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模范俘虏征战游记(9)
乔斯塔夫2019-01-13 22:563,067

  “我忠诚的士兵们!我现在敕封你们为拉穆拿王国合法骑士!”乔斯塔夫国王高举着象征权力的国王之剑,用着充满威严的语气对着自己面前跪着的人们,说着一句又一句的庄重誓言。

  “请你们宣誓,将会永远向我,拉穆拿王国的合法统治者,巴里昂的征服者乔斯塔夫国王宣誓效忠!”

  “请你们发誓,你们的剑只会为我开疆拓土!”

  “请你们发誓,你们将会永远地拥护我为巴里昂的统治者,并将会在我之后一心侍奉我的合法继承者与我的家族!”

  “……”

  仪式十分的漫长,誓词更是多到让人头晕。至少我们的赫里斯是这样认为的。他向来对这种表面的形式毫不在意,在他眼里,只有真正的好处才会让他心动,如果在将来……是说如果的话,如果未来哪一天拉穆拿王国走向了衰败的话,赫里斯也丝毫不在意再一次地成为可耻的叛徒。

  毕竟生命只有一次,活着才最为重要。

  赫里斯向来都没有什么为别人付出自己一切的慈悲心,更没有结束乱世的雄心壮志,在他眼里,人生苦短,和太阳神的天堂或是死神的地狱来比,实在过于短暂,倒不如及时行乐来地轻松惬意。

  然而赫里斯这么想,他身边的朗格拉日可不是。我们的朗格拉日先生充满虔诚地向作出单膝下跪的姿势,满脸严肃地跟随着众人一起颂出誓言——与国王陛下签订的永恒誓约。

  看着朗格拉日的无趣表现,赫里斯不禁撇了撇嘴,这家伙还真是对这个所谓的拉穆拿王国充满了信心,不知道是谁之前告诫自己不要得意忘形,不要轻信拉穆拿人。

  或许在朗格拉日的眼里,效忠的对象是谁也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己终于成为了骑士,成为了贵族的一份子吧?

  在北方边境蹉跎数年,又被俘虏作了大半年的卑贱炮灰,朗格拉日受够了。他在心里默默地想着,他的虔诚并不是为了所谓的国王誓约,而是为了自己往后岁月的荣耀与地位,成为骑士,成为凌驾于他人之上的贵族,才能抵消这之前所受的所有屈辱和不堪。朗格拉日暗暗发誓着,当然,这些同样也为了赫里斯,,自己屈辱时期的战友,嗯……现在姑且也加上玛蒂尔吧。

  赫里斯在无聊中,眼角瞟向了在自己前面不远处的玛蒂尔,这位才加入自己和朗格拉日小团体的老兄似乎也跟自己一样,满脸的淡然,或者说是对此毫不关心更为恰当。

  “嘿,这可不好,毕竟是才救过国王陛下的大人物,这种表情可不是该有的态度啊!”赫里斯跟着周围的人们一起双手合十,好像是在对着国王陛下老家的神祈祷,心里却在想着玛蒂尔的事。

  慢慢地,随着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这场在赫里斯看来无聊透顶的宣誓仪式终于要接近尾声,而接下来只需要大声喊出平常在人们之间口口相传的骑士授勋仪式中最经典的誓词,这场仪式就将宣告结束。

  赫里斯收起了之前的无精打采,尽力地挺直了背,在这个骑士精神快要丧失的年代,在赫里斯这些人的眼里,也只有接下来的这段誓词,还依旧保持着自远古时代就流传下来的庄严和神圣。

  “我,拉穆拿王国的骑士,我以我的生命起誓。”

  “我将友好对待弱者。”

  “我将勇敢面对强者。”

  “我将和做错事的人战斗。”

  “我将为不能战斗者战斗。”

  “我将帮助那些请我帮助的人。”

  “我将不伤害女人。”

  “我将帮助骑士兄弟。”

  “我将忠诚对待朋友。”

  “我将真诚对待爱情。”

  当说到不伤害女人时,赫里斯的身体有些许的颤抖;当提到忠诚对待朋友时,朗格拉日的眼神更加坚毅;而到了结尾的爱情,玛蒂尔似乎产生了动摇。

  上帝,或是巴里昂人的太阳神,将今日发生的一切,尽收眼底。

  未来的命运,或许早已注定,又或是还需等待包括这三人组在内的所有在场骑士们的自我救赎。

  “好了,我忠诚的勇士们,起来,让我们继续攻读狂欢!”放眼整个大厅,现在只有我们的乔斯塔夫国王还以国王之尊站立着,其余的人,无不是半跪在地上表示对国王权力的臣服,哪怕是负责警卫的宫廷侍卫(或许可以说是临时从拉穆拿武士中挑选出来的部落武士)都是低下头表示顺从。

