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一章
无所谓啊2019-01-05 10:4510,937

  四川,达州市,太平坎村

  清晨,一阵鸡鸣狗叫

  “孩子他爸该起床了”

  男人慢悠悠的看了下天空,外面黑乎乎的

  “英子,再睡会儿”

  “老娘当初咋嫁给了你这样的懒汉,再不起床,咱娘咳嗽病又要犯了”

  “哎,听媳妇儿的”二狗好像意识到了什么,翻身下床,简单的穿好衣服,顺手拿着昨夜未吃完的半个饼子,走出房间

  看到门口蹲的黄狗瘦的只有骨头,男人不情愿的将一半饼子拿出一半“哎……”

  “娘,屋里还暖和不?”二狗憨厚的问到

  “暖……暖和,二狗啊,你爹走的早,英子嫁到咋们家倒是苦了她了啊”老母亲满面泪花

  “娘,咱这一辈子就听娘和媳妇儿的”二狗幸福的笑到

  “没出息的东西,你是家里的顶梁柱,你要扛起这个家啊…”说着老人闭上了眼睛

  “娘,俺先去喂鸡了”

  “二狗啊,娘有好几天没看到胖墩了(二狗的一岁多孩子),他醒了吗?”

  “醒了,英子在给穿衣服”二狗捂着老母亲的手说到

  “俺呀,还想看看孙子,其他的……都放心了”

  “娘,你现在要看吗?”

  “嗯”

  二狗很开心“艾,俺这就去看英子给娃穿好了没”,说着二狗跑出了房间

  “英子英子,给孩子穿好了没?”二狗开门的时候说到

  “你催啥催啊…没看到忙着的吗?”英子翻了个白眼说到,同时摇着手里的瑶瑶鼓逗着孩子(瑶瑶鼓只有一个鼓蛋,另一个掉了)

  “你这婆娘…”二狗想说什么,但还没说完就看到英子翻了个白眼,瞪着自己,同时慢慢的向床靠过去

  二狗看到媳妇这样的表情马上来了个憨厚的笑容挠着头说到

  “呀,不是,媳妇儿,是咱妈想看孙子”

  “真的?妈这差不多有半个月没看咱墩子了吧…走,咱这就去…”说着,英子就抱着孩子起身向外走去

  “哎…”二狗也笑着跟了上去

  走进老母亲的房间,英子看到母亲手放在外面的,快速走到床前,一个手抱着孩子,一个手把母亲的手放进了被子里“娘,小心着凉”

  母亲温暖的看着孙子

  “娘,你看,胖墩又长高了”英子笑嘻嘻的说到

  “看到了,壮实了些,唉……咋就不胖呢?当初孩子他爷爷就是希望孩子能胖一些……”老母亲满脸愁容的说到

  英子和二狗都静静地没有说话,同时老母亲也没看英子和二狗

  “哎…是咱这老不死的拖累了咱家胖墩了,英子,是咱家对不起你啊,二狗他爹刚死了一年你进俺们家,那时候啊,娘这身体也硬朗,现在就只有一双手能动了…成了家里最大的负担…”

  “娘,英子不会介意的”二狗插嘴到

  “滚,你给俺滚出去…”看样子二狗这句话把老母亲气的不轻

  二狗看到母亲生气了,马上憨憨的笑了笑,同时挠着头(标志性动作,根据需要)

  “娘,你说啥呢,别生气了,小心气坏了身子,村里的王大夫不是说了吗?您老这病多运动下就会康复的,或者到了来年春天,天暖和了,俺和二狗就带你……”

  英子没说完就被老母亲打断了“自个儿的身体自个儿最清楚,以后啊,你和二狗要好好照顾墩子,他是咱们的根…”

  “娘,您老放心,英子肯定会好好照顾墩子的”二狗笑呵呵的说到

  老母亲一看二狗插嘴就瞪了二狗一眼

  二狗笑呵呵的挠着头,心理确想着俺是不是又说错话惹母亲生气了?

