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血腥手段
姜天元2019-01-15 10:543,422

  当路过那个出言不逊的佣兵时,练雨师的嘴角泛起一抹冷笑。

  随即她红唇轻启,慢慢吐出一片淡红色的雾气。

  那雾气一经吐出,也不散去,反而缓缓沉入地面,慢慢往那佣兵飘去。

  恰巧看见这一幕的辰龙顿时打了一个寒颤。

  虽然接触时间不长,但辰龙对于这个诡异女人喜怒无常的性子已经有了大致的了解。

  两帮人交错而过后,那名佣兵忽然一头栽倒在地,开始不停的抽搐,不时发出痛苦的哀嚎声。

  一帮佣兵赶紧围了上去,只见那佣兵抱住络腮胡子队长,正想说点什么,话却卡在嗓子眼里怎么也发不出声来。

  最终,那佣兵喷出一口鲜血,再也没有动弹分毫。

  “阁下!”

  那络腮胡的队长暴喝一声。

  练雨师转身,好整以暇的看着他,漂亮的大眼睛里满是挑衅。

  “阁下,我这手下只是喝多了误言几句,无论如何,都罪不至死吧!”络腮胡队长一脸愤怒,这个女人,真的是好歹毒的心。

  “哦。”

  练雨师不咸不淡的回答道,随即好像突然失去了兴趣般,转身继续往前走去。

  “阁下,在下铁血佣兵团第二小队队长胡飞,您在我眼皮底下杀了我兄弟,终归要给我一个交代!”

  那胡飞见练雨师不为所动,一脸络腮胡不住颤抖,色厉内茬的喊道。

  周围的一群佣兵也面色不善的盯住了练雨师……和辰龙。

  辰龙心头此时很是委屈:你们冤有头债有主,有仇报仇,找这女人不就行了,干嘛这么仇恨的看着我呢。

  “原来是铁血佣兵团?没听说过!”

  练雨师耸了耸肩,完全没将这些佣兵放在眼里。

  几名佣兵紧了紧手里的武器,面露不善的稍稍往前靠近了一些。

  辰龙此时内心在呐喊:“大姐,您没听说过,可我这山野村夫都听说过啊,这铁血佣兵团可是排的上号的大型佣兵团,您惹了事,拍拍屁股就走了,我和我叔可还在这片儿混呢啊!”

  那胡飞抽出背在身上的两柄开山大斧,紧紧盯住了练雨师。

  “怎么的,想动手了?”

  练雨师邪魅的舔了舔嘴角,甜糯的声音从口中发出:“一起上吧!”

  这句话彻底点燃了佣兵们的愤怒,几个一脸怒火的佣兵喘着粗气,举起兵器就欲杀上去。

  练雨师突然抿着嘴娇笑起来,她玉手一指:“瞧把你们给激动的,那货不是好好的在那呢!”

  一众佣兵本能的朝着练雨师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见先前那倒下的佣兵正用一个诡异的姿势慢慢的爬起来,他的身边萦绕着一阵淡红色的雾气。

  “什么情况?”

  “黄克,你小子怎么样了?”

  “你这玩的哪一出?”

  “黄克,你感觉怎么样?”

  ……

  本来紧张的气氛忽然一滞,都已经准备开打的佣兵们一见那叫黄克的佣兵自己站了起来,纷纷围了上去问个不停。

  胡飞心中一团疑惑,黄克刚才明明已经没了呼吸,这是他亲手确认过的,此刻却自己站了起来,实在是大大超出了他的认知。

  只见那黄克缓缓的爬了起来,低垂着脑袋,对周围同僚的询问置若罔闻,只是在莫名其妙的活动着自己的四肢。

  “你小子倒是说话啊!”

