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模范俘虏征战游记(1)
乔斯塔夫2018-12-27 20:393,230

  塞利咔堡沦陷的消息很快传到了首都雅格布,皇帝和大臣们在经过一番深入探讨后,得出了这些海盗仅仅只是想要劫掠一番就会离去的高明论断。只是皇帝这个时候却想要以他绝妙的智力来借机夺走军队的指挥权,想要带着大臣们一起,发动亲征,于是,整座城市都为此而展开了大讨论,人们关心的倒不是这次小小的海寇来袭,而是皇帝是否能在这次的消灭野蛮人事件中获得主要的表演权的问题。

  “听说前天威克塞宰相跟皇帝陛下发火了,坚决地要求皇帝停止亲征,皇帝为此颜面大失,很是沮丧了几天呢!”

  “嘘,小声点儿,你当陛下和那些大人们的密探都是摆设吗!我听说啊,皇帝为了拉拢特斯莱克元帅都暗地里送了几万第纳尔呢!”

  “嘿,你们还别说,我还真的挺期待看到皇帝陛下亲征这种大场面呢!好像上次皇帝亲征还是现在陛下的祖父的祖父了吧?”

  酒馆里人们的窃窃私语从未停止,雅格布的市民们从来都不会减少对于宫廷秘辛的兴趣,人们热衷于和认识的每一个人甚至仅仅是刚刚一起喝过酒的酒友来分享自己的政见或者自己打探到的小道消息。人,总是爱于显摆的。而身为帝都的人们为了显示自己的高贵和与众不同,往往更加心醉于此。

  市民们聚集在酒馆这样地高谈阔论,密探们自然就会去抓人,这段时间可以说是大开张了,密探们的监狱已经堆满了那些敢于谈论皇宫秘辛的“无辜者”,等待着皇帝特拉夫的裁决,哦,实话来说,应该是等待着威克塞宰相来决定这些人的生死。可无论是皇宫里的那位还是宰相官邸的那位,现在都没有心情来理会这些小民的生死,他们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关心。

  “这该死的威克塞,他以为他是谁?只不过是靠着祖父的功劳得到的宰相,怎敢来违逆我的意志?到底谁才是皇帝!”皇宫里,特拉夫驱散了所有的侍卫和侍女,独自一人摔着目光所能触及的所有物品,发泄着怒火,丝毫不在乎这些贵重得足够让二十个家庭生活一年的珍宝。这位生来就注定了要受到权臣制约的可悲帝王,已经受够了那些“老家伙们”的说教。他已经决定了,他要马上召集他那些忠诚的心腹,这些年他在军队里收买了不少的人作为自己的心腹,至少相比其他人,他们还算忠诚。

  皇帝下定主意的同时,宰相官邸也一样的不太平。

  威克塞宰相掌握帝国的财政和任免权力几十年,无数的官僚都出自他的家族,再加上那些沾亲带故或是受过他小恩小惠的官员更是数不胜数,这位自诩为“几代忠良”的宰相大人,一直以来都在借助这种权势来压制皇帝,想要克制皇帝的任性妄为,至少在他眼里,皇帝还太过年轻,处理帝国的事务依旧显得稚嫩,倒不如由他来替皇帝站到台前。只可惜他的这一番“好意”,无论在皇帝眼里还是官员们的眼中,都不过是权臣的表现,相比于他的祖父,他要显得不忠不孝得多。

  官邸内,我们的宰相大人躺在安乐椅上闭目养神,仿佛睡着了一样,只有抚摸着右手钻戒上宝石地左手还在显示着这位帝国宰相还在操劳国事。这是一块极为名贵的宝石,据说是当年他祖父还作为元帅的时候从西南沙漠的苏丹那里抢来的,作为战利品献给了当时的皇帝,如今特拉夫陛下的祖父,而那位被称为大帝的陛下为了彰显自己的宽厚和富有,将这块宝石作为赏赐又送给了立下功劳的元帅。然后这块宝石就被嵌在了戒指上,一直流传下来。

  坐在威克塞旁边的,是好几名衣着华贵的大人,市民们常取笑着说,哪怕皇帝天天躲在皇宫里不管不问,仅靠宰相和财务官、人事官们就足以维持帝国的运转。此时,其中的一位开口了,穿着黑色的礼服,是帝国的人事主管--克拉夫男爵,这位一直以来都受到威克塞指点和提拔的男爵大人,对宰相崇拜无以复加。

  但是这一次,他对威克塞和皇帝的冲突产生了不解:“尊敬的大人,皇帝陛下如今已经快三十岁了,有了自己的想法很正常,您虽然不放心陛下是否有足够的经验来应对敌人,可也不该打击陛下想要亲自处理战事的信心,虽然陛下亲征的确……的确是难以理解,可是您怎可与陛下争吵?请原谅我的无礼……只是您这样做……只会加大您和皇帝间的误会和冲突,无论是对您还是帝国,都是不愿意看到的。”