  “英子,以后要多迁就下二狗,娘是看着他长大的,他没什么心眼,老实,如果想好好的过日子,二狗他是不错的选择…”说着老母亲还在英子的手上加了点力握了握

  “娘,你说啥呢,二狗挺好的,俺没啥文化,俺只知道嫁鸡随鸡嫁狗随狗…”英子虽然在这么说,但可以从表情可以看出来,她也有些委屈的

  老母亲看了看二狗说到“以后家就交给英子了,二狗你要多听英子的,她比你懂的多”

  二狗不敢在说什么了,怕又惹到母亲生气,就只哎了一声,同时点头哈腰的笑着

  老母亲做了一个让二狗过来的手势,二狗来到床前,母亲起身有些费劲,二狗上前帮忙,老母亲用两只手把英子和二狗的手拉到了一起,握着说到“以后你两要好好的过日子”

  母亲说着又多看了几眼孙子,然后说到“你们出去吧…娘再…休息会儿”

  说着老母亲就闭上了眼睛

  二狗把母亲放平稳后看到英子在看自己,然后跟着英子走出了房间

  “狗子,你说咱妈今天怎么有点怪怪的??”英子疑惑的问到

  “没啊,俺娘从俺小的时候就喜欢啰嗦,媳妇儿,咱们都结婚这么久了,娘什么性格你还不了解?就是啰嗦…”

  英子看着二狗,然后又疑惑的向前方走去,同时面带疑惑的说到,既像对二狗说又像对自己说“总觉得哪里不对”看到二狗走在前面去了,英子也就没多想了,同时问到“狗子,你说明年咱妈还有钱看病吗?家里就只有240了,娘每个月要10多块”

  二狗没有回头只是驻足沉思了下“哎,到时候再说吧,要是家里多几亩土地就好了”

  英子没有回答……

  回到了两小口的房间,英子打算把孩子放在娃娃竹篮里,通常这个时候英子把娃娃放在里面就会给娃娃一个玩了一年多的玩具拿在手里,然而,英子确发现玩具不见了,“难道掉在了娘那儿?”英子疑惑的自问到,找了找还是没找到,就冲着院子里打算去挑水的二狗喊到“狗子,你去看看孩子的摇摇鼓是不是掉在娘那儿了”

  “家里着了没?”二狗问到

  “找了,都找了,没找着”英子回答到,也许是手里没有玩具,也许是说话的声音,这个时候孩子哭了起来

  听到孩子的哭声,二狗马上答应着小跑过去了

  不一会儿

  英子听到二狗大声的再叫“娘,娘,你快吐出来”

  听到这声音,英子快速的站起来跑了出去,也不管刚刚不哭的孩子,同时英子跑出去的时候孩子又哭了起来

  “娘……”英子哭着喊到,同时一下子瘫倒在地上

  原来老母亲把平时医生开的安眠药一次吃了七颗,现在已经被二狗给扣了出来,看的出来,是因为没有水的缘故,咽不下去…

  一家人都哭了

  “你们咋不让俺这个老不死的去了啊,咋不让俺去了啊……”

  “娘,俺们家会好起来的,过段时间…过段时间俺就去外地闯一闯”二狗好像下了很大的决心

  接下来这段时间二狗和英子轮流陪着母亲,无论是白天还是晚上,轮流在母亲身边陪着

  二狗看起来憔悴了很多,英子也一样

  就这样过了两个多月

  三月份,这一天是家里人开心的日子,英子把家里不多的米多加了半碗做饭(原本打算加一碗,想了想又放回去半碗),煮了四个鸡蛋,还有二狗到田里抓的几只小鱼,英子还蒸了几个馒头,今天是个特别的日子,17号,胖墩出身的日子

  英子拿出三个馒头向不远处的二婶家走去,二叔不在家,二婶在家照顾华子,华子躺在床上,一条腿没有知觉,倒是华子是一个比较乐观的人,据说是能够恢复的,但黑心的包工头跑了,没钱,住不起医院就只能回家,医生也说了,只要好好恢复,好好配合是可以康复的,然而两年过去了还是这样