  经过几个小时的漫长折磨,赫里斯那只半跪着的腿都麻了,听到国王陛下的“解禁令”便迫不及待地站了起来,揉了揉膝盖,又轻轻甩了甩腿,想要缓解这种酸麻感。

  “我的老天,这可真够人受的!”赫里斯对着身边的朗格拉日抱怨着,经过差不多一分钟的放松动作,赫里斯终于有了说话的力气,在此之前,他已经酸疼地都不想说话了。

  朗格拉日也是揉了揉肉自己的肩,刚刚的仪式一直是把右手横在胸前,这样的贵族礼仪实在是太折磨人了,哪怕是向来沉迷于此的朗格拉日都觉得受不了。

  “要是我跟你说那些西南地区的沙漠苏丹国的大臣们每天都是动不动就下跪,没事就高声赞叹苏丹英明、苏丹万岁的话,你是不是就觉得要好多了?”朗格拉日白了赫里斯一眼,这个家伙,向来都是这样没心没肺,真不知道这对他们的未来是好还是坏。

  赫里斯倒是连忙摆了摆手,好像对此完全地感到恐惧:“那我还真的要好好感谢威克塞宰相的祖父了啊!如果不是他当年打退了沙漠人的进攻,我们可都是要做那披头散发的苏丹奴隶了。”

  正在这时,玛蒂尔走了过来,轻声取笑着赫里斯:“你不也才从俘虏成为骑士么?怎么,才刚刚过了一天,就忘了之前是怎么披头散发、怎么做那可怜的炮灰了吗?”

  赫里斯倒是对玛蒂尔这种程度的取消感到毫不在意,他再一次地从身旁走过的侍者端着的盘子里,拿起一杯酒,有些浑浊,外表看起来反正不是红酒就是了。

  “至少现在你我还有朗格拉日三个人成为了光明正大的骑士,拉穆拿王国乔斯塔夫国王亲自册封的开国元勋,我们还可以在有限的时间里尽情享受作为勇士和英雄的荣光,还可以……”赫里斯看向朗格拉日和玛蒂尔,发现他们拿着的都是红酒,只有自己的手里是杯浑浊的不知名的酒,没有心思去想别的,他高举酒杯,对着身边的两位说着:“至少我们现在还可以喝着酒,尽情地享受这一切!”

  听完赫里斯那自我安慰一般的话,朗格拉日与玛蒂尔互相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里看到了笑意,赫里斯一直都是这样,相比于别人更加地不在意这些令人困扰的事情,甚至还喜欢反过来安慰别人。

  不过,这样的赫里斯才是赫里斯啊。

  “那么就让我们一起来享受这短暂的胜利喜悦吧!欢庆这一美妙时刻,朗格拉日,你说呢?”玛蒂尔也是高高举起手中的酒杯,仿佛是看开了对未来道路的迷茫。

  “当然!祝贺我们的伟大胜利,还有就是终于脱离了悲惨的奴隶,成为了王国的新贵。”朗格拉日毫不迟疑地举起酒杯,三人小集团暂时放下了对前方道路的沉重思考,一起开始享受这美好的宴会。

  虽然,还不知道明天是否还能继续活着到晚上;还不知道,能否在明晚安稳地躺在作为新骑士被赏赐的营地小床上。

  看着大厅里彻底放开自我欢祝美好时刻的人们,一个人坐在最高层台阶上的乔斯塔夫国王欣慰地喝着杯中的红酒,他也在享受这一刻,来之不易的安稳,来之不易的胜利。

  只不过,独自一人的安稳时刻注定不适合领导者,上帝当初在创造国王这一角色的时候,一定是好好考虑过这一切,认为已经得到人类王国最高权力的国王们,应该要相应地付出“勤劳”与“辛苦”这两个代价,以此来维持世界的平衡。

  “国王陛下,我们派到南方的间谍传来了消息。”不知何时,一个拉穆拿武士打扮的中年男人轻轻走到了国王陛下的身边,打断了乔斯塔夫国王好不容易才得来的偷闲时刻。他的手上拿着一个传信用的小型木筒,还没有打开,看来是要拿来给国王陛下亲自查看才行。

  乔斯塔夫国王好像没听到身边男人的话,只是继续慢慢地喝着酒,直到杯中的红酒全部喝完了,才缓慢地起身,国王只是撇了一眼缠着木筒顶端的红色丝带,看来是十万火急的情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笔与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笔与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