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红裙女人
姜天元2019-01-15 10:513,265

  “呼……”

  辰龙一屁股坐到地上,不住地喘着粗气,那血狂术的效果此时已经用尽,正是身体最虚弱的时期,要是刚刚先坚持不住的是自己,今天可就得交代在这了。

  “若是我提前力竭,躺在那的尸体可就换成我自己了。”看着被长剑钉在地上的秦淮河的尸体,辰龙不由得一阵后怕。

  辰龙晃晃悠悠的站了起来,慢慢走到秦淮河尸体旁边,从他身上摸出了三份卷轴、之前那遇水变大的莲花台和一把通体冰凉的匕首——正是之前秦淮河从林尚身上翻出的战利品。

  辰龙将这些胡乱的塞在身上,至于那些丹药,辰龙同样一概不拿,生怕有毒。他然后开始动手挖坑,就如对那赵铁的尸体一样,依旧将秦淮河的尸体和丹药都埋进了地下。

  倒不是因为辰龙宅心仁厚,想让敌人死得其所,只是怕万一事情败露,引来那所谓的双剑堂的报复。

  一切做完之后,辰龙已是精疲力尽,他寻回自己的药篓子,从中掏出一枚蓝色的蛇果,大口大口的啃食起来。

  这蓝蛇果清脆香甜,口感极佳,更为神奇的是,居然对恢复体力有一定的帮助,辰龙一连吃了三个,缓解了不少体力,正准备拖着伤痕累累的身躯准备回去。

  突然间,一个让人听了酥软入骨的声音在他旁边响起。

  “小弟弟,双剑堂的剑堂四子都被你杀光了,你可真是好本事啊!”

  辰龙猛然回头,只见在他身边,之前和秦淮河师兄弟四人凑在一起的那个红裙女子毫无征兆的凭空出现在他身后,此刻正张着玉嘴对辰龙的耳朵吐气如兰。

  一阵冰凉的气息钻进辰龙耳朵,阴冷的感觉使得他从上到下打了个寒颤

  随着这女子的开口,一股令得常人略有些感到压抑的气势若有若无的从其体内渗透而出,一看便知这女子不是凡人。

  尤其那股有如实质的威压,令得本就刚经历过一场大战的辰龙,更是难以抵挡,双腿都不自觉的打起了摆子。

  辰龙暗暗心惊:“能如此不声不响的出现在自己身边,对方如果要杀自己的话,怕是早就动手了!”

  辰龙把握住了关键,有些机械的转过身子,尽力露出一个人畜无害的笑容:“小姐姐,小生辰龙,无意叨扰,多有得罪,还请见谅。”

  “哦哦哦,原来杀光了剑堂四子的大英雄叫辰龙啊,这么年轻,果然是英雄出少年!”红裙女子掩嘴娇笑,此时的她就好像刚从河里捞出来一样,正“吧嗒吧嗒”的滴着水,一双勾魂的大眼水汪汪的盯住了辰龙。

  辰龙无语的扯了扯嘴角,直觉告诉自己这个妖冶的女人很强,那所谓的剑堂四子和她比起来,差距绝不止一星半点,怕是给她提鞋都不配。

  “小弟弟,姐姐我也不为难你,你告诉姐姐,你腰上别的那根羽毛,到底是哪来的?”

  红裙女子红唇微张,笑眯眯地说道,一双眼睛却是眨也不眨的看着辰龙腰上的羽毛。

  “姐姐,这是我无意中捡来的!”

  辰龙轻轻呼出一口浊气,一脸献宝似的表情接着说道:“姐姐,您要是喜欢,弟弟这就送你了!”

  “捡来的?呵呵,你这小野人倒是满口谎话,想来是皮痒了!”

  红裙女人似笑非笑的开口说道,随即伸出玉手,对着辰龙的手臂轻点过去。

  顿时空气中泛起一阵阵涟漪,一颗淡红色的能量结晶飞了过来,辰龙摇晃手臂想要挡开,没想到这淡红色的结晶居然直接没入辰龙的手臂中。

  霎时间,痛入骨髓的感觉从辰龙手臂传来,他死死的捂住手臂,可由内而外传来的疼痛使他不由自主的摔倒在地,不断的打滚。

  “呵呵,有这么疼吗?”红裙女子戏谑的开口问道。

  “姐姐……那真的是……我从路过的大鸟……身上捡的……我真没骗你……”

  辰龙疼的直冒冷汗,断断续续的对红裙女子哀求道。

  “这样吧,姐姐也不是狠心的人,给你半个时辰的时间跑路,躲过了就算你没说谎,如果半个时辰后被姐姐抓到了,那可就别怪姐姐心狠手辣了!”红裙女子露出一个猫戏老鼠般玩味的笑容,一脸无所谓的态度开口,可说出来的话却让辰龙完全笑不出来。

