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H and K(8)
芒柒2019-01-15 18:531,419

  淮洋没有在宿舍。

  “淮洋没在宿舍。”安海说。

  “嗯…他今天下午社团有活动,应该没有在宿舍。”罗子涵说,淮洋有社团活动这个事情,帖子上都有。

  “可是他没有在社团活动名单上。”周空翻看着帖子,在看到名单那一栏的时候,发出了疑问。

  “嗯?”罗子涵很纳闷,“昨天我还见到他在整理东西,我问他,他就说是社团活动之类的。名单上不可能没有他。”

  “……”安海和周空同时沉默。

  “昨天什么时候?”周空问。

  “傍晚,嗯……那个时候安海不是去警局做笔录嘛,我回宿舍的时候碰见的淮洋。”罗子涵点了点头,距离回忆起那天的事情。

  “……你有看到他在整理什么东西吗?”安海问,此时他们依然在z大男寝室楼下。

  “……既然是社团活动的东西,肯定和活动有关系的呗。”

  “我们去淮洋社团看看吧…”周空说。

  依然是罗子涵带路。

  ——话剧社。

  “淮洋?”话剧社社长皱了皱眉头,“没有,他昨天下午急急忙忙的就退社了。”

  退社了?

  时间就这么巧吗?

  “他…什么时候退社的?”周空问。

  “昨天下午,篮球比赛后一个小时吧…欸,你们是不知道,还死了个人呢!”

  “…嗯。”

  昨天下午退社,所以今天的社团活动没有他,昨天傍晚,碰到了罗子涵,在整理活动东西?

  时间不对。

  社长和罗子涵都没有撒谎……周空想,淮洋……

  “快联系林警官!”周空说。

  ——L省公安局。

  “喂?”林警官接起电话。

  “林警官,张默呢?”周空急忙问。

  “已经走了。”

  “……”周空说,“这期间有别人来过吗?”

  “有,一个人。”

  周空有一丝不好的预感,安海跟着周空一路向公安局狂奔,足足五条街的距离,被周空跑出了百米冲刺的既视感。

  “谁?”

  “……他说他叫淮洋。”

  “他有说什么吗?”

  “有,对张默说了一句‘谢谢’。”

  “……”周空没再说话。

  “怎么了?”安海没有那么好的体力,被罗子涵拉着才撑过来。

  “可能要出事。”

  “啊??”安海很不解。

  “假设,我们假设。如果你是凶手,作案后尸体被发现时还会回到现场吗?”

  “我不会,很容易留下证据的。”罗子涵回答。

  “如果你有同伙,同伙被抓后,你会着急吗?比如,害怕ta出卖自己。”

  “……有这个可能。”安海回答。

  “……”周空没再问。

  “你这是在说淮洋吗?”罗子涵问。

  “……”这不是废话吗?!

  “可是没有证据。”安海说。

  “张默的手。”

  “对,她一直戴着手套。”不管屋子有多热,她始终戴着手套。

  虽然安海始终也戴着围巾。

  “你猜她手上有什么?”

  “鱼线的勒痕。”

  “可是她一开始手上什么也没有。”罗子涵问,的确,尸体被发现时,张默手上的确没有什么勒痕。

  “冬天,手上布满血丝不是很正常吗?等过了时间,鱼线勒过的地方会红肿,看起来就很明显了。”安海说到,这也只是她的猜测。

  “那么,淮洋现在在哪里?”周空问。

  “等会儿,看我给你查出来!”罗子涵激动地说。

  一分钟后。

  “学校对面向东200米处的咖啡馆,和张默一起的。”罗子涵挥了挥自己的手机,上面有刚发过来的图片。

  人缘真好,安海想。

  “走呗。”安海说。

  “嗯嗯。”罗子涵点头。

  “带路。”周空面无表情。

  “……”

  喂!是谁刚刚冲出校门连跑五条街的?!怎么这一下子就不知道路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K的时光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K的时光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