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明珠楼主2018-12-28 14:292,312

  凹凸不平的岩石在湖面上漂浮而起,远处是一个瀑布,水流从瀑布上平静的流淌下来,进入了湖面。

  瀑布上方是陡峭的岩壁,崖壁擎天而起。瀑布下,水流静静的拍打着。

  上官渡情极目远眺,湖面上有个紫色的棺椁,正漂浮着。她在平静的湖面上走过去,一手托起了棺椁。

  上官渡情把棺椁放了下来,打开了棺椁,赵春静静的躺着。她伸手抚摸着赵春的脸庞,如此的小心翼翼,像是在擦拭着一件无价之宝。

  上官渡情合上了棺椁,走在了丛林中,她踩着枯黄的枝叶,脚下的枝叶自然而然的形成了一条小路。

  上官渡情抬着紫色的棺椁来到了临江镇,来到了明月楼。

  上官渡情抬着棺椁来到了二楼,她在厢房中放下了棺椁,随后打开了棺椁,把赵春抱在了怀中,放在了床上,盖好了被子。

  上官渡情拿出了梳子,他扶起赵春,拿着梳子为赵春梳理发丝。

  上官渡情抱起赵春,把他放在了棺椁中,拿起篮子,把玫瑰花洒落在棺椁中。

  当东风荡荡影寒,当人生潇潇寒碧,还有相思何处诉。

  山水已断肠,暗换悲凉,苦了瘦影。谁为谁云中滋味皆成伤。谁为谁飞花落恨笑相依。

  上官渡情静静的看着赵春,拨弄着赵春的发丝,伸手去触摸赵春的脸庞,赵春的脸上冰凉冰凉,上官渡情看的出神。

  抛开世事断仇怨,相伴到天边。笑傲此生无厌倦,爱恨两难断。情茫茫,心茫茫,相思阵阵风萧萧。

  秋声惊,飞雨泪,幽花落清浅。

  美轮美奂的壁画,几根红木的柱子托起了整个王府。

  王夫人道:“相公,早去早回!”

  王生怜爱的看着眼前的妻子道:“夫人回去吧。”

  王夫人道:“晚上,我做好了饭,等你!”

  王生道:“太晚了,就不用等我了!”

  一名下人牵来了一匹漆黑色的骏马,王生看了一眼王夫人,在其额头上轻轻的吻了一下。

  心窗明月谁共影,孰知情一片。心事风摇怨,诗情归我恋。孰为伴,来悲欢,相思泪,痴心为谁牵。一剪心事又一霄,把愁思消。

  王生骑上了骏马,他双腿一夹,漆黑的骏马消失在了王夫人的眼中。

  树林中的道路崎岖不平很难行走,漆黑的骏马渐渐的放缓。

  粉红色的烟雾飘逸着,若隐若现中显现一座亭子,上官渡情端坐在亭子中,她手中拿着画笔,正在对镜描眉。

  王生骑着黑色的骏马靠近了。

  上官渡情回过身来瞧见了王生,露出了笑容,这一笑,把王生的两条腿都硬生生酥麻了。

  王生不自觉的下了马,牵着漆黑色的骏马来到了亭子边,马匹不停的鸣叫着,像是受到了什么惊吓。漆黑的骏马挣扎着,挣脱了缰绳飞快的消失在了丛林中。

  王生瞅了一眼端坐在亭子边描眉的上官渡情,他一扫眼前的忧虑,眉间不由得露出了笑颜。

  粉红色的烟雾飘动着,飘向了这个亭子,烟雾遮住了王生的眼睛,王生不由得走近了几步。

  王生朦朦胧胧中看过去,上官渡情身穿粉红色的长裙,她缓缓站立起身。

  王生快步的走过去,在台阶上摔了一跤,跌倒在了亭子的台阶上,他微微抬头看向上官渡情子。

  上官渡情道:“这位公子,您怎么了?”

  王生急忙站立起身,他抖了抖身上的衣服,露出一副斯斯文文的样子。

  上官渡情瞧了王生一眼,噗嗤一声笑了,道:“真是一个有趣的人?”

  王生道:“敢问姑娘是哪里人?”

  上官渡情道:“我是岭南人士,刚刚来到此地,人生地不熟的,现在天黑了,也不知道住在哪里?”

  王生道:“我对此地非常熟悉,我带你去住客店吧?”

  上官渡情道:“那就太感谢公子了!”

  王生道:“这是我的荣幸!”

  上官渡情道:“不知公子高姓大名?”

  王生道:“本家姓王,我叫王生!敢问姑娘芳名?”

  上官渡情莫名的一笑,道:“我叫上官渡情。”

  上官渡情抬头看了一眼无边的天际道:“快要下雨了!”

  明媚的天空,一下子被乌云覆盖了,狂风乍起。一滴两滴下起了毛毛细雨,毛毛细雨打落在了上官渡情的脸上。

  上官渡情急忙走到了亭子中,自言自语道:“这可如何是好!”

  王生站在亭子中,静静的看着上官渡情。上官渡情悄悄地看了一眼王生,她脚下一拐。王生急忙走上前去扶住了上官渡情。

  王生看着怀中的上官渡情眼神呆住了,久久不能回过神来。

  上官渡情道:“公子……公子……”

  王生静静的看着怀中的上官渡情,似乎没有听到上官渡情的叫唤。

  上官渡情喊道:“公子。”

  上官渡情这才站立起身,走下了亭子,不曾想整个身子使不上力,又倒在了王生的怀中。

  王生道:“姑娘,没事吧!”

  上官渡情道:“我拐到脚了,走不了了。”

  没过多久,那匹黑色的骏马从远处走了过来。

  王生走上前来,抱起了上官渡情,让她骑在了骏马上,王生牵着缰绳。

  王生道:“我家就在不远处,如果不嫌弃,可以暂住小舍!”

  王生牵着缰绳一路来到了王家,扶着上官渡情从骏马上走了下来。

  王夫人道:“相公,这位是?”

  王生道:“夫人,她的脚踝扭伤了,让她住一晚吧!”

  王生扶着上官渡情来到了王家的大院,王夫人让开了一条小路,上官渡情迈进了王家大门,王夫人率先道:“姑娘何方人士?”

  上官渡情轻声细语道:“小女岭南人士。”

  王夫人道:“家中可有何人?”

  上官渡情道:“父母死的早,家中除了小女别无他人。”

  王生走过了几个拐弯,来到了厨房,餐厅在厨房的一侧,餐桌上已经是满桌子的菜肴,丝丝热气传出。

  王夫人道:“相公,菜都是你喜欢吃的。”

  王夫人坐在了椅子上,盛了饭递给了王生,王生伸手接过了饭碗,却把碗放在了桌子上。

  王夫人道:“怎么?不合胃口吗?”

  王生站立起身,端了几个菜离开了王夫人的视线,他来到了上官渡情的厢房外,先是敲了几下门。

  王生道:“给你带了一些吃的。”

继续阅读:第九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渡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