  “奔跑吧,少年!时间开始了哟!”红裙女子“好心”的提醒道。

  辰龙咬牙,强忍着手臂的疼痛站了起来,头也不回的朝着密林深处跑去。

  红裙女子嘴角露出一抹轻笑,果真也不去追赶辰龙,而是一脸兴趣看向了辰龙埋尸的地方。

  红裙女子脸上浮现一抹诡异的潮红,她喉咙一阵高频抖动,然后对着地面吐出一阵淡红色的雾气。

  那雾气漂浮在辰龙埋尸的地方便不再飘荡,紧挨着地面一动不动。

  红裙女子口中念出一连串晦涩难懂的奇怪音阶,随后两手慢慢的朝上虚抬而起。

  那被淡红色雾气笼罩的一小片土地开始有了奇怪的动静,四只毫无血色的手掌破土而出,开始拨弄周围的土壤。

  随即,两张死气沉沉的脸被这些手臂拨开泥土,露出了庐山真面目。

  赫然是之前被辰龙亲手杀死后埋掉的赵铁和秦淮河!

  只见这两具尸体缓缓的从土坑中爬了出来,用一个有些别扭的姿势走到红裙女子身边,单膝跪下,再没有任何动作。

  红裙女子脸上闪过一抹邪魅的笑容,好似对待宠物般拍了拍两人的头。

  ……

  密林中,辰龙正在抱着疼痛的手臂疯狂的奔跑着,一张脸因为不停歇的剧烈奔跑憋的通红。

  辰龙不时的高高跃起,拽住树上的藤蔓,双腿用力后蹬,如猿猴般狠狠往前方荡去,只为能够多拉开一段距离。

  一滴滴汗水顺着他的脸庞滚下,他也完全没有顾得上去擦拭,辰龙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逃!

  能逃多远逃多远,逃的越远越好。

  辰龙心中闪过巨大的危机感,那诡异的红裙女子带给了他前所未有的压力,看似云淡风轻,实则深不可测,绝非自己所能抗衡。

  辰龙心中念头飞转,但其速度却是丝毫不缓,犹如划过丛林的暗夜魔狼般,眨眼间便是消失在丛林的尽头。

  半个时辰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但是在拼了命逃跑的辰龙这里,却是转瞬即逝。

  “唔……”

  辰龙不得不停下脚步,连续不断剧烈运动使得自己全身酸痛,此刻一停下,立刻感觉胃里一阵翻江倒海,控制不住的干呕起来。

  豆大的汗水像是下雨般,顺着辰龙的脸颊不停滴落,砸在地上发出“滴答滴答”的声响。

  “那女人应该还没追上来吧,是不是放弃了?”

  稍微调整了下身体状况,辰龙见到并没有人影追上,不由自主的皱了皱眉毛,喃喃自语道。

  “也好,这个疯女人,我还是……”

  辰龙松了一口气,边说边转过身去,忽然间身体凝固,一双眼睛里布满了惊愕,硬生生把话给噎了回去。

  只见不远处的树干上,那红裙女子负手而立,一双妩媚的眸子里带着些许戏谑,兴致缺缺的看着辰龙。

  “说啊,你还是什么,你倒是接着说啊!”

  红裙女子淡淡的开口,让人听不出她的喜怒。

  “姐姐,你到底想干嘛,放我一马,这些我都给你行不?”

  辰龙从怀里掏出那几张收缴来的武技卷轴、莲花台和匕首扔在地上,想了想,又把腰间的凤凰翎羽也放了下来,一脸可怜兮兮的表情看着红裙女子。

  那红裙女子也答话,反而饶有兴致的看着干着急的辰龙,半晌后开口问道:“哪还有逃命还背着大药篓子的?”

  “我叔叔身体有顽疾,只能靠着这些草药调理。”辰龙紧了紧药篓的背带,一脸戒备的看着红裙女子。

  “呵呵,看不出来,你倒还是个孝顺小子!”红裙女子似是满意的开口说道。

  “姐姐,你就放过我吧!我就是个山野村夫,哪里经得起您这么折腾!”辰龙的语气里带上了哭腔。

  “你那是凤凰的羽毛吧!”红裙女淡淡的开口说道。

  辰龙倏地睁大了眼睛,惊愕的看着红裙女子。

  凤凰这种常人想都不敢想的超然存在,这女人却是能够一眼看出,随口就说出来。

  他这表情落在对方眼里倒成了对于这根翎羽的震惊,更加坐实了辰龙之前所说从飞过的大鸟身上捡到的证言。

  红裙女子的表情柔和了不少,她看着辰龙,眼中闪过一抹精光,开口道:“凤羽只落有缘人,小弟弟,我要你带我去找那只凤凰!”

  辰龙脑中轰的炸了:带她去找凤凰!看她那表情,对上凤凰肯定没好事!那可是九只凤凰,自己跟着她去送死,很有可能尸骨无存!

  “姐姐,咱是不是搞错了,凤凰又不是麻雀,怎么可能说有就有,那就只是一只黑毛大鸟罢了!”辰龙眼睑低垂,掩盖起自己的情绪说道。

  “错不了,那必是凤凰一系中的金乌!”红裙女子露出一个玩味的笑容,十分笃定的说道。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肖神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肖神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