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淘枝2019-01-11 22:102,472

  顾思安头也不回的离开,他害怕看到安逸的眼神,更害怕看到傅林舟的眼神,他只觉得大脑一片混乱,完全无法思考。

  “思安,你等我一下!”安逸的声音在顾思安背后响起,顾思安摇摇头,他不想听,只顾着往前走。

  等到顾思安反应过来时抬头发现,原来是红灯。顾思安猛地转身,画面在他的瞳孔中逐渐放大,褪色。

  “安逸!”傅林舟的声音穿透顾思安的胸腔。

  顾思安浑身都在颤抖着,他听不到周围的声音,心脏仿佛在那一刻停止跳动,他所看到的都变成了黑白色,直到那片刺眼的红色出现在他的眼里。

  “安逸!”顾思安飞快地奔到被撞倒在地的安逸身边,紧紧拉着安逸的手,心里生出无边无际的恐惧。

  “顾思安!”傅林舟真是恨毒了顾思安,那一刻他恨不得掐死顾思安。

  顾思安已经听不到傅林舟的声音了,心里的恐惧关闭了他的感官,“安逸,安逸,你别怕,会没事的。”

  顾思安的声音颤抖着,手也在止不住的颤抖着,眼泪已经完全模糊了他的视线,他不停的抹着,他想看清安逸的脸。

  “小安安……”安逸虚弱的声音在顾思安耳边盘旋。

  顾思安连忙回答,”安逸,我在,我在这里。”

  “小安安,别走啊……”

  “不走,我不会走的。”

  顾思安发现安逸正试图伸手擦掉自己脸上的眼泪,仿佛用了全部力气,“安逸,我不走,你不会有事的。”

  “小安安,不要离开我……”

  “我不离开你,我不会离开你的。”

  顾思安的回答让安逸觉得很满足,安心地闭上眼睛,嘴角仿佛带着微笑。

  “安逸!”傅林舟和顾思安同时喊到,想要叫醒因为失血过多晕过去的安逸。

  最终安逸被送上救护车,傅林舟狠狠地推开顾思安,不许他上救护车。顾思安眼睁睁看着救护车开走,仿佛氧气被一点一点的抽干。

  顾思安想要打车去医院,就像老天总是在你最无助时开玩笑,顾思安拦不到一辆出租车,他的样子看起来狼狈极了,来往的路人都把他当成神经病一样看着。

  最后是一个刚好顺路的男人送他到了医院,一路上他都精神恍惚,连车主的长相都没看清,抵达医院时道了谢就急急忙忙地跑进去。

  顾思安冲进医院大厅,慌慌张张地找不到方向,拉住过路的护士十分激动,“对不起,请问有没有一个出车祸的病人送过来,他在哪儿。”

  护士看着顾思安愣了一下,想了想指着急诊室的方向:“在急诊室。”

  “谢谢你。”顾思安顺着护士指的方向跌跌撞撞地跑过去,越是接近就越是害怕,全身的力气就一点一点的漏掉。

  急诊室的灯已经熄灭了,外面也空无一人,顾思安有些慌。收拾完器材的护士从急诊室走出来,顾思安仿佛看到了希望一般,上前拉住护士的手臂。

  护士被顾思安下了一大跳,顾思安连忙问:“请问安逸怎么样了?几小时前出车祸送来的。”

  护士皱着眉,望着顾思安通红的眼睛,“对不起,他已经去世了。”

  他已经去世了。

  顾思安觉得他从来没有这么痛苦过,是他害的,要是他没走安逸就不会追出来,是他害死了安逸。顾思安一遍遍地在心里指责自己,他恨自己。他也知道,傅林舟肯定更恨自己,肯定恨不得杀了自己。

  顾思安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到那盖着白布的遗体面前的,他甚至感觉不到傅林舟的拳头落到自己身上的疼痛,听不到傅林舟的怒骂声。

  安逸,安逸……

  安逸的脸在顾思安的脑海中不断闪现,顾思安颤抖着伸手去揭开盖在安逸脸上的布,白布下是安逸苍白的脸,还是一样的容颜,好像什么都没变。

  “安逸……”顾思安哽咽着轻声叫着安逸的名字,可惜那人再也不会笑着回应,再也不会拍他的头叫他小安安,再也不会笑他个子矮。再也不会了,安逸再也不会醒过来了。

  傅林舟抓起顾思安的衣领重重地推开,顾思安重重地撞到墙上,像是一个断了线的木偶,歪歪地倒在地上。

  “你给我滚!”顾思安终于听到傅林舟以一种自己从未听过的语气怒吼出口的话,一个字一个字的,重重地捅在顾思安心上。

  “对不起。”顾思安费力地爬起来,还未站稳左脸就接到了傅林舟的一拳,这一拳让顾思安彻底爬不起来了,他听到了傅林舟的咆哮,他听到了傅林舟撕心裂肺的痛哭。

  顾思安不知道后面发生了什么,再睁开眼时发现自己躺在病床上,他想动,却发现自己全身没有力气。后来,他只偷偷在安逸的葬礼上看到傅林舟,他也只能偷偷地看着安逸的墓碑,直到所有人都离开他才过去放下手里的花,扶着墓碑失声痛哭,哭到嗓子沙哑,哭到再也发不出声。

  安逸真的走了,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安逸了。

  那天后顾思安大病一场,整个人变得更加沉默了。那天后顾思安没有再见过傅林舟,他不敢,他怕看到傅林舟的眼神,怕看到傅林舟对他的恨之入骨。

  整整一年,直到顾思安大二结束放假前那晚,他突然接到傅林舟的电话。傅林舟给了他一个地址,要求顾思安去找他,顾思安心情很复杂,五味杂陈。

  顾思安见到的是一个酒气浓烈、浑身笼罩着阴郁的傅林舟,顾思安看着遍地的酒瓶,突然间明白过来,原来今天是安逸的生日。

  傅林舟望着顾思安,慢慢地站起来眯着眼睛看着他,一步一步地向着顾思安靠近。

  “安逸,安逸,你回来了?”

  浓浓的酒气扑面而来,顾思安觉得很不舒服,皱着眉看着正在撒酒疯的傅林舟。傅林舟一把抱住顾思安,抱得非常紧,不愿意松手。

  “安逸,我好想你啊。”傅林舟的语气含着思念和委屈,这样的语气听着让人心碎,现在的傅林舟就像个孩子。

  顾思安深吸一口气,轻轻拍了拍傅林舟的背,“林舟,我不是安逸。”顾思安觉得自己很残忍,残忍地告诉一个喝醉酒的人自己不是他心心念念的人。

  “你就是安逸,安逸你不要走。”傅林舟抱得更加用力,靠在顾思安肩膀上的头使劲地蹭了蹭顾思安的脖子。

  “林舟,你看清楚,我不是安逸,我是顾思安。”顾思安挣开傅林舟的怀抱,用力地握着他的肩膀。

  可一个喝醉酒的人,哪会听你解释呢?

  一双眼睛在顾思安眼前陡然放大,带着酒气的吻让顾思安一下子不知所措。最终顾思安闭上了眼睛,虽然眼角落下一滴眼泪,他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但是他不后悔。

  这一晚,开始了顾思安和傅林舟后来的种种纠缠不休,是顾思安步入地狱的入口。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纵使相逢应不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纵使相逢应不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