种下了蛇胎,此刻是它们的出生之时!你们这些年的修为都会被蛇胎吸收殆尽!”

  两条小青蛇分别从何相忆与展怜卿的胸口钻了出去。

  赵光宇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两条小青蛇飞入了赵光宇的口中。

  赵光宇全身的经脉鼓动,两条小青蛇在经脉中穿梭,化为了虚无,融入了赵光宇的身体中。

  李长恨拿出了一只笛子,这笛子,通体碧玉。

  相思总在月常圆,雾里横笛登彼岸。

  悲伤达到极致,是淡然,爱达到极致,也是淡然。

  轻轻的小草在微风的吹动下,轻轻的摇摆着,小草上有着水珠,水珠滴落在地面上。洞中漆黑一片,李长恨走入了洞中。

  黑暗中走出一只妖兽,妖兽展开双翼,向李长恨猛扑过去。

  李长恨原地一个打滚,手掌支撑起整个身体。

  妖兽煽动着翅膀,狂风猛烈的呼啸,李长恨险些站立不稳。

  一个一个火球从妖兽的口中喷出,向着李长恨席卷而来,李长恨左躲右避的闪避着。

  妖兽一转身化为三只妖兽,三只妖兽煽动着翅膀飞向李长恨。

  李长恨脸色一变,眉心处的飞剑激射而出,划过一道流光,在虚空中飞舞着。

  三只妖兽爆裂开来,血肉掉落在洞穴中,一股血腥味弥漫开来。

  李长恨走出这个山洞,脚踏飞剑向着大荒激射而去,虚空中留下一道白光。

  杂草丛生,雪白的地面上留下了李长恨的脚印。

  李长恨一挥手,虚空中出现一个太极图,一滴鲜血从李长恨的指尖飞出,被太极图吸入。

  太极图旋转开来,里面露出一片纸张,纸张上写满了密密麻麻的文字。

  大荒深处的一处巨大的洞穴中,李长恨缓步走入,洞穴的岩壁上有着丝丝的血迹,有着一些妖兽的尸骨。

  李长恨看见了一个人类尸骨,他的胸口有着一个拳头大小的血洞。祭坛上摆放着一颗五颜六色的石头。

  李长恨飞身而去,站立在祭坛上,五色石顿时大放异彩,光华四射。

  李长恨脸色一变,无形的力量禁锢住了李长恨,李长恨顿时动弹不得,元神在李长恨的身躯中显得不安分,很是急躁。

  无边的黑暗遮盖住了整个洞穴,赵光宇从黑暗中走到了李长恨的身旁。

  李长恨的脸色扭曲着,元神被慢慢的剥离开来,飞出了李长恨的肉身。

  赵光宇道:“我要你形神俱灭。”

  赵光宇一掌打在了李长恨的身上,李长恨一口鲜血喷出。

  赵光宇道:“上官渡情,你来杀了他吧。”

  上官渡情曼妙的身影从洞穴中走到了李长恨的身前,一丝能量在手中渐渐凝聚,凝而不散。一掌印在了李长恨的腹部,空气中流动的能量透过了李长恨的腹腔,在后背穿透而过。

  李长恨的脸庞扭曲着,无尽的疼痛在脑海中挥之不去。

  如有如无的波动从上官渡情的身上散发而去,向着李长恨席卷而过,李长恨的元神爆裂开来。

  李长恨全身颤抖开来,五官中鲜血不断的涌出,成了一个血人。

  上官渡情露出了一丝残忍的笑容,一条寒冰凭空出现,束缚住了李长恨的双手,李长恨披散着长发,脸上露出了一丝惊骇。

  上官渡情道:“我们该如何处置他。”

  赵光宇道:“把他的元神囚禁在幽冥,让幽冥之火灼烧他的身躯。”

  上官渡情眼眸中红光一闪即逝,血红色的烟雾翻滚着,不断的充斥着,疯狂的涌入。

  上官渡情抬手一巴掌,打在了李长恨的脸上。

继续阅读:第十九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渡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