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云启落吃醋:身世曲折牵柔肠
木子玉岑2019-01-16 13:143,477

  回去的路上,我与云启落共乘一骑,这让我想起那天逗弄南宫绿的歌词,让我们红尘作伴,活的潇潇洒洒,策马奔腾,共享一世繁华!云启落,这一世,你会是与我携手一生的那个人么?

  到了煜王府,跟在云启落身后,他周身的低气压莫名的压抑着我,我们谁也没有先开口,来到书房,他在桌案前坐下,有丫鬟端上茶水,我就那么尴尬的站着,好像有很多话要对他说,诉说这一年来的思念,又好像无话可说,那个藏在他心底里爱恋了十几年的女孩儿,横亘在我和他之间,这份思念显得如此可笑!

  云启落挥退丫鬟,书房门被关上的那一刻,他压抑着怒火的声音质问道:“你就那么信任他?与他共处两夜,你们……都做了什么?”隐忍一路,他终于要发作了!

  “我是被太子妃掳去的,与他无关。”

  此刻我脑子里还满满都是对那个叫穆塔影芸的女孩儿的介怀,无心与他解释。

  “太子妃?太子都废了,哪来的太子妃?我每月书信与你,从未得到过你只字片语的回复,你心心念念的都是他么?若不是湘瑶传信于我,我竟不知你已回京都!这一年来,你们见过几次?都做过什么?说!”

  云启落双目赤红,质问一声高过一声,最后将桌案上一应物什尽数挥落在地。

  我没有被他的怒火震慑,反而因着他那一声亲切的称呼也燃起心中压抑许久的怒火。

  “湘瑶?你叫的可真亲切!叔嫂苟且,你可真让我刮目相看!”

  我无视云启落眼底闪现出危险的冰寒,继续质问于他,“是你跟你的湘瑶皇嫂勾结,才促使太子被废的,是么?你们早有私情,有什么资格来质问我们!”

  “勾结?私情?云启崇是这么跟你说的?”云启落的面色阴冷,话语却带着轻嘲,似是我说了什么不可思议的话。

  “是我亲眼所见,你还想抵赖不成?还有,我问你,穆塔影芸是谁?你心底里藏了十几年的女孩儿又是谁?”终于问出口了么?我又期待他能给我什么样的答案呢?

  云启落渐渐恢复理智,凉薄的唇角勾起,邪肆一笑,“你都知道些什么?”

  我知道什么?我什么也不知道,我希望你解释给我听,告诉我,寒湘瑶说的都是她编造出来的,你我之间只隔着时代的不同观念就够了,我不再奢求“一生一世一双人”,我只求“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即便不能厮守,只要你心里只有我,余愿足矣。

  东方泽敲门进来,看了眼一地狼藉,拱手对云启落道:“王爷,宫里来人了,皇上宣您进宫。”

  云启落撂下一句,“看好她!”便匆匆出门去了。

  东方泽唤来下侍将一地碎片收拾干净,上了茶,亲自端给我,“这是前几日王爷新得的贡茶,特意留了一包给你,本打算这个月随书信一起送往唐门,既然你回来了,便尝尝,合不合你的意!”

  茶香扑鼻,入口回甘,“多谢!”

  我想了想,终是没忍住问出口,“东方,穆塔影芸,你知道的,对么?可以跟我说说她的事么?”

  见东方泽游移不定,我接着说:“今天,我差点死在寒湘瑶手上,如果死了,我都不知道自己因何而死?她发疯一般对我叫着穆塔影芸的名字,我想,她必不会对我善罢甘休,若是哪日死了,也让我死的明白,可以么?”

  东方泽长叹一声,缓缓开口。

  “云启国,天彗帝十三年,皇帝携皇后和太子殿下去太庙祭祖,途中遭刺客伏击,太子被掳走,穆塔里都,当年的护国大将军,七日不眠不休,从刺客手中救回奄奄一息的太子殿下,也就是如今的煜王。

  然而将军回府后,将军夫人却已难产而去,将军因救太子未能见夫人最后一面便天人永隔,皇上感念将军,赐名襁褓中女婴穆塔影芸,并赐婚太子。

  影,追随守护,如影随形!

  芸,意指云启,尊宠无两!

  奈何天有不测风云,穆塔影芸三岁时,护国大将军遭人构陷,被数道奏折弹劾勾结皇后欲弑君谋逆,护国将军府满门抄斩,皇后被鸩酒赐死,年仅十岁的太子殿下受生母牵连被废,幽闭紫云宫中。

  殿下从此便孤身一人,与蛇虫鼠蚁为伴,挨过了十年暗无天日的冷宫生活,躲过无数次毒杀暗害,白日里装作神思恍惚,蒙蔽监视他的人,夜深人静时,读书习武,严习兵法,治国之道,付出比别人十倍百倍的艰辛。

  总算皇天不负,天彗帝二十二年,浮图国与云启国开战,因两国交战边境苦寒,浮图国兵强马壮,将士个个骁勇善战,浮图国皇帝又是御驾亲征,云启国武将均不愿领兵,将无可用,彼时已是太子的云启崇力荐三皇子领兵出征,文武百官纷纷附议,皇上仅给殿下两万将士,迎战浮图国十万精兵,他们必不会料到年仅二十岁的殿下能活着回来,并奇袭大败敌军,建立赫赫军功。班师回朝那日,皇上亲自出城相迎,当着文武百官及沿街跪伏的百姓,封皇三子为煜王,赐府邸,各种封赏接踵而至,可明眼人都知道,皇上正值春秋盛年,抬煜王,不过是为了制衡羽翼日渐丰满的太子罢了。

