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三人骑士征战游记(4)
乔斯塔夫2019-02-14 14:583,204

  赫里斯一剑刺入一个巴里昂士兵,迸出的鲜血溅到他的脸上,本来就不够英俊的赫里斯远远看起来便更加可怖。他眯着眼,盯向已经冲锋而来的巴里昂骑士,心里在快速地做着取舍。

  那个领头的搓鸟马还真不错!

  这是赫里斯发起冲锋前最后的想法。

  “我们可不会比不上这群南军蠢材!跟我一起去教训教训他们!”赫里斯高举起手中的长剑,同样发起了骑兵冲锋,看来我们的赫里斯是必须要在假装战败之前好好地给对方露一手,展示一下自己的肌肉了。

  赫里斯身后的一众侍从们高举起手中的长剑,大声地用一声“哦!”来表达自己强烈的战斗意志。

  赫里斯身后这些士气旺盛的骑兵们似乎也证实了在巴里昂各大军团间广为流传的言论:在巴里昂帝国的军团内部确实存在一条鄙视链,在北方边境常年防备海盗的北方军眼里,南方军都是一群软弱无力、外表光鲜的菜鸟,至于西南地区和沙漠苏丹作战的西南军要稍微强一点;而在西南军的军团大佬们看来,除了北军还算那么回事,其余的都算不上真正的军人。

  而这样的尴尬境况甚至延伸到了市民们当中,最初是在帝都雅格布开始肆虐这样的留言,慢慢地便开始传遍全国,导致现在的南方军--也就是皇帝陛下直属的这部分禁卫军甚至连招募士兵都开始变得越来越困难了。

  再转回赫里斯与克拉维斯男爵的战斗。

  “结成矢锋阵形,另外左右两边各出来十个给我包抄过去,一定要把这些野蛮人全部杀掉,为我的战功簿上再增一笔!”作为皇帝陛下的亲信,克拉维斯男爵被允许超额拥有五十名骑士随从的权力,这些骑士随从们全都是克拉维斯男爵亲自从自己家乡挑选出来的淳朴青年,对男爵的忠诚度要远远超过其他的士兵,同时克拉维斯男爵用严厉的训练将他们塑造成了凶猛的战士。

  二十名骑士听到了男爵的命令后立刻分成两队,迅猛地奔向赫里斯所在位置的两侧,想要包围对方。

  至于我们的赫里斯是如何应对的?哦,对于这位以勇猛著称的拉穆拿骑士来说,最好的办法就是直接杀死对方的首领,只要完成这一步,甚至都不需要再麻烦地装作战败,可以直接拿下这座营地了。

  骑兵对决中留给人们思考的时间兵不多,没一会儿,双方的骑士们就互相碰撞在一起,呐喊声、马鸣声交织在一起,刀剑与鲜血缠绕在一起,不断有人被巨大的冲击力冲落马下,或是被长剑刺穿身体的某处,战争,向来血腥如此。

  赫里斯一连砍翻两个想要夺取自己性命的家伙,他快速地挥舞手中的长剑,在骑兵近战时,这也是一个保护自己的方法,让胆怯的敌人不敢靠近自己,当然,这对力量的消耗也是巨大的,哪怕赫里斯在成为骑士之后便能够享受到许多平民或士兵不敢奢望的美味肉食,身体素质要比之前强了很多。

  虽然平日里在巴里昂贵族们的眼中克拉维斯男爵只是一个皇帝的小白脸,一个狡猾的小人、手无缚鸡之力的政客,但只有被男爵大人亲自训练过的骑士随从们才知道,这位男爵大人不仅会对侍从们十分大方(当然,这里有用金钱与待遇来收买自己的贴身侍卫的意思),而且还是一个战斗技巧远超常人的战士。

  在战斗一开始,男爵大人就受到了包括赫里斯在内的诸多拉穆拿骑兵的照顾,但是这位男爵大人都一一地挡了下来,虽然赫里斯的那一剑抵挡的有些苦难,但是在撑过这一轮番而来的长剑突刺后,男爵大人便开始大杀四方,在他的印象里似乎就已经连续砍到或是刺到了三四个人,虽然不知道是否真正的杀死了对方,但在骑兵对战中,只要受了重伤丧失战斗力便足够了。

  看着周围的随从们越来越少,赫里斯虽然仍然在奋力地杀敌,却也发现如果再不改善战况,恐怕假装战败就会演变为真正的大败了,毕竟后方的退路几乎已经被敌人切断。

  “我他妈可不想死在这里,朗格拉日还欠老子一顿饭呢!还有玛蒂尔,这家伙上次还说要请我去喝酒……我他妈可不想死在这儿!”赫里斯啐了一口,正好看到对面领头的那个家伙还在骑着白色战马在人群中风骚地舞动手中着手中的剑。

  趁着还没有哪个不开眼的敌人想要再次来取自己的性命,赫里斯一手抓着缰绳,另一只手紧握着手上的长剑,慢慢地转变方向,对准那个白马男,狠狠地踢了踢马肚,战马吃痛地快速奔驰过去。

  赫里斯感受着刮在脸上的风,喉咙里只有低沉的嘶吼,如同拼死一搏的猛兽,似乎对方注意到了自己,但是他身边的一名拉穆拿骑兵也同样注意到了自己这边,迅速地反应过来,开始用尽功力地想要拖住白马男。

  “呃,啊!”

