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周
BUT组合2019-04-26 00:004,753

  十五周

  01

  决赛被安排在四月初,是一场彩排过很多次的直播演出。投票接口已经提前关闭,将与决赛直播通道同时开启。

  由浅从白海那里听说节目组邀请了之前所有被淘汰的训练生,一同前往决赛现场观演、为还在比赛的训练生加油助力。白海说自己答应了他们去现场,会举由浅的灯牌。

  彼时他们正在训练楼后的草坪上坐着,怕别人发现他们藏了手机,不敢开外放,和泰太分享着同一副耳机,一人一只耳朵。北京四月份的天气忽冷忽热,分不清春夏还是冬,当天的太阳很晒,晒得泰太眯着眼睛,觉得身下的青草挠动着他小腿露出来的皮肤,像被蚊子咬。

  泰太对着话筒喊:“你哪里弄的灯牌啊。”

  “李健国从网上订的。”

  泰太又问:“有我的吗?”

  “没有,你又进不了出道位,做了也是白做。”

  白海语气里带着笑意,和他平时逗弄泰太时的语气一模一样,泰太将头挤到由浅面前,对着耳机线上的话筒吼道:“喂!你们双标是不是变本加厉了!”

  白海的回答听上去轻飘飘的:“没有啊。一直都是这样。”

  泰太又跟他吵了一会儿,由浅和他都心照不宣地选择将之前与关明起冲突的事情隐瞒下来,怕白海担心。

  泰太最后没忍住使出绝招:“再怎么样我都比被淘汰的你强一点吧?”

  白海仍旧不为所动:“只要没出道,没什么不一样的。”

  泰太:“……”

  “我不想听你讲话了,由浅呢?”

  由浅被点到名字,这才出声:“在。”

  “决赛加油。”

  “嗯。”

  “不跟你们说啦,决赛夜见。”

  白海顿了一会儿,由浅没有接话,好像知道白海还有什么话没说完一样。

  白海说:“带着我的份一起,出道吧。”

  由浅的喉咙滚了滚,半晌才压低了嗓音说:“嗯。”

  02

  决赛当天的阵仗很吓人,因为晚上八点必须准时开始直播,现场六点就开始放观众进场,七点四十五分准时封上直播厅的大门,不管你花了多少钱买这张门票,迟到者都将不得入内。

  因为换了比去年还要大的场地,安保也比去年要严格,场边围满了穿保安服的人。

  白海和李健国早早进场,因为白海是青春有你的淘汰选手,必须和其他被淘汰的训练生一起,坐在一个特定区域,而李健国则只能坐在观众席。

  好在李健国花大价钱买了靠前的座位,黄牛诚不欺他,否则他只能靠着大屏幕来看完全程,后排的座位连个舞台的边都看不清楚,更别提看清台上的人了。

  为了这次决赛夜的可看性和话题度,以及考虑到江艺铭惨绝人寰的主持功力,和毫无长进的控场能力,节目组请来了地方台的知名节目主持人,何久老师。

  节目的开场先播放了一段vcr,是所有训练生在小厂生活、练习的影像记录,节目组将那些片段剪得很碎,又重新按照煽情的歌曲拼接出一条崭新的线来。

  5分钟的VCR放完后,舞台和大屏幕都整个暗下来,现场唯一的光源就是粉丝手上的灯牌。

  白海坐在黑暗里,周围的训练生都没有带应援物,衬得他分外显眼,翠绿色的灯光映在他脸上,一片漆黑中只有他怀里亮起“由浅”两个大字。

  他远远看过去,在场的不仅仅只有前二十名的选手的粉丝,还有之前被淘汰的这些训练生的粉丝。他在混乱的灯牌海中看到张锦戎、李俊生……等等训练生,还有自己的名字。

  粉红色的白海。让他想起之前在公演现场举起喇叭大喊的粉丝。

  喊着让他好好吃饭,让他多和由浅说说话,让他再长高点儿。

  就算是节目期间的限定喜爱,也足够白海铭记终生了。

  舞台又亮起来,几束灯光打在舞台中央,练习生从舞台两边慢慢走出来。

  “心只为你而跳动

  随这束光的指引

  走到你身边

  如果……

  Pick me pick me woooo~”

  他们手握话筒,唱着抒情版的节目主题曲,面向台下的每一位粉丝。

  也不知道由浅能不能看到,白海冲着他的方向晃了晃自己手上的灯牌。

  由浅十分大方地朝他挥了挥手,露出罕见的微笑。

  白海张大了嘴,用口型对他说:“加——油——”

