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龙虎四杰
退之2019-03-24 18:372,382

  第五章 龙虎四杰

  宗邢与王善听到几人讨论王彦正凝神倾听。

  只听得另一个持剑的说道:“顾老四说的不错,这群卑鄙无耻的金人想要杀王大侠却是妄想,想王大侠武功高强,他们想要暗杀真是痴心妄想。去年金人派了四个万人队正面攻打太行山,王大侠带领了群雄在和尚洼与金人厮杀了三天三夜,直杀得血染黄沙,尸积如山,最后金人奈何不得我们,狼狈退兵逃走。我李老三也有幸参与了此战,只可惜开战第一天就被流矢射中左肩,只可惜没能多杀几个鞑子。”说着扒开衣衫,露出左肩,给其他三人看他左肩。只见他左肩果有一个铜钱大小的伤疤。他们三人都面漏钦佩的神色。

  原来这四人是太行山一个小门派龙虎派的弟子,是同门师兄弟,情深意重,是异姓骨肉,在江湖上虽没什么名气,但是一腔热血,总想着要行侠仗义,持大刀的叫洪四海,排行老大,持双锤的叫何守拙,排行老二,持剑的叫李双江,是排行老三,持软鞭的叫顾兆兴,排行老四。四人行走江湖号称龙虎四杰。去年金人攻打太行山处李双江外,其余三人均因要事不在太行山,因此无缘参战,因此李双江一直拿这件事来吹嘘,这三人是又羡慕又嫉妒,只想寻个机会报国。

  只听得洪四海又道:“上次我与何老二、顾老四都不在太行,真是人生一大憾事,这次杀狗大会,我们也要去给那个狗贼李丛云捅上一刀,再分他一块肉吃。也好叫他们知道我们大宋也是有忠义之士,他金人鞑子妄想占我河山那是痴心妄想。”

  其他三人都道:“洪老大说的好,来喝酒。”

  四人端起一碗酒一口气喝干,都道:“痛快。”

  只听得一个尖锐的声音道:“这世道变了,不知哪里来的一群乌合之众,也敢自称豪杰,今日抗这个,明日杀那个,这就叫光屁股打老虎,又不要脸来又不要命。”说到“又不要脸又不要命”时故意摇头晃脑拉长声调,样子甚是滑稽。

  另个阴恻恻的声音道:“师弟说的极是。”

  众人循声望去,只见两个人坐着大厅中央,声音尖的面白无须,白净面皮,声音阴恻恻的面皮漆黑,满脸胡须。二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正是黑白双鬼,黑的叫徐朗月,白的叫徐朗星,此二鬼横行山东,怙恶不悛,烧杀抢略不知做了多少坏事。金人占领了山东地区以后,设立了招贤馆,二人乘机加入招贤馆,现在完颜宗弼帐下效力。

  此刻听到这群宋人在此高谈阔论,忍不住便出言讥讽。

  李双江本是个火爆脾气,听到有人讥讽自己,哪里还坐得住,一拍桌子站起身来,怒道:“哪里来的小白脸,瞧你脸上一根胡须也无,莫不是个兔儿爷?”

  徐朗星最忌别人说他相貌,登时大怒,他端坐在座,手中酒杯激射而出,酒杯中斟满了酒水,虽激射而出但是却没有一丝酒水溢出,酒杯直奔李双江的嘴而来,李双江不及反应,退了两步,眼见酒杯就击中他的嘴,徐朗星恨极李双江出口侮辱自己,定要将他的嘴打个稀烂。就在这间不容发之际只听叮的一声,只见一把刀横在李双江面前,酒杯撞在大刀上,装个稀烂,但是酒水四溅而出,却淋了李双江一脸。李双江觉得这是徐朗星突袭,他不及反应方才吃了这个闷亏,他心中不服,大声呼和,揉身直冲徐朗星而去,徐朗星却闻若未闻,只见他左手一拆一推,荡开李双江的双拳,一掌印在李双江的胸口,劲力一吐,李双江倒飞出去,撞在店内的柱子上,喉咙一甜,吐出一大口鲜血,昏死过去。

  徐朗星得意大笑:“一群臭鱼烂虾,也自称什么英雄好汉,守什么太行少行,还是乘早回家,看好自己的婆娘,被别人睡去了,当了个便宜的王八,可不太好看。”

  众人听他言语恶毒,俱都愤怒不已,但他一挡一推就将李双江打晕过去,畏惧他的武功,不敢上前。

  洪老大、何老二和顾老四与李双江是结义兄弟,当然不能忍,纷纷抄起兵刃,直冲徐朗星而来,徐朗星还是端坐不动,手中双筷射出,直奔何老二和顾老四的膻中穴而来,筷子去势极快,二人还未及闪躲,就被筷子击中膻中穴,膻中是人体大穴,一经点中非死即伤,所幸他二人武功颇具根基,虽被点中膻中穴,却为一时就死,吐出一口鲜血,后仰倒地,昏死过去,洪老大大刀横削,这刀若削中必叫他身首分离,徐朗星身子后仰,右手握拳在洪老大手腕上重重一拳,道一声:“撒手!”,洪老大手腕剧痛,大刀再也把持不住,当即撒手,徐朗星左手一拍,拍中钢刀刀柄,钢刀激射而出,钉在店里一根柱子上,刀尖入木一尺,洪四海乘势一滚,一个扫堂腿,登时将徐朗星坐的凳子扫个粉碎,本以为在这猝不及防下徐朗星必然摔个跟头,谁知徐朗星仍然保持端坐,却是使了个千斤坠的功夫,有凳子没凳子仍一般端坐。他手中不知何时又多了双筷子,正自顾自的夹菜吃,好不悠然自得。

  洪四海心想我们龙虎四杰功夫不济叫人打败也是我们技不如人,与人无尤,可是若连逼你起身都做不到,也太折我太行群杰的威风。他打定主意,使一招饿虎扑兔,合身扑上,抱住徐朗星的腰,大声喝道:“起。”他这一扑真如猛虎一般,徐朗星马步再也扎不住,果真被扑起,二人猛地撞出,撞翻了酒桌,满桌酒菜俱皆散在二人身上,徐朗星素来爱洁,这一下如何能忍,猛地一声大喝,一提右膝,正中洪四海胸口,洪四海再也报不住徐朗星的腰,身体倒飞出去,但他功力远比他三个结义弟弟深厚,却没有就时晕过去,掉在地上右手在地上一撑,一个筋斗,站了起来。还未站稳,却被徐朗月提住自己腰带,稍一用力,再也站立不住,被他提上头顶,一送,洪四海好似一颗皮球,飞向徐朗星,徐朗星哈哈大笑:“师兄这个主意好玩,我们切将他当成皮球踢来玩,谁先让他落地便算输。”徐朗月道:“这没彩头的赌斗,却没什么兴味。”徐朗星接住洪四海一脚送出,洪四海身体又飞向徐朗月,口中说道:“谁输了谁就请了这顿。”徐朗月笑道:“好彩头。”

  洪四海飞到二人中间却被人接住,只见那人双手扶住洪四海的腰,双手圆抡,卸去洪四海身上的劲力,这才不至他受伤。却不是王善是谁,洪四海却再也撑不住,眼前一黑就晕死过去。王善扶他坐倒,转身向徐朗星和徐朗月道:“阁下可是闻名山东的黑白双鬼?”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泽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泽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