  “二婶,在帮华子揉腿呢!华子,来尝尝大嫂的手艺”英子笑着说到,同时拿了一个馒头给华子

  二婶皱起了眉头说到“英子,你们家…”

  “没事,大家相互帮忙,以前华子帮俺们家还少吗?二婶,俺先回去了”说着笑呵呵喝点走了

  华子拿着馒头确只是看着“哎,那该死的包工头,厂里给的三千块钱的赔偿居然被他拐跑了,不然现在早就好了,当初在医院,医生说住院配合针灸半年就能好,现在…哎…”

  二婶看了看自己的孩子叹气到 “等在暖和些,你到时候多起来动一动,说不定就好起来了,你已经算是命大了,可惜了你张阿姨家的刚子…”

  “是啊,刚子可惜了,他却死在了外面,哎……”

  二狗在端菜盛饭,胖墩在老母亲声边叫着奶奶“奶奶,你啥时候陪俺出去玩啊…奶奶,你为啥喜欢躺在床上啊?娘说了,不可以赖床,不然以后就是懒汉…”

  英子端着鱼汤走了进来,“开饭了额…墩子,又在打扰你奶奶,不是说了吗?等奶奶身体好了就能陪你出去玩了”

  “那啥时候奶奶身体才好呢?”胖墩疑惑的问到

  二狗一边服侍着老母亲一边笑着说到“等天再暖和些,奶奶就好了”

  “奶奶,爸爸说的是真的吗?”胖墩奶声奶气的说到

  “嗯,是真的,到时候啊,奶奶陪你去抓鱼鳅,咱家那老田里老多了”

  “好啊好啊,那奶奶你快好起来,陪俺抓鱼鳅额…”一家人在老母亲床前其乐融融

  吃了几口之后,老母亲好像想到了什么对英子说到“英子,等会儿给你二婶家拿些馒头过去吧”

  “娘,早拿过去了,一共蒸了七个,给了他们三个”英子笑着说到

  深夜,整个村庄一片漆黑,除了二狗家有微弱的灯光

  “不给母亲说一声吗?”英子啦着二狗的手说到

  “不说了,你明天告诉娘就行了,俺最怕娘掉眼泪”二狗憨厚的笑到,同时把英子楼入怀中

  英子委屈的说到“你个没良心的,就不怕俺流眼泪啊?”

  二狗把英子轻轻的推开,两只手搭在英子的肩膀上似乎害怕英子生气“你知道的,俺不是那个意思”

  英子突然一下笑了,让后用手去差眼泪,二狗想去差却被英子打开了“你出去多久回来?”英子委屈的问到

  “最少一年,最多三年”二狗想了想回答到

  “咋要去那么久?”英子也疑惑了,看到二狗没有说话,英子就去帮二狗收拾东西了

  “三五年后胖墩也该读书了,到时候也要钱,咱家的地又不多,只有去外面闯一闯”二狗沉思了一会儿回答道

  “其实…其实…”英子想说什么但是没有说

  “咋地了?”二狗问到

  “没,不说了,在外一个人注意安全,要好好的照顾身体,晚上睡觉要注意,你老是喜欢踢铺盖,都多大的人了…”说到这英子低下了头好像是怕二狗看到自己的眼泪,二狗看了看自己媳妇儿又把她楼入怀中

  英子趴在怀里说到“赚不到钱没…没啥关系,你…一定…一定要安全回来…咱娘两在家里等你…”

  二狗把媳妇楼的更紧了些“哎,该走了…”

  “俺送你”英子帮二狗把几个大包放在身上,英子拿着两个小包

  (村里人要进城要走一个多小时的小路,然后到大路,在走两个多小时到公路)

  “回去吧,孩子醒了见不到人就委屈了…”二狗看着英子说到

  “嗯…”英子努力不让自己哭出来

  离别是伤感的,离别是痛苦的…

  当二狗走出了大约几十米的距离英子突然喊到“狗子,你如果三年不回来,俺就改嫁,你要给俺记住了…”