  听完克拉夫男爵的话,我们的宰相大人睁开了双眼,手却还继续抚摸着宝石。“哦我的克拉夫,你没有任何的不妥之处,要是帝国的官员们都和你一样敢把自己心里的话说出来,我也就不用再抓着宰相的位子了。我做了二十年的宰相,克拉夫先生,二十年,这不是一年或者五年,而是二十年,马克波尔先生我问你,你是帝国的财务官,你来说说,皇帝亲征的前期准备要花掉我们多少第纳尔?召集那些手握雄兵的贵族们需要举办的宴会又是多少?还有军队出征需要额外支付的送死钱又会花掉帝国多少的积蓄?”

  不等马克波尔回答,威克塞又把目光转向了克拉夫:“克拉夫,你是帝国的人事官,你好好想想,好好想想陛下的亲征需要调动多少的官员们随行,这又是多大的一笔开支?”说着威克塞的姿势从躺着变成了半坐,眼神里透着宰相的权威“马克波尔,你再来说说帝国现在还能动用的第纳尔还剩下多少!”

  一连串的问题让所有人都沉默了,马克波尔和克拉夫则额头冒汗,心里在计算着宰相大人所提出的质疑,克拉夫嘴唇上下微动,像是要说什么,最后还是陷入了沉默。

  “帝国如今已经陷入了财政困难,雅格布能召集到的军队总共也只有四万的步兵禁卫军和五千骑士,这是帝国留到最后镇压那些居心不轨的贵族们的力量,如果在和海寇的战斗中哪怕损失一个,都将会削弱帝国宫廷的力量,与其这样,还不如让北方的那些贵族们自己去抵抗海寇,如果能击败那些拉穆拿蛮子最好,还能让那些北方贵族们自己承担损失,如果挡不住,也能消耗海寇的实力,到时候我们再出兵,才是最符合帝国利益的做法。”威克塞看了看面前几位官员都陷入了沉思,心安理得地摸了摸胸口,喘了口气。当然,还有最重要的一点他还没有说,那就是按照这个方法来做,成功抵抗海寇入侵的功劳就会算在他威克塞宰相的头上,以便他更好地掌控禁卫军,控制这个“不听话”的皇帝。

  紧接着,宰相大人又继续和几位帝国主管们讨论了几件政务要事,直到太阳下山,才先后道别离开。

  黑夜降临了,整座城市都变得异常平静,让人感到害怕的寂静,哪怕是对于雅各布最没有政治头脑的人来说,都明白这只是一场又一场变乱来临的前兆,只是在市民们看来,无论是谁来做皇帝或是宰相,只要不是降低赋税或者是免费发放面包这种好事,都无法让他们的内心有丝毫的波动,谁来做头上的老爷不重要,明年能不能吃饱饭、交上税才是最重要的,这,才是小民们的真实想法,哪怕是这些帝国都城的荣耀市民。

  只是平静注定要被打破,乱世也注定要横插一脚地降临。

  黑夜中的雅格布,陡然响起军队出征的号角声,紧接着,就是大批士兵进出城造成的喧闹。

  “哦,我的上帝,这是怎么一回事?难道是海寇打到雅各布了?”我们的宰相大人还在床上睡着觉呢!对突如其来的嘈杂感到茫然。

  宰相大人慌乱中在侍女的帮忙下穿上了礼服,戴上了帝国官员们特定的高脚帽,拿起了手杖,在侍卫的搀扶下小碎步地从府邸跑出来,准备到大街上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哦天呐,我一定是在做梦,没有任何人通知我禁卫军会有如此规模的调动,我没有得到任何消息,到底发生了什么?”威克塞目瞪口呆地看着大街上举着火把行进的庞然大物,过了两秒,他明白了谁才是这一切的始作俑者,他气急败坏地甩开侍卫地手“一定是皇帝!否则我不会不知道这一切!陛下到底要干什么?”

  身边的侍卫无法回答这个问题,可有人能。“哦我亲爱的威克塞,你猜得没错,是我,作为帝国真正的主宰者,我在禁卫军中总会有那么几个忠臣,他们替我宣布了我,巴里昂真正的主人--帝国皇帝地命令,在我的带领下击溃海寇的入侵,夺回塞利咔要塞。”特拉夫像是一只斗胜了的公鸡,高傲地在马上对宰相解释了一切。“战争开始了,阁下,战争开始了。”

  威克塞宰相并没有注意到皇帝的语气,只是木然地望着行进中的禁卫军,他不禁打了个哆嗦,嘴中呢喃着:“是啊,战争开始了……战争开始了,那些北方佬和南方人也会参加进来……是啊,战争开始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笔与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笔与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