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西蒙之行:明枪易躲,暗箭难防
双木夕2019-02-25 01:421,418

  翠绿的湖水 ,平静的湖面边上,萧靚然扯下发带,长长的头发散落到腰间,撕下伍玥右节处的衣袖,一条深长的伤关口,伤处还在微微渗血……

  “伤口还在渗血,你等一下,我先去找点草药了随便包扎一下,不然还没等我们找到有人家的地方,都要发炎溃烂了!别动啊,去去就回”……

  伍玥躺在湖边树下,转过头,望去离去的萧靚然,嘴角上扬——“这笨丫头,不过还好,那暗器没伤到她,到底是何人如此歹毒,想要这丫头的命?”

  萧靚然灰头土脸,头上还插着几根草,除了草药,怀里还抱着一只兔子归来。

  伍玥很是纳闷,责怪式问道“你这是去抓兔子了?怎么把自己弄成这样”

  没有刚刚找了一大圈什么都没找着,好不容易看到了一棵艾草,又很恰巧的看到小兔子,它受伤了,然后就给它用了艾草——你,你用大蓟,反正都能止血嘛!……

  萧靚然支支吾吾,生怕他从自己身上看出什么端倪!

  伍玥看萧靚然手抖得厉害,左手一把抓住她的左手“你在发抖!出了何事?”

  萧靚然吞了吞口水 ,理直气壮道:

  能,能有何事啊!——坐好,我给你上药,不然你这胳膊可是要废了,就算华佗在世,也救不了你。

  用石头将其大蓟碾碎,涂抹在 伍玥伤口上,用发带轻轻包扎,萧靚然细语叮嘱道:这段时间勿碰水,右手有必要先不做任何运动,省得伤口裂开,就先这样吊着——公子先稍等,我先去把头发弄一下,稍后我们便出发……

  “注意安全”

  伍玥不自觉心里偷偷暗甜笑。

  萧靚然浅蓝色衣服腰带慢慢解开,里层的衣服早已染成红色“受伤竟是这般浑身无力,可比大姨妈来看我时疼痛几百倍,啊!这什么鸟不拉屎的地方,连棵草药都没有!”

  萧靚然清洗伤口,喃喃自语,分散注意力,缓解疼痛,没有草药止血,只能用腰带紧紧勒住伤口,让它暂时不出血……

  片片回忆,重复播放在脑海(“小兔子,你受伤了,来我帮你包扎一下”慢慢抱起受了脚伤的兔子,用自己手里仅有的艾草,为它治伤,“都说山里草药多,怎么这里就那么稀少呢?而且寻的这些都是特别常见的呀!再去找找”到处找寻草药,一条较深的沟,旁长着一棵大蓟,……不料脚上一滑,摔下了沟里,尖锐的树根插进了腰上……幸得一位樵夫经过相救,才得以生还……)

  萧靚然强装若无其事回到伍玥身旁“公子那我们赶路吧,不然天黑我们都没法赶到下个城镇了”

  ……

  萧靚然,我且问你,你要如实做答。

  “是公子救了我,给了我第二次生命,公子又是我的主子,我肯定如实做答,公子请说”

  你似乎经通药理?

  “哈哈……公子说笑,一点常实而已,公子还在负伤,前方似乎有人家,我们且去可以去借宿,伤好了,我们再出发,如何?”

  听你安排。

  萧靚然一惊,怎么他会说听她安排,怀疑自己得了妄想症……

  … 咚咚咚 …“请问有人在家吗?…咚咚咚…”

  来开门的竟然是在沟里救出萧靚然的樵夫老者!

  “大爷,怎么是你啊!”

  这不是那位姑娘……来里屋说……

  ……噢!原来姑娘你是为了个这位公子采药,才冒那样的危险,公子可得好好待她呀!你们聊,我叫我老伴,给你们做饭……

  “谢谢大爷……公子给你沏茶”

  萧靚然的手拿着茶壶不停颤抖,伍玥看着不对劲,扶住茶壶……

  眼前昏暗,双腿软弱无力,倾倒在地!幸好被伍玥及时接住,差点没躺在地上!

  “丫头,笨丫头”伍玥手觉得有些湿润、抬手一看,竟是血红的鲜血……

  “萧靚然,你可不能再出任何差池”伍玥略显有些许张口结舌……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贴身丫鬟俘虏腹黑将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