  二狗没有回答,驻足停留了几秒钟,仰望天空,或是怕自己的眼泪掉下来,他不敢回头,也不敢做一个保证,因为村里他不是第一个出去的,二婶家的孩子也是去外面了,回来的时候成了残废,刚子出去了,却死在了外面。二狗再一次向前走去

  当再也看不到二狗的时候,英子忍不住了,哭出声来,虽然声音不大“狗子,你要平安的回来啊,不要向华子那样,那样俺怕,俺怕……”英子委屈的像个小女孩蹲那儿,英子摸了摸肚子,他原本打算告诉二狗有孩子的,但想了想没说,不想让他担心。大约蹲了十来分钟,听到鸡叫,然后擦干了眼泪向回家的方向走去,因为她知道这是四点了,再过两小时孩子就要醒了,但她不知道在远处,二狗一直在看着她离开

  三个月过去了,天气暖和了

  “英子,二狗有消息吗”老母亲问到,这几个月老母亲有孙子的陪伴心情好了很多

  “娘,没呢,这才出去了多久啊!”英子一边说着,一边用手摸着肚子,现在孩子已经4个月了,其实她内心是很担心的,他原本和二狗说好的,找到了工作就给家里写信,但现在都三个月了还没找到工作吗??

  胖墩看着娘好奇的问到“娘,你说是个弟弟吗?”

  “不管是弟弟还是妹妹你都要保护他,知道吗?你是哥哥”英子笑呵呵的摸着他的头说到

  一年过去了,胖墩多了个妹妹,但没有起名字,因为英子渴望自己的男人回来给孩子起名字,所以大家都叫她丫头

  生产的时候是二婶帮的忙,当二婶看到是个闺女“哎,英子,要不把孩子扔了吧,你们家养起来不容易啊…”

  “不,俺要养着她,她是俺的孩子”英子抱着孩子哭了起来,她想二狗了,“丫头,你爸爸还好吗?”

  “娘,爸爸不要俺们了吗?”胖墩插嘴到

  “别乱说话,你爸爸怎么可能不要你呢”

  为了方便,二婶把英子和华子放在同一个房间照顾,中间用布遮挡,就这样,二婶照顾着三个病人

  三年后

  老母亲越来越想自己的孩子,二狗都出去三年了,怎么还没消息呢?老母亲的愁苦显示在脸上,英子也急在心里,但是她不能表现出来啊,她表现出来只会让老母亲更加难过,于是她想了个办法,华子会写子,曾经上过小学,认识一些字

  于是和华子一商量决定为了让老母亲安心,让华子代替二狗写字,两个人都觉得行,于是这就成了两个人之间的秘密,同时信上还说距离寄信的地方很远,叫家里不要寄信过去,因为收不到

  就这样每三个月一次的书信成了老母亲最开心的期盼,同时让村长帮忙给老母亲读

  五年后,国家政策变了,家里生活条件也好些了,农村有了低保,毫无疑问的英子加有,虽然村里人不清楚,但村长是知道的,每三个月帮英子加都书信,他知道那书信是假的

  同样的,这一年村里出了件大事,整个村通电了,村里欢呼一遍,华子一直没有好,不但如此反而越来越严重了

  由于经常和华子单独接住,有时候是大晚上接触。这个时候就有了些风言风语

  长时间以来,村里人都知道英子是一个坚强的女人,干活比男人快,虽然最近的风言风语英子是不在意的,但老母亲在意啊!英子带着胖墩在地里干活,胖墩在前面拉着牛,英子在后面推着梨头耕地,累了一天到晚上才回家,丫头在家做饭照顾老母亲,回到家陪着老母亲用完了饭打算收拾收拾家务

  “英子,孩子都睡了吧?”老母亲问到

  英子一边忙着一边回答到“睡了,咋地了?娘”

