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贵圈真乱
姜天元2019-01-15 10:493,332

  辰龙一屁股坐到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刚刚真的是凶险万分。

  相比于之前葬身鱼腹的周小鹏,只能算是间接的死在自己手上,这被自己一剑刺死的赵铁,就算是完完全全被自己所杀。

  当自己用剑刺穿赵铁的时候,内心还是不可避免的产生了一些波动。

  只是有了之前周小鹏的经历,辰龙才稍显麻木的接受了这一情况。

  毕竟我不杀人,就要被人杀。

  辰龙心里如此想着。

  辰龙坐在地上歇了片刻,慢慢爬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尘土,默默地走上去,取下了赵铁腰上的佩剑。

  可能对于赵铁来说,这把佩剑真的就只是个装饰了。比起利剑,赵铁可能更信任自己的拳头吧。

  辰龙身背两把长剑,又开始在赵铁的尸体上一阵摸索。

  随后,两个金光闪闪的卷轴出现在了辰龙手中。

  一卷名为“血狂术”,一卷名为“猛虎拳”,都是赵铁之前使用过的两招武技。

  武技,顾名思义,就是能够将武力通过特殊技巧,发挥出强大威力的特殊技能。

  在对战者双方修为不相上下的情况下,多掌握一门强大的武技,便多了一分胜算。

  有些强大的武技甚至可以帮助修炼者越级挑战,打败比自己修为更高深的对手。

  不同武技的修炼方式不尽相同,修炼强度也不一样,有些甚至连运转原理都是天壤之别。

  这也就造成了武技的强弱之分。

  越是强大的武技,修炼条件就越是艰难,对修炼者本身的悟性要求也越高。

  然而,这些武技大多掌握在各门各派手中。

  因此,想要获得高深的武技,就得加入那些强大的宗门,不然光凭自己摸索,猴年马月也捣鼓不出一门武技出来。

  辰龙有听陈道元提起过武技的事情,但却从没有修炼过。

  陈道元当时是净身出门,他的对头孔宣连一块星石都没让他留下,更遑论是珍贵的武技卷轴。

  此刻的辰龙强行按耐住内心的兴奋,好奇的将星辰之力由手掌传递到两份卷轴之中,两段信息便分别透过魂魄直接传入辰龙的脑海中。

  武技:猛虎拳

  可瞬间提升拳头爆发力,修炼至大成后,拳增猛虎之势,威力难挡。

  后面则详细记载了修炼方式和力量运转路径,总体来说并不算难。

  对于这猛虎拳,辰龙稍微的有了点兴趣,想来就是刚刚赵铁使出的最后一招,威力确实稍强不少,可是蓄力时间太长,只能算中规中矩。

  真正让辰龙大感振奋的是另一道直冲脑海的信息。

  武技:血狂术(残篇)

  可大幅增强使用者气血,短暂的增强力量。

  随后同样传递出了修炼方式和力量运行图,比起之前的“猛虎拳”,复杂了不少。

  “能增强力量的武技,如此强悍的功能型武技,居然还只是残篇,完整版的武技是得有多强!”

  辰龙内心不断的感叹着,随即他撇了撇嘴:“难怪这大个子先前能压制住我,原来是有了这血狂术相助。”

  “若非有这血狂术增幅,这小子根本不是我的对手!”

  辰龙自言自语一声,继续在赵铁的尸体上摸索出几个瓶瓶罐罐,似乎是一些疗伤用的药膏、丹药。

  对于这些药膏丹药,辰龙不敢使用,生怕其中混了有什么毒药,无奈暗道一声可惜,只能恋恋不舍的把这些印有精致花纹的瓶罐扔到了一边。

  接下来,他还在赵铁身上摸出了一些金属布帛,辰龙不管三七二十一,通通都放进了药篓里。

  随即他刨出一个大坑,将赵铁放了进去,他看着旁边的那些搜出的瓶瓶罐罐,害怕被路过的魔兽误食,同样都扔进了坑里埋好。

  最后他小心翼翼的处理掉了地上的血迹。

  辰龙感觉到自己身上的伤势不轻,微微沉吟片刻:“想来那秦淮河与林尚比起这赵铁来只强不弱,此刻我的伤势,怕是只能对付其中的一人了。”

  他在原地踌躇片刻后,朝着某一方向奔去。

  只留下原地一片颠三倒四的花草树木证明着刚刚发生的恶战。

  沿路上,辰龙边赶路,边开始运转星辰之力,研究刚刚弄到手的这“血狂术”。

  ……

  黄昏森林的林中小路上,秦淮河正在慢慢悠悠的晃荡着,不时踩断脚下垫着的小树枝,他悠闲地吹着口哨,全然没有先前那股誓要拿下辰龙碎尸万段以慰师弟在天之灵的气势。

  灌木丛深处,一到黑影鬼鬼祟祟的跟在他身后,不时露出一阵冷笑。

  一棵棵参天大树拔地而起,把这曲幽的林中小径遮的严严实实,太阳只能依靠树叶缝隙在这小路上投下斑驳的光点,和一片片树荫光影交错。

  这黑影完美的融进阴影中,顺着树荫小心翼翼的朝着秦淮河靠近过去。

  此时的秦淮河仍旧一无所知,仿佛还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全然不知危险的靠近。

  随着距离逐渐接近,处于阴影下的黑影嘴角露出一个无声的阴沉笑容。

  随后一道剑光划破阴影,直取秦淮河背心而去。

  破空声呼啸而过,秦淮河只来得及一个转身,便被利剑直接穿过了动脉。

  “是你!”

