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三人骑士征战游记(8)
乔斯塔夫2019-02-17 09:113,227

  经过漫长的谈判,最终我们的阿喀琉斯军士长以一千三百第纳尔的价格买下了自己的体面,同时以五百第纳尔的价格将身边同样被俘但是并没有足够的身份以及资金赎回自己的战友们解救了出来。

  当然,悲惨的俘虏生涯还是要等到大战结束后阿喀琉斯军士长的家人送来赎金为止,在此之前,这群禁卫军士兵们只能被迫接受赫里斯三人组的一切命令,作为战败的俘虏。

  然而,在获得了名义上的解放后,我们的阿喀琉斯军士长却向与自己谈判的朗格拉日提出了新的意见。

  “如果你们觉得我还有些本事的话,我希望能够在战争结束后加入你们,以侍从的身份,当然,我只是在这个休息时间向你们提个小小的建议。”似乎是在之前与赫里斯的对话中思考出了什么东西,阿喀琉斯用周围都能听得请的声音说出了这句可以看成是请求的话。

  听到对方这个稍微显得奇怪的请求,朗格拉日在感到惊讶的同时,将目光转向了已经在一旁坐在地上休息的赫里斯与玛蒂尔二人,向他们征询着意见。

  “只要不是跟着我就没有任何问题,你知道的,我不喜欢身边跟着一个拖油瓶,何况还是一个来自加里安家族的贵族家伙。”随手拿出一块黑面包,赫里斯一边啃着补充体力一边这样说道,看来这个家伙还在为之前的事情而生气。

  玛蒂尔则是耸了耸肩,表示毫无异议,只是问出了自己以及包括赫里斯、朗格拉日甚至是那些听到这句话的禁卫军士兵们在内的所有人的疑惑:“我没有任何意见,只是我希望这位阿喀琉斯军先生能够给我们一个合理的解释,为什么你这样就想要加入我们,你不会感觉这有些突兀了吗?而且,我们会怀疑你的真实用意,用一个词来说明的话也就是,忠诚。”

  听到赫里斯与玛蒂尔的回答后,朗格拉日又将目光转回到阿喀琉斯的身上,似乎在表示希望对方能够给出一个合理的答案来回答玛蒂尔的疑惑,也是他们所有人的疑惑。

  看着朗格拉日的脸,像是在自言自语,又像是在回答玛蒂尔的问题,阿喀琉斯军士长自顾自地开始说着:“作为曾经的巴里昂人,你们应该知道加里安家族那些所谓光鲜荣耀的过往,但你们不知道的是,作为一个加里安家族的子弟,哪怕仅仅是像我这样的旁系血脉都要承受着巨大的压力,我们必须要为自己的家族荣耀而奋斗,一旦做出了什么有损家族荣誉的事就会被当作愚蠢的家伙备受嘲笑。”

  “这些我们都看得出来,军士长先生,你之前的高傲不就证明了这些吗?巴里昂的贵族们永远都会自以为是地以为整个世界都在你们的掌控之中,平民们就不配拥有上升的渠道和权力,你们把它美名其曰是自古以来的传承……”赫里斯咽下了一口干硬的黑面包,打断了阿喀琉斯的话。

  然而我们的军士长却根本都没有去理会赫里斯,依然在诉说着自己的悲惨故事,当然,这里面也有朗格拉日伸出手阻止了赫里斯继续出言挖苦的成果。

  “因为不是加里安家族的嫡系血统,我从出生开始就一直被身边的那些所谓的嫡系子弟所排挤,一直都融入不了他们的圈子不说,就连成年之后也没有受到家族的太多帮助,那些看重血统的老家伙们将所有的心血和资源都投入到了自家的子嗣当中,导致我在参军之前都毫无作为。”

  舔了舔干裂的嘴唇,阿喀琉斯继续说着:“所以到了我二十三岁的那一天,我还清楚地记得自己是怎么跟我父亲提出来自己要去参军的情景,我决定要自己掌控自己的人生!我绝不能就这样浑浑噩噩地做一辈子毫无意义的事,成为一个只是活着的人!”说到这里,阿喀琉斯的眼里冒着异样的光芒。

  “然后,我就通过一些手段获得了禁卫军军士长的职务,我满心以为自己能够在战争中证明自己。”剧情推进到这里时,阿喀琉斯的神情却颓了下来。

  “然而事实是,所谓的禁卫军却仅仅只是在都城做着日复一日的训练!无论是西南地区和沙漠苏丹的战争还是北方对海盗的抵抗,我们都没有机会参加!如果不是这次皇帝陛下想要带着我们亲征,我几乎都想要放弃这份职务回到家族里去继续度过默默无闻的后半生了。”