  大屏幕上突然出现白海的脸,被放大占满了一整个屏幕,白海一怔,下意识地去找摄像机的位置,还被摄像大哥摆摆手打了个招呼。白海只好有点尴尬地冲镜头笑了笑,又转回头看由浅。

  由浅像是看到了白海与摄像师互动的全过程,笑着对白海点点头表示回应。

  这首歌之后就是AB两组的分别演出,《color》和《与你相聚的最后一天》。大概是为了公平,《color》这种风格比较炸的被安排在《与你相聚的最后一天》之前,以免观众的情绪完全被快节奏的歌曲带跑,完全忘记抒情慢歌带来的感动。

  然而实际上,这个时候的路人票已经不是最关键的,每个训练生都已经有了自己的固定粉丝群体,而大部分粉丝也都在表演之前就想好了自己的票究竟要投给谁。

  这两个舞台更多的意义在于,这是他们在小厂的最后一次表演,也可能是没出道的选手短时间内的唯一一场演出,是给粉丝的一个舞台成长的反馈。

  由浅用力地去唱自己的每一句歌词,像是想将它们印在每个人心里。

  白海在台下歪着头看他,突然不自觉地笑了起来。

  “他是真的很拼命啊……”他这样嘟囔道。

  应该可以出道吧,如果是由浅的话。

  两年多了,由浅总该拥有属于自己的舞台。

  白海真心实意地这样想道。

  03

  看过去年同档节目的人都对节目流程了然于心,两个舞台表演后将穿插一段VCR,道具组用这段时间来整理、布置舞台。

  长达半个小时的VCR之后,就是他们最终的特殊舞台表演,献给全体青春制作人的约定之歌。

  决赛的舞台为了这一幕,特地做成了T形台,长舞台的两旁是观众席,比舞台要低不少,但离的还算近。

  选手分立两边,低着头向台下的粉丝们伸出手——并不是能够真的碰到的距离,但还是有许多人同时也伸出手来回应,好像两方人的指尖在空气中传递了什么互相能够接收到的信息。

  白海随着歌打拍子,跟周围的训练生一起摇晃着身体,像一片随风舞动的海草。

  决赛进行到这个时候,白海手中的灯牌突然暗了。

  他察觉到翠绿色光渐渐弱下来,直至不见,低下头检查灯牌的电线接口和电池槽,一切都看起来十分正常,大概是开的时间太久,耗尽了电池里的所有电量。

  白海鼓着脸颊叹了口气,把怀里的灯牌转移到脚边,小心翼翼地安放稳当,再抬起头来时特殊表演已经结束,江艺铭拿着手牌站在台上。

  接下来应该是投票通道关闭,宣布排名的阶段了吧。

  白海这样想着,从兜里掏出手机,登陆猕猴桃视频网站,找到投票通道,赶在通道关闭之前,为由浅和泰太一人投了一票。

  就在他觉得差不多该要听天命的时候,由浅突然跟关明一起出现在舞台中央。

  由浅一脸严肃,首先朝着全体观众鞠了一躬,直直的九十度角。

  “感谢所有支持我的人,让我至今仍站在这个舞台上。

  同时,非常抱歉,我与关明由于违反节目组规定,擅自藏匿手机,我们将一同放弃出道名额。”

  由浅说完这段话,再次鞠了一躬,腰与头都弯得更低。

  白海的眼里已经放不下旁边咬牙切齿的关明,他觉得鼻头发酸,甚至下意识明白了由浅到底做了什么。

  “这个傻子……我才不希望你这么做。”

  由浅往他的方向看过来,好像锁定他的位置之后,才如释重负般地一笑。

  白海站了起来——或许这时正有节目组、媒体或者是粉丝的镜头对准了他,但他无法停止自己的行动,他离开自己的座位,一边说着“不好意思”一边越过其他训练生,往后台的方向挤过去。

  他要去——

  白海走到一半,脚步又慢慢缓下来。

  他要去做什么呢。

  去询问?质问?诘问由浅为什么要这么做吗?

