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短兵相接
姜天元2019-01-15 11:003,295

  秦淮河拿出一个精致的药瓶,拔开瓶口后对着地上的林尚尸体仔细的撒去。

  不一会儿,那尸体开始迅速的腐烂氧化,最终化为了一滩血水,渗入地下消失不见,连根毛都没有拉下,辰龙隔着老远都能闻到那股恶臭味儿。

  秦淮河半眯着眼睛,脸上神色阴晴不定,浑然不在意旁边那凭空蒸发的同门尸体,直接朝着赵铁离开的方向追去。

  辰龙一边感叹着他们的同门相残,一边捏着鼻子悄悄跟了上去。

  在辰龙身后的灌木丛中,一阵窸窸窣窣的攒动声,仿佛有什么东西扒开走出来似的。

  随后地上出现了诡异的一幕,“吧嗒吧嗒”的水印逐渐落在林荫道上,形成了一个个脚印,慢悠悠的朝着两人消失的方向追去。

  秦淮河沿着赵铁离开的方向一路追去,辰龙在后面小心翼翼的跟随,眼睛死死盯住他的一举一动,生怕他又使出迷惑了林尚的那一招影分身术。

  行至某一空旷地带,秦淮河突然毫无征兆的停下了脚步。

  这四周一片狼藉,草木皆已倒下,脚下的土地明显有被翻过的痕迹,正是之前辰龙和赵铁缠斗的地方。

  秦淮河轻轻用力搓了搓脚下的泥土,了然的笑了笑,开口说道:“出来吧,我看见你了!”

  “嗯?”

  躲在一丛灌木暗处的辰龙顿时吃了一惊,有些惊讶的看着停住脚步的秦淮河。

  “莫非他真的已经看见自己了?”辰龙心中一片惊讶。

  他刚刚差点就出手了,被对方这突如其来的一呵斥,顿时收住了出手的欲望。

  “难道还要我请你出来吗?”

  秦淮河的淡淡的声音再次传来。

  此刻他正对着辰龙的方向机警的扫视着,而辰龙躲藏的地方更是他防备的重中之重。

  辰龙有些奇怪,这个躲藏地点是自己精挑细选后才定下来的,可谓是最好的伏击地段,无论是隐蔽性还是偷袭路线可以说都无懈可击可是他感觉秦淮河一直把目光放在这里。

  辰龙不得已,只好放弃了继续躲藏在这里的打算。

  他悄悄从灌木丛后面绕过,来到另一个稍次一点的伏击位置躲好。

  从这角度,他发现秦淮河仍旧在戒备着自己刚刚躲藏的地方,但目光也不时扫过自己现在躲藏的地方和另一棵大树后。

  秦淮河试探着问道:“赵师弟,是你吧?”

  “什么赵师弟?”

  辰龙一脸懵逼,感情这货什么都没看到,只是在试探罢了。

  辰龙这才发现,虽然秦淮河只是随意的往这一停,但是却对自己精挑细选的三个伏击地点的距离掌握的极好,以他现在这站位,无论自己从哪个位置发动突袭,对方都有足够的空间和反应时间去应对。

  “赵师弟,这里有激烈打斗过的痕迹,想来那小子已经被你解决掉了吧,出来吧,你一定就在这附近!”秦淮河笃定地说道。

  “原来这货只是在胡乱推测,虚张声势罢了!”

  辰龙恍然,但也明白过来一件事,原来自己选的最好的位置,落在对方眼里却也是最需要防备的位置。

  毕竟对方也会具有和自己一样的眼光。

  有时候,最好的,反倒会不太好!

  辰龙轻手轻脚的换了位置,来到一块堪堪把自己遮住的土旮旯后面,一个并不算好的躲藏地点。

  他悄咪咪的伸头看去,果然秦淮河对这里全无防备,仍旧盯住了之前的三个位置。

  辰龙轻轻一笑,奋力将自己背后一把长剑投掷出去,直插秦淮河左下肋。

  破空声不断传来,秦淮河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正前方,根本没有反应时间去躲闪,便结结实实的被这柄飞剑刺中。

  只听“啊”的一声惨叫,秦淮河单膝跪下,一脸震惊的斜视着肋下插着的这柄熟悉的长剑。

  “赵师弟,果然是你……”

  刚寻到此处,见到这片打斗痕迹,秦淮河就觉得赵铁应该已经在这里将那野小子拿下了,说不得就是继续躲在此地埋伏,因此出言呵斥。

  他生性多疑,行事谨小细微,颇为相信自己的直觉,觉得此地有人埋伏,没想到果然如此。

  只是秦淮河一直留意着最有可能躲人那几处,却是在意想不到的地方着了道。

  血渍顺着长剑刺入的地方流出,秦淮河咬着牙一把将剑拔出,顿时伤口处又喷出一缕鲜血,疼的他不由得闷哼一声。

  他迅速从怀中摸出一个白色的小瓷瓶,从里面倒出一枚泛着紫色光芒的丹药,毫不迟疑的直接塞进嘴里,眼睛却是紧紧盯着长剑飞来的方向。

  那里只有一个勉强能遮住人身的土旮旯。

  辰龙握着一把长剑走了出来,脸上毫无表情。

  “是你!”