  “英子,俺知道是俺家对不起你,现在二狗在外面也联系不上,就只能看到书信,二狗已经耽误了你五年了,娘也不想再耽误你了,俺想让你改嫁”老母亲说到

  英子回忆起了曾经说三年不回来就改嫁,一赌气说到“改嫁也得俺自己做主”

  老母亲一听马上反对到“不行,打死老娘都不同意”

  英子虽然很孝顺但也有脾气,放下家务就像外面走去

  这时候老母亲大声说到“英子,你回来,你嫁给华子只会苦你一辈子,娘不想耽误你,但也绝对不同意你嫁给华子”

  英子一听,看来自己误会老母亲了“娘,不会的,俺不会改嫁,这辈子都不会,就算狗子不要俺了也不会,俺这辈子啊,就陪着两个孩子还有娘过一辈子”说着哭泣的跑了出去

  “孩子,你这又是何必呢!!哎…”

  她两的对话被推着轮椅过来的华子听到了,原本是打算来送书信的,因为再过几天又过去三个月了,华子叹息了一声,想了想,觉得这样下去不行,得努力面对生活,然后就开始离开了村里到小镇上去寻找工作去了

  华子在小镇上找了个师傅学习维修电视和开锁,但也没忘记和英子的约定,他没三个月都会托人给英子带一封书信说是二狗寄回来的,村里人见华子和英子没了往来也就没了闲话,就这么平静的过着日子

  八年后,华子成为了整个镇上小有名气的维修师傅,以前的老师傅跟着儿子到城里享福去了,就把这个店铺转给了他,现在他的生意还是不错的,有了经济能力,他也每周去医院检查自己的身体配合针灸

  胖墩十岁了,也在华子的帮助下也去了学堂读书,虽然年龄大了一些,但在当时的农村基本上都是这样的年龄,去上学的路上要走两点多小时的山路

  英子有些担心“也不知道丫头能不能去得了学校…胖墩,你要好好照顾你妹妹知道不,不能欺负她”

  “知道了,娘”胖墩回答到

  “哥哥,为什么俺们没有爸爸呢?为什么别人都有爸爸?”丫头问到

  “妹妹,咱们有爸爸,只是爸爸去了很远的地方,可能回不来了,所以俺们要好好读书将来去把咱爸接回来”胖墩知道父亲没了,他回忆起了自己大约在六岁的时候,无意中把信封上的邮票弄坏了,害怕母亲不高兴,就偷偷的把邮票用米水给黏起来了,然后每次听到父亲来信了就高兴的跑去听,然而每次都看到那个自己弄坏的邮票,当时不懂,但后来懂了,他不敢在母亲面前提父亲,每次提到父亲母亲都不高兴,都会沉默!他害怕母亲沉默,但母亲经常会主动给他和妹妹讲一讲父亲,“你们的父亲啊喜欢笑,喜欢挠着头,他在家的时候都是把好东西留给咱们母子,那时候还没有小丫头。记得啊,当初有一次你父亲的朋友给了他一包方便面,卷卷的,很奇怪,但很好吃,据说那是城里人吃的东西,墩子小时候特别懂事,原本是要给你吃的,但是你看爸爸不吃你也不吃,没办法,你爸啊就把你教到了娘手上,咱娘两一起吃了那个叫方便面的东西”

  每次看到母亲回忆起父亲都是幸福的

  “哥哥,那你知道爸爸长啥样子不?”丫头好奇的问到

  “哎,忘记了,来,小妹,书包给俺,俺帮你”胖墩说到

  “哥哥,你真好!”丫头拉着哥哥的手向前走去,但可以听到胖墩在说“小妹,你要听老师的话,好好读书知道不?等俺们将来长大了就能够去找爸爸了”

  “好好读书就能找到爸爸吗?”

  “能,华叔告诉俺的,说,只要能考上那个叫什么大学的来着就能去找到俺们的爸爸”

  十年后

  华子站起来了,他站起来了!!!