  阿喀琉斯又把目光看向了不远处的赫里斯。“本来这次出征我是抱着能够建立战功来的,没想到竟然会这样轻易地被你们击败。”军士长的话中包含着无可奈何的味道。

  “可是你遇到了我们,我、赫里斯还有玛蒂尔,你遇到了我们三个!”耐心听完军士长回溯往事的朗格拉日在这时第一个开口发言。

  简短有力的话,就像所有的无趣剧情一样,打进了正在伤感回忆过去的阿喀琉斯的心。

  “虽然你出自于权贵家族,但在本质上无论是你还是我,又或者是赫里斯、玛蒂尔,我们都是一种人,在这个世界原本永永远远都无法出头的那种人!有些人生来就被捧为高贵,有些人则无论怎么努力都只会成为位高权重者脚下的一块又臭又烂的石头!”

  赫里斯有些惊讶的看着今天的朗格拉日,这位老兄可是少有这样激动的情绪,说实话赫里斯原本以为这个连男人和女人那档子事都不敢兴趣的家伙根本不会为了别的事而这样失态。

  没有去顾虑周围人的眼光,今天的朗格拉日似乎格外的慷慨激昂。

  “如今整个巴里昂都陷入了战乱,权利与地位可以依靠自己的双手和武力去获取,这就是拉穆拿武士带给巴里昂骑士们的东西,所以,如果你不嫌弃我是我们三个里战斗技巧最差劲的那个人的话,请成为我的随从,我将以朋友的礼仪待你!”

  朗格拉日并不是突然失态,他很清楚自己在干什么,今天听到阿喀琉斯的讲述,他的确获得了共鸣,他的前半生一直在底层挣扎,受够了人情冷暖,直到上帝赐予的俘虏生涯的到来,他才得以遇到了赫里斯与玛蒂尔,他觉得自己能够依靠的同伴,才在这个三人组里获得了未来的希望。

  “从草根出身到发家,用手中的长剑取得地位,是这个时代能够给我们的,正因为如此……正因为如此,我愿意选择信任你的忠诚,你对博取自己未来的忠诚!”

  朗格拉日期待,或者说他相信,眼前的这位军士长一定能够从自己的话里感受到一些东西,能够用双手守护身边同伴、通往权力的意志。

  最终,朗格拉日的努力得到了对方的承认,这位作战经验丰富的阿喀琉斯军士长在盯着朗格拉日长达一分钟之后,开口说话了。

  “那么希望您能够给我松绑,大人,毕竟我们的战役还没有结束,不是么?”

  得到肯定的朗格拉日自然是兴奋地给这位新收服的伙伴松开了系在双手上的绳结。

  而一旁的赫里斯则依旧在啃完了一块黑面包之后又拿出了一块,虽然暂时对这位新加入的家伙并不感冒,但看到朗格拉日很开心的样子,赫里斯也就没有继续说什么,不过显然的是这位阿喀琉斯先生想要得到赫里斯的肯定或许还要很久,反过来当然也一样,这两位的互相认可或许要等到很久之后了。

  “朗格拉日这个家伙平时看起来像个呆子,没想到说起来还真有一套!看来以后又有一个可以调侃他的地方了。”要是朗格拉日知道在这种令人激动的时刻赫里斯却在想着怎么调侃自己的事,估计会气得要狠狠地揍赫里斯一顿。

  至于我们的玛蒂尔依然是对此没有什么表态,不过赫里斯和朗格拉日都已经习惯了玛蒂尔的这一套,只要不说话那便是认可了眼前发生的一切。此刻的玛蒂尔只是在反复地拿着一块从尸体上扯下来的布擦着手中的长剑,嘴里还喃喃着一些话,不过谁也听不到。

  “用武力夺取的世道……么?”

  然而就在赫里斯等人还在营地里享受着胜利的喜悦与来之不易的休息时光时,一阵马蹄声响彻在营地的外面,让放松没多久的人们都紧张了起来,赫里斯与玛蒂尔都拿起了长剑,并开始用手臂示意其他的随从骑兵拿起武器备战;朗格拉日则是带着阿喀琉斯带着几名士兵看着地上的俘虏们,以防有人逃跑。

  不过当马蹄声走进之后,众人才发现是虚惊了一场,原来是乔斯塔夫国王刚刚派来的武士大人奥列格,在他身后跟着数不清的士兵,等到赫里斯等人上前一问才知道对方的来意。

  “国王陛下让我替他带来对你们的致意,你们都是英勇的骑士,是王国荣耀的一部分。”不同于在国王陛下身边时的温顺,奥列格大人用锐利而威严的眼神审视了赫里斯等人一遍后,继续说到:“接下来你们可以选择继续休整或是跟着我的部队一起插入巴里昂人的后方,当然,这里没有强迫的意思,你们不用有任何的负担。”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笔与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笔与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