  伴随着一阵痛苦的吼叫,白马男痛苦地捂住自己被长剑割开的肚子左侧,对方快速地冲刺带来的强大冲击力刺穿了盔甲甚至是里面的软甲,划破自己的左腹部,虽然没有伤到内脏,但是却已经在短时间内丧失了继续战斗的能力,他迅速地骑着马逃离了第一战场,奔向了之前巴里昂禁卫军们结成的防御阵型,落马倒下。

  一众巴里昂骑士们看到这样的突发状况,一时间都慌了神,赫里斯趁机大声地,命令自己的部下们乘胜杀敌,一时间,巴里昂骑士们纷纷落马,战况开始朝着赫里斯一方倾斜。

  就在这危机十分的关头,还是我们的克拉维斯男爵反应了过来,他意识到没有了自己指挥的骑士们已经彻底乱了套,一边痛苦地捂住自己的伤口,一边大声地命令禁卫军们去二次包围对方,以此来维持士气。

  赫里斯在双方骑兵的混乱厮杀中来回穿梭,又杀死了三四个敌人,正当他觉得可以一次性解决对手时,他余光注意到了对方即将包围而来的一百多名步兵。

  “看来剩余的战果就只能交给朗格拉日和玛蒂尔他们了!”赫里斯不甘心地咬咬牙,大声地命令着士兵们迅速撤退。由于之前的突发事故,巴里昂骑士们的包围圈已经散得不成样子,赫里斯与部下们得以迅速地撕开包围圈夺路而逃。

  走之前赫里斯还嚣张的放出嘲笑之语“果然是南军,真是不堪一击啊,要是真的在战场上面临拉穆拿武士们恐怕会吓得尿裤子了把?哈哈哈……”

  这也是如今成建制地被俘虏或是投降的原巴里昂北方军团现如今的奇怪心理,一方面他们依旧瞧不起守卫帝都的南方军,但另一方面出于投降者的角度,他们又对此而感到羞愧,因此这种诡异的心里反过来又促使这些现在拉穆拿王国的胁从军们更加急切地想在战场上击败特拉夫皇帝,一是想在新主人乔斯塔夫国王面前显露自己还算有用的实力,同时也是为了以此来找回自己的奇怪的自尊心。

  抛开这些题外话不谈,留下了这么一句绝对是遭到在场所有巴里昂军队仇视的话后,赫里斯便和属下们一起绝尘而去,只给克拉维斯男爵留下了一座几乎在刚才的战斗中由于赫里斯等拉穆拿骑兵们的破坏而损毁殆尽的营地,以及满地的尸体。

  咬牙切齿地看着对方张扬而去的身影,克拉维斯男爵不顾自己的伤口,大声地命令着:“还看什么?给我追!我要把这群杂种全部剥了皮!”虽然对待他人傲慢,但这实在是男爵大人少有的爆粗口,毕竟要保持一个优雅贵族的形象很难。

  而导致了克拉维斯男爵分外愤怒的当事人--我们的赫里斯却没有这样的自觉,他一边骑着马儿兴奋地狂奔,一边大声地与身边的随从们交谈今天的愉快战事。虽然阵亡了许多人,但这些损失却远远比不上对敌人的杀伤,在长期被当作牲口使用的俘虏岁月里,赫里斯、玛蒂尔甚至是心软的朗格拉日都已经逐渐从一开始为他人的死亡而感到或多或少悲伤转为了习以为常。

  出发时带领的三十个骑兵在赫里斯粗略地清点后,只剩下了十九个,战死了几乎一半的人,但是这次的偷袭却几乎杀死了对方差不多一半的骑士,货真价实的巴里昂骑士,培养成本远远高于他们这些胁从骑兵的精锐骑士,赫里斯早在战斗之初便大概数了数对方的人数,仅仅只有大约两百人的营地竟然有五十名骑士这是让人意想不到的,要是当初赫里斯一开始就带着部下们打了就跑的话,恐怕到时候朗格拉日与玛蒂尔的伏击会打的很艰难,甚至很有可能会被反噬,这也是为什么赫里斯选择先拼命死战一番后再行撤退的原因。

  果然不出赫里斯所料,再抛出那样刺伤南方军尊严的话后,那群家伙们真的就舍弃了坚固的营垒,追了出来。

  回头看着滚滚飞尘,赫里斯不禁笑了出来,接着再次狠踢马肚,“夺路而逃”。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笔与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笔与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