  这让二婶一家和英子家高兴了很久!以前怕英子嫌弃,现在华子不怕了!!英子不找他,他主动找英子,老母亲看在眼里,她很想让两个人在一起,但英子死活不答应,华子每周有时间就回家,给胖墩买点礼物给丫头买点礼物

  一来二去,丫头开始逐渐的喜欢黏着华子了

  这天,丫头和英子在家里削土豆,丫头问到“娘,你说爸爸还回来吗?”

  英子没好气的到“除非死在外面才不回来”

  “要是爸爸不回来就好了”丫头闷声的说到

  “你个死丫头你说啥?”英子说着就拿起旁边的扫帚打向丫头,打了一下丫头就哭了

  正准备打第二下时丫头说到(英子没有停)

  “俺和哥哥都想让华子叔当俺们爸爸,哥哥说爸爸已经死了,回不来了,学校同学都说俺没有爸爸”当丫头说完越哭声音越大了

  胖墩赶着牛回家看到了这一幕

  “娘…你别打小妹了,俺们只是不想让你这么辛苦”胖墩哭着说到

  英子听到这也下不去手了,三人抱在一起哭着

  同年

  老母亲身体眼看着不行了,老母亲在床前拉着英子的手“英子,你和华子好了吧,别让娘走的牵肠挂肚,华子人不错,从前那时候认为你两好上了,那时候娘不同意是害怕他照顾不了你们母子,你现在也还年轻,才三十多岁”

  “娘,你不要逼俺,俺说过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俺这一辈子不可能改嫁的,就算狗子他那天回家了,他不要俺们母子俺也不会再嫁人的”英子哭着说到

  “英子,娘这辈子对不住你啊!俺家狗子也对不住你啊!呜…。”老母亲哭着说到

  “娘,你别哭了,俺们还得等狗子回来”英子也是哭泣着说到

  “英子,娘知道信是假的,二狗没了,哎…俺不说,只是怕你一个人太累,娘这身体虽然干不了活,但能在这房间里看着孩子…”老母亲说到

  “娘,你…你咋知道…”英子问到

  “每次看到胖墩他老盯着邮票看,娘就在想啊,邮票有啥好看的,哎…娘看到每次都是同一张坏了的邮票就了解了,你出去吧,娘要休息了…”老母亲说着闭上了眼睛

  看到母亲没什么说的了,英子替母亲盖好被子出去了

  当晚老母亲房间一阵剧烈的咳嗽,然当英子跑去房间时老母亲离开了人间

  “娘………”

  老母亲在村里人帮助下送老归山了!!

  十七年后,胖墩和丫头双双考入了省重点高中!在党和政府领导人的帮助下免费入了高中并提供相应的生活费学杂费,政府领导也到英子家了解情况,英子在这一天感觉到了久违的幸福

  二十年后,腊月

  “一晃二十年了,你还在吗?还是忘了俺们娘三,你这狠心人啊……”英子现在她曾经送二狗离开的地方走着走着,虽然这些年她一直在山坡上看,几乎每个月都要看一次,然而这是她第一次想走走

  走着走着,当走到一个转角的地方,她看到了一条压在石头下的链子,虽然锈迹斑斑,但她一下子就认出了这是她送他的

  链子的下面用油脂纸包的一块红盖头,英子看着这红盖头哭了,“狗子,你真的不要俺们了吗?”

  英子一边哭一边向回跑,她现在很想知道这上面写的是啥

  “墩子,墩子,墩子。。”英子还没到家就喊到

  丫头先跑出来问到“娘,咋地啦?”