  秦淮河一脸惊怒的看着走出的辰龙,嘴巴里几乎能塞下一个拳头。

  辰龙一脸平静,也不搭话,继续提剑朝他走来,双脚踏在地上发出轻微的响声。

  秦淮河看着从身上拔下的赵铁佩剑,目光一阵闪烁:“我赵师弟呢?”

  “在你脚下!”辰龙不咸不淡的答道,脚下步伐却是丝毫不停。

  “你……你杀了我赵师弟?”秦淮河一脸的悲愤,握剑的手不住地颤抖着。

  辰龙已经走到他的面前,直接一剑刺出,秦淮河左肋受伤,只能狼狈的朝背后翻滚而去,险险的避过了这一刺。

  辰龙一击不中,毫不停顿,又是反手一扬,直接朝着地上的秦淮河脑袋削去。

  只听“镪”的一声脆响,翻滚在地的秦淮河横剑架在身前,挡住了辰龙的攻势。

  他紧紧盯住了辰龙的眼睛:“你接连杀我同门,我绝对饶不了你!”

  辰龙嘴角微微一翘:“这不正合你意吗,咱两彼此彼此,不是吗?”

  “你之前在跟踪我!”

  秦淮河的眼睛闪过一抹寒芒,他用力架开辰龙,拉开距离后直视着辰龙的眼睛,脸上表情惊疑不定:“你都看见了?”

  辰龙不置可否,只是看向他的眼神充满了不屑与鄙视。

  “此子绝不能留,不然将今日之事捅出去,堂内必将再无我立足之地!”

  秦淮河站直了身子,想到自己残害同门的事情被捅出去,身败名裂,颠沛流离,尤其那林尚还是副门主的私生子,顿时恶向胆边生,两眼一片凶光。

  此刻他肋下的伤口已经止血,想必之前所吞服的那一枚丹药不是什么凡品。

  秦淮河眼神一阵冰冷,手握长剑,身体崩的笔直,整个人散发出一股锋锐之色。

  “去死吧,野小子!”

  秦淮河爆喝一声,整个人仿佛出鞘的利剑,举剑对着辰龙极速掠去。

  眨眼之间,两人的距离不过两米远。

  秦淮河举剑直接朝辰龙面门扎去。

  从举剑到冲刺,再到一剑扎出,整个过程一气呵成,可以看出,这秦淮河绝对是一个常年用剑的高手。

  “叮”的一声,两把剑相撞在一起。

  辰龙把剑竖在面前,随后一个最简单的劈剑动作,直接格挡住了这一剑。

  倒不是辰龙对剑法有多精通,相反他从未学过剑法,只是凭借着超强的反应速度做出了防守。

  秦淮河的眼中闪过一抹惊讶,他很确信这野小子根本不会任何武技,更遑论什么剑法了,但却能精准无误的挡住自己出的剑,不由得收起了之前的轻视之心。

  第一剑无功往返,秦淮河嘴角闪过一抹自信的淡笑,当即将剑撤回,反手握剑,抖出一个剑花。

  剑花过后,一道剑光忽闪而过,带着一阵漆黑的光芒,摩擦着空气,破空而来,不时的发出“吟吟”的剑吟。

  辰龙望着那呼啸而来的剑光,不知该如何应付,只得像先前一样,迎着剑光依旧一剑朝着正前方劈去。

  只见那道剑光一个斜侧,好似有了生命一样,居然直接躲过了辰龙的格挡,直接朝着辰龙的胸口划去。

  辰龙猝不及防,根本来不及闪躲,只能急忙测过身子躲过要害。

  只听“噗呲”一声闷响,那道诡异的剑光直接击中了辰龙的肩膀。

  一道斩痕留在了辰龙结实的兽皮上衣上,鲜血从裂开的兽皮中渗出。

  辰龙咬牙挺住,正准备忍着疼痛攻上去,对面的秦淮河又连续挽出几个剑花,顿时化为一道道剑光,闪着漆黑的光芒,朝着辰龙斩来。

  秦淮河冷哼一声,暗道:“这暗影斩虽然威力一般,但胜在防不胜防,就算慢慢磨,也能把这小子耗死。这小子根本不会任何武技,这便是他最大的弱点。”

  辰龙挥剑奋力朝着那几道剑光劈去,却仍是无功而返,身上又多出了几道血淋淋的斩痕。

  自己不会任何武技,这就是自身最大的弱点。

  对于这一点,辰龙自身心知肚明,却也没有办法。

  突然间,他想到了之前从赵铁身上缴获的那一本卷轴——血狂术。

  那血狂术的力量运行图自己已经大致了解,此时倒是可以试上一试,不然一直被对方压制,落败怕是迟早的事。

  于是,辰龙比照着卷轴上透露的运转体内力量的方法,开始运转自己的力量。

  霎时间,辰龙全身的气势,陡然一变。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肖神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肖神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