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模范俘虏征战游记(3)
乔斯塔夫2018-12-27 20:433,155

  玛蒂尔拿着拉穆拿看守发给他的一把生锈的剑,又看了看不断向前发起冲锋的俘虏们,脑子里不禁想起远在帝国南方的妻子和孩子,还有那片绿油油的菜地。

  已经麻木了吗。

  后面的督战队已经拿起鞭子抽到自己的身上,玛蒂尔感受不到疼痛,身体却自动地向前跑去,距离被俘虏已经过去一周了。

  过去的一周,拉穆拿人利用巴里昂的投降军官马克硫骗开了巴克昂城的大门,拉穆拿武士们杀进了城里,彻底控制了帝国的北部边境。乔斯塔夫国王趁着军队依旧士气高昂,在完成了对巴克昂城的布防后,又率领着五万大军向南方开进,想要直接消灭巴里昂皇帝的宫廷禁卫军,完成对整个帝国的征服。届时,他将成为成就远高过那位在卡拉迪亚大陆的远亲的征服者。

  “快!快!弓箭手快准备就绪,给那些杂碎们吃些箭头!皇帝已经率领禁卫军亲征,只要能挡住敌人,你们的薪水全都能翻倍!”城墙上的守城军官大声地激励着士兵们,想要凭借着坚固的博萨科城堡抵挡如潮水般势不可挡的拉穆拿人,或者可以说想要挡住那些成为俘虏的北方同胞。

  一个又一个梯子搭上城头,一个又一个敌军爬上城墙,又一个接着一个的倒下去。城堡上的士兵,为了可怜的薪酬而挥剑,城堡下的俘虏,为了可笑的活命而冲锋。

  守城官加里安一剑刺死一名刚从梯子上跳下来的敌人,他的脸上写满了害怕,以及无助,他的表情告诉加里安,他还年轻,他还不想死。

  突然,士兵中发出一声高呼“东面被敌人占领了!”不多时,城堡西面失守的消息也传到了他的耳里。

  “该死的拉穆拿人!该死的乔斯塔夫!我可不想死在这里,再过几年我就攒够治好妻子的钱了!我绝不会就这样死在一群无名小卒的手里!”加里安相信,相信凭借着自己多年和海寇交战的经验一定能够坚守到皇帝的到来。“快!弓箭手继续对北面的敌人压制!让我的副官去把西边的城墙夺回来!告诉他,要是拿不回西面的主动权,我们都得死!第一队和第二队快跟我一起去东边,那里的杂种们就要突到城堡里面了!”

  能做的我都做了,接下来,就要看主的意志了,太阳神会站在我们这些虔诚的人们这里的。加里安布置完这一切,便带着几百名士兵和十几个骑士快速援助东面的战友,他们已经溃不成军。

  玛蒂尔熟练的用手里的剑挡住一个骑士的劈砍,对于他来说,持续数月的杀戮已经让他无法再产生任何对鲜血的恐惧,在没有足够的能力反抗之前,就只能顺从强者的意志,不可违逆,哪怕是不信奉太阳神的异教徒,屠杀他们的海寇。

  那名骑士诧异地看着他,似乎对一个被俘虏的垃圾挡住自己前进的脚步而赶到奇怪,紧接着,就是猫抓老鼠般地笑容。“终于碰到有意思的人了呢!你真幸运,会是我杀死的第五十个叛徒。”说着便举起巨剑砍了下去,在他的心里,眼前的这个人已经是一具尸体了,将会成为他光荣的骑士生涯中不可或缺的一笔。

  “扑哧”剑刺入身体的声音,金属刺穿了血肉,死神展开了拥抱。活下来的人,是玛蒂尔,这个来自帝国南方的农夫,这个一心想着活命回家种菜的俘虏。“你真不幸,只是我杀死的第四个骑士。”四周的守军们看到领头的骑士战死,纷纷带着恐惧四散逃跑,毕竟他们只是为了拿薪水,而对方,是为了活命,伟大的乔斯塔夫国王定下的规矩,没有接到撤退的通知就逃回营地的,直接绞死。

  周围的人欢呼着,他们完成了占领城墙东部的任务,接下来,就是冲进城堡的中心,劫掠所有入目的财宝。他们冲向内堡,高举手中的剑,眼里满是贪婪,和活下去的希望。

  玛蒂尔看着周围的人们都冲了进去,独自脱下死去骑士的链甲,按照国王的约定,杀死一个骑士就可以成为自由人,杀死五个就可以成为新王国的骑士,拥有自己的土地。杀死曾经高高在上的骑士,剥下他们的盔甲,这种感觉令人愉悦,让玛蒂尔有一种发自内心的燥热。

  “嘿!干的真漂亮啊,老兄!”就在玛蒂尔还沉浸在即将成为骑士的美梦中时,不合时宜的声音传来,他抬起头,逆着阳光,看向对方。他伸出了手,想要拉他起身“我叫赫里斯,老兄,你呢?”

