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最后杀掉一人
么露2019-02-17 12:481,890

  夜……凉的瘆人。

  B市的商业晚会上,林芸依看着面前如狼一般盯着她的男人,美眸中并无半分起伏,甚至冒起了丝丝寒意。

  “林小姐生的真是美艳啊,不知可有兴趣与李某喝杯酒?”李汇看着面前窈窕有致的女人,表面并无多大波澜,内心却早已是如奔腾的野马,狂躁不已。

  这般撩人的尤物,要是被他征服在床上,那该是怎样面红心赤的画面啊。

  “当然可以。”林芸依浅浅一笑,这一笑却乱了李汇的心神。

  猎物……上门了,林芸依魅惑一笑。

  “请。”李汇为林芸依递过一杯红酒。

  林芸依接过红酒,鼻尖微微轻嗅,勾唇一笑。

  “这酒果真是极好的,82年的酒,正是醇香浓厚。”林芸依缓缓张口说到。

  林芸依将这杯红酒递到嘴边,美眸看着面前男人略有些张黄的神色,缓缓张嘴。

  李汇悬着的心随着林芸依一口接一口咽下红酒的动作终于放下,露出了得逞的神色。

  “不好意思,失陪一下。”林芸依将空杯子放到桌上,缓缓起身离去。

  林芸依慢慢走过孙木身旁,眼神向孙木微微一睨。

  孙木接受到讯号,随即递给了林芸依一包东西。

  林芸依接过后,赶忙塞进了嘴里。

  林芸依瞟了眼依然在远处盯着她的李汇,步伐有些不稳地走到凳子前坐着,两颊浮上红霞。

  李汇见林芸依有些醉意,赶忙走到林芸依身边。

  “林小姐,我带你去休息吧。”李汇搀扶起林芸依,手还不安分地在林芸依腰上摸了一把。

  林芸依眸中的寒意愈发甚,眸中的寒光像是要将李汇凌迟处死,可表面却依旧是这般醉意朦胧的样子。

  “什么清冷美女,现在还不是乖乖在我的身下?”

  李汇将叶浅丢到酒店的床上,眼中有着不屑。

  李汇看着在床上一动不动的林芸依,嗓子像是被灼烧过一般,干燥难忍,浑身像是着火了,分外滚烫。

  李汇匆忙脱下上衣便着急忙慌地去解林芸依的衣扣。

  “啊!”李汇凄厉地惊叫一声,一把利刃正插在李汇的脖子里,还在不停往外渗着血。

  “废物!”林芸依清冷的声音在这间空荡荡的房间内分外清晰。

  林芸依一把推开压在自己身上的男人,哦不,应该说是男人尸体……

  林芸依嫌恶地拿出手帕擦了擦手,看着这满床的血迹,脸上并无太多表情。

  “真是个好色又愚蠢的男人。”林芸依站起身低低对李汇咒骂到。

  他还真当她傻到连迷药的气味都闻不出吗?不过这波将计就计,倒是真心演的不错。

  林芸依戴上手套,睨了眼床上的尸体,离开了这满是血腥味的酒店房间。

  第二日,整个B市都充斥着浓重的恐慌气氛。

  B市市长于昨日被暗杀了!凶手至今还未找到!难道这个消息还不足以令人恐慌吗?

  林芸依看着报纸上对李汇的报道,冷笑一声。

  “昨天的任务,完成地不错。”孙木把玩着手里那把被血滋养地无比锋利的匕首说道。

  “小意思,这后期的工作,你也完成地不错。”林芸依看着报纸上并无半个描述她的字眼夸赞到。

  孙木虽然是林芸依的头领,但林芸依在他面前却从无下属的半点样子,也只有林芸依能在孙木面前这般放肆。

  “那……当初你答应的我,只要我杀完这个人就放我出组织,这话还作数吗?”林芸依空灵的声音忽的传入孙木耳际,孙木擦匕首的动作也随之停了下来。

  林芸依认真地看着孙木,眼神有些空洞……

  她的这双手已经沾了太多人的鲜血,虽然从小是组织收留的她这个孤儿,但她这16年以来也为组织杀了这么多人,这些,也够组织的养育之恩了吧,这样在鲜血里浸泡的日子,她实在也是过够了!

  “自然作数,不过……”孙木的眼睛转向林芸依。

  “说。”林芸依一向不喜欢废话。

  “只要再杀一人,那你便可以永久地离开组织。”孙木的声音有些低沉。

  “谁?”林芸依抬眸问道。

  孙木缓缓靠近林芸依,冒着寒光的匕首在灯光下分外晃眼。

  “这人……便是你!”孙木的匕首猛地刺入林芸依的心脏,低沉的嗓音此刻听来却更像是恶魔的低语。

  林芸依用尽最后一丝力气,不甘地看向孙木,但奈何身体越来越重,体内的血如泉一般向体外流着。

  “组织的人都知道,我们这个组织是不限制于某个国家某个人的,是这个世界最最神秘的组织,想退出组织的那人,保不齐那人会将组织泄露出去,所以,只有死人是绝不会透露秘密的!只有死人,才是最安全的。”孙木观赏着林芸依在生命最后一刻的姿态,嘴角勾起玩味的笑容。

  孙木,当真是一名称职的冷酷无情的特务杀手,没有一丝感情。

  林芸依倒在地上,感受到自己生命的迹象渐渐衰弱,哪怕自己现在有再多不甘和愤怒,到了这一步也只能认命,那双魅惑了太多男人的眸子也终于缓缓闭上。

  眼前的世界渐渐模糊,最后一口气也随着这模糊的视线,缓缓消失了……

继续阅读:第二章 河中少女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赖上特务王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