  “丫头,你快帮娘看看,这上面写的是啥,记住,每一个字都要告诉娘”英子像个疯子一样,她准备找个地方坐下听,然,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也许是害怕是不好的东西女儿不敢告诉,她突然转过头对丫头眼睛瞪的很大大声的嚎到“俺说的是每一个字,每一个字…字…”

  丫头感觉非常害怕,吓的都快哭了,一边打开红盖头一边轻声“嗯额”的回答

  丫头用略带哭泣的声音读到:

  “英子,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俺可能不再人世了,三年过了吗?如果俺还在世的话俺想俺等不了三年,英子,原本俺是打算外出半年就回家的,但怕出现意外,给你说三年,英子,这辈子俺二狗对不起你,英子,他们都说俺是老憨,其实俺认为俺一点都不憨,因为俺发现这样娘和你都开心,俺只想在家开开心心过日子,都是乡里乡亲的,要那么聪明干嘛呢?英子,俺知道你肯定没改嫁,俺这辈子都是听娘和你的,听俺二狗一次可以吗?找个合适的改嫁了吧!!!”

  “娘,没…没了…”丫头读了过后也知道是爹留下的,她也哭了

  胖墩在门口听着确沉默了,这天过后英子变得沉得了,无论是谁都不说话了,村里人看到她都躲着她,因为给人的感觉她疯了(其实没疯)

  同年六月,李墩(理科)和李丫头以文理状元的成绩被北大录取

  看着孩子,英子笑了,苦了一辈子!

  九月开学的季节,英子送孩子到了车站,把孩子送上了车,她知道这一别很可能是永别,前几个月医院检查出了她因劳累过度换了痨病,也就这一年的事了,原本就有病再加上看到那封信,她也不知道能坚持多久,她每天强撑着

  来年一月

  一个远在广东的男子在睡梦中突然惊醒“英子,英子,不要啊……”

  他就是二十年前的二狗

  “俺是二狗,俺是二狗,俺曾经也结过婚,不管咋样俺要回去看看她…英子还好吗?”二狗像得了魔怔

  现在的二狗有一个哑巴媳妇叫秦香,秦香看二狗这样,用手死死的抱住他,二狗也逐渐冷静了“哎,都过去二十年了,她应该也结婚了吧,她的他对她好吗?孩子结婚了吗?估计……”

  第二天二狗带着秦香踏上了回达州的旅途

  距离村子越近二狗越恐惧,害怕,见到英子该怎么说呢?

  走到村口,他看到一个孤独的她正在远望,手里拿着一个红盖头,二狗的第一感觉是英子疯了,二狗越走越近,他抓住她的手跪了下来

  “英子,你还认识俺吗?俺是二狗,俺是二狗啊…你咋这样了啊…”二狗大声的说到

  英子感觉很陌生很僵硬的回答到“你是二狗,你是俺的二狗???”二狗一边哭泣一边“嗯嗯”的回答到

  英子同样僵硬的指着秦香问到“她…她…是?”

  二狗一下子不知道怎么去回答“她…她…”

  英子疯狂的摇着头“你不是俺的二狗,你不是俺的二狗,俺的二狗是会爱俺的,嘻嘻,俺的二狗爱俺…”

  英子完全就像一个疯子

  二狗回来了原本是村里一件高兴的事,但看到二狗又带了一个女人回来,整个村都给二狗脸色,去别人家借东西,别人话都不愿意给他说,当华子听到二狗回来了,居然还带着女人,回家后啥都没说就和二狗打了一架,打完后华子哭了,二狗也哭了,打完后两人坐在一起喝酒才知道原来这些年是这样的:

  当初二狗外出打工,他刚到城里就听几个刚打工回来的人说广东石厂很能赚钱,一个月就能赚一千多,再看到他们的穿着二狗一下子就心动了,这一看就是赚了大钱啊,在这个月收入只几十块的农村,听到能不心动?所以二狗决定一个人去广东闯一闯

  然而事情不是他想的那么简单,到了广东,在出站口看到各种各样的吆喝,其中有一个就是要招人去石厂的,结果确是个骗子,他们把二狗骗到了偏僻的地方抢劫了他的一切,就连外套都抢劫了