  入眼的,是一张满是胡子拉碴的脸,连干净都谈不上,和英俊更是沾不上边。他借着对方的手起身,长期的营养不良让他穿着骑士的链甲有些吃不消。“不知道那些骑士们是怎么受得了那么重的板甲和头盔的,这些鬼东西实在是太重了!”玛蒂尔的心里思考着这个奇怪的问题。“我叫玛蒂尔,和你一样,是个带着南方口音的乡巴佬。”

  赫里斯拍拍手,仿佛对这个回答感到诧异,没有想到对方能直接猜到自己的家乡。“嚯,老兄,这个骑士是你杀死的,他的所有理当归你,可我实在是想要一把趁手的家伙,我愿意用三天份的口粮换这个死人腰间的那把剑,不知道我们能否达成愉快的协议呢?”直截了当,一贯是赫里斯的作风。

  三天份的口粮吗,省着点够我吃五天的了,何况这些东西我也拿不走全部,眼前这个人看起来是个值得信赖的家伙。“当然,作为同乡。”玛蒂尔在迅速考虑得当后作出了回答。“顺便还有这个人的头盔和内甲,加在一起算作一周的口粮,如果你有的话,我不习惯这些玩意儿。”

  “当然!先生,你真是个慷慨的人,如果可以的话,不知道您是否介意与我赫里斯,成为朋友,作为俘虏,作为同乡。”赫里斯边说着,边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小袋子,里面装满了发放的硬面包,硬的像石头,却能够让一个人活下去。

  玛蒂尔接过小袋子,在搜索完死去骑士的所有财物和他口袋里的二十个第纳尔后,便独自离开,留下赫里斯一个人剥下骑士剩余的遗物。“嗨,真他妈的重啊,不知道朗格拉日知道我拿了他的粮食换这些东西会不会生气呢……”

  惨烈的攻城战还在继续,加里安率领的救援小队也到达了城堡东面的防御缺口,由于之前攻城方自以为已经完成了攻城任务,人们都分散开来搜刮城堡内的财物,突然面对支援而来的精锐守军便立刻士气大跌,除了少数还在坚守,其余的人全部四散狂奔起来,毕竟偌大的城堡,突然出现一两个陌生人也不足为奇,甚至有的人已经计划趁着机会逃离俘虏队伍。显然,赫里斯和朗格拉日并不在此列。

  “愚蠢的家伙,照这么继续打下去,这个城堡迟早要被攻陷,现在就逃走,只会再次成为俘虏,还不如多砍下几个,领些赏金呢!”朗格拉日先生拿着不知道从哪个尸体上搜出来腰刀,砍死了一个想要冲上来的守军,鲜血溅到了他的脸上,让他本就狰狞的表情现在看起来更加的恐怖。

  赫里斯站在他的身侧,头上戴着刚刚交易来的头盔,拿着一把经典的巴里昂剑作出防守的姿态,他的身上全是各种各样的伤口,作为少数留下来坚守的俘虏兵,显然,他受到的创伤不少。“现在可不是评论那些家伙们的时候朗格拉日!留点神,免得死在了这个鬼地方!”说着,他一剑突刺,趁着一名守兵没有注意,刺入了他的腹中,守兵仅仅从嘴里吐出了一声痛苦的呻吟,没有一句遗言,便成为了他人的功勋。“嘿,又是一个耳朵,这是多少个来着?朗格拉日,我让你给我记着这些,放心,到时候我成为了骑士一定会提拔你的!”

  朗格拉日脸上露出了嘲讽,“你还在天真的以为那个乔斯塔夫会给你册封吗?那个低贱的海盗?卑鄙的入侵者?”对于他来讲,继续战斗只是为了逃跑谋求更好的时机而已,这些日子他记载下来的日记和拉穆拿人的征战游记一旦等他回到家乡就会编纂成册,到时候发表一定会大卖,让他拥有这辈子都享用不完的第纳尔,甚至,如果得到上层人物的重视,说不定他能成为出入宫廷的一流作家。

  美好的想象总是会在人最艰苦的时候迸发,就在我们的朗格拉日先生还在继续做着作家的美梦时,收成军官加里安已经逐一击破了大多数分散开来的那些“叛军”--至少他们是这么称呼的。现在,他正领着五个士兵盯上了眼前的两个家伙,背靠着背,想要抵挡住守军的反攻。“背叛帝国却还想要效仿我们的战友情怀吗?真是恶心。”加里安有些反胃,拿着剑,冲了上去。

  “就让我来取走你们的性命吧!作为我薪酬的一部分!”双手剑劈砍而下,发出死神的召唤。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笔与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笔与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