  一个性急的佣兵忍不住出手推搡了黄克一下,那黄克却突然出手,一把抓住了那人的手臂,拉到嘴边,张开发白的嘴就直接咬了上去。

  这变故来的太过突然,周围人甚至都没能反应过来,就见黄克一嘴咬上了那人的大动脉。

  随着那人一声痛苦的呻吟,鲜血如泉水般从手臂上不断留出。

  那人拼命的挣扎着,周围的佣兵也慌忙的跑上前去帮忙,可是却毫无办法,那黄克死死抱住了佣兵的手臂就是不撒口,最终那佣兵抽搐了两下,软软的倒了下去。

  那叫黄克的佣兵倏地抬起头来,苍白的脸上布满了黑色的尸斑,一双眼睛只能看见翻着浆糊一样的眼白,嗓子里发出野兽一样的嘶吼,转头看着周围的佣兵们。

  佣兵们后退开一小步,纷纷与他拉开距离。

  一个平日里与黄克私交甚笃的佣兵站在他旁边不断的呼喊着,企图唤回他的理智,却被黄克抽出背后大刀直接砍翻在地。

  接二连三的变故使得这帮佣兵们开始恐慌了,他们情不自禁的向后踱步,谁也不敢再向前走去。

  胡飞一脸惊怒的看向了练雨师,他本能的猜测这一定和这个诡异女人脱不了干系。

  练雨师朝着胡飞淡然一笑,对着他虚空点出两下,两颗淡红色的结晶对着他极速飞去,眨眼便没入胡飞健硕的双腿中。

  辰龙看到这熟悉的一幕,情不自禁的捂住了自己的手臂。

  随着两颗结晶没入胡飞双腿,他痛呼一声,魁梧的身躯便向后倒去,砸在地上带起一阵尘土。

  胡飞忍着剧痛,看着自己的双腿,眼中惊疑不定,明明双腿没有一丁点皮外伤口,可是却像是有什么东西在双腿中游荡一样,发出一阵阵钻心的疼痛。

  练雨师看戏似的注视着这帮乱了套的佣兵们。

  此时的佣兵们已经无暇去顾及胡飞队长的情况,只能专心致志对付眼前这已经变成怪物的黄克。

  是的,就是一个怪物。

  一个既打不死、又不知疼痛为何物的怪物。

  刀光剑影砍在他身上全然没有反应,反而被他不断的挥刀反击着,佣兵们无奈,只能被动防守。

  紧接着,更为可怕的事情发生了,之前那被咬死、砍死的两个佣兵,如同那死而复生的黄克一样,颤颤巍巍的从地上爬了起来。

  这两人同样一副死气沉沉的样子,面无血色的脸上一双白眼外翻,抄起身上的武器就对着剩余的佣兵们疯狂砍去。

  这使得本就落了下风的佣兵们更加惊恐,一时间血肉横飞,不时的发出一声声骇人听闻的惨叫声。

  练雨师津津有味的看着佣兵们自相残杀,嘴角不时勾起一个冷笑。

  被这三人杀死的佣兵尸体在抽搐一会后,同样会再度爬起,变成收割人命的怪物。

  此消彼长之下,仅剩的几个佣兵们逐渐失去了战意,他们心中的恐惧被无限放大,毕竟谁也不想变成这样失去自我的怪物。

  鲜血飞溅,加上同伴惊心动魄的惨叫,在这种的情况之下,一众佣兵们不要说要加以反击,此时只恨爹娘为何少生了两条腿给他,纷纷夺路而出,往林中一条小路跑去。

  瘫坐在地上的胡飞死死盯着在不远处看戏一样的练雨师,这女人简直不是人!如此邪恶的手段,自己的小队几乎是全军覆没。

  胡飞不断的咒骂着,一连串粗俗鄙陋的市井恶言从他嘴中吐出,练雨师毫不在意,对着对面歪斜着脑袋的黄克等佣兵招了招手,这些都是已经死过一次的佣兵,得到练雨师的手势后,慢慢向她靠拢过来,然后单膝跪地,做出誓死效忠的姿势。

  原本还无脑乱砍满身暴戾气息的怪物们此刻却安静的跪地不起,乖巧如宠物。

  这幅诡异场景看的辰龙不由得咂舌不已。

  辰龙暗暗心惊:这练雨师居然有能控制尸体的能力,这要是在战场上,倒下的尸体越多,她的手下便会越多,简直就是所有人都会恐慌的超级杀器。

  至少辰龙从未听陈道元说起过,世间还有这等邪恶的手段。

  此时的练雨师在他眼中,不啻于绝世女魔头。

  他颤抖着递给练雨师几根冰灵薄荷草,练雨师随意的伸手捏起,放入嘴中咀嚼起来。

  辰龙看到练雨师将草放入嘴里,这才放下心来,自己也塞进嘴里几根,用力的嚼动着。

  一股股清凉的感觉涌遍全身,辰龙的心稍稍平复,心中却在琢磨如何迅速离开这个女魔头。

  练雨师全然不知辰龙的小心思,把目光投向了那几名仅剩的佣兵逃跑的方向。

  那里忽然传来一阵阵凄凉的惨叫声,不时夹杂着一声声悲恸的呐喊。

  没过多久,惨叫声逐渐平息下来,辰龙好奇的朝着那里看去,一股浓郁的血腥味在空气中飘荡。

  杂乱的脚步声由远而近,几个人影歪斜着脑袋从之前发出惨叫的方向走去,为首的两人赫然是早已被辰龙杀死的秦淮河还有赵铁。

  这两人一露面,辰龙的眼睛陡然睁大,双手不自觉的握成了拳状,做出一副随时准备拼命的架势。

  练雨师不以为意的朝这两人勾了勾手,这两人带着之前逃走的几个佣兵歪歪扭扭的走到练雨师身前,与黄克等一众佣兵并排跪在一起。

  辰龙这才留意到,秦淮河和赵铁两人同样死气沉沉,脸上尸斑点点,与这帮佣兵一样,早已成了练雨师手下的尸怪。

  辰龙心头一震,身体离练雨师悄悄远了一些。

  练雨师转头,似笑非笑的看了辰龙一眼,也不说话。

  “啊……”

  一声愤怒的悲鸣在林中回响,那双腿失去知觉,瘫坐在地上的胡飞,脸色苍白,全身抖动着,他伸出不停颤抖的手指,指着练雨师声嘶力竭的大吼:“你……你不是人……你这个魔鬼……”

  部下的全军覆没,使得这个一脸刚毅的汉子精神彻底崩溃了。

  辰龙别过脸去,不忍再看这原先刚毅硬朗的男人。

  练雨师嘴角含笑,安静的听着胡飞的咒骂谩怨,直到他叫到声音沙哑,状若虚脱,无力的垂下了手指。

  整个林间陷入了短暂的安静之中。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肖神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肖神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