  秦淮河身上插着长剑,双手死死的捂住被剑刺中的伤口,娘娘跄跄的后退几步,一脸难以置信的看着对面。

  “大师兄,没想到吧?”

  林尚好整以暇的站直了身子,嘴角弯起一个轻佻的弧度,一脸狂喜的看着心有不甘的秦淮河道:“惊不惊喜,意不意外,刺不刺激?”

  “你……你……”

  秦淮河气息慢慢变得虚弱,仍旧颤抖着没有倒下,但已是强弩之末,一副即将油尽灯枯的架势。

  “秦淮河!”

  林尚突然咆哮道:“你这狗贼,平日里仗着自己大师兄的身份,在堂内抢我看上的女人,抢我修炼的资源,可曾想过会有今天!”

  “你……你……你……”

  秦淮河现在就只能发出这一个音节了。

  “你什么你!我忍你很久了!”

  林尚狂笑道:“秦淮河,你早该死了!”

  “从今以后双剑堂年轻一辈,我说了算!”随着秦淮河的身体逐渐向后倒去,林尚有些癫狂的笑声在林中不断回响。

  “是吗?”

  蓦然间,一个不咸不淡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随即一只布满老茧的粗手呈鹰爪状,直接将林尚的身体贯穿而过。

  殷红的血迹顷刻间便将他的白衣染红。

  鲜血顺着这手的老茧不断的流出,“滴答滴答”的落在地上,林尚感觉到自己的生机在不断流逝。

  “我的好师弟,你的表情怎么这么难看?”

  林尚做梦也忘不掉这个声音。

  他艰难的转身,看着一脸嘲弄的秦淮河缓缓抽回自己的手爪,一脸震惊。

  “放心吧,你一时半会还死不了!”

  秦淮河手中不断的滴着鲜血,轻蔑的开口:“听说你对我意见很大?”

  林尚的脸上多了五道血痕,被秦淮河一巴掌扇的眼冒金星。

  “就是这条腿踹我房门?”

  秦淮河对着林尚抬手,伴随着林尚的惨叫倒地,他的右腿多出了五条血痕。

  “就是这肩膀撞过我?”

  秦淮河弯腰,又是一爪抓出,林尚的左肩膀不自然的耷拉下去,霎时间多出五个血洞,鲜血汩汩的冒出。

  此时的林尚全身早被鲜血染红,只能无力的躺在地上呻吟,已经是进气多出气少。

  秦淮河淡淡的开口:“我的好师弟啊,我早就料到了你会来杀我!”

  他顿了顿,继续说道:“我第一次看见你的眼睛,就知道你是个什么货色!这些年你不死,是因为我不杀你!”

  秦淮河又是一爪洞穿林尚的左腿和右肩,他的情绪已近疯魔:“好奇吧?我不是该被你一剑捅死了吗。这就是个徒有其型的影分身术,在高手面前上不了什么台面。倒是你的影子潜藏术,真是让我一通好找啊。不愧是副门主的私生子!”

  林尚奄奄一息的眼睛突然睁大。

  “别瞪我,我早知道你这小杂种的身份,也知道你学的东西比我们好!可是有什么用呢?不还是得死吗?”

  “不止是你,等我日后羽翼丰满,你那当爹的副门主也得死!我抢了你看上的女人?我看上的女人都被你爹那个老杂毛抢了你知不知道?”秦淮河对着奄奄一息的林尚咆哮道。

  他有些扭曲的站了起来,随手搭在林尚的头骨上,随后林尚的眼睛慢慢变得暗淡,逐渐失去了生机,秦淮河的手爪缓缓的洞穿了林尚的天灵盖。

  “忘了和你说了,我也忍你很久了!”秦淮河轻飘飘的说道。

  林中又恢复了寂静。

  秦淮河看着地上林尚的尸体,从他身上摸出不少东西,不仅有武技,还有一柄泛着幽光的匕首。

  那匕首长短适中,刺身灰白,双面锋口,还勾勒着一条诡异的放血槽。

  秦淮河默默将这些武技武器都收在身上,望着赵铁远去的方向,眼中寒芒不断。

  他有些残忍的舔了舔嘴角:“赵师弟,你可别怪我!”

  赶来准备悄悄猎杀秦淮河的辰龙远远的看到了这一幕,不由得感叹道:“贵圈真乱!”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肖神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肖神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