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堕仙台
清溪2019-01-04 20:291,183

  “小瞎子,我今日淹了个凡间的村庄,那凡人落到黄汤水里,声嘶力竭想求我救命。”疫鬼蹲在地上,看着身边不远处的红箩,小声说着。

  红箩轻叹着,表情有些不忍:“那你救了吗?”

  “我不能的,弱水至乃天命,我区区疫鬼,不得更改。就连他们让我散播时疫瘟症,我也只能照办。”他没了昔日的狂妄,一口一个小爷,此时蹲在地上表情颓然,就像个做错事的孩子。

  红箩一时微愣,竟然不知该如何安慰,天命难违,她懂得。

  “我今日还听说了个趣事儿,有位神君为复活他的妻子,竟入了魔道。”季禺哈哈大笑着,“神君变魔君,真有意思!”

  红箩心头微动,呼吸一滞:“你可看见他的剑?”

  “剑?”季禺愣了愣,看着红箩那双瞎了的双眼,竟不知觉得滚落下泪来。“诶,你怎么哭了?”

  他惊慌的走到红箩面前,小心翼翼拭去她的泪,忧心不已:“是不是我讲的不好,那神君俊朗不凡,你若是喜欢,我便让弱水淹了他的神宫,送你去见他!”

  他竟然误会红箩的泪,是因为那神君而流。

  红箩拦住少年心性的季禺,皱着眉头:“狂妄自大,小心被人杀了,成了别人的功德。”明明是疫鬼,还不躲着那帮神君仙人,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那你不要哭了,你一哭,我就想杀人。”他笨拙的替红箩擦拭去眼泪,把她细嫩的小脸都擦红了。

  他说的那般顺其自然,字字肺腑。可红箩此时脑子想的,满满都是那个冷漠淡然的离因,宝剑重出,合鸾再现,他肯定很开心吧。

  季禺牵着红箩的手,也不知道从哪里变出一只雪白的兔子,愣是塞到她的手里:“我听天上的雀鸟说女孩子最喜欢这个,好不容易才逮住个没淹死的。”

  摸着怀里战战兢兢的小家伙,红箩微微皱眉,“你怎么总是胡来,我不喜欢这个,你把它放回去吧。”

  “听说这只兔子味道特别好。”季禺拎起它的耳朵,忽然想到什么,大叫着:“对了对了,它还有个名字,叫讹兽,爱撒谎,你不要听它胡诌。”

  季禺并不想她离开这里,想要找个会说话会哄人的兔子并不容易,他淹了几个山头才逮住这么一只讹兽。

  季禺离开后,这里只剩下她和这只讹兽。这长得像兔子的上古妖兽跳到红箩的肩膀上,压低声音:“那疫鬼喜欢你呢,他喜欢的东西,没有得不到的。”

  红箩沉着脸,将讹兽从自己的肩膀拎下来:“你在外面可听说有位神君入魔道的事儿?”

  “这是当然,那日我就在现场偷看。神君飞泷为救其妻,硬闯三十三重天,逆天改命,最后跳了堕仙台,入了魔。”

  “那可有看见他的剑?”

  “剑……他没有用剑啊……”

  红箩一愣,跌跌撞撞的站起来就要离开,离因去哪里了?他不在神君的身边,他是不是有危险了……

  “你不能走,你走了等疫鬼回来,他会吃了我的!”讹兽死死咬住红箩的衣服,被拖着走了几步,“没有神位的剑,只要入了堕仙台,便会成为一堆废铁,你就算去了也没用的。”

  红箩听完,眼泪啪嗒就落了下来,离因你到底在哪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诱夫上瘾之红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诱夫上瘾之红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