  煜王复起,朝局风云变幻,仅一年,煜王便为先皇后和已故护国大将军平反,由于当年参与构陷官员牵涉甚广,陛下终是压下此案,只平反,未深究,只一小部分官员伏诛,不过为了掩人耳目,幕后主谋依然高枕无忧,至此,太子煜王在朝中分庭抗礼,相互制衡,皇帝高枕无忧。

  煜王一直感念穆塔将军救命之恩,当年,护国大将军意识到遭人陷害,恐难逃一死,秘密送出了唯一血脉影芸小姐,托孤给煜王,但将军当年只留给殿下一封赐婚诏书,和“凤鸣山”三个字,我想,将军定是怕一旦走漏风声,影芸小姐身份暴露,难逃一死。

  殿下一刻不敢忘将军临终所托,几次亲自前往凤鸣山找寻影芸小姐下落,奈何终是无果。皇上多次要为煜王赐婚,王爷均借口推托了,王爷心中目的王妃只穆塔影芸一人而已。

  然而,年复一年,王爷二十四岁仍孑然一身,莫说皇子,就是寻常百姓到了这个年纪也该儿女绕膝了,皇帝和众位大臣屡屡施压,王爷无奈之下,去年春,柳侧妃进了府。口子一旦开了,洪水便再也挡不住,王公大臣纷纷进献美人,王爷也只得照单全收。但王爷与那些女人只是逢场作戏,他从未放弃过寻找影芸小姐。”

  说到此处,东方泽顿了顿,他凝视我片刻,方才继续说道:

  “卿楚姑娘,你是否想过,你苦苦找寻的未婚夫婿,或许自你下山那日,便已默默守护在你身边了!

  当年的赐婚圣旨,只言将穆塔影芸赐婚太子,丝毫未提及皇三子或王爷名讳,王爷手持赐婚圣旨却不敢轻易拿出,因他已不是太子,怕贸然公开你的身份,会横生变故,让有心人咬文嚼字,迫你错嫁他人,王爷加紧筹谋,夺回太子之位,便会还你身份荣耀,奉旨成婚!”

  我不知道东方泽说这番话时是怎样的心情,但他的语气一直很平和,仿佛是在讲述一个与他毫不相干的人的故事,可我心里清楚,东方泽视云启落为兄长,云启落的遭遇,必定也深深烙印在他的心底,也许千帆过尽,看开了,也许,只是蓄势待发之前的隐忍。

  然而我的心情,在听到他年幼时所经历的百般苦楚时,心,一抽一抽,痛的厉害,我竟想,要是那时我能陪在他身边,同他一起分担苦楚,他的苦楚是否就会减半,一个失势的皇子会受到怎样的冷遇迫害,可想而知,难怪初见时,他会说“人有时比蛇更可怕!”

  听到他力挽狂澜,为恩人平反,苦寻恩人遗孤,重情重义,我竟也被深深感动!然而,在得知他心中已有王妃的唯一人选,并早已把我当成穆塔影芸时,我的心竟一片苦涩!

  原来,云启落对我的好,几次三番舍命相救,竟只因救命恩人的临终所托。我一直以他恩人自居,在煜王府肆意妄为,原以为只是玩笑,也知他不会真的因为那次解毒而把我视为恩人。还天真的以为,他任我肆无忌惮,应该是对我有情吧!毕竟如他这般的男子,必不会花心思去哄女人,一旦花了心思,那便是动了情的。此刻我才知道自己错的有多离谱,在他眼里,我不过是恩人遗孤,是他心心念念了十几年的小女孩儿,仅此而已!

  至于我所依附的这具身体究竟是不是穆塔影芸,我不得而知,犹记得,我在这异世的一片油菜花田醒来,当一个身穿道袍的中年女人出现在我面前时,我以为回到了拍戏片场。当她换我“徒儿”,我还调皮的配合她喊“师傅”,而当她挥洒浮尘,脚点花瓣,飞行穿梭,行云流水!没有吊威亚,没有后期制作,我方想起自己前一刻还在飞机上,一觉醒来,斗转星移,竟是另一番天地!

  “徒儿,去做饭,为师饿了。”

  “徒儿,为师的道袍都堆成山了,你又偷懒,快去洗。”

  “徒儿,后院的菜长虫了,快去捉。”

  “……”

  和师傅在山中相处三月有余,我竟不知宿主的名字,她唤我徒儿,我便唤她师傅,她除了以武功压制我,迫我干活儿外,不与我做任何交流,我多问一句,便被点哑穴,活儿干的令她不满意,便被点痒穴,当时真是有口难言。现在想来,若我的宿主真是穆塔影芸,怕是师傅禁我的言也是有苦衷的吧!

  “东方,谢谢你告知我这些,我想静一静!”

  东方泽淡漠不语,转身离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轻撩慢虐之楚落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轻撩慢虐之楚落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