  就在他不知道咋办的时候,来了一个五十多岁的人(也就是秦香的父亲)问他是不是要去石厂干活,二狗就问工资咋算,那人就说给他一千,也没有亏待他

  二狗开始不敢答应,害怕自己再被骗,然秦香父亲就问他还有啥值得骗的?二狗想了想也是,自己啥都没有了,去就去吧

  后来他知道为什么秦香的父亲找上他,因为香父看到他被抢劫的,但都是农村人对这城市一点都不熟悉,香父也不敢去帮忙,他甚至都不敢叫,为什么呢?因为他以后还要来车站招人

  原本一切都很美好,可是刚工作了不到一个月,眼看马上就要拿工资了,这个时候确发生了塌方,香父为救二狗失去了两条腿,同样的二狗也被石块砸中导致失忆,塌方事件挺大的,大老板跑了,香父对二狗到还负责,二狗是他招的,香父在这次事件中几乎花光了所有积蓄,也就是在医院,二狗和秦香慢慢熟悉了,香父也不知道他是那的,但觉得二狗很踏实,秦香又是个哑巴,对于他两的事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再医院治疗了两年,秦香一直照顾着他,逐渐感情越来越浓,出院后很快就婚姻了,然而秦香一直都没有孩子。

  就这样过着平静的生活,虽然偶有头痛但也不影响生活。直到前几天突然想起了过去的事

  华子把二狗说的话告诉了英子,其实这都是英子叫华子帮她问的,她害怕不是自己熟悉的二狗了,同时华子也告诉了二狗英子快不行了,虽然英子没有告诉他,但是是他陪同她去医院检查的,华子就悄悄的问了医生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二狗和秦香两人每天都陪在英子的身边,二狗每天给英子讲述这二十年的点点滴滴,二狗也知道了自己的两个孩子都有出息了

  这天,二狗正在给英子翻身,突然外面进来了两个人,一男一女,“胖墩,丫…丫头…”

  丫头有些疑惑的问到“您是?”

  “俺…俺是你爹啊”二狗说到

  就在这时一个对胖墩来说陌生的女人走入房间,一看就知道是自己这个父亲的女人,胖墩把拳头捏的直响“滚…滚…滚出去…俺们没有父亲…俺们只有母亲……”

  胖墩和丫头都感受到了异样的委屈

  当天晚上,英子把胖墩和丫头叫到了身边,告诉了他们关于父亲的一切,还有这几个月来的照顾,就这样虽然一家人话很少,但最少还是坐在一起吃饭,虽然两个孩子没有叫过他父亲

  平静的过了一个多月,胖墩和丫头也到了要去学校的时候了,外面又下着雨,二狗不放心一定要送孩子到车站,然而一路上胖墩都和二狗保持着距离,丫头只好跟着胖墩

  “哥哥,你为什么不走快点?”丫头问到

  “俺怕他走不快,毕竟也上年纪了”胖墩看了眼后面的二狗

  “哥哥,你就原谅父亲吧,他也没什么错…”丫头说到

  “哎,其实俺已经原谅咱爸了,只是不知道……”当胖墩还没说完却听到二狗大声的叫到

  “孩子,小心”

  二狗扔下东西跑向胖墩和丫头,把孩子推向了公路的排水沟(农村公路只有五米)

  “爸…爸…你没事吧。”胖墩和丫头哭了

  “总…总算…听到…听到…你们…叫俺一声…爸了…”二狗口里一边流血一边说到,说完这句话也就离开了人世

  “爸爸,其实您挺好,您挺好的,都是俺的错,爸啊……”胖墩哭着说到

  “爸爸,俺和哥哥都知道你挺好的,俺们早就原谅您了,您为啥就走了啊…呜…”

  当英子听到这个消息一口子没上来,也在当夜离开了人世

  秦香陪着俩个孩子一起办完了丧事

  胖墩和丫头在英子和二狗的坟前把秦香认作为:娘,同时在坟前给给秦香磕了三个头

  秦香扶起了他们,他们一起叫了一声“娘…”,躺入了秦香的怀抱

  子欲养而亲不待,俺们在问父母对与错的时候是否尽到了子女的责任?

  (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爸爸,其实您挺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爸爸,其实您挺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