  他在原地蹲了下来,挫败地抱住自己的头。

  在台上说出去的话,就像泼出去的水,收不回来的。那么白海就算冲过去拽住由浅的领子,也不能改变什么。

  就像他觉得不将关明的事跟他们说是对他们好一样,认为由浅的放弃是因为自己也是他一厢情愿的事情而已。

  但由浅本可以将自己的利益放在第一位,选择更有利的做法。

  白海抽了抽鼻子站起来,往四周看去,希望没有粉丝注意到他刚才失态的样子。他重新往后台走去,这一次,他不是去审问什么,而是去见他的勇士。

  一个愿意在此刻,抗拒不公正的勇士。

  今晚是出道者的狂欢,也是坚持自己的他们的狂欢夜。

  04

  由浅的退赛宣言和出道名额公布简直无缝衔接,上一秒台下的观众还在吵着:“藏匿手机是什么鬼原因啊!”、“我不接受这个原因!狗桃出来解释!”、“妈的垃圾节目,还我的票钱!光明正大骗钱!”……下一秒就被另一批观众紧张期待的打call声压过去。

  “重要的是现在还在比赛的人啊!你们的事情回家跟节目组吵好不好!”

  由浅在后台观察着观众席的情况,由衷地对他们感到抱歉。

  “怎么,后悔了吗?”

  白海的声音突然出现在他身后,他愣了一下,转过头。

  白海叉着腰站在他面前,脸上挂着熟悉的戏谑的笑容,“看你一副依依不舍的样子,当时别退赛啊。”

  由浅略微低下头,“没有。”

  只是有些怅然若失,是来自于无法抑制的内心的渴望——舞台明明离他这么近。

  白海到后台时,泰太已经离开了,前二十名剩下的十八位选手都坐到了舞台上的指定位置,等待命运的公开。

  白海问:“泰太有什么反应吗?”

  “嗯。”

  白海瞥了他一眼,第一次觉得他话少这件事有些麻烦。

  “反应很大?”

  “……嗯。”

  “你活该。”

  “……”

  由浅无法反驳。

  白海能想象到泰太会有的反应,后者一直真诚地为由浅能进入出道位而感到开心,之前开玩笑说如果只有由浅出道了该怎么办,泰太以玩笑来回应:“可能会觉得有点寂寞吧……不过不会只有由浅出道的,白海才是真正被抛弃的那个人哈哈哈哈!”

  泰太今天能站在这个舞台上,正常表演的原因一定是,由浅并没有事先告诉他。

  由浅问:“你没有什么要问的吗。”

  白海撇撇嘴,“没什么可问的。大致都能猜到。”

  “……嗯。抱歉。”

  “没什么可道歉的……你做的对。”

  白海靠近他,将头靠在他的肩膀上——他比由浅矮小半个头,相差的高度刚刚好。

  “你做了我不敢做的事情,谢谢。”

  由浅不知道该如何回应,半晌道:“……不用谢。”

  江艺铭的声音响彻整个现场,他从第二名的名字开始念起,每公布一个人要十分钟之久。

  【“第二名——季欹!!”

  “第一名,他以一百七十二万的票数差距,将第二名远远甩在身后——”】

  白海百无聊赖地看着大屏幕上数不清多少位的数字,“是顾闻城吧。”

  由浅以沉默代表认同。

  【江艺铭喊道:“顾闻城——!!”】

  白海念叨着:“他真的好稳啊。”

  【“接下来,是第三名,也是获得出道名额的最后一位选手——”】

  屏幕上分成了三块,分别是三位候选人的特写。

  “啊,竟然有泰太。”

  屏幕上是闭着眼睛做祈祷的李辰星、满脸阴郁的泰太和紧张的捧住自己脸的陈西西。

  “如果是泰太的话,就很有趣了。”

  白海饶有兴趣地等着江艺铭公布“答案”。

  【“让我们恭喜——李辰星!!”】

  大屏幕上三个人的特写变成一个,白海看着李辰星猛然睁开眼,仿佛上天在他头上砸开了一个礼花,他的表情是难以置信的惊讶,片刻后,他捂住嘴,忍不住激动地哭泣。

  所有的训练生在这一刻冲到台上,围住出道的三个少年,节目组放起了主题曲音乐。

  “走吧。”

  白海向前走了几步,朝由浅伸出手。

  “虽然我们没有出道,但这一刻的舞台也属于我们,对吧?”

  面对白海的问题,由浅点点头。

  这四个月,是他们所有人闪光的青春和梦想。

  这一刻,属于小厂的春天,属于台下和电脑前的观众,属于《青春有你》的所有选手。

  属于BUT三个人。

  这一刻,是新的开始,不是结束。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青春有你片